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麥雷-秘密

  「你難道就沒有死也要保護的秘密嗎?只要是人都一定有!你們不能制裁我!」那個因為秘密被得知、被流傳,而犯下兇案的犯人被銬上手銬走過Lestrade面前時,沒來由地對Lestrade如此吼到。

  秘密?當然,是人都有,就連Lestrade也不例外。「我——」忙了好幾周的Lestrade腦子有些混亂,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回答對方的問題。

  「閉嘴!你這瘋子,有話就跟法官說吧!」所幸,在Lestrade更加深入思考那個問題前,Donovan就狠推了犯人一下,迫使對方自Lestrade面前離開,只剩下一些無意義的吼叫能傳進Lestrade耳中。

  「Boss,回去休息吧,你看起來很累。」Donovan將犯人押解至車上後,來到了Lestrade面前。「後續我們會處理的,相信我們吧。」

  「我一直都很信任你們。」Lestrade笑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確實,這幾周為了方才那個殺人犯,自己已經很久沒好好睡上一覺了,疲憊以及精神上的壓力幾乎快壓垮Lestrade,只是他沒表現出來罷了——唯一可循之處就是他那過量飲用的咖啡。

  「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再通知我。」Lestrade擺擺手,轉身走出了警戒線。

  Lestrade獨自走在街道上,解決一個案件確實令他感到放鬆了不少,濃厚的睡意伴隨著另一股他十分孰悉但此刻完全不想理解的悸動向他襲來。Lestrade抬頭看了眼星空,以及天空中那一抹亮眼的圓。

  「噢、別是今天……」Lestrade加快了腳步,希望能趕緊回到自己的車上,千萬別在路邊現出原形來。

  然而,天不從人願,Lestrade在走到半路時突然感覺呼吸困難,他單手撐著牆,劇烈地喘著氣,彷彿他的肺部缺氧即將窒息似的。Lestrade扶著牆面逃進了一旁無人的巷弄裡,儘管百般不情願,但他還是在昏暗的街燈下化為了原形——一隻有著銀灰毛色的狐狸。

  若是平常,Lestrade肯定以自己的自制力是絕不會讓這種尷尬的事情發生,但他實在是太疲憊了,以至於一時大意輸給了本能。Lestrade有些惱怒,他低頭叼起自己的衣物,動作俐落的將其甩在自己背上。接著,Lestrade開始思考自己該如何在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之下回到自己的車上更衣,還是乾脆賭一把認為沒人會經過而直接在巷弄重新化成人形,並穿上衣物。

  就在Lestrade在原地繞著小圈專心思考時,他聽見了有人的腳步聲停在了巷口。Lestrade緊張地抬頭望向巷口,原本正煩惱著若是那人看見自己會有何反應,結果站在那的人反而讓Lestrade嚇了一大跳。

  因為站在巷口的,是拄著傘的Mycroft。

  Lestrade看著Mycroft,同時他發現對方也注視著自己,他試著發出低吼將人嚇走,但只是徒勞,那反而讓Mycroft朝他走去。

  Holmes家的人都是這樣無所畏懼的嗎?——既然無法將人嚇跑,Lestrade便慢慢後退,打算從巷弄的另一頭離開。

  就在Lestrade覺得距離夠遠,轉身準備離開時,他聽見了那聲熟悉的呼喚聲。

  「Greg。」Mycroft輕聲呼喚著Lestrade的名字,像是怕對方沒聽清楚似的,他又重複了一次,接著開口:「你真認為我會沒事出現在這種地方?」

  Lestrade停下了動作,回過身,注視著Mycroft,並發出了低聲的嗚咽聲。

  Mycroft來到了Lestrade面前,彎下腰拿起了對方背上的衣物,將其掛在拎著傘的那隻手臂上。「跟我走吧,Greg。」Mycroft將手伸至Lestrade面前,而Lestrade在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才用側臉輕蹭了蹭對方的掌心。

  對於Lestrade的回應,Mycroft非常滿意,他轉身領著Lestrade走到了巷口,一人一狐一同坐上了算準時間停妥在那的座車後座。

  Lestrade坐在另一側注視著窗外,他認得出這是通往Mycroft家的道路,於是他轉頭注視著Mycroft,以及自己那套布滿皺摺但仍被對方好好掛在手臂上的西裝。

  Mycroft注意到了Lestrade的視線。「Greg,我並不介意你在這變回人形,當然也不介意你在後座穿上你的衣服,倘若你不嫌擠的話。」Mycroft的嘴角噙著笑,像是在歡迎對方那麼做似的。Lestrade看了眼前座的司機,在Mycroft身邊趴了下來。

  「明智的選擇。」Mycroft伸手揉了揉Lestrade的頭。

  座車在Mycroft私宅的車道上停下,等Lestrade跟著自己下車後,他先是讓部下離開,之後開了門,讓Lestrade進屋。

  在進入屋內後,Lestrade便自Mycroft手中搶過了衣物,之後熟門熟路地叼著衣物走進了臥室,似乎迫不及待趕緊變回人形,好將衣服穿上。

  Mycroft踩著緩慢的步調來到了臥室前,能看見Lestrade剛穿上西裝褲,衣著凌亂的模樣讓他看上去有些狼狽,再搭上他難為情的表情後便顯得充滿情慾,那讓Mycroft忘記了禮儀,就站在房門口欣賞著自家戀人。

  「噢、Mycroft。」Lestrade盡力撫平了衣服上的縐褶,並面有難色地說:「我……希望你能幫我保守秘密。」

  「當然。」

  「謝謝你。」Lestrade說:「但、為什麼你會知道呢?我以為我隱藏的很好了。」在知道自己所有的特殊能力後,Lestrade從未在任何人面前化為狐形過,他自認為自己將秘密藏的很深,就算對方是Mycroft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秘密才對。

  「是的,Greg,你的確是個出色的隱藏者,但這已不是我第一次見到你另一個形態了。」Mycroft說:「早在我們第一次做愛時,你曾短暫的暈眩,那時你就已經曝露了——假如你想知道的話。」Mycroft說話時臉上掛著淡淡笑容,就像是在回想一件有趣的事。

  聞言,難以名狀的尷尬立刻讓Lestrade面紅耳赤。「呃、我、我……」Lestrade支支吾吾,無法好好回應對方,而原本已被撫平的襯衫,又再次被他給擰皺。

  Mycroft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喜歡看著Lestrade感到難為情的樣子,也喜歡對方雙頰上的緋紅,支支吾吾無法說出一句話的模樣更讓他感覺可愛。有時Mycroft會覺得自己其實是病了,否則自己怎麼可能會傾心於某人到如此地步?

  「Greg,對我而言凡事都有代價的。」Mycroft向Lestrade走近,他伸手撫上了對方的腰側,修長的手指從尚未紮進的衣服下擺探了進去,溫暖的指腹觸碰到Lestrade冰涼的身軀時,讓他忍不住一顫。

  「Mycroft……」就連Lestrade本人都聽得出自己的聲音飽含著期待。

  「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保有你的秘密呢?」Mycroft用力一攬,便將人攬進懷中。

  Lestrade側著臉,不敢多看Mycroft一眼。他知道儘管Mycroft擁有著僅亞於一人的權力,但他絕不是認真的在"恐嚇"自己付出應有代價,否則自己早不知在多久前就安靜消失於倫敦街頭,或許還有著各種的實驗等著自己。

  「……我真心希望你不會第三次再見到我那個模樣,但我現在完全無法確定我有那個精力在付出代價之後還維持現在的樣子。」Lestrade微抬起頭,像是困擾,卻又像是邀約。

  「親愛的Greg,你要知道我一點也不介意在溫暖的毛皮旁迎來早晨。」

  「可是——」

  不再給人浪費時間的機會,Mycroft低頭用吻讓人的思緒全灘成了水,Lestrade那身充滿皺摺的西裝又再次被褪下,而他所有的擔憂都化成了歡愉的呻吟。

  隔天,正如Mycroft所想的,他在因為疲憊到極限而化為狐狸的Lestrade身旁醒來。Mycrfot注視著眼前的景象,儘管已是第三次見到,但他仍感到新奇,並覺得Lestrade是相當美麗的;原本Mycroft欲伸出手觸摸對方,但他的理智趕在他成功前便制止了自己。

  今天是Greg久違的休假日,自己實在沒必要打擾對方的睡眠——想著,Mycroft動作輕巧地坐起,自床頭取來手機,簡單用幾行字吩咐Anthea該辦事項以及更改行程後,便又安穩地躺回戀人身邊。

  Mycroft估計Lestrade得到了中午才會恢復精神,而Mycroft知道,Lestrade一定會再次驚訝於自己沒有離開——畢竟自己已經不只一次為了對方而留下。Lestrade或許又會開玩笑地說自己居然也會賴床呢,那麼自己就會告訴對方自己也碰巧休假罷了。

  而Mycrfort還不想讓對方知道的是,其實自己有著還算規律的作息時間,同時他也很少休假,更少為了特定人士而更改自己的工作行程,可Lestrade卻成功掌管了"英國政府"的休假時間。

  Mycroft知道Lestrade便是自己的軟肋,他也知道對方有一天會成為最了解自己的那個人,但在他將自己的小心思及秘密告訴對方之前,他只想先好好保守著對方的秘密,盡自己的全力保護他那特別的戀人,那便足夠了。

                            -END-

其實這原本是去年萬聖節所想寫的麥雷,但後來卡了,我直到現在才寫完(汗顏)。

评论(41)
热度(137)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