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RPS】缺潮-Surprise

*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雷者自閃,以及毫不意外的OOC。一切都只是腦洞。

以下正文:

  事實上,Martin並不是個容易感到驚訝的人,但當他某日與Benedict偶遇,而Benedict得知兩人恰巧都有空閑,便立刻提出隔日共同出遊的邀請時,他是有點驚訝的。比起Benedict眾所皆知的隨性,Martin更注重的是秩序與規劃。但當Benedict一臉嚴肅地說"我肯定會幫Martin創造快樂的回憶!"時,那畫面讓Martin忍不住發笑,卻也因此接受了對方的邀請。

  看著Benedict在聽見自己接受邀請後,對方緊握的雙拳像是極力忍耐著興奮與喜悅,而那不該與年齡相符的純真反應讓Martin這才注意到一件事——

  若要說誰有那個能力總是讓他感到驚訝,那個人肯定是Benedict。

※※

  如Benedict所言,他們短小的假期的確創造了許多快樂的回憶。而現在,是他們假期的最後一晚,他們選擇在人煙稀少的小酒吧度過,兩人點了老闆自釀的酒。在帶點微醺的狀態下,Benedict走向了酒吧角落的老舊鋼琴。Benedict在鋼琴前坐下,他輕輕敲擊著琴鍵,確認音階位置後,開口輕聲唱著——

  Well, I never been a man of many words.

  And there's nothing I could say that you haven't heard.

  But I'll sing you love songs 'till the day I die.

  The way I'm feeling, I can't keep it inside.

  Martin聽見Benedict自彈自唱起《Can't keep it inside》時感到驚訝(噢、他當然能認出那是哪首歌,畢竟Benedict有段時間總哼著那首歌),他沒想過兩人會在這種鄉間小酒吧裡看見鋼琴(儘管十分老舊,但卻仍能彈奏出聲),更沒想過Benedict會一時興起就上前自彈自唱起來。

  但最讓Martin感到驚訝的,卻是Benedict唱歌時,透過嗓音所傳遞出的濃厚愛意,彷彿他是特意選擇了那首曲子,而他正透過那首曲子向著心愛之人表達喜愛之情。

  誰是那個幸運兒?——Martin下意識想著。而他沒發現自己將注意力全集中在Benedict身上,也因此緊緊盯著Benedict;更沒想過自己會因此跟轉過頭的Benedict互視,而對方給予了自己一抹笑容後才回過頭繼續接著唱。


  I'll sing a sweet serenade whenever you're feeling sad.

  And a lullaby each night before you go to bed.

  I'll sing to you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The way I'm feeling, I can't keep it inside.  

  No,  I can't keep it inside.

  最後一個尾音剛落,小小的酒吧立刻爆出了掌聲。面對掌聲,Benedict只是撓著後腦杓,一臉不好意思的回到了Martin身邊的空位。

  在Benedict回到Martin身邊後,酒吧很快又喧囂起來,而Benedict滿臉歉容地對Martin說:「抱歉,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搞的,突然就想著"鋼琴!我該做些什麼!",於是就這麼跑了過去,真的很抱歉。」在驚覺自己的行為異常後,原本就只是微醺的Benedict,酒似乎全醒了。

  聞言,Martin只是擺了擺手。「我們本來就是來渡假的,不必這麼緊張,更何況——」Martin又喝了口酒,才接著說:「我覺得你唱得很好,你唱歌時在想著什麼?」

  原本還在高興於得到Martin讚美的Benedict,在聽見Martin的問題後,笑容瞬間僵住。「呃、沒想什麼。」Benedict低下頭閃躲著Martin的視線。

  「真的?」Martin將酒杯放下。他知道對方在說謊。

  聽見Martin將酒杯重重擱回了桌上,叩咚一聲讓Benedict心虛地抬起頭來看著對方。「……Martin,你明知道我不太會說謊的,特別是在我清醒的時候。」Benedict瞄了桌上的酒杯一眼,之後像是豁出一切似地,輕聲說著:「你。」

  「什麼?」

  「我想著你。」Benedict抬頭注視著Martin,雙眸隱隱含著某種渴望。

  Martin看著Benedict,手再次伸向桌面上的酒杯,他面無表情地舉起酒杯湊到嘴邊,發現沒有任何液體滑進口中,他才想起自己的杯子在方才就已經見底。

  「給我杯一樣的!」Martin轉過身面對吧台,對著不遠處的老闆喊道。

  酒杯在裝滿後重新送回了Martin面前,Benedict靜靜地看著Martin一口氣喝下半杯酒,在將酒杯自唇邊移開時還嘆了口氣後,他才敢開口:「我、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無論如何,我真的很抱歉。」儘管Benedict尚不確定原因為何,但他一點也不想惹對方不快,這本來是個美好的假期,自己不該在最後一晚破壞一切。

  「不,你沒有惹我不高興。」Martin揉了揉眉心,注視著眼前的空氣道:「我只是有點,不知該做何反應。畢竟,在聽你唱歌時,我以為我能從你口中得到某位幸運兒的名字——當然了,我指得是女性,而且估計是你心儀的那位——可我沒想過答案會是自己,那讓我很驚訝。」Martin停頓了下,在像壯膽似的喝光了杯中的酒後,他才終於肯轉過身面對Benedict。

  「問題是,對於你的答案我並不反感,反而……有點高興。」

  在Martin說完話後,兩人之間是一陣尷尬的寂靜。一會兒後,Martin擺了擺手,乾笑兩聲後才說:「……我想我是醉了,你別放在心上,我先回去休息了。」說完,Martin在吧台上擱置了酒錢後,便像是要逃難似地起身快步走出了酒吧。

  但Benedict可沒打算相信那種連他都能一眼識破的謊言。

   「等等!Martin!」Benedict追了出來,儘管他出聲請人停下腳步,但Martin並沒有停下。而跟在Martin身邊的Benedict,見人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索性伸手拉住了對方的手腕,Martin這才像受到驚嚇似的停下。

  「做什麼?」Martin試著抽回手,但Benedict卻毫無要鬆手的意思。「如果你是怕我迷路,那你大可不用擔心,我知道該怎麼回去,你不用跟著我,況且我也不需要人保護。」Martin調侃道。

  「不,我不擔心,因為你並沒有醉。」Benedict在確定對方沒有"逃跑"的可能性後,才鬆開了手。

  「……這種時候你該跟我一起說謊才是。」Martin撫摸著自己的手腕,低著頭說:「你知道我沒有醉,然後呢?你追出來做什麼?」

  「我……」Benedict摸了摸自己的臉,思考了一會兒才說:「我只是想確認,你跟我對於"高興於我想著的是你"這件事,是不是有相同的解釋。」Benedict說著,向人走近了一步。

  「你要怎麼確認……」看著Benedict向自己靠近,Martin自然地向後退去,可他卻沒有成功與人拉開距離,因為Benedict就像是打定主意要將人逼到死角似的一直向他走近。「Benny!」在後背貼上牆時,Martin這才出聲喊了對方,但那卻沒有制止Benedict的動作,反而產生了反效果,讓Benedict更加下定決心要用自己的方法做確認。

  因此,Benedict吻住了Martin的唇。

  面對Benedict的吻,Martin沒有閉上眼——畢竟這可不是什麼浪漫告白後的行為——他睜著雙眼,在極近的距離看著那雙灰綠色的眸子,夾雜著困惑、不安以及抱歉,還有顯而易見的渴望。

  Martin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回應對方,他當然明白Benedict的心意,他還知道對方並不存在於自己心中普通好友的位置,畢竟他也不希望對方僅存於那裡——Martin突然發現答案其實顯而易見。

  在Martin思考時,Benedict的唇退開了些,他看著面無表情的Martin道:「拜託,Martin,請回應我,或乾脆一拳揍在我臉上吧,那我就知道我只是誤會了——我知道你下得了手。」

  「……明知道我敢揍你,你還這麼做。」語畢,Martin伸手揪住了Benedict的領口,將人拉向自己後吻住了那雙唇。「天殺的我真的想狠狠揍你一頓,但我不是那種以惱羞假裝自己不滿意那個吻的類型。」看著呆愣著的Benedict,Martin舔了舔自己的唇。「所以,這是你想像中的回應嗎?」Martin挑著眉問。

  「比那更好。Martin我喜歡你,真的。」

  「我知道啦……」Martin抬起手腕看著剛超過數字12的時針與分針,他抬頭注視著Benedict說:「生日快樂,Benny,我肯定是第一個祝福你的吧。」原以為對方會很高興自己記得那件事,但Benedict卻只是發出了明顯感到困惑的單音。

  「你的生日啊,今天是7月19日。」看著人仍舊一臉茫然,Martin偏著頭問:「你該不會,忘了吧?」

  「呃……」Benedict點頭。

  「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我還以為你是刻意選在這幾天出門的,看來我還是把你想得太有心眼了些。」說著,Martin自口袋取出一個小小的盒子遞給了Benedict。「是個領帶夾,準備得很匆促,但希望你喜歡。」Martin說。

  Benedict接過了禮物,打開盒子後看了看,之後才收進了口袋。「謝謝,我很喜歡,但你已經給我更棒的禮物了。」Benedict牽著Martin的手,露出一抹笑容。

  「……你都是這樣騙人的嗎?」明知道對方不是刻意而為,但Martin還是忍不住質疑。

  「什麼?」Benedict偏著頭,一愣。

  「沒事,我們回去吧。」Martin也出力回握讓人牽著的那隻手,與人牽著手一起往旅館的方向走去,直到遇見了旅館的人為止。

  在假期結束後,Benedict與Martin確認了關係。事實上,Martin從沒想過這次的旅行會有這種結果;但事後想想,他也已經不會感到意外了,畢竟Benedict就是那個總能令自己驚訝的人;而他也知道,Benedict將來一定也能繼續讓他感到驚訝以及驚喜,這也是為什麼自己選擇了對方的原因。

                            -END-

話嘮時間:

男神BC生日快樂。

愛上BC兩年,儘管現在依舊產得渣,還產得更少了,但對他的愛是只增不減的!

雖然去年寫著RPS當賀文覺得有點良心不安,但我今年依舊繼續良心不安XD

期待明年的神夏,無論是否是終點,我都會繼續喜歡下去=)

配圖感謝 @blackpanda !啊啊啊謝謝潘達!我無法好好的發言了Q_Q(原址戳此)!

评论(15)
热度(96)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