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900Gavin-Gavin生賀

*補個蓋文生日賀文,已交往設定,最近太忙了Orz

以下正文:

  RK900知道蓋文有許多的秘密,而其中一個,是關於蓋文喜歡甜食這件事。事實上,RK900知道底特律警察局裡的許多人都喜歡甜食(瞧瞧漢克桌上那一整盒的甜甜圈),所以他並不認為這種事需要保密,但鑒於試圖恐嚇自己的蓋文十分可愛,於是RK900嚴肅地表示自己會為人保守秘密。

  而在所有甜食當中,蓋文最喜歡的是上頭擠滿了奶油糖霜的杯子蛋糕,每當他們在巡邏或是駕車經過特定的蛋糕店時,RK900總會發現蓋文的視線飄到了櫥窗裡的杯子蛋糕上。

  而今天,是蓋文的生日,雖然RK900早在蓋文自懷中醒來時就已經口頭給予對方祝福,但事實上他還是為人準備了一份小禮物——一整盒奶油糖霜杯子蛋糕,出自蓋文最喜歡的那間蛋糕店。為了確保蓋文感到驚喜,RK900甚至指定了店家為他將蛋糕送到蓋文在警局的座位上,並且他選擇匿名贈送,那盒蛋糕上並不會有任何關於自己是送禮者的資訊,他想知道蓋文是否能察覺那份禮物來自於誰。

  在蓋文盥洗完畢並用過早餐後,他們一同前往警局。才剛踏入警局,RK900就已經在想像接下來會有的畫面:蓋文的辦公桌上放著一盒蛋糕,上頭附上一張用草書寫下的生日快樂賀卡,而蓋文會驚訝地——

  RK900的想像在他看見站在蓋文辦公桌旁的女警時戛然而止,因為對方手中拿著一盒奶油糖霜杯子蛋糕,而蓋文的辦公桌上也擺放著幾盒蛋糕,就在RK900所準備的蛋糕旁。

  「生日快樂,李德警探,你之前說過你喜歡吃這個吧。」女警說著向人遞出了手中的禮物。

  「哦,謝謝……我居然說過嗎?」蓋文的表情說明他忘了這件事。

  就在蓋文驚訝於有除了RK900以外的人記得自己生日並準備伸出手接過禮物時,RK900卻移動了腳步,站到了蓋文前面,明顯是為了制止對方的動作。

  「喂——」蓋文正要開口責備RK900,卻立刻被打斷。

  「抱歉,李德警探最近因為健康因素暫時不能攝取這類甜食,他稍早才請我提醒他這件事。」雖然RK900是面無表情地向女警道歉,但他仍伸手接過了那份屬於蓋文的禮物,「儘管如此,相信李德警探還是願意接受這份禮物,只是他恐怕無法親自品嚐了,或許我們能將這些蛋糕放到茶水間,讓大家一起分享這些祝福。」說著,RK900轉身面對蓋文並微笑道:「是時候表達謝意了,李德警探。」

  蓋文注視著RK900的笑容,他感覺到一股寒意爬上脊髓,因為他知道RK900是因為心情不好才露出那個笑容的;雖然蓋文並不確定對方真正不悅的原因為何,但他猜想恐怕與這些杯子蛋糕有關,而現在並不是個無理取鬧的好時機,自己最好還是趕緊跟人道謝後結束這個話題。

  「喔,對,謝謝你的禮物,幫我轉達大家記得去吃杯子蛋糕。」蓋文說。

  「好……喔……那我先去忙了。」女警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她立刻轉身離開,用最快的速度自兩人面前消失。

  眼見女警離開後,RK900說:「我把這些拿去茶水間。」當RK900正想伸手拿取桌面上的其它蛋糕時,蓋文卻一手遮擋在對方面前,制止了對方的動作。

  「喂,不解釋一下為什麼擅自決定如何處理我的禮物嗎?」蓋文挑著眉說:「還有你為什麼生氣?因為我喜歡吃杯子蛋糕不再是秘密了嗎?」當RK900用沉默證實了蓋文的猜想後,蓋文忍不住大笑道:「你居然因為這種事情生氣?真沒想到你這麼幼稚。」

  空氣一度安靜得令人尷尬,RK900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對,我很幼稚,因為我以為我是唯一一個知曉你所有秘密的人,以為你會因為我準備的禮物而感到驚喜,但現在看來我不過與他人無異。」

  聞言,蓋文轉而盯著桌面上的蛋糕盒,在迅速地掃視一輪後,他伸手拿起了其中一盒蛋糕。「這個。」蓋文將蛋糕盒舉至RK900面前,「這是你準備的吧。」蓋文說。

  見狀,RK900的雙眼瞠大了些,因為他並沒有想過蓋文能準確挑出自己所準備的那份禮物。

  「看你這反應,我答對了吧。」蓋文取下了盒子上用草書寫下的賀卡,打開蛋糕盒印入眼簾的就是樸實卻美味的奶油糖霜杯子蛋糕,出自於他最喜歡的那間蛋糕店。

  「或許我曾跟其他人提起過我喜歡杯子蛋糕,但我只有在你身邊時會表現出對特定事物的喜好,所以只有你知道我喜歡這間蛋糕店的蛋糕——」蓋文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說明只有在對方面前會展現真實的自我,這反常的發言讓他感到難為情,他趕緊胡亂地蓋上了蛋糕盒的蓋子,並改而將那盒蛋糕擱置在辦公桌的一角,與其它的禮物分開。「總、總之,你才沒有與他人無異,你這白痴!」蓋文說。

  RK900並沒有對於蓋文的發言表達任何評論,他只是默默地將其它的蛋糕盒堆疊、拿起,然後轉身往茶水間的方向走去;而蓋文原以為自己的解釋會得到RK900的諒解,因為自己可是非常難得說那些話的,可對方冷漠的反應讓他心裡很不痛快,於是他選擇跟上了RK900的步伐。

  茶水間裡,在RK900將蛋糕盒擱置高腳桌上之後,蓋文也跟著踏進了茶水間,而此刻的RK900正站在咖啡機前背對著蓋文,於是蓋文怒氣沖沖地上前拍了對方的肩膀。

  「喂!我都那麼說了,你為什——」蓋文的話都還沒說完,RK900就突地轉過身,將蓋文給拉至了自己與櫥櫃之間,而他的疑問全被RK900的吻給逼了回去。蓋文看見了RK900眼中的笑意,他這才發現對方沉默不語並不是在生氣,只是在誘導自己跟隨他的腳步罷了,或許一切都只是為了這麼做。

  短短數秒的時間蓋文便推開了RK900,接著他側著身子,隔著人確認茶水間裡只有他們兩人後,他小聲地罵到:「靠!你這傢伙在幹嘛!」

  「我只是很高興你能分辨出那份禮物是來自於我,我以為你不會察覺。」RK900注視著蓋文道:「同時我也承認我很幼稚,我因為其他人知道你的喜好而不滿,但這種情緒也只會因為你而產生,對我而言你也是最特別的那一個。」

  「哇……誰教你這麼說話的,模控生命?」蓋文挑著眉,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然後伸手揪住了RK900的領口,而他的行為在RK900看來是某種暗示。

  「明顯不是。」RK900趁著無人,又一次低下頭親吻了蓋文的唇,而蓋文雖然有些擔心,卻還是放任對方親吻自己,直到吵雜的人聲以及腳步聲的接近才打斷了他們的行為。

  「……滾、滾開!你這破塑膠!」踏進茶水間的員警們先是聽見了蓋文怒罵RK900的聲音,接著他們與離開的蓋文擦肩而過,只剩下面無表情的RK900佇立在茶水間裡。

  「你還好嗎?」一直以來都知道蓋文脾氣不好的員警理所當然關心著RK900。

  「我沒事,謝謝關心。」RK900道謝後也離開了茶水間,而他在離開前,清楚聽見了身後員警們說著自己得忍受蓋文可真辛苦之類的發言,那讓他忍不住莞爾,畢竟辛苦的恐怕是得假裝自己是因為生氣而面紅耳赤的蓋文。

※※

  傍晚,當蓋文拿著蛋糕準備與RK900一起離開時,早上那名女警又來到了他們身邊。

  「那些蛋糕大家都分著吃了,大家讓我向李德警探轉達謝意。」女警說話的同時注意到了蓋文手中的蛋糕,她笑著說:「看來還是留下了一盒嘛。」

  「喔,這個。」蓋文笑了笑,「畢竟是特別的人送的……掰啦。」語畢,他就帶著RK900轉身離開。

  而那個被派去跟蓋文對話的女警看見RK900轉過身時似乎露出了一抹驕傲的笑容,她想了想,決定當作自己看錯了,畢竟她實在想不出有任何理由能讓RK900露出那樣的笑容。

                            -END-

评论(11)
热度(124)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