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麥雷-彼端-下

*一個關於紅線的腦洞,請先閱讀:【BBC Sherlock】麥雷-彼端-上

*OOC及多對話注意。

以下正文:

※※※※

  隔天,休假的Lestrade因為生理時鐘的關係,而與平日上班時一樣早起。Lestrade睡眼惺忪摸進浴室裡盥洗,他邊刷著牙,邊注視著鏡子裡的自己,加班以及負面情緒讓他看起來老了許多——或許只是錯覺,但白頭髮似乎又增加了。

  越看著自己心情就越差,Lestrade不大高興地拿起水杯漱口,卻在眼角餘光看見鏡子裡反射的一小點鮮紅時差點把那口水給吞了下去。

  「咳、咳……」Lestrade嗆咳著。他放下了水杯,邊咳邊看著自己的小拇指——那裡有著一圈由紅線形成的圈。Lestrade知道那是什麼,但他仍有些茫然地伸出手觸摸那無法觸碰的、由紅線形成的圈。

  這代表什麼?代表自己有喜歡的人?而且自己還與對方心意相通?

  「見鬼了!」終於搞清楚狀況,Lestrade的瞌睡蟲在一瞬間全部消失。

  回到臥室裡的Lestrade在正不停來回踱步,他花了點時間才終於肯面對現實——自己喜歡的對象恐怕是Mycroft。可能是自己一直誤將那種心情當成友情,又或許自己早就知道了,只是是他不願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意,而一直如此催眠自己。

  但無論哪一種,Lestrade都覺得自己的小指上都不該有這一圈紅——那應該是相戀之人才有的,自己怎麼看都應該只是單戀,畢竟Mycroft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所以,這是個錯誤嗎?還是自己喜歡的人根本不是Mycroft呢?

  Lestrade有些煩躁,遇到這種問題果然該找經驗較多的人談吧?但他不想那麼快讓蘇格蘭場的任何人知道,於是他撥了通電話給他的朋友——John——想問問他關於紅線的事情。

  幸運的是,John正好有空可以見他。當Lestrade用電話與人約定見面地點時,他能聽見世界上唯一的諮詢偵探正在用各種方法阻止John出門。

  「那我們晚點見。」說話的同時,Lestrade聽見了Sherlock在電話另一頭無理取鬧的吼叫聲。

  「好,晚點見。」John說。

  Lestrade在掛斷電話前聽見John對Sherlock吼到:「閉嘴!Sherlock!不然我就把你冰箱裡的實驗品通通丟進垃圾桶!」

  希望他們不會因為自己而吵架——Lestrade默默在心底想著,接著換了套衣服準備出門。  

  當John抵達他們約定的咖啡廳時,Lestrade已經到了一陣子了,他實在無法獨自待在家中,那會讓他不停地想手上的紅線。

  「嗨,Greg。」John在Lestrade對面坐下。在點了杯咖啡後John開口:「怎麼了?你說話時聽起來似乎非常緊張。」

  「呃,因為……我可以問你件事嗎?」看見John點頭後,Lestrade說:「依你的經驗,紅線可能憑著單方面的喜愛就在某一人的指上形成圈嗎?」

  「不,不可能。」接過了服務生送上的咖啡後John搖頭,「我還沒遇過那種事,如果只是單戀,後面肯定會連著線。」John啜了一口咖啡,「所以,如果你是想問紅線是否會出錯,答案是否定的。」

  「噢、噢……」

  Lestrade看起來有些失望卻又有些高興的矛盾反應讓John感到非常好奇。

  「半年過去你終於走出來了嗎?如果是的話,我真為你高興,Greg。」

  Lestrade對人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卻沒有否定John的說法。

  John笑著說:「你不想講也沒關係,我是百分百支持你的!」

  「謝謝你,John。」Lestrade也猜想過John會這麼對自己說,對方是個很棒的朋友——不只是酒友——他們也能聊許多事。想著,Lestrade突然想起了Sherlock。

  「Sherlock他還好嗎?我剛剛好像聽見他在家裡大吼大叫。」

  「噢,別理他。」John擺擺手,「最近我只要想單獨出門他都是那反應。」

  Lestrade在John擺手時看見了他小指上的紅圈,「因為那個吧。」Lestrade猜想Sherlock不高興的理由肯定是因為John的新女友。

  「噢,對,因為Bella,他覺得她不適合我——」John摸了摸自己的小指,苦笑了下。「唉,反正他對誰都有意見的。」John似乎是已經習慣了。

  「因為他是天才吧。」

  「對,煩人的、驕傲的天才!」

  John翻了個白眼,接著他們一起大笑出聲,之後兩人便繼續聊著關於Sherlock的話題,偶爾聊聊工作的事情,與John閒聊確實讓Lestrade的心情變好了些,他徹底忘記了小指上的圈——

  也徹底忘了紅線若是形成圈,可不只是他一個人會發現。

※※※※※  

  與John道別後,Lestrade走在回家的路上。雖說他還沒確定自己該如何面對Mycroft——儘管他也不確定自己下一次見到對方會是何時——但與John聊過之後他的心情好多了。

  而Lestrade絕對沒想過他與Mycroft再見的速度會如此之快。因為他在下一個轉角看見了那輛眼熟的黑頭車。

  「不會吧……」Lestrade將手放進口袋裡,向後退了步,想著自己該假裝沒見到那輛車,還是乾脆直接拔腿狂奔躲進人群當中。

  就在Lestrade還猶豫不決的同時,黑頭車的車門敞開,Mycroft下了車,先是輕輕撫平衣物上的縐摺後,才抬眼注視愣在原地的Lestrade。「晚上好,Greg。」Mycroft微笑。

  「……晚上好。」

  Mycroft看見Lestrade的視線向一旁飄了飄,於是他站到了車門邊。「希望你不是在思考關於逃跑的可行性,Greg,若你願意與我談談,那會給我們兩人都帶來很大的方便。」Mycroft一手輕扶著車門,像是邀請。

  Lestrade看見了Mycroft扶著車門的那隻手小指上連著紅線,而他不想也不需要低頭去確認那是不是與自己的紅線相連,光是這樣看著,就讓他記起了對方與自己恐怕相愛這件事,那讓Lestrade感覺耳根發燙,他只好低著頭快速鑽進車內。

  在Lestrade進入車內後,Mycroft才跟著上車,接著座車駛動,開始在倫敦街頭漫無目的的安穩行進。

  在Mycroft上車後,後座裡一片死寂,不知過了多少個街口,Lestrade才聽見Mycroft輕輕地嘆了口氣。那很不尋常——Lestrade一直認為Mycroft就算是世界末日了也不會輕易地嘆氣,更不用說他方才那聲可是充滿了無力感,像是有什麼事情失控了,而他無法補救。

  「Greg。」Mycroft開口了。「我以為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我的身分不允許我擁有感情,紅線只會讓我的敵人知道我有了弱點,而那肯定會為我所心儀的人帶來危險,所以我一直冷漠地對待所有人。」似乎是有意躲避Lestrade的視線,Mycroft面對著車窗的方向說:「那很有效,畢竟需要顧慮的人越少,我就越能完美解決每項工作。我將精力全投入工作之中,偶爾抽空關心Sherlock,而我從沒遇見能將我的努力輕易瓦解的人——」Mycroft深吸了口氣,轉過頭注視著Lestrade道:「直到遇見你。」

  「我不記得自己是何時開始在意你的言行的,也想不起是何時開始不再刻意與你保持距離,直到你的手能輕易拍去我肩上的水珠後,我才開始正視自己的心。」Mycroft低頭看著兩人間所相連的紅線道:「在我消失的那個月裡,我不停告訴自己,這感情只是個錯覺,然而對你的好感卻已不是我用意志力就能抹滅的了。」

  「昨晚,我決定與你見面,我想向你說明我的心意,而我也希望你的反應能讓我成功割捨這特殊的情感,然而你在離開前的態度卻讓我無法再忽視它的存在、再也無法假裝自己沒有感情。」Mycroft伸出手,試著覆在Lestrade的手上;雖然Lestrade因為驚訝而顫抖了下,但他並沒有閃躲Mycroft的觸碰。

  「我愛你,Greg,你絕對無法想像當我看見小指上的紅線成為紅圈時,有多麼驚訝、多麼高興。」Mycroft握住了Lestrade的手,而Lestrade發現他微微顫抖著。「但我仍然害怕,我怕我沒辦法保護你的安全,我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Mycroft說。

  聽完Mycroft的話語,Lestrade沉默了很久,比起認同這是個錯覺,他更想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情。在經過深思熟慮後Lestrade才開口:「我明白你想保護我的原因,但,Mycroft,我不是呆坐在辦公室裡敲鍵盤的公務員,我腰上掛著的是槍,我從沒有想過要讓任何人保護我。」Lestrade動了動被人覆著的那隻手,讓自己的掌心向上,沒有猶豫的太久,他選擇扣住了Mycroft的手。

  「其實我,並沒想過會這麼快就見到你,剛才我的確是想逃跑,我也曾認為紅線只是錯覺的產生物,但聽見你所說的話,我發現你煩惱的比我還久,心裡也就稍微平衡了些。」Lestrade說:「自從與前妻離婚後,我就已經很久沒對與人邂逅抱有期待了——更不用說對象還是男性了——可你卻給我帶來了驚喜,原來你一直都在我心中而我卻沒有發現。」

  「我不太擅長、呃、說接下來的話……」Lestrade空著的那隻手緊緊握拳,似乎有些緊張,「我很高興這段時間有你的陪伴,也很高興我們能心意相通,雖然我可能會是個很糟的情人,畢竟我的工作很忙,所以我的前妻才……唉、我真是不知道在胡言亂語些什麼,我真是太愚蠢了。」Lestrade有些不好意思地捂著嘴。

  但Mycroft似乎並不認為Lestrade因為緊張而說出口的話愚蠢,他對人露出的笑容沒有一絲嘲笑的意味存在,只有滿滿的愛意。而Lestrade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會因為對方的笑容而感到害臊。

  「沒關係的,Greg。」Mycroft笑著問到:「所以,你願意接受我嗎?」

  「我——」Lestrade正準備回答,車卻已經停下,他往窗外看去,認出了這是他所住的公寓大門外。「我該回去了。」Lestrade說,而他清楚看見了Mycroft臉上一閃而過的惋惜表情。

  「……的確。」Mycroft遲疑了兩秒才鬆開手開了車門先行下車,之後他站在車門邊,看著Lestrade從車內鑽出後往公寓大門的方向走去。

  Lestrade知道Mycroft仍站在那,對方從不在自己開門上樓前離開。沒有猶豫太久,Lestrade轉過身看著Mycroft道:「這個時間邀請你上來喝杯咖啡恐怕不是個非常好的理由,但,你願意上來喝杯咖啡嗎??」

  聞言,Lestrade看見Mycroft的笑意加深了些。

  「當然,我十分樂意。」Mycroft走到了Lestrade身邊,他輕聲說到:「畢竟我還沒聽見你的答案,Greg。」

  「噢……」儘管Lestrade覺得兩人指間上的紅圈已經讓答案顯而易見,但很顯然Mycroft更傾向於聽自己親口說出心意;而頭腦已不再如同方才那般混亂的Lestrade,突然意識到自己晚些要說出口的話語其實就是表白時,便感到害臊起來。

  看著對方的笑容,Lestrade想,恐怕等等自己需要的不是咖啡,而是能讓自己藉著醉意表達心意的酒精吧。

※※※※※※

  「Boss!恭喜你!找個時間介紹給大家認識一下?」

  「謝謝。」

  隔天,儘管Lestrade刻意遮掩著指間上的紅圈,但眼尖的Donovan還是看見了那代表戀愛中的明顯記號;下屬的道賀Lestrade是收下了,但一談起關於對象的事他就閉口不談,總是笑容靦腆地跳過那個話題。

  畢竟Lestrade本就不是會主動與他人談論自己私人生活的類型,而自己的戀人是同性這件事也讓Lestrade不敢輕易開口,更何況Mycroft的身分可是相當敏感——儘管對方握有龐大的權力,但那可不是能說出口炫燿的事——種種因素都讓Lestrade不打算與他人談論自己的感情生活。

  直到Lestrade與John因為公務而見面時,John再次注意到了那個紅圈為止。

  「看來穩定發展了?恭喜你!Greg!」對於好友感情生活穩定下來一事,John真心為對方感到高興。

  「謝——」Lestrade正準備到謝時,卻注意到了Sherlock正瞇著眼注視著自己,那讓他不免在心底驚慌了下。

  「談戀愛了哈啊?確定你挑對人了嗎?」Sherlock問。

  聞言,John用手肘狠狠撞了Sherlock一下。「閉嘴,Sherlock。」John將人推開,一臉抱歉地對Lestrade說:「別聽他亂說話,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語畢,John就推著Sherlock離開了。

  當Lestrade站在後頭看著他倆仍邊走鬥著嘴時,他注意到了Sherlock看著John時的表情,似乎有著微小的不同之處。「啊……」Lestrade想,他或許知道John之後會是個很好的聊天對象了。

  而Mycroft與Lestrade求婚一事發生的很快,Lestrade甚至沒想過Mycroft在兩人交往短短數週後就決定與自己共度餘生——倘若順利的話,畢竟Lestrade對於前妻的事仍記得很清楚。

  「Greg,我相信你對於我的為人已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理解,而我對你亦然。」在與人求婚後,Mycroft看出Lestrade明顯猶疑不定,他立刻補充道:「請相信我,我是深思熟慮後才開口的——儘管你確實有讓我失去理智的能力——這會是一段穩定的感情與婚姻,我不會讓其他人與你分享我的心。」

  「……咳、別說了。」難為情的Lestrade輕咳了聲,制止了Mycroft繼續發言,之後他輕握著Mycroft的手開口:「我相信你,所以我願意將自己剩餘的人生賭在你身上。」

  「意思是?」Mycroft的語氣有著明顯的興奮,而那是相當罕見的。

  「是的,我願意。」Lestrade說,之後他便被那總是舉止端莊的Mycroft吻到差點缺氧。

  他們的儀式在數日後低調舉行,除了彼此與證婚人外,他們沒有邀請任何親友——時機未到,他們都是這麼認為的。儘管現場不如上一次結婚時那般熱鬧,但能看見Mycroft真摯的笑容,並被那雙充滿無盡溫柔的雙眸注視,Lestrade覺得這樣其實也挺值得的。

  「Would you marry me?」

  「Yes, I do.」

  在立下誓言之後,兩人指上那顯眼的紅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耀眼的銀戒。儘管銀戒微小,但他們都明白對方在自己的心中是多麼無可取代,也明白能與人相遇進而相戀、相伴的自己是多麼幸運。

                            -END-

話嘮時間:

紅線這個梗其實是整整一年多前所想寫的,那時就想著自己要拿這個來寫福華跟麥雷。
然後一年前寫完了、更新了福華的部分,一直想著要寫麥雷的卻總是卡住,終於在一年後寫完了。
雖然曾經想放棄麥雷的部分,但還是很高興一年過去我終於寫完了。寫得時候還非常擔心兩篇有bug的存在,目前照時間軸看來應該是沒問題。

對於自己的紅線設定可能有點混亂,下面再說明一次(也算是給自己的筆記):
1.可以看見他人紅線的要素:親人或一定友好度以上的朋友。
2.紅線只在有心儀之人時出現,如果是單戀,則無限延伸最終斷在心儀之人附近,通常常人不會察覺(軍醫不是常人)
3.與人心意相通時紅線會化為圈(無論是否有與對方言語上的表白),並只在兩人足夠靠近時變成線相連(簡單來說就是個曬恩愛虐單身)
4.結婚後戴上戒指紅線便會消失。

以上,謝謝你看完。

评论(4)
热度(66)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