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Sweet kiss

*首發噗浪,細節微調。萬聖節快樂。

以下正文:

  街的這一頭,在彼得敲了兩下面前的門之後,大門在他面前敞開。

  「Trick or treat?」彼得先是笑著詢問前來開門的女屋主,之後趕緊雙手合十滿臉歉意地說:「抱歉,我知道我不適合玩這種遊戲了,但我跟朋友正在比賽,希望妳能幫幫我,好嗎?」在女屋主點頭如搗蒜之後,彼得得到的是一大堆的糖果。

  「謝謝妳的幫助。」彼得將糖果小心收起,之後繼續敲響下一戶人家的大門。

  而街的另一頭,在狄克森不耐煩地按了好幾下門鈴之後,大門終於在他面前敞開,只是男屋主似乎有些不悅的樣子。

  「Trick or treat?」狄克森忽視了對方擰眉的表情,直接用自己的愛槍對著人,「我個人希望你選擇trick,但我想你應該更樂意給我糖果吧?」語畢,狄克森還咧著嘴對人露出了笑容。

  在聽見狄克森的話之後,男屋主立刻伸手自門邊的糖果堆裡抓了一把糖塞進狄克森手中,接著迅速關上了門。

  碰的一聲大門在自己面前關上,雖然狄克森不太滿意對方的態度,但看看手中的糖果,他決定先原諒對方的無禮——至少他給了自己糖果,這是個好的開始。

  「好了,下一家。」狄克森收起糖果,笑容滿面地站在第二戶人家門口按下門鈴——

※※

  雖然狄克森知道有拿到糖果就有勝利的機會,但看著彼得那必須用公事包才能好好裝著的糖果數量,他覺得這場遊戲真是蠢斃了——該死的這遊戲還是自己提議要玩的。

  「赫克特?」彼得看見狄克森的表情不大對,他知道對方肯定是因為在這場毫無意義的遊戲上輸了而感到不悅吧,畢竟對方可是非常討厭當輸家的。特別是輸給自己。

  噢,不對,這可不是場毫無意義的遊戲。彼得突然想起狄克森在開始前說過:「誰輸了就要聽對方的命令。」儘管彼得對於狄克森有著突如其來的童心已十分滿足,但他知道自己最好還是把握住這次的機會。

  看著狄克森鼓鼓的大衣口袋,再看了一眼自己被糖果塞滿的公事包,彼得說:「赫克特,這遊戲很明顯是我贏了。」

  「嘖,你一定是作弊吧!用了什麼方法?恐嚇還是賄賂?」

  「我只是敲門,微笑,然後請他們給我糖而已。」彼得打算將自己是特意挑選某些住家去敲門這件事給省略。

  「我不相信。而且,誰說你贏了?」狄克森伸手自彼得的公事包裡挑了顆糖出來,拆開包裝後放進口中。「少了一顆,這樣我就有贏的機會了吧?」狄克森張著嘴,讓人看見自己舌上的那顆糖後,才閉起嘴對人露出一抹狡詐的笑。

  「……」雖然知道狄克森總是不按牌理出牌,但彼得沒想過對方的好勝心居然會重到如此地步——覺得對方幼稚得可愛的同時,彼得闔上了公事包。「我想我們可以先結算。」彼得說。

  「我忘了說,結算時間是午夜十二點整。」狄克森用力一咬,而彼得可以聽見那顆糖在對方口中碎裂的聲音。「我說得算。」

  彼得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錶,時針指著九,而分針恰巧指在十二上。「所以,你打算在接下來的三小時內吃完這些糖?」

  聞言,狄克森很明顯的遲疑了下,但他還是故作鎮定地說:「不行嗎?」語畢,他朝彼得靠近了些,雙手甚至輕貼上了對方的胸口。

  在經過好一陣子的相處過後,狄克森知道,若是想讓自己的任何陰謀詭計在彼得身上有實現的可能,或是想逆轉與對方之間一場毫無勝算的比賽,自己最好稍微表現得反常些。

  儘管那十分奇怪,但用在彼得身上效果卻是十分顯著。

  「……到午夜十二點,你說得算。」彼得低下頭吻住那張總愛找理由嘴。而那個吻帶著甜甜的蘋果香。

※※※

  雖然彼得是挺期待看見狄克森在無法達成目標時會有什麼反應,但事實上,還不到午夜十二點彼得就制止了狄克森那過度的糖分攝取行為。畢竟期待歸期待,玩笑要開,戀人的身體也要顧。

  「夠了,赫克特。」彼得先是看了一旁成堆的包裝紙一眼,接著把裝滿了糖的公事包搶走扔在一旁。「你贏了,所以不用再吃了。」

  「還沒十二點。」狄克森不大高興地抗議道:「我說了到十二點的!」

  「不需要,我認輸,所以你贏了。」彼得坐到了狄克森身邊,「說吧,你想命令我什麼?」彼得是知道的,狄克森在這場幼稚遊戲不肯認輸的原因出在獎勵——狄克森肯定是很想命令自己做些什麼。

  「真的?」狄克森露出了笑容,接著一個翻身將彼得壓倒在沙發上。「我命令你抱我。」狄克森說,而他臉上有著淡淡的紅暈。

  被壓倒在沙發上的彼得先是愣了足足三秒,接著才放聲大笑,之後便得到了對方的瞪視。

  「笑什麼!」狄克森惡狠狠地瞪著人。

  「就為這個?你真的非常可愛呢,赫克特。」彼得的手摟上了狄克森的腰,「不需要命令我也十分樂意那麼做,但你為什麼會有需要命令我才會做的想法呢?」這點彼得倒是不太明白。

  狄克森想起了自己因為前一個工作而與彼得分離了整整三周的事,但那已經是五天前的事了。「因為我已經來你家整整五天了,可你一點動作也沒有……」狄克森的聲音越來越小,他終於發現自己的發言其實也挺反常的。

  「因為你需要休息,赫克特。」彼得單手撫上了狄克森的後頸,迫使人低下頭與自己靠近。「但現在看來,似乎讓你休息太久了?」彼得對狄克森露出燦爛的笑容。

  「閉嘴啦!」狄克森低頭吻住了那張自己永遠無法辯贏的嘴,給了對方一個甜膩到極致的吻。

  在他們肺中空氣幾乎要耗盡而鬆開彼此的唇瓣時,彼得笑著說:「事實上,若是我贏了,我也打算給予你相同的命令——假如你想知道的話。」

  哦、這該死的傢伙——再次被人吻住的同時,狄克森終於想起了自己的陰謀詭計從未成功實現的原因,不僅是因為對方太過理解自己的想法,也因為他們的想法其實十分相似。

                             -END-

评论(14)
热度(29)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