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I made me.

*這是我對聖誕節特別篇的第二個感想(?),有點混亂。

以下正文:

  自從Sherlock與John漸漸有了名氣後,他們偶爾會在一樓被記者包圍。有時是要兩人發表關於案情的最新消息,有時則是上演受助者致贈謝禮的場景。但無論是哪一種,Sherlock總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他唯一感興趣的恐怕就是在收下禮物後立刻演繹出禮物內容,而對方一臉錯愕的瞬間——John只在那瞬間看過Sherlock在人群面前露出笑容。

  有時,John實在是受不了Sherlock的反應,他會用手肘撞對方,示意對方應該道謝而不是等著看人露出錯愕的表情。John也曾不只一次在自己的blog上表示Sherlock是個目中無人、冷漠無情的傢伙,希望大家別太介意——但最介意的其實就是John本人,畢竟與Sherlock朝夕相處的可是他。

  今天,John與Sherlock又在一樓被記者包圍,Sherlock剛接過了禮物便沉默地盯著禮物盒,而John已經準備好聽見對方將禮物內容給演繹出來,但結果卻與John所想得不大一樣。

  「……謝謝。」儘管Sherlock明顯是經過思考許久才將感謝說出口,但這是John第一次在沒有提醒Sherlock的情況下,聽見Sherlock跟贈禮者致謝。那讓John忍不住懷疑起Sherlock生病的可能性,否則對方怎麼可能如此主動呢?

  沒一會兒,Sherlock便厭倦了站在鏡頭前,他示意站在一旁的Lestrade打發走那些惱人的記者,之後也不管仍有人在拍照、提問,Sherlock自顧自地就轉身推開了一樓大門,踏上了階梯。

  「John!」數秒後,Sherlock的呼喚聲從屋內傳來。

  這一點倒是很符合Sherlock——看著記者們錯愕的表情,John嘆了口氣,並在確定Lestrade一個人可以控制現場狀況後才跟著轉身進門上了樓。

  回到221B裡,Sherlock隨手將禮物擱在桌上,之後就窩進自己的沙發裡按著手機。而John走到禮物旁,剛想伸手拿起禮物盒問Sherlock為什麼不拆開禮物時,Sherlock就搶先一步開口:「不用問了,是領帶別針。」Sherlock的視線甚至沒從手機上移開。

  「噢。」John把禮物放回桌上,之後走到Sherlock對面坐下。

  兩人間沉默了好一會兒,Sherlock才開口詢問:「John,你有問題就問,因為你那小腦袋轉動的聲音已經吵到我了。」

  聞言,John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下,若不是他已經習慣了Sherlock的說話方式,恐怕自己早就衝去對面痛毆對方一頓了。「你生病了?」John直接問了重點。

  「沒有,我認為你看得出我沒有生病。」

  「那你怎麼會主動道謝?」看Sherlock的表情扭曲了下,John趕緊補充:「呃、我沒有惡意,只是你以往並不會那麼做……」John視線飄了飄,之後才偷瞄著Sherlock。

  Sherlock放下了手機,認真地說:「我以為你希望我那麼做。」Sherlock說:「你知道我會看你的blog吧?我知道你不只一次希望我能好好道謝而不是演繹出禮物內容。」

  「噢……」John當然知道Sherlock有看自己blog的習慣,他會在blog下方回應其他人的留言,有時甚至會直接盜用自己的帳號,以自己的名義回覆他人——幸虧,人們還是可以分辨兩人的差異。「那樣很好,真的。」John笑著說:「很高興你接受我的建議。」

  「沒有任何疑問了吧?」Sherlock挑著眉問。

  「沒有了,你忙吧。」對於Sherlock的說法,John感到十分滿意,也因此他不再煩Sherlock,改而選擇去更新自己的blog去了。

  在John起身走過Sherlock身邊時,Sherlock用眼角餘光瞥了對方一眼,臉上有著一閃而過的鬱悶神情,而John沒有看見。

※※

  「喔,你回來了,John。」那是個十分普通的一天,Sherlock躺在長沙發上,背對著剛約會完畢進門的John——這種時候Sherlock總是很不想面對John,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把Sherlock給嚇了一跳。

  「我回來了!Sherlock!」

  John站在門口大吼著,那讓Sherlock一臉錯愕地翻過身,注視著站在門口、滿臉通紅的John。

  Sherlock來到了John面前。「你喝酒了?不,我真是問了個蠢問題……」Sherlock看著John說到:「你喝得太多了。」

  「Sherlock,我是個白痴嗎?」John抬頭看著Sherlock,雖然雙眼有些失焦,但從表情看得出他是十分認真的提問。

  「不。」Sherlock搖頭。

  「那為什麼總有人把我當白痴!」John咆哮道:「說不介意我與Sherlock的流言蜚語,不介意我在小診所工作,不介意我時常得跟著Sherlock滿街跑,那為什麼還是選擇了別人!」John抓著Sherlock的雙臂,沮喪地說:「說到底,只是把我當白痴吧。」

  聞言,Sherlock瞇了瞇眼,他知道John所指得"你"並不是自己,而是今天預定的約會對象。Sherlock理解John為何如此難過,畢竟他十分認真投入那段感情,更何況他與女友——喔,應該說"前"女友——已經交往半年了。

  「我警告過你了,她不適合你。」Sherlock早在數個月前就已經如此提醒John,只是他沒說清楚的是——那女人也與其他男人同時交往著。

  「她不適合我、她不適合我,Sherlock,你總是這麼說。」John鬆開手,垮下了肩膀。「那誰又適合我呢?還是你要幫我找一個?」

  對於John的問題,Sherlock似乎有些動搖,那讓他險些將真正想說的答案給脫口而出,他趕緊將那些不該出現的答案通通塞回思維殿堂。「我不能,John。」過了一會兒,Sherlock說:「"Sherlock是冷漠的、不帶有多餘情感的,可能沒有談過戀愛,所以不理解真正的愛情是怎麼一回事",既然我是這樣的,那麼我又該如何給你建議?」

  「誰說的?嘿、等等……」John捂著頭說:「那句、那句好像是我寫在blog裡……用來形容你的?」

  Sherlock點頭。

  「那只是、我很久以前寫的……」John依稀記得那是自己在剛認識Sherlock不久後,兩人因為自己的某任女友吵架後所寫的,現在想起讓John感到有些羞愧。「你我都知道不是那樣的,我知道你擁有常人所有的感情……」John說。

  「不,我沒有。」Sherlock解釋道:「因為"你"是那麼告訴大家的,而我只是讓自己成為大家所想像的——也就是你所認為的——那樣。」

  「那不是我的本意、噢、頭……」John踉蹌了下,而Sherlock穩穩地扶住了他。

  「你該去休息了,John。」Sherlock看了眼樓梯,計算著將對方扶上樓的可能性,之後他選擇將人攙扶進自己的房間,讓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今天你就睡這吧,我會在外面。」Sherlock轉身準備離開房間。

  「Sherlock,對不起,我不該……」

  聽見John的道歉,Sherlock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著人,發現對方已經昏睡過去。

  「你沒有錯,John。」儘管知道對方不會聽見,但Sherlock仍在關上房門前這麼說。

※※※

  原本Sherlock認為John不會記得那天的對話,他也不想跟對方再談與自己有關的事。但兩個月過去,Sherlock發現John不只記得,而且還不打算就這樣略過那個話題。

  此刻,Sherlock正坐在自己房裡,面無表情地盯著螢幕上John剛剛更新的blog內容,他知道不是自己太敏感,而是John真的從那天過後刻意在blog上為自己改變形象。雖說Sherlock的確會因為John的"期望"而妥協一些小事,但John剛剛更新的內容,卻是在Sherlock意料之外。

  思考了許久,Sherlock才起身離開臥室,大步走到仍坐在桌子前用著電腦的John身邊。

  「John!」Sherlock大聲叫著。

  「什麼?發生命案了?」John迅速地闔上了電腦後站起身,準備好要跟Sherlock一起出門。

  Sherlock搖搖頭,開口道:「Sherlock並不是冷漠無情的人,他只是不擅長表達。從Mrs. Hudson身上可以驗證,而從"那個女人"身上則可以看見Sherlock所擁有的另一種情感。」

  「喔,你看了我的blog。」那是自己半小時前更新的內容,John記得十分清楚。

  「你究竟在想什麼,John,你為什麼一直在試著改變我的形象?你的觀察力出眾,你以往所寫的並非完全錯誤,而我並不介意偶爾妥協,向人道謝或試著表現友善都是我的接受範圍,可是——」Sherlock頓了頓,才接著說:「愛情?你想表達的是愛情吧?我不需要那種東西,我沒有對那個女人動心。」

  「我只是想做些補償,我沒想過你如此在意我以前所寫在blog上的內容,更沒想過你會以我的blog作為一個形象與個性的參考,這是我的錯。」John低頭注視著自己的鞋尖,「我想,那或許這讓你壓抑了自己的感情,所以……」

  「不對!不對!不對!」Sherlock大吼著,並煩躁地撓著頭。過了一會兒,Sherlock注意到John只是愣愣地抬頭看著自己,他才放下了手,恢復冷靜。「John,你真認為你的blog足夠完全改變我?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將blog作為一個藉口罷了,一個我不帶有多餘情感的藉口,這樣我就能假裝自己隱藏的很完美。」

  「所以你真的有喜歡的人?」這個可能性讓John感到十分興奮,畢竟Sherlock可從沒跟John討論過那方面的事情,通常都是Johh跟Sherlock談論自己的女友。

  「不是那個女人——為了避免你浪費時間猜測,我可以直接告訴你這件事。」

  「我想不到更適合猜測的對象了。」

  「你就沒想過將自己帶入嗎?」

  相較於Sherlock只是一臉無奈地提問,John的反應就激烈多了。

  「噢!我的天!我怎麼可能把自己當作選項啊!這一點也不可能——」

  「事實如此,所以我才不願意面對感情這方面的問題,但你一直、一直自以為是的幫助讓我不想再隱藏了。」Sherlock向John走近一步,「你是我至今唯一喜歡過的人,否則我怎麼可能看你的blog,又怎麼可能試著改變好討你開心?」

  「等等、Sherlock——」John向後退了兩步,結果腳跟踢到了椅腳,又跌回了座位上。「你說你改變是為了討我開心?」得知這件事情也令John感到訝異,但一想到Sherlock說喜歡自己,John又稍微可以理解對方想討好自己的心態。

  Sherlock哼了哼。「從你前陣子在blog上對我的誇讚,我看得出那效果極佳。」

  聞言,John立刻伸手想打開自己的電腦。「……我現在把blog的內容通通刪除來得及嗎?」John知道Sherlock的鬼點子很多,也知道對方毅力堅強,若是自己不趕緊讓人死了心,那麼難保自己哪天會發生什麼"意外"而真的跟對方成為了一對——但那絕對不在John的人生規劃裡。

  「來不及了。」Sherlock一手按在筆電上,他微笑著道:「好奇心害死貓,John。」

  「我一點也不想當那隻貓!」John還真沒想過事情會這樣發展,他想,為了避免自己Sherlock給煩死,之後一定要在blog裡再改改Sherlock的個性跟想法,希望對方能再次依據自己的blog內容而有所改變才好。

※※※※

  剛在床上躺平的John還未入睡,就被溜進房裡摸上床的Sherlock給煩得只想起身揍人。

  「Sherlock,我說過了吧,不要再上我的床了!你的房間在二樓!」John翻身坐起,瞪著安穩躺在自己床上的Sherlock。

  自從那天過後,Sherlock原先就令John有些在意的親暱舉動就更大膽了,現在甚至會直接爬上他的床來。而John為了避免Sherlock將自己的忍耐誤認為接受,他也在blog上將Sherlock的個性重新"糾正"了一番,在John眼中的Sherlock又成為了那個目中無人、冷漠無情的Sherlock。

  然而,那卻無法改變Sherlock做任何決定——就像現在。

  「一個人不敢睡。」Sherlock說得無辜。

  「你就算看完分屍現場,血漿四濺,也不會有那個煩惱,而且你根本覺得睡覺是浪費時間,別想騙我!」John指著門道:「現在,出去。」

  聞言,Sherlock翻身側躺著,用手支撐著頭,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我說過了,John,你只要在blog寫下"希望Sherlock別再半夜爬上我的床",那麼我就不會再來了。」

  看Sherlock臉上那毫不隱藏的笑意,John當然知道Sherlock在想什麼,自己若是真那麼寫了,那這輩子恐怕真的就跟"女朋友"無緣了,天知道那些記者跟粉絲們會如何聯想。

  「我是不會上當的,Sherlock。」John重新背對著人躺下。

  「我知道。」Sherlock用手撐起身子,朝John的身邊湊近了些,「晚安,John。」語畢,Sherlock在John的頭上如蜻蜓點水般的吻了口。

  John緊張的屏息,感受著Sherlock的吻落在髮上。這已經不是Sherlock第一次這麼做了,John知道自己該一腳將對方踢下床去,或是直接起身痛揍對方一頓。但自從Sherlock會半夜爬上自己床開始已經兩周,John每次都選擇裝睡或假裝毫無察覺。

  感覺到Sherlock又躺了回去,John這才悄悄舒了口氣,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耳根發燙,並慶幸著他們是在黑暗之中,而Sherlock不會察覺自己的異狀。其實John是知道的,自己會因為Sherlock的行為感到害臊而不是發怒,那已經不像是自己該有的反應了,但他不知道那究竟代表什麼。

  John想,自己還能再忍耐一陣子,反正也不可能有更多的肢體接觸能嚇著他了,於是John縮了縮身子,強迫自己進入夢鄉,不再去想Sherlock以及自己發燙的耳根。

  直到入冬後的某個早晨,John在Sherlock的懷中醒來時,他才發現自己忍耐的過久了,就連他自己也無法說服自己不是習慣了Sherlock的陪伴了。

                             -END-

話嘮時間:

這個我寫了好久(汗顏)。

其實是電影版其中一句"Oh, Watson. Nothing made me. I made me."所給的靈感。希望原文部分沒寫錯才好。

個人解釋是:Sherlock以John寫在blog上的形象來作為自己的形象(好饒舌),所以他說沒人讓他變成現在這樣,那是他自己的選擇。

自己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自己選擇假裝不在意愛情。

评论(15)
热度(131)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