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Hannibal】拔杯-自縛

*交往為前提,OOC注意。

以下正文:

  「午安,Will,睡得好嗎?」

  正午,Will被Hannibal那溫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嗓音給喚醒。

  「我知道你因為工作很累,但午餐已經準備好了,該起床了。」

  Will聽得出Hannibal語氣中的寵溺,但柔軟的床以及溫暖的被窩讓他不願意起身,只是更努力地將臉埋進枕頭當中,直到他感受到對方冰涼的指尖滑過自己的後頸,他才從床上彈起並向旁一退去,與Hannibal拉開距離。

  Will看著Hannibal,這明明已經不是對方第一次看見自己感到危險時所做出的反射動作,但對方臉上的笑容還是讓他尷尬不已,卻也同時明白對方是故意那麼做的。

  「看來你醒了,我在餐廳等你。」語畢,Hannibal便笑著離開了臥室。

  看著關上的臥室門,Will覺得自己一定是病了,否則自己怎麼會接受那曾多次傷害自己、甚至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傷疤的病態追求者——Hannibal。而自己甚至已經與人同床共枕半年之久。

  事實上,在最初與Hannibal互動時,Will就莫名地對人特別警戒,而Will曾認為那只是自己的壞習慣,也許Hannibal就只是個過分彬彬有禮的心理醫生呢?直到他發現了Hannibal那黑暗的一面後,Will才發誓永遠都要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而他們的互動模式一直都很奇怪。Will特別不明白Hannibal究竟在想些什麼,為什麼對方要一邊做著傷害他人、傷害自己的事,又一邊向自己露出不捨的眼神?

  後來,當Will終於明白Hannibal那些對自己充滿惡趣味的欺辱與傷害都是出自於某種扭曲的愛意後,他突然明白自己這次真正抓住了對方的把柄——喔,對方是個殺人犯兼食人魔可一點都算不上把柄,Will很確定當自己告訴Hannibal自己知道他做過些什麼時,對方只是露出了令人發寒的笑容。

  Will當然想過要透過FBI將Hannibal給逮捕,但他擔心Hannibal在FBI找上門前就已經遠走高飛的同時,更擔心著Hannibal再次將自己的朋友切開、重組,或許還會擺放在FBI大樓的大廳裡展示。

  最後,Will想出了一個他認為最有可能將Hannibal留在身邊看管,且對方無法繼續做出違法行為的方法——那就是利用自己,讓自己成為Hannibal的監視者。

  Will接受了Hannibal的追求,並明定了多項交往時的規定(當然包含了不可殺人以及料理他人),而出乎意料的,Hannibal對Will的規定全盤接受,現在的Hannibal除了是個料理能力高超的心理醫生之外,也就只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了,可喜可賀——

  當Will盥洗完畢來到餐桌之前,他曾那麼想。

  「不坐嗎?」Hannibal有些疑惑地抬頭望著Will。

  Will在Hannibal左側坐下,並不安地看著餐桌中央的已經切割過的肉塊。

  「這是什麼?」明顯自己餐盤中的主食是自那肉塊上所切割下來的,Will伸手拿起刀叉,用餐刀輕鬆劃開肉塊,看得出棕色的外層裡是柔嫩的粉色與些許的猩紅。Will可以確定這是Hannibal花了許多時間烹調的料理,他唯一無法確定的是那究竟是什麼動物的肉,畢竟他們的餐桌上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出現肉類料理了。

  「這可花了我許多時間準備,你希望是什麼呢?」Hannibal放下了刀叉,微笑著反問。

  聞言,Will的不安達到極限,他的腦中完全可以拼湊出一個人被Hannibal綁架並成為佳餚的過程。

  「Hannibal Lecter!你答應過的!」握著刀叉的Will狠狠地搥了桌子,他瞪著Hannibal,不滿對方臉上仍掛著從容的笑容。

  「雖然我也喜歡你生氣時連名帶姓地喊我,但我更喜歡你在床上那麼做。」Hannibal微笑著說:「其實你不需要為此動怒的,Will,為心儀之人費盡心思只不過是種本能。」

  「我怎麼可能不生氣!」Will對於Hannibal仍能露出笑容感到難以置信,他開始懊悔自己曾傲慢地以為自己讓Hannibal改變了,以為自己可以看管住Hannibal,但看看這餐盤上的肉,對方不單打破了與自己的約定,甚至直接將其烹調後上桌,彷彿在嘲笑著自己的愚蠢——畢竟自己在這之前確實耽溺於Hannibal的溫柔當中、對Hannibal動心了。

  儘管感到氣餒,但Will仍思考著究竟如何改變Hannibal的壞習慣,他盯著餐刀的刀尖,陷入沉思。

  若是與Hannibal刀刃相向呢?那行不通,Will知道Hannibal並不畏懼自己的恐嚇,對方甚至會將其視為某種調情。

  那麼,若是從Hannibal最珍惜的事物下手呢?Will左思右想,他實在無法確定Hannibal珍惜的事物為何,對方總像個旁觀者似的,彷彿這世上所有事物都與他毫無瓜葛,沒有任何人事物是Hannibal所在乎的——Will無意義地轉動著餐刀並思考著,卻在沾著肉汁的餐刀上看見了自己模糊的倒影時恍然大悟。

  答案是那麼明顯。Will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Hannibal,你非得付出代價才願意改正那令人髮指的壞習慣嗎?看,這就是你所要付出的代價——」說著,Will咬緊牙關,舉起餐刀就往自己的臉部劃去。

  幾乎已經可以想像疼痛自傷口蔓延開來的感覺,但疼痛卻未產生,反而是Hannibal的血滴在了Will的大腿上,那鮮紅的血珠滲進了布料當中,一點一點的就像是雨點。

  「Will,你真的不用為此動怒的,我承認,這只是個玩笑。」Hannibal緊緊握著刀刃的位置,但他並沒有因為傷口所帶來的疼痛動怒,反而一臉歉意地說:「這只是鹿肉罷了,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很抱歉開了這種玩笑。」Hannibal說話的同時,手稍稍用了點力,輕易地將餐刀自Will的手中抽離後擱置在一旁。「如果你想確認的話,我還留著商店的收據。」Hannibal說。

  而Will驚訝地注視著一切,他沒想過Hannibal會伸手直接握住刀刃,這發展完全在他的想像之外。

  直到Will感受到大腿上那詭異的濕潤感、並低下頭確認後,他這才慌張地用自己的餐巾包裹住Hannibal手掌上的傷口。「Hannibal,我、我沒想過你會伸手。」Will一臉擔憂地說:「這不是我的本意……」事實上,Will向來都只想到以傷害自己或委屈自己的方法來控制Hannibal,但他從未想過直接傷害Hannibal,所以演變成這局面反而使他感到愧疚。

  「我知道,但我也不可能讓你受傷,只要答應我以後別用這麼激烈的方法抗議就行了。」Hannibal抬起那隻Will剛用餐巾包裹住的手輕撫了撫對方的臉龐。

  「我答應你。」Will微偏著頭,接受了Hannibal觸碰。

  然而Will不知道的是,Hannibal在心裡想著的是自己或許真得將飲食習慣改一改了,否則眼前這有趣的小羊羔若總用自殘威脅自己,自己不知道會增加多少傷口,畢竟自己對Will的感情也早已不是單純的戲弄而已了。

  首先,就從放走地下室裡仍昏迷著的預備食材開始吧。

                            -END-

评论(4)
热度(52)
  1. 蛋叉叔叔的嘿咻Fa 转载了此文字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