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RPS】缺潮-無題小段子

*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其實就是混個更,作為忙著玩遊戲的我還活著的證明。

*在噗浪上看到別人聊天而寫的,原梗不屬於我。關於BCMF間可能有著BC以暴君的匍匐姿態在床上爬來爬去的情趣的可能性……說歸說,但情趣什麼的我寫不出來(乾笑)。

以下正文:

   在本尼進到臥室後,他注意到坐在床上的馬丁正對著手機螢幕露出一抹他無法理解的笑容。對本尼而言,遇見不懂的人事物,最好就是問個清楚,於是他開口問到:「什麼東西這麼有趣?能讓你露出那種笑容,該不會是在看跟貓有關的影片吧?」詢問的同時還不忘調侃對方一陣。

  馬丁按了按螢幕,將音量調大後把螢幕轉向站在床腳的本尼。「夏洛克。」馬丁故意這麼稱呼對方,以表示自己明白對方那麼說的原因。「你有看過這麼的貓嗎?」馬丁邊笑著邊問。

  「我隨興殺戮,且無人能阻止我!」

  接著,本尼聽見某個聲音這麼說。他看著螢幕,發現馬丁竟然是在看自己為史矛革配音並捕捉動作的影片,那讓本尼感到難為情。畢竟,敬業歸敬業,穿成那樣滿地爬來爬去的自己,可不是他想給馬丁看見的自己。

  「喔,別看了,那不值得一看。」其實本尼並不是個會在意自己所演出的角色是什麼形象的人,他認為那是工作,而自己就應該將工作做得盡善盡美;扮演史矛革前,他甚至還去動物園觀察科摩多龍(Komodo Dragon),只為了能正確模仿爬蟲類的動作。

  直到與馬丁交往後,他才明白擔心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

  「不值得?」馬丁將影片暫停,指著螢幕旁的觀看人數統計說:「看來挺多人覺得花費幾分鐘的生命,看你滿地爬來爬去是件值得的事。」馬丁一直都知道的,知道本尼為了扮演好每一個角色花費了多少心力,他甚至知道對方不希望自己看那個影片的原因為何,而他覺得那根本沒什麼好在意的。

  放下了手機,馬丁挑著眉說:「我也是其中一員,我很欣賞你敬業這點……喔、還是你覺得我腦子有問題居然那麼覺得?」

  「不、當然沒有。」本尼緊張的擺著手,像是擔心對方會誤會似的。

  看本尼緊張的樣子,馬丁笑了出來。「我只是開玩笑,看你多緊張啊,偉大的史矛革暴君。」儘管馬丁已經以"夏洛克"回應對方的調侃,但馬丁還是沒能忍住反調侃對方一回。

  可馬丁忘了,本尼的反應總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快。

  聽見馬丁的喚法,本尼勾起了嘴角,單膝靠上床緣,用一種半匍匐的姿態爬上了床。「我能聽見你的呼吸,我能感受你的氣息……」本尼壓低嗓子,邊說著邊往馬丁的方向爬去。

  本尼低沉的嗓音刮搔著馬丁的耳膜,那讓他想起了那隻霸道的惡龍,彷彿真實出現在自己面前;馬丁看著本尼自床腳爬到自己眼前,雙手恰巧將自己環在身下動彈不得,略感緊張與難為情的馬丁忍不住伸出舌舔過自己的唇。

  而他知道,自己同時正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看著馬丁成功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感到難為情,本尼似乎相當滿意。「告訴我吧,小偷,你想怎麼死?」本尼輕聲說著,並停下了動作,雙唇就停在馬丁的唇前。

  原以為對方只是唸唸台詞罷了,但當馬丁發現對方是刻意停在那曖昧的距離時,那笑容在自己眼中看來便顯得有些狡詐;而已被點燃的慾望更是讓他惱羞,可雙手仍選擇主動環上對方的後頸,似乎是頗為迫不及待。

  「你是火焰、你是死亡,眾生皆臣服於你,還輪得到我選嗎?偉大的史矛革暴君。」

  意料之外的答案加深了本尼的笑意,他停止了試圖戲弄戀人的行為,而他們的雙唇也終於交疊。

                             -END-

關於看貓的影片的梗出自:華生的部落格

粗體字為台詞,台詞中譯部分參考:此處

完全變成兩人在比較誰台詞背得比較牢了XD

评论(8)
热度(96)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