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五次他醒著,一次他沒有

  若不是John知道Sherlock是自己的室友,所以他有屬於自己的房間,那麼John肯定會誤以為Sherlock的床就是沙發。畢竟跟床比起來,Sherlock似乎更喜歡會客區裡的那張長沙發,John時常看見Sherlock躺在那上面——通常是在整理思維殿堂——他肯定對方躺在沙發上的時間遠比躺在床上來得多。

  好幾次,John都懷疑對方其實是睡著了。他曾試著走到對方身邊,卻在想出個辦法驗證自己的猜測前就被對方制止。

  「我醒著,所以別再想著要試驗我是否在睡覺。」Sherlock總會在第一時間睜開眼盯著John,而他的眼神則明白寫著"你沒事可幹了?"或"怎麼不動動你的小腦袋?"之類的冷嘲熱諷。

  這樣的互動重複了好幾次,John還是懷疑Sherlock有某幾次是睡著了,可Sherlock總在第一時間睜開眼看向John以制止對方的行為。

  再後來,Sherlock連眼睛都懶得睜開了。

  Sherlock第一次沒睜開眼睛時,也是提著日用品進門的John第一次有機會從門口來到了茶几旁卻還沒被人制止。他一度以為終於能證實自己的猜測了——那個半夜不睡覺用小提琴擾鄰的大偵探並沒非不需要睡眠,只是因為下午睡得太多了——但很可惜的,在John剛站到了茶几旁,Sherlock就出聲了。

  「John。」Sherlock喊了對方的名字,以證明自己十分清醒,而John則是有些失望地走開了。

  Sherlock第二次沒睜開眼時,提著晚餐進門的John已經來到了沙發前,但他依舊沒有成功與Sherlock靠得足夠接近,而他決定將失敗的原因怪罪於手上香氣過於誘人的餐點上。

  「吃飯了,Sherlock。」John只能選擇出聲提醒對方,之後就轉身改往廚房走去準備用餐。

  Sherlock第三次沒睜開眼時,是Sherlock與John爭吵完的隔天。Sherlock的小提琴抗議似的在二樓吵了一整晚,導致John隔天只能拖著疲憊的身軀前去上班;而在他回家時卻看見Sherlock一如既往地躺在沙發上狀似補眠,那不免讓他感到有些火大。

  John瞪著那個讓自己睡眠不足、精神不佳的罪魁禍首,但他並沒有選擇開口與人爭吵,他只是故意用力踩著梯級上樓——發出噪音,蓄意惱人——以表達自己的強烈不滿。

  Sherlock第四次沒睜開眼是發生在John準備出門去約會時。

  「Sherlock,我出門——」從三樓下來後,John站在二樓門口尋找著自己室友的蹤影。當他看見Sherlock閉著眼躺在沙發上時,雖然他知道約會比自己那幼稚的驗證行為重要,但他仍想著自己是不是可以花點時間去確認一下Sherlock是否醒著。

  但這次,John連腳都還沒踏進會客區,就立刻被Sherlock制止了。

  「你會遲到的。」Sherlock的語氣十分肯定。

  「……」確定自己抬起腳時沒發出任何聲響的John,已經開始懷疑Sherlock有讀心術了。「也是,我出門了。」既然已經知道對方醒著,那麼就沒必要繼續浪費時間了,更何況他說得是事實,於是John轉身,下樓,出門約會去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才剛轉身下樓,那彷彿早與沙發合而為一的Sherlock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衝到窗邊若有所思地望著他離開的背影,而John絕對無法想像Sherlock看著他時是什麼樣的表情。

  Sherlock第五次沒睜開眼時,是John剛結束一場短命戀情的時候。

  原本開開心心出門約會的John,在見到女友的新對象後就返回了221B。他進了門,什麼話也沒說,看著Sherlock依舊保持著自己出門前的動作——躺在沙發上——John莫名有了"只有Sherlock不會有所改變"的想法。

  John走到了沙發旁,但他現在並不想去確認Sherlock是否醒著——他知道Sherlock肯定醒著,或許對方也知道自己提早回來是發生了什麼事——John選擇在Sherlock腳邊的空位坐下,什麼也不做,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

  不知道過了多久,Sherlock睜開眼,不發一語地自沙發上站起,之後他改了個方向,改將頭枕在John的大腿上,並微微挪動著身子,確定自己躺了個舒服的位置後又閉上了眼。

  看著如此自然枕著自己大腿的Sherlock,John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發現自己意外的不討厭對方與自己如此親近,更何況這可能是對方特有的安慰方式,於是他小聲地說了句:「謝謝你,Sherlock。」John清楚看見了Sherlock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那天過後,John習慣了進門時看見Sherlock躺在沙發上整理思維殿堂,他不再想著要去確認對方是否不小心睡著了;John還習慣了在自己極度疲倦或因工作而煩心的時候,坐在沙發上有Sherlock無聲的陪伴。

  如今,John已不會在聽見有人懷疑自己與Sherlock關係匪淺時大聲撇清了,畢竟,每當Sherlock頂著一頭鬈髮枕在自己腿上時,John都想著「這已經超過人們的想像了吧」。但John知道自己並不只是單純放縱對方與自己如此親近,當他回想起自己上次與異性約會已是數個月前的事時,他發現自己其實有些卑鄙的。

  現在,Sherlock又在John看電視時將頭枕在了對方的大腿上,John並沒有趕走Sherlock,他只是專注地看著電視,他甚至直到電視節目結束、用遙控器關上了電視,才意識到Sherlock似乎養成了將自己當成枕頭的習慣。

  通常,Sherlock會在John結束手邊的事或恢復精神時主動離開,但John等了一會兒,Sherlock都毫無反應,依舊躺在那。

  John低頭注視著Sherlock,觀察起這個老愛惹自己生氣的大小孩。事實上,John很少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看著Sherlock——那可不是常人會對自己室友做的事,更何況自己對Sherlock還包含了些其它的心意存在——他第一次明白為什麼對方能頂著這張臉欺騙他人了。

  「如果你別老是惹我生氣的話,我或許會承認我喜歡你。」直到自己閉上了嘴,John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他屏息看著Sherlock,第一次由衷希望對方睡著了,最好因為熟睡而沒有聽見自己說的任何一個字。

  John又等了一會兒,發現Sherlock沒有醒來的跡象,他鬆了一口氣,隨即拍了拍對方,讓人醒來。

  「醒醒,Sherlock,你回房間睡吧。」

  儘管John認為自己隱藏的很好,但他忘了一件事,Sherlock的觀察力可是十分敏銳的。

  「嗯?」Sherlock睜開眼,剛睡醒時特有的呆愣表情維持了兩秒,接著他注意到John抿著唇,雙頰有些微紅,看上去有些不自在的樣子。

  「John,發生什麼事了嗎?」Sherlock說:「我記得你剛才是在看一部毫無重點可言的搞笑電影,那已經是你第三次看那部電影了,所以我十分確定你不該有……這種表情。」

  John摸了摸自己的臉。「哪種表情?」在發問的同時,他幾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要從胸口跳出。

  Sherlock瞇了瞇眼,思考了一會兒後嘆了口氣。「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你的表情,思維殿堂裡沒有相關紀錄。」Sherlock坐起,卻沒有離開,他仍坐在John的身旁。「所以,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有那樣的表情。」

  「不是很重要的事。」

  「你在說謊。」Sherlock斬釘截鐵地說:「你剛才舔了自己的下唇,而你的肢體動作告訴我你想從我身邊逃離。無論是什麼原因,肯定是與我有關。」看著John支支吾吾說不出話,Sherlock十分肯定自己的演繹正確。

  「不是很重要的事。」過了好一會兒,John又重複了一次,之後他看見Sherlock瞇了瞇眼,站起身走到了書架旁,不知道在那摸索著什麼。

  「Sherlock,你在找什麼?」

  「監視器,顯而易見。」Sherlock背對著John說:「你也知道Mycroft在家裡裝監視器的事吧?我在確認我尚未拆除的那個是否還在。」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剛剛說的話可能會被Mycroft看見甚至聽見?」

  「是的,他甚至有可能保存下來。」Sherlock停下動作,轉身看著John。「或許你願意再重複一次你所說的話?好讓我確定內容是否需要由我出面打電話讓那個胖子把檔案刪除,雖然一點也不想打給他。」

  「天啊……」John的心情有些複雜,他既不想重複一次自己無心脫口而出的告白,也不想自己的告白被英國政府給歸檔保存;如果Mycroft聽見自己對Sherlock說的話,那自己肯定就需要再去一次那個看起來能讓人人間蒸發的倉庫了。

  很快的,John已判斷出哪個選擇所造成的傷害會最小。

  「我、呃、我說……」John嚥了口唾沫才說:「如果你別老是惹我生氣的話,我或許會承認……」

  完全聽不清重點的Sherlock不滿地擰眉。「John,你是失去語言能力了嗎?你真以為我聽得見你在說什麼?」

  聞言,John大聲吼道:「我說我喜歡你!」很快的,John就發現容易受情緒影響或許是自己的弱點,畢竟他可不該將自己的心意大吼出來,那可不是個良好的告白狀態,而那令他感到十分尷尬。

  「哼嗯。」Sherlock發出了在他弄清現況、且覺得事情十分有趣時會有的聲音,並用一副饒富興味的表情看著John。

  「我知道,John,我知道你喜歡我。」看著John疑惑的表情,Sherlock說:「雖然你的驗證行為的確很幼稚,但我沒想過那會成為一個契機,一個讓你我更加靠近的契機,但我或許也該感謝那個移情別戀的女人……Annie?」

  「……是Anna。」聽見Sherlock再次遺忘了他人的名字,原本略微緊張的John明顯放鬆了許多。「我也不奢望你記得就是了,畢竟那對你而言並不重要。」

  「對,那不重要。」Sherlock走到了John身邊,低頭看著人。「重要的是,你喜歡我。」

  「或許是我誤會了……」

  「John,你曾幾何時誤會自己喜歡上任何人了?而且,你應該聽聽我的回應。」Sherlock注視著John說:「你以為我只是因為無聊才讓你繼續那個驗證行為嗎?我只是在等待讓你我更加靠近的機會,我想讓你將心思放在我身上,因為……」Sherlock停頓了下,才說:「在更早之前我就喜歡上你了。」

  聽見Sherlock的話,John十分確定那恐怕是他這輩子聽過最扯的事了。「你肯定是在跟我開玩笑,你不是跟工作結婚了?」John知道自己的話毫無說服力可言,畢竟自己才是老喊著"I am not gay."的那一個。

  「你還老說自己不是gay呢!」果不其然,Sherlock馬上就用那句話反駁了John。

  「呃、我、的確沒喜歡過……」正當John滿腦子都在想著該如何解釋時,Sherlock冷不防地親了他的面頰。

  看著John驚訝的表情,Sherlock反而咧嘴露出笑容。「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所以別再浪費時間催眠自己不喜歡我了,那會讓我覺得以為我們心意相通的自己很蠢。」

  John抬頭注視著Sherlock。「不,Sherlock,你一點也不蠢。」John的手撫上了Sherlock的後頸,讓人低下頭後輕啄了Sherlock的唇一口。「你是我所見過最聰明的人。」John咯咯笑著。

  Sherlock連雙眼都笑彎了。

  「真的?有件事我得承認‥…」Sherlock的視線飄了飄,之後才說:「監視器我早就全部拆光了,我那麼說只是想聽你再說一次我錯過的話語,那句我所錯過的告白。」

  「Sherlock!你怎麼——唉,我現在覺得我才是蠢的那個了。」

  「我以我的偵探生涯保證,你一點也不蠢!」

  「我並不因此感到安慰。」

  「我想我知道什麼可以安慰你——」幸好,如Sherlock所想的,一個飽含愛意的吻能給對方極佳的安慰效果,他再次證明了他可一點也不蠢。

  而對於被吻得險些腿軟的John而言呢?他覺得Sherlock可是聰明過了頭了。

                            -END-

守株待兔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评论(13)
热度(120)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