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重要、不重要、特別的

*我家偵探情商有點高,泰迪有點呆萌。對不起OOC了。

以下正文:

  自從Sherlock拿到了自己的出生證明,並知道了自己的中間名後,John發現自己被對方叫著全名的次數越來越多了。當然了,那通常發生在兩人吵架的時候——那時他們會咆哮著彼此的全名,好像那麼做就能讓對方閉嘴似的。

  但沒多久,John就發現那件事——Sherlock記得自己包含中間名的全名這件事——其實是頗不尋常的,畢竟John認為Sherlock是對記人名這件事非常不拿手的。可當他們認識的、遇見的人越多,John開始懷疑Sherlock其實是以某種獨特的歸類法去記住他人的。

  想著,坐在沙發上的John拿起筆在紙上畫來畫去,寫下了他們最常遇見,以及曾經遇見的幾個人名。

  Molly——總是協助Sherlock做些"小實驗",Sherlock理當記得。

  Mrs. Hudson——親切的房東太太,但John深深懷疑Sherlock不知道她的全名為何。

  Greg——或許是蘇格蘭場唯一支持Sherlock的了,但Sherlock老是記錯他的名字。

  Sebastian——那個Sherlock在銀行的大學同學,Sherlock居然記得。

  「嗯……」John在紙上寫下了Mycroft的名字,然後他抬頭看向坐在對面按著手機的Sherlock。「你記得你哥哥還有你父母親的名字嗎?Sherlock?」

  聽見John的問題,Sherlock停下了動作,視線自螢幕轉至John的臉上,而他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複雜——包含了輕蔑、疑惑——與此同時John發現自己真是問了個蠢問題。

  「John,你忘記你姐姐還有你父母親的名字了嗎?雖然我很討厭那傢伙,但很可惜的,我記得他的名字,當然我父母的我也記得非常清楚。」

  毫不意外Sherlock會用那種想讓人掐死他的方式回答自己,John倒也沒什麼太大的情緒反應。「我當然記得,而且你才是我們之中最常忘記別人名字的那個好嗎?」John說著的同時用筆在Mycroft的名字上畫了幾圈,之後他在下面寫上自己的名字。

  聞言,Sherlock瞇了瞇眼,看起來頗不認同John的說法。「John Hamish Watson。」Sherlock說:「看,我記得你的名字,真令人意外不是嗎?需要我一字、一字拼出來嗎?」

  「……我指的是除我以及你家人之外的人,像是Greg你就總是忘記啊,但你卻記得你在銀行工作的同學的名字,我真好奇你是以什麼為記憶標準的。」

  Sherlock收起了手機,起身抽走了John手中的紙條,目光掃過上頭的字。

  「重要、不重要,以及特別的。」Sherlock將紙條上有字的那面朝向John並說到:「我會記得"不重要"的人的名字,Sebastian就是不重要中很好的例子,還有一些委託人、連續殺人犯,但我很快就會將他們的名字整理進思維殿堂的深處。」

  Sherlock指了指那些名字接著說:「而這上頭Molly、Mrs. Hudson還有……Greg?則被我歸類在"重要"當中,既然我們很常相處,記得他們的名字也很正常吧;"特別的"我也會記得,也就是那個胖子以及我的父母。」說完,Sherlock就把紙條還給了John。

  「說是重要,但你總是記錯Greg的名字啊……」John伸手接過了紙條,看著寫在最末端,自己的名字,他開玩笑道:「那我呢?肯定是最不重要的那個吧?難怪你記得特別清楚。」照Sherlock那種異於常人的記憶法看來,自己連中間名都讓人記得一清二楚,是否代表自己其實非常讓Sherlock厭惡呢?

  「當然不是!」Sherlock大聲反駁。

  John只是在開玩笑,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不重要的人,所以他沒想過Sherlock會如此激動的反駁自己。「我只是在開玩笑罷了,我知道我至少也能排在"重要"的類別裡。」

  「不,你也不在那。」Sherlock閉了閉眼,像是在調適自己的心情好將之後的答案說出口似的。Sherlock注視著John,緩慢而嚴肅地開口:「你是特別的。」

  看著Sherlock如此嚴肅的回答問題,那讓John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同時也讓John感到有些意外,他沒想過自己會被歸類在"特別的"當中。「謝謝你,Sherlock。」John站起,拍了拍Sherlock的手臂。「你也是我最特別的朋友。」

  「也是?不,你誤會了。」Sherlock垮下了肩,看起來有些無奈。「你被歸類在特別的原因並不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所以我不是你的朋友?」John想了想,想起了相同類別中的其他人——Sherlock的父母以及哥哥。「喔,那我也很高興你將我看作家人。」John認為那就是正確答案了,無奈卻再次得到Sherlock的反駁。

  「不,你也不是我的家人。」Sherlock擺著手說:「算了吧,John,你不可能想得出答案的,不如我直接告訴你吧。」

  John不確定原因為何,但當Sherlock表示願意直接告訴他正確答案時,一種異樣的感覺卻讓他突然不想知道答案。「等、等等,你不用告訴我答案沒關係——」John莫名其妙的第六感正警告著自己,最好別讓Sherlock開口。

  但,Sherlock總是不太聽話。

  「我喜歡你,所以你被歸類在"特別的"當中——」看著John的表情,

Sherlock停頓了下才接著說:「你的表情是怎麼回事?我的答案這一點也不奇怪吧。」

  「奇怪的是你喜歡我……」John回想起了自己一直以來與Sherlock的互動,那些Sherlock張嘴搶食自己湯匙中的食物、邊抱怨邊喝光自己杯中的紅茶、半夜喊著好冷所以爬上自己的床等等,突然歷歷在目。

  John確定自己完全沒想過Sherlock喜歡自己的可能性,如果他知道,那他絕不會允許對方做那些事的。

  「你在後悔放任我的行為。」Sherlock瞇著眼說:「我喜歡你讓感到你困擾了?」而John很熟悉那個表情代表著對方正感到不滿。

  「當然,畢竟我不是gay。」

  聞言,Sherlock煩躁地撓了撓頭。「我也不是啊,誰跟你說我是了?」Sherlock說:「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我也喜歡你,Sherlock,但我確定我們的喜歡是不同定義。」

  「你怎麼知道?」看John停頓了兩秒還是只吐得出"I'm not gay",Sherlock咧著嘴笑了,露出了John不太喜歡的笑容——每當Sherlock露出那個笑容,都代表著背後有什麼陰謀詭計。

  「我並不打算強迫你什麼,反正,我是不會改變。」Sherlock決定結束這個話題。「我還是會繼續保持著與你的室友身分,並照著平常的方法與你互動,你自己別想太多就好。」Sherlock擺擺手,又坐回沙發上,低頭按他的手機去了。

  儘管Sherlock那麼說,但John仍準確地跳進了Sherlock所設的陷阱當中,他完全無法在得知Sherlock的心情後"別想太多"。John下意識地開始躲避Sherlock,卻總能被對方找到;他甚至難得的在睡前鎖上了自己的房門,只為了避免Sherlock又半夜爬上他的床。

  「John,那個鎖毫無意義。」

  當Sherlock再次成功入侵John的房間,甚至還在爬上他的床後輕聲提醒時,John已經經歷了五天的失眠了。

  「晚安,John。」

  John認為自己是該生氣的,生氣對方又再次擅闖自己的臥室——特別是自己在三天前就明言禁止對方再犯之後。但當Sherlock的背貼上了John的背,並再次輕聲對他說著晚安時,John卻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動搖了——關於自己不喜歡他這件事。

  「……晚安,Sherlock。」

  在Sherlock連續撬鎖的第六天,昏昏欲睡的John終於開口回應了Sherlock的晚安,對他而言那只是小小的讓步,沒有其它含意。但John不知道的是,對Sherlock而言那聲晚安有多麼令他高興。

                             -END-

話嘮時間:

感覺更了奇怪的東西,覺得浪費時間看完的真心感到抱歉。

其實一開始想寫是因為"記人名"這件事。我是不會記得滿多事的人,而我對於"記人名"這件事特別不拿手,曾經因此感到一點點的困擾,但隨著年齡增長,我已經覺得無所謂了(自暴自棄)。

最末只是想表Sherlock其實並不如所見那般,彷彿對所有事情都毫不在意,事實上他只是沒有表現出來罷了。這是我個人喜歡的設定,希望之後會再寫出類似的設定。

感覺到自己懶散了很久,希望在電影上映後能再重拾熱情。

评论(11)
热度(125)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