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直至白頭

*文內年齡設定約為35-37左右。

以下正文:

  入冬後的某個早晨,倫敦下起了雪。不同於一早就慌張出門上班的John,沒有案件可查的Sherlock裹著蓬鬆又保暖的羽絨被待在家中。寒冷的天氣加上John不在自己身邊,兩件事都令Sherlock感到無精打采,在沙發上一窩就是一整天。

  傍晚,整理好思維殿堂而昏昏欲睡的Sherlock突然自沙發上彈起,抱著羽絨被衝回了臥室,他毫不畏懼冷空氣的刺激,迅速褪下衣物,換上了外出服。等Sherlock繫好圍巾,拿著John的外套出門時,他才發現雪不知何時已經停了,街道上僅留著薄薄的積雪。

  Sherlock趕在John下班前來到了診所門外,而John的外套則好好地掛在手臂上。Sherlock靜靜地站在人行道旁,觀察來往的人群打發時間,直到街燈亮起了好一陣子,他才終於看見John自診所大門走出。

  「哦,Sherlock。」John倒不是太訝異Sherlock的出現,畢竟對方已經來接自己下班好幾天了,他想不出契機為何,但他也不想多問,畢竟誰又能真正理解Sherlock在想些什麼呢?

  John走到了Sherlock身邊,接過了自己的外套穿上。「謝謝你,Sherlock,我正覺得有點冷呢。」John發誓,憑Sherlock的觀察力百分之兩百能登上好男友排行榜前三名——假如他這輩子都不開口發言的話,畢竟一開口就讓人想掐死他的人可沒辦法上榜。

  「我們回去吧。」John說。

  跟著John走了幾步後,Sherlock先是哼了聲,才開口道:「雖然你早上快遲到了,但這麼冷的天氣還只穿毛衣,你應該是唯一一個吧。」

  看吧,就像這樣——John想著。

  「那是個意外,我的零遲到紀錄仍完美保持。」John反駁道:「而且你覺得我快遲到會是誰害的呢?」那個摟著自己、不讓自己下床的大小孩還真不知道是誰呢。

  Sherlock沒有說話,只是嘖了兩聲——而那是Sherlock無法反駁John時常有的反應,John知道自己在這場小小的辯論上再次獲勝。偏頭看著一旁股著頰鬧脾氣的大小孩,John無奈地搖搖頭,並選擇開啟別的話題,好分散對方的注意力。

  「我今天上班的時候——」John自顧自地開口,而在與Sherlock相處的足夠久之後,他已經知道Sherlock會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接話,他們邊走邊聊著,直到Sherlock突然伸手撥了撥John的頭髮。

  「怎麼了?」

  「雪。」

  John停下腳步轉頭注視著Sherlock,這才發現對方的黑髮上也沾了些許的雪花。相較於早晨,雪下得並不算多,再加上天黑的關係,若不是因為兩人恰巧站在了路燈下,以及Sherlock的提醒,John根本不會注意到下雪了。

  「你頭上也有。」John示意Sherlock低下頭,伸手替對方撥去了頭上的雪花。看著Sherlock無比順從地低頭任自己在頭上撥弄,John的心感到無比平靜,而那些停留在對方黑髮上的白色雪花,讓他有了一個想法。

  「這樣就像我們都老了,一起長了白頭髮似的。」John笑著說,但他並不認為Sherlock會明白自己的意思。

  思考了一會兒,Sherlock拉住了John的手,制止了對方的動作,他抬起頭看著John。「如果是你,我願意。」Sherlock說:「只要你不離開,我會一直陪著你。」

  John瞪大了雙眼,他無法理解為什麼那些話會讓自己如此害臊,更何況自己本就不可能離開對方了。「Sherlock,我不會離開的,直到我們一起白頭也不會。」John張開手,讓對方看見自己指上的銀戒,並笑著問到:「更何況,你忘記這個的存在了?」

  Sherlock鬆開手。「我當然記得,畢竟我可是花了整整半年才讓你說出"我願意"。」Sherlock一臉無奈地說:「你可是我所有求婚對象中最不肯點頭答應的那一個。」

  「嘿!別拿我跟那些案件的目標做比較。」John搥了Sherlock一下。「我現在可真有點後悔了。」John佯裝生氣並大步往前走,而那確實讓Sherlock緊張了起來,他立刻跟到對方身後。

  「你剛剛才說你不會離開的,John——」Sherlock哀號的同時看見了John往後伸出了一隻手,他趕緊伸手牽住。Sherlock萬分珍惜地牽著John的手,並暗自在心底再次發誓,自己絕不會再說出那種話,並絕對不會從John的身邊離開。

※※

  儘管Sherlock從未與John說過自己在那天所發的誓言,但他與John兩人都是十分重視誓言的,他們確實一直陪伴著彼此;就算他們在街上奔跑的速度下降,頭髮變得花白,John辭去了診所的工作,Sherlock也不再往蘇格蘭場跑,但也未曾有過任何人事物使他們分離。

  又是個下著小雪的天氣,已經習慣有拐杖陪伴的Sherlock選擇在這天搭車出門。

  「幾天不見了,John。」站在漆黑的墓碑前,Sherlock臉上有著的是無比溫柔的笑容。

  並不是沒有想過那一天的到來,Sherlock甚至很感激John是在毫無病痛的狀態下自然老死的,那如同熟睡時的面容讓Sherlock很難相信他已離自己而去。但Sherlock知道自己已是極其幸運的了,有幸能陪伴對方超過半生,他們真的陪伴彼此直到彼此都白了頭。

  儘管Sherlock應是個無神論者,並且也不相信鬼怪的存在,但他仍習慣在John的墳前與人說話。他知道自己這幾十年來改變了不少,而改變自己的人肯定是John。

  看著墓碑上的雪花,Sherlock伸手撥去了那些雪花,他想起了數十年前那晚的對話。儘管他從未說出口,但那些停在對方金髮上的雪花讓他覺得美極了,僅僅只是回憶都能感覺到胸口的悸動。

  「……我一直沒跟你說,雪花降在你的髮絲上時,我覺得美極了。」Sherlock輕撫著墓碑道:「我不相信鬼神,但我相信你會等我,因為你是最特別的John‧Watson,是讓我重拾人性的John‧Watson。」

  Sherlock跪在墓碑旁,低頭親吻了冰冷的墓碑。

  「我愛你,John,一如既往。」

  之後,Sherlock又在John的墳前待了好一會兒,直到他的管家撐著傘匆匆前來將他帶回溫暖的221B為止。

※※※

  十年後的冬天,大雪讓倫敦的天氣看起來更糟了。因為雪勢過大而無法出門的Sherlock,選擇在書桌前消磨大半天的時間,之後他回到會客區,選擇在自己的單人沙發上打個盹。

  「……erlock!」

  「Sherlock!」

  聽見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Sherlock自睡夢中驚醒,他知道自己仍坐在原位,但壁爐上並沒有點著火,而室內看起來也沒有自己睡前那般陰暗,反而無比明亮。

  「準備好要走了嗎?」John的聲音自門的方向傳來,Sherlock回過頭就看見John拿著自己的大衣跟圍巾站在門口。

  「呃、John?」Sherlock有些不確定地開口。  

  「不然呢?Sherlock,你睡傻了嗎?」John走到對方身邊,將人自沙發上拉起,讓人穿上大衣後,還替人圍上圍巾。之後,John突地給了Sherlock一個大大的擁抱。

  「John?」Sherlock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他覺得腦中有些混亂。Sherlock記得自己與John共度了許多年,他也記得與John的婚禮,以及John的逝世,而他不認為那段時間只是場夢境,那些消逝的時間未免太過真實。

  「我等了你好久,Sherlock。」John鬆開手,抬頭對人露出笑容。

  「等了我好久?」Sherlock呢喃,並低頭注視著John,他喜歡對方臉上顯而易見的喜悅以及毫不隱藏的愛意,就算十年未見,那個表情仍被他深深刻在腦海之中。

  「整整十年。」John回答,而笑容似乎沒有方才那般自然。

  此時,Sherlock明白了,那些日子並非所謂的夢境,而是自己的一生。

  「你知道我是無神論者吧?但你總能帶給我驚喜,John。」Sherlock在John的唇上落下一吻,之後微笑著道:「謝謝你等了我這麼久。」

  「因為我愛你,Sherlock。」

  「那麼,準備好再次冒險了嗎?」

  「當然。」他們相視而笑,之後便一起往外走去。

  ……………

  ……………

  ……………

  「Holmes先生……」

  Sherlock的管家彎腰撿起了滑落至地面的拐杖,擁有醫學背景的她很快就確認了Sherlock的離去。

  「似乎是個好夢。」看著Sherlock臉上的表情,她微笑著道:「晚安,Holmes先生。」

  早在成為Sherlock管家的第一個月起,她就知道自己該在什麼時候做些什麼,她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處理一切,也可以說她就是為此而留在221B的。

  數日後,Sherlock將會與John永遠相伴,刻有他們名字的碑石將並排一起,他們將一直陪伴彼此度過一個又一個的冬天,直到永遠。

                              -END-

話嘮時間:

好久沒填腦洞。其實這是跟 @Replace 聊天時,說想寫個甜的梗,她便給了我「在冬天下著雪的街道上,走著走著,不小心就白頭了~」這樣子的梗,謝謝他。

重點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被我寫成這樣了……某方面來說這應該還是算甜吧。

评论(12)
热度(81)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