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恶作剧

翠翠🤔🤔:

Wishing you  @Fa  ~


上来给女神发个生贺(却感觉没脸艾特她)


再不发点东西大概你们会觉得我死了.....




好久没写,文风突变,极度ooc,拿给朋友试读时,朋友都说  呃你这个读起来好像鬼吹灯啊盗墓笔记啊。(Dixon越写越像小三爷我的锅)


借梗侵删,这个梗源来自2015坛子,原作者是碎碎九十三,看到这个梗感觉Dixon小天使闲的蛋疼也是会做这样事情的人啊……




*提示:这篇文是以Dixon第一人称的自述。没有悬疑没有黑手只是甜甜的日常而已,文风受了刺激产生突变真是抱歉了。




以下正文:




平静的日子过多了,人的智商也就降低了。


 


自从跟吉勒姆家的傻大个携手步入婚姻的坟墓之后,我便屈服于淫威,从杀手沦落成为大英政府的蛀米虫。


 


回忆起以前踩在刀刃上过活的日子,我意外地并不觉得怀念。但日子过得无聊确实是真的,每天早晨,我都要花上两个小时去思考这傻大个出去工作的这个白天该如何打发。


 


正巧,在我在为打发时间绞尽脑汁五脊六兽的时候,我从前的一个委托人登门拜访,给我带回一只周身绿油油的怪鸟。委托人说,这是只亚马逊鹦鹉,是世界上学习能力最强的鹦鹉之一,价值不菲。他自己因为工作繁忙实在没法给这只娇贵的鸟良好的照顾,不如把它送给我打发打发时间。


 


我看着它抖着一身原谅绿的鸟毛贱兮兮地朝我眨眼,从内心深处翻滚着千百万个拒绝。但又碍于委托人的面子,人家好歹大老远送来的。于是经过一番挣扎,我收下这只鹦鹉。


 


按理说鹦鹉都该会说两句话的,更何况这也是世界上学习能力最强的鹦鹉。可问题是我根本就想不出来该教它说点什么。我放任它站在我的肩膀上,打开笔电,输入“该教鹦鹉说什么好”这个字眼,忽然,一个热门的答案出现在屏幕上。


 


干,这个主意太6了,拿来整吉勒姆家的傻大个还不错。


 


我猛地把笔电一扣站了起来,差点带翻了椅子,鹦鹉惊恐地在我的肩膀上扑腾了几下翅膀,嘴里高喊着“干干干干干”。


 


干,不愧是学习能力最强的鸟,这才跟我呆了不到十分钟吧。


 


我一把抓住它绿油油的肥身子,把它放到眼前:“以后在吉勒姆家的傻大个面前,不许说我教你的任何话,不然我就把你炖成汤给那家伙壮阳。”


 


它似乎听懂了,玻璃似的眼睛惊恐地眨了眨,发出了一声怪里怪气的“哦——”。


 


 


 


其实对于这个整盅的计划,我心里是有点打鼓的。毕竟彼得那家伙在MI6工作那么多年,油的像只老狐狸,一丁点破绽在他眼里恐怕都无处遁形。


 


出于这个顾虑,我特地带着这只鹦鹉跑去我那个曾为退伍军医的堂兄家询问他的意见。考虑到他交往了一个洞察力挺高,自称“咨询侦探”的男朋友,估计也能从他身上沾到点名为“洞察力”的东西。


 


当我讲完我的计划之后,堂兄家的门外忽然响起一阵猪叫般的笑声,惊得连鹦鹉都扑腾着翅膀厮叫着干干干干干。堂兄扶了扶额,起身打开门。门外是他笑得五官都扭曲了的男朋友,他扶着门框,正在大口大口地喘气,活像一匹吃无花果被噎住的马。


 


“显然,这个计划不错。”堂兄的男朋友尴尬地咳了两声,拍了拍手走进屋子,自顾自地扯过一把椅子坐下:“但是这个计划很明显还有一些你未考虑进去的纰漏。首先,我建议你把这个计划定在情人节进行,因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个特殊时间点出现的变故他比较容易接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卧室的柜子一定在床的右后方……”他一面念念有词,一面顺手扯过一张纸,就着茶几画了一张潦草的图示。


 


“你这家伙怎么会知道?”我忍不住一挑眉。堂兄的男朋友稍稍坐直了些,看起来像是要发表一篇长篇大论,堂兄及时制止了他,只是简单地跟我说:“他有很强的观察力,你知道的。”


 


我不置可否,他的男朋友不满地揉了揉满头的卷毛,继续一边画一边念念有词:“当他进屋后,你可以通过这条路线躲进衣柜,这个位置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点。”他说着,在纸上其中一个位置画了个大大的圈。


 


我把鹦鹉暂时留在了堂兄的家里,说实话,我原以为他的男朋友会以这鬼家伙太吵为由拒绝我。然而意料之外的,堂兄的男朋友对于这件事竟然表现出热切的配合,甚至提出当天想要蹲在我家窗户下看现场版,幸亏我的堂兄及时喝退了他的念头。不过,我还能隐约看出我那强板一副正经脸的堂兄也在憋笑,不,是太明显了。


 


之后的几天,我依旧趁着彼得上班的时候,偷偷遛到堂兄家,不遗余力地教那只鹦鹉学说话,以这只鹦鹉的智商,再加上三个人不厌其烦的洗脑训练,一定能让我的整盅计划进行的天衣无缝。那几天,我做梦都是被整盅的彼得那张懵逼的马脸,我猜我一定半夜三更大笑过,因为有好几次,清早起来彼得看我的眼神就像是我的脸上趴了一只白额大蜘蛛。


 


终于,到了情人节那一天,我在彼得略显担忧的目光中匆匆接受了他的早安吻,目送着他出了门。今天就是实施计划的那天了,一想到一直萦绕在我睡梦中的,那张属于彼得那家伙的懵逼脸终于要在现实见到,我就抑制不住一阵兴奋。


 


其实我并不是有心想整那永远留着碍眼妹妹头的傻大个,虽然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跟他说这样的话,但其实……算了还是不说了。


 


我对他确实没什么意见,想整他确实是因为生活太无聊了。


 


考虑到我堂兄和他那个古怪的男朋友肯定也会在情人节这天搞些(有碍观瞻的)娱乐活动,我早早地来到了堂兄的家领回我的鹦鹉。开门的是我堂兄的男朋友,他郑重其事地把鹦鹉递到我手上,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我满心都是整蛊彼得那家伙的计划,没有多做停留就匆匆走了。


 


我迫不及待地跑回家,按住鹦鹉,强迫它把最近一直学习的话再说一遍。鹦鹉眨巴着眼睛干巴巴地重复着句子,那一脸智障的样子让我瞬间想到了法比安那个傻蛋。


 


“给我惊恐点!”我弹了鹦鹉毛茸茸的额头,它立刻扑腾着翅膀发出尖利的厮叫。“记住了,到时候你就这样表现。”我满意地拍拍手,那只鹦鹉终于扑腾够了,歪愣在床上直愣愣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距离那家伙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按照堂兄他男朋友给我指点的计划,心一横将彼得那个老变态曾经淘给我的露胸高领衫和皮裤翻找出来丢在床上。那只鹦鹉好奇地在一堆衣服上左啄右啄,我躲进衣柜,静静地等待这项计划被履行的那一刻。


 


我可能算是世界上第一无聊的杀手了。苦心准备了将近一个月,竟然就是为了整彼得这家伙一下。究其原因,除了日子过得太无聊以外,恐怕也是想看到彼得的另一面吧。


 


这个家伙,不论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真是令人不爽。


 


我正回忆着彼得那张淡定得想让人忍不住揍上去的脸,忽然玄关处传来钥匙拧开门锁的声音。“赫克托,我回来了。”


 


我下意识屏住呼吸,好了,要开始了。


 


“赫克托,你在家吗?”彼得的脚步离卧室越来越近,大概是听到了卧室里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响。我顺着衣柜的缝隙向外观察。他跑到卧室门前,轻推开虚掩的门:“赫克托,情人节快乐,我买了巧……”


 


就是现在!


 


我在衣柜里轻轻打了个响指,那只鹦鹉从一团衣服中一跃而起,扑腾着翅膀冲着彼得厮声尖叫起来:


 


“救命!!我是赫克托!!我变成鹦鹉了!!”


 


 


一嗓过后,卧室里陷入一片死寂……


 


彼得看起来像是怔住了,和那只搞不清楚状况的鹦鹉大眼瞪小眼。我扶着衣柜内的木板,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笑出声。鹦鹉踩着衣服,半飞半跳地往前扑腾了几步,不甘心地又喊了一句:


 


“彼得你个白痴!是我啊!我变成鹦鹉了!!”


 


彼得那家伙看起来很迟疑地向前走了几步,怔怔地看着床头一团糟的衣服,那悲戚的表情好像随时要哭出来一样,看得我鼻子发酸,都有点笑不出来了。


 


我看着他弯下身想抚摸那只鹦鹉,鹦鹉扑啦啦地飞了起来,擦着他的头皮扑腾过去。彼得顶着一头炸了毛的头发,看起来根本没心思整理。他神色凝重地拿起手机走到卧室外,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是伊莲娜吗?”门外的彼得叫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我感觉浑身的神经细胞都竖了起来。


 


“是的,我想我需要你的安慰……不,你不理解,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哆哆嗦嗦的,我索性从衣柜里出来,躲在卧室的门后。


 


所以这混蛋,以为我变成了鹦鹉就要出去和女人聊骚吗?我一阵无名火冲向头顶,如果此刻我的手里有一把枪,那混蛋的脑袋恐怕早就开花了。


 


就这种说自己心情不好结果安慰到床上的伎俩,都这个年头了,居然还可以百用不爽。


 


那个混蛋居然还有脸把电话继续讲下去。


 


“……你说那盒定做的比利时巧克力吗?恐怕他没办法接受了。”那个混蛋像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声音居然还带上了哭腔:“送你吧,我们约个时间,情人节快……”


 


“呵,彼得.吉勒姆,我变成一只没有鸟的鸟,影响你幸福了是吧?”我冲出卧室门,怒极反笑,大脑混混沌沌的只觉得一股热血向上冲,飙高的肾上腺素激得我指尖都有些麻。我上前抓住了那混蛋的蓝领带,他妈的他居然敢对我露出一副欠揍的笑脸。


 


“所以你就找别人弥补你的情人节?我他妈可还没死呢!”我下意识的想抢过他的手机摔个稀碎,再对着那一张笑得欠揍的脸来上一拳。


 


等会……


 


干,这混蛋手里根本没有手机。


 


彼得那混蛋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平复呼吸。我冲上头顶的一盆热血正在逐渐平复,回想起方才自己的行径,我简直想原地消失。


 


简直就是一泼妇。


 


彼得那混蛋笑得戏谑也没再开口,只是揉了把我的头发,把一盒沉甸甸的巧克力放在我手上。我没心思吐槽这充满法国佬风格的包装,打开盒子塞了一块在嘴里。


 


“这是你养来陪你的宠物?”彼得走进卧室,那只鹦鹉扑啦啦地飞到他的肩膀上,发出一声长长的鸣叫。“抱歉,亲爱的,是我太忙让你感到无聊了。”彼得摸摸鹦鹉毛茸茸的头顶,凑过来吻上我的额头:“刚好我明天休假,一起出门给它买支架和饲料吧。”


 


我发出一声鼻音,表示我嘴里有东西并不想说话。


 


***


 


后记:


 


第二天早上,我被那只鹦鹉“啊……彼得……慢一点”的浪叫中被吵醒。干,确实应该把它的毛拔了丢进锅里炖了的。


 


而彼得那家伙倒是完全没有因为这只鹦鹉影响了心情,他哼着歌翻炒着锅里的蛋液,甚至还把吐司切成了恶心的心形。


 


我坐在餐桌前,开门见山地问他:“昨天,你是怎么知道的?”


 


彼得微微笑了一下,替我地上早餐和刀叉:“亲爱的,那不重要。好了,赶快吃完我们还要出门。”


 


看他这顾其左右而言他的样子,我心里一阵的不爽。


 


“我堂兄的男朋友告诉你的?据说他有个哥哥也是在MI6。”


 


“那个连史迈利都讨厌的秃顶?”彼得难得将脑子里的吐槽这么直白地表达出来。“他没有告诉我。赫克托,我之所以能看出来这是你的恶作剧,是因为你的拖鞋就摆在衣柜的前面。”


 


好了,现在换我想转移话题了。


 


我,赫克托.迪克森,一个打爆无数人脑袋的杀手,在情人节的第二天早晨,有了开枪打爆自己脑袋的念头。


 


END





评论(3)
热度(49)
  1. Fa两个翠🤔🤔 转载了此文字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