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Crossover】Kharthur-珍寶


先上一張圖代表它在我草稿匣建立的日期,真的很久了(尷尬)。

*這是關於亞瑟的小動作的後續,加上第一篇試寫,三篇有著若有似無的關係。

@翠翠🤔🤔 這篇就是可汗對亞瑟的告白了,不用再等365天了,不過時隔太久,突變成愛情小說,我的鍋。

*請確定在看到OOC的內容後不會傷害我的玻璃心(?)再繼續閱讀。

以下正文:

  當可汗第無數次因為想著某人而走神時,他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喜歡自己意外撿回的人。那個像小動物般的亞瑟。

  後來,當他發現自己總在想著該如何討好人時,可汗其實是挺訝異的,畢竟除了對自己的部下較為友善之外,那是他從未出現過的想法——他從來就不是會去討好任何人的類型。他不需要,也不必。

  但可汗並不確定亞瑟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就在那個吻之後——畢竟他自己也是最近才搞懂自己的心意。

  那個吻絕不只是想為人解答那奇怪的疑問,可汗從不認為自己是好心的類型,更不可能因為那種疑問就去親吻某人。種種跡象都顯示出可汗有多麼反常,正也因此他才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真正想法。

  而現在,可汗決定要與人開誠佈公,他不確定亞瑟會有何反應,他甚至無法想像自己在得到對方的答案時又會是什麼反應。但最重要的,果然還是要討人開心吧?可汗同時想起聽聞宇宙中有另一個稀有的寶物存在,他決定在告知自己的心意時將其送給亞瑟,以討人歡心。

  儘管那樣寶物似乎是屬於別人的,但為了目的可汗向來是不擇手段的。

※※

  聽可汗說送了一份禮物到自己的房裡後,亞瑟既驚訝又期待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但是當門打開的剎那,他整個人都嚇傻了。

  一個陌生的女人坐在亞瑟的床邊不停哭泣,而亞瑟立刻明白了自己的禮物是個人類。亞瑟看著陌生的女人,猶豫了一會兒才走進房裡;他注意到對方頸子上的項圈,正高調的告訴全世界她是擁有主人的。

  「妳沒事吧?」亞瑟出聲後,他看見那女人顫抖了下,她抬起頭注視著亞瑟,而亞瑟發現儘管對方正哭泣著卻仍相當美麗,她絕對是亞瑟在地球上不敢高攀的類型。

  看見女人拉了拉頸子上的項圈,亞瑟便走到了對方身邊,他伸手試著將上了鎖的項圈解開卻只是徒勞。

  「你在做什麼。」可汗的聲音自門的方向傳來,他的語氣似乎對於亞瑟的動作感到困惑。「你為什麼要解開她的項圈?」可汗問。

  「因為這樣不對。」亞瑟轉頭看向可汗,「我得把它解開。」

  「她是你的禮物。」可汗冷冷地說:「她應該戴著。」

  「不!解開她!」自從上了可汗的太空船後,亞瑟頭一次感到氣憤,他不明白對方怎麼會有將一個人作為禮物的想法;亞瑟覺得自己果然還是不了解可汗,就算對方對自己再好,他或許仍是個殘暴的惡人。

  「為什麼?」可汗面無表情地說:「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力才得到她嗎?」

  看著可汗的表情,亞瑟嚥了口唾沫。不可否認的,此時的亞瑟再次因為可汗而感到恐懼,對方面無表情的模樣他永遠都看不習慣,他摸不透可汗的心思,也不知道對方何時會對自己感到厭煩。

  「我確實不知道……」亞瑟取下了擱置在自己肩上的毛巾,他又一次因為緊張而扭轉著毛巾,「但我知道我不想要一個人類作為禮物,就算她可能是這廣大宇宙中僅存的另一個人類,我也不想讓她屬於我。」亞瑟鼓起勇氣直視著可汗說:「她曾經陪伴著另一個人吧?我看得出她受到良好的照顧,你該把她還給對方。」

  「你敢命令我該怎麼做——」原以為亞瑟會因為自己準備的禮物而高興的可汗臉色十分陰沉,數種回應對方的方法從他腦中閃過,其中當然也包含數種對亞瑟發火的選項,但在經過一段不短的思考時間過後,可汗卻選擇取出了鑰匙,並交給了亞瑟。

  「我會讓人與她的主人連絡,今天就把她送回去。」可汗將鑰匙交給亞瑟時這麼說著,而臉上的表情不再是冷漠無情的樣子,反而有些無奈,之後他就轉身自亞瑟的臥室離開。

  亞瑟看著掌心的鑰匙,腦中卻回想著可汗那未曾在自己面前有過的表情,在身後再次傳來女人的啜泣聲時,亞瑟這才回過神來,替人解開了束縛。

  「對不起,嚇到妳了,我很抱歉讓妳經歷這一切。」亞瑟滿臉歉容地說:「妳可以先待在這,我想晚點應該會有人來帶你離開,畢竟可汗是不會說謊的,現在我還有點事——」轉身準備離開的亞瑟被人給拉住。

  「請別留下我獨自在這。」女人邊顫抖著邊說。

  亞瑟承認,如果是以前在地球時,那他一定會很高興於有如此美麗的女性請求自己的陪伴,但現在他不是在地球上,所以他並不因此而感到高興,他反而覺得可汗比眼前淚眼汪汪的女性更加重要,然而,將處於驚慌狀態的女性給單獨留下似乎不是個很好的選擇。

  亞瑟最終決定將去找可汗一事擱置一旁,他陪伴著對方直到太空船上的艦員前來找兩人,而亞瑟目送女人離開可汗的太空船為止。

※※※

  確認女人離開後,亞瑟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就在主控室裡找到了可汗。

  儘管主控室並不是亞瑟曾進入過的地方,但艦員們對亞瑟的存在已經十分習慣了,也因此他們只是各自忙碌著,並沒有阻擋亞瑟的進入。又或許真正的原因是主控室內的低氣壓實在是令人喘不過氣,他們急需亞瑟的出現吧。

  「可汗……」亞瑟朝可汗的方向走近了些。

  在一陣沉默過後,可汗下達了讓艦員全數離開的指令,主控室裡很快地只剩下他與亞瑟兩人。

  「她回去了?」可汗問。

  「嗯……」主控室裡的氣氛實在尷尬,亞瑟有些想逃跑但他知道這不是他該懦弱的時刻,他思考著該如何打破沉默,最後他決定用道謝作為開頭。

  深吸口氣後,亞瑟說:「謝謝你,可汗。」

  始終背對著人的可汗不明白對方道謝的原因,他將椅子轉了半圈面對著人,用困惑的表情看著亞瑟說:「為什麼要跟我道謝?你並沒有接受我的禮物。」

  「因為你願意讓她回去。」亞瑟往可汗的方向走去,他在可汗座位前的台階地方停下腳步。「雖然我不知道你送我禮物的原因,但我相信你是費盡了心思。」在這種情況下與可汗對話仍是讓亞瑟感到緊張的,他用手緊捻著衣服的下擺說:「或許人類在宇宙中是非常稀有的,但對我而言她並不是個物品,我很高興可汗想送禮物給我,但我不能接受一個女性作為我的禮物,所以很抱歉我拒絕了你。」

  可汗注視著亞瑟,一會兒,他難得地在亞瑟面前嘆了氣。

  「從你的態度我看得出我做了個錯誤的決定,但自從你上船後,凡是與你有關的事,都讓我無法做出正確的決定,我甚至感覺我在失去自我的掌控權。」可汗露出了一抹略感疲憊的表情,「在計畫與破壞方面我很拿手,但我所拿手的事在與你相處時毫無助益,我不曾試著討好誰,也不曾聽從命令,你則是唯一破壞一切的人。」

  「另外,我也從不是個友善的人,我不會回答無意義的問題,更不用說那種像是在誘惑人的提問。」可汗自艦長的座椅上起身,他踏下了數階的梯級,來到了亞瑟的面前。在可汗舉起手試著觸碰亞瑟的同時,他看見亞瑟微微顫抖著,在他眼中對方就像是隻瑟瑟發抖的小倉鼠般,儘管他並不確定自己對倉鼠有何看法,但可汗很肯定自己兩者相比之下他更喜歡亞瑟。

  「聽聞你們會贈送喜歡的人禮物,但我並不喜歡你,亞瑟,因為——」

  可汗聽見了亞瑟倒抽一口氣的聲音,而他的手撫上了亞瑟的面頰。儘管亞瑟沒有閃躲可汗的觸碰,但他在對方的眼中看見驚慌,而他覺得自己似乎玩弄對方太久了,自己也已經幾乎要藏不住笑意了。

  「我對你的好感遠勝於喜歡。」可汗終於對人露出一抹微笑。

  「什麼?這是個玩笑嗎?」看著可汗的笑容,亞瑟瞠大雙眼,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但就在這同時,可汗已經低下頭,準確地將唇覆在亞瑟的唇上了。

  亞瑟想起了自己曾想像被可汗親吻的那段時間,也想起那天可汗在聽見自己愚蠢提問後所給出的反應,而他現在再次得到了對方的吻,並且不是因為愚蠢的問題,只是因為對方喜歡著自己,一如自己被對方吸引著,並且也喜——

  頭一次意識到自己的想像都出自於感情的亞瑟推開了可汗。

  「等等……」亞瑟偏過頭,卻無法隱藏面頰上的緋紅。

  「這是在拒絕我嗎?」可汗蹙眉。

  「不、不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其實喜歡可汗的亞瑟感到無比羞恥,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像是那麼做就能讓頰上的緋紅給拍散,又像是在鼓勵自己似的,接著他才回過頭問到:「所以,那不是個玩笑?」

  「我看起來像是會開玩笑的樣子嗎?」可汗反問。

  聞言,亞瑟趕緊搖頭。「我不是故意懷疑你,只是在地球上我並不是個受到歡迎的人,所以我從沒想過你會喜歡我;而我一直以為你所謂的"很特別",是因為我是個地球人。」亞瑟想起自己在地球上總被異性忽視,而同性從不將自己作為情場上的敵手,他因此完全沒想像過自己會受到宇宙中最惡名昭彰的可汗喜愛。

  「地球人確實很罕見,但並不是因為那膚淺的原因,你會那麼想只是因為你恰巧是地球人罷了。」可汗伸手抹了抹亞瑟紅通通的面頰,並輕聲提示對方:「亞瑟,你還沒告訴我你對我的感覺,不過或許也不會有其它答案吧,除非你想去太空船外頭逛逛?」語畢,可汗看見亞瑟表情有些僵硬,他才趕緊說:「這是個玩笑。」

  「就算你不那麼說,我也不可能有其它答案吧。」亞瑟說。

  聞言,可汗選擇將亞瑟拉近了些,他用額頭輕抵著對方的,並注視著人說:「僅以我的名字保證你在這宇宙中永不會受到屈辱與傷害。」

  「我從不懷疑,你可是可汗。」亞瑟如此回應。

  而在一個緊緊的擁抱之後,是他們心意相通之後的第一個吻,可汗在亞瑟幾乎要窒息前才肯放過對方,不過他仍感到不捨。

  可汗勾著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我很想繼續,但是時候讓他們回來了,他們恐怕都還在門外緊張於你會有什麼下場。」他很清楚自己的部下們與自己不同,他們顯而易見地關心著亞瑟,而他對於自己喜歡的人能得到大家的關心也很滿意,畢竟他們就像是他的家人。

  「哦、對,他們也該回來了,畢竟我們還在宇宙中行進……」亞瑟尷尬地撓了撓臉。

  「等我跟他們解釋我並不打算將你扔下船後,我該去哪找你?」

  「嗯……我想去泡些茶,要為你準備些什麼嗎?」亞瑟問。

  可汗微笑著說:「有你跟茶就足夠了。」

  就在亞瑟打開主控室的大門後,果然看見了門外一個個似乎憂心忡忡的艦員們,在他與他們打過招呼後,他聽見了可汗呼喚他們進去的聲音;在大門關上時,亞瑟並沒有走遠,而他清楚聽見了自主控室內傳來的歡呼聲。

  在亞瑟泡好茶後沒多久,可汗就踏進了用餐處。亞瑟為人倒了杯茶,但這次他並沒有將茶擱置在桌面上向人推去,他主動將斟滿茶的茶杯移到了自己身旁座位前的桌面,而可汗也理所當然的在對方身邊坐下。

  「我想這是個好的開始?」可汗指了指兩人間的距離,接著輕啜了口茶後開口:「這茶真不錯——喔,我感覺自己都感染了你的喜好了。」

  「因為我已經在這船上待了好一陣子了。」亞瑟笑著說。

  「那總會成為我的新喜好的,畢竟你還會繼續待在我身邊。」

  在亞瑟點頭之後,他們靠近彼此,交換了一個參雜著水果與紅茶香氣的吻——那是亞瑟最喜歡的茶所產生的香氣。雖然亞瑟肯定對方不記得了,但他所準備的茶,是可汗在他登船之後曾試著為他沖泡的同款茶葉。亞瑟知道在可汗心中茶葉並不算珍貴,在收到那錯誤的禮物過後,亞瑟知道對方沒有將特意為自己準備、並放滿了一整櫃的各式茶葉看作禮物,但那些茶葉在亞瑟心中卻是無價的,因為很少人特意為他做過些什麼。

  亞瑟想,可汗大概不知道,自己其實早已收過了他的禮物。甚至是他的心。

                            -END-

話嘮時間:

這段在我草稿匣建立時其實只有兩三行吧,然後我就一直處於一種懶癌末期的狀態(然而現在也並沒有康復跡象),並不想讓可汗去表什麼白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宇宙中珍貴的寶物(曾一度想放飛自我送個珍珠吧最後我的理智還是把我給捆了回來),很久之後才有了"人類"這個想法。

還跟翠翠討論過乾脆直接寫:可汗告白了>亞瑟拒絕了>END。不過那恐怕比愛情小說還來得欠人揍(乾笑),所以我放棄了。

亞瑟在與前兩段時隔許久之後的再次出現,個性似乎跟前兩段不太一樣了,這完全是因為我感覺前兩段寫得好像太軟太傻了,所以試著讓他嚴肅地對可汗表達了自己的想法,也試著讓可汗會因為在乎亞瑟而不直接發火。唔,不知道效果如何,反正OOC歸我,對不起啊。

评论(11)
热度(51)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