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意外的室友

  John是個非常友善的人,那甚至讓他得到了"老好人"的外號。儘管John本人並不確定那是否是讚美,但他還是保持著幫助弱者的習慣,甚至於在他因傷返國後,也仍保持著那個習慣。

  可雖說John習慣幫助弱者,但現在的發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John正站在自己的家裡,注視著躺在自己床上、那個被自己給"撿回家"的流浪漢。

  John有些懊惱地回想著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自己只不過是照舊出門看心理醫生——對,事關他的腿——然後照著平常的路線返家,照舊經過那個有著一頭亂髮的流浪漢——也就是眼前躺在自己床上的這一個。

  可就算John對所有的弱者富有同情心,他也幫助過一些小動物,但他從不將任何動物給撿回家,而自己居然撿了個人回家,這種躍進實在是太大了些。看著床上的流浪漢動了動身子,John突然想起了自己將對方給撿回家的原因——

  「那是心病。」總是坐在街燈旁的流浪漢今天沒來由地突然站到自己面前,還沒頭沒尾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什麼?」這是John第一次近距離看著眼前的流浪漢,也是他第一次看見那頭亂髮下灰綠色的瞳孔。看著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眸,John突然感到一股違和感。

  流浪漢用手指了指,而John順著手指的方向低頭看去,發現對方指著自己的腿。「為什麼你——」John還沒說完,那名流浪漢就突然往前倒在了John身上。

  「你還好嗎?」John伸手吃力地扶住人,他能感覺到跛著的那條腿隱隱作痛。

  「我不……行了……」

  在流浪漢氣若游絲地說完後,John便感覺自己所支撐的重量更多了,他看了看幾步路外的家,決定將人攙扶回自己家中,並打算等人醒來之後再問清楚對方真正的意思——而那也是為什麼現在John只能站在床邊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人。

  John看著裹著棉被熟睡的人,心想對方可能短時間內都不會醒來,而自己不可能將人丟在家裡獨自出門打發時間,於是他便坐到了書桌前,打開電腦試著聽從心理醫生的建議——寫blog。在今天之前,John從未寫過任何內容,通常他都是瞪著螢幕,而腦中盡是戰場上的畫面。John本能地拒絕想起自己被建議寫blog的原因,拒絕想起自己因傷而回國,拒絕寫那看起來毫無幫助的blog來轉移自己對跛腿的注意力。

  床上的人翻了個身,John的思緒從戰場上抽回,第無數次將雙手放上鍵盤,卻是第一次真正敲進了一些字——關於床上那個令人驚訝的陌生人。儘管字數並不多,但這次試著敲打內容時,卻是John第一次不再被困在那些他不願想起的回憶裡,也是John第一次在blog上寫下關於Sherlock的事。

※※

  出門找了半天工作後,疲憊的John回到家中,在他推開門的同時,他聽見有人說著:「找工作不太順利哈啊?」

  「……真是多謝你的提醒啊,Sherlock。」John瞪了坐在床上的人一眼,沒好氣地甩上了門。

  過了整整兩週,John才開始習慣家裡多了個人這件事。那個充滿違和感的流浪漢自稱Sherlock,那天暈倒的原因也不過是因為睡眠不足;而John會讓人留在自己家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對方向自己解釋腿傷只是心病後沒多久,John的腿就恢復了。不過並不是什麼奇蹟,而是發生了John不得不試著拔腿狂奔的事——在手頭已經不寬裕的情況下還被搶劫,John當然得把錢包給追回來。

  John還記得自己與搶匪扭打的狀況,當他將搶匪給壓制在地時,對方還唸著受到欺騙了、腿居然不是跛的,而John自己也為此感到驚訝。

  「說了是心病吧。」等John略為狼狽地回到家中時,Sherlock這麼說,而John尷尬地笑了。那或許是個契機,使John願意讓Sherlock留下——對方自稱無家可歸。雖然將一個自稱無家可歸的陌生人留下不是件安全的事,但John的勃朗寧已經是隨身攜帶了,而他不認為自己會打輸一個看上去比自己瘦弱的人。

  「……不管你在想什麼,別想了。」Sherlock自床上坐起,他來到了冰箱前,自冰箱取出好幾樣食材後放到了流理台上。「我餓了。」Sherlock說。

  John盯著那些食材,他很確定自己的冰箱已經空了兩三天了——昨晚吃完的中餐餐盒現在還躺在垃圾桶裡呢——所以他完全無法理解Sherlock究竟是從哪個空間變出食材的,更何況這已經不是Sherlock第一次趁他不在家時把冰箱補滿了。

  有時候John會懷疑Sherlock其實是個魔法師吧,不過他當然沒將這可笑的想像給說出口過,畢竟與Sherlock相處兩週後,他已經十分清楚Sherlock是會毫不留情嘲笑自己的類型了。

  「你想知道哪來的食材?」Sherlock看出了John的疑慮,他主動提問:「如果我說是在路上撿到的你相信嗎?」

  「當然不相信。」雖然不知道食物的來源,但John還是捲起了袖子,站到了流理台前,想著該如何處理食材。

  Sherlock聳聳肩,似乎也懶得找個理由搪塞對方,之後他就坐到了餐桌邊等待著John準備晚餐,一切都非常自然,彷彿他們長久以來都是這麼相處似的。

※※※

  Sherlock賴在John家裡不走已經一個月了,John發現他們之間有著什麼在改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錯覺,John覺得Sherlock似乎越來越常與他有肢體上的接觸了,對方總有事沒事就懶懶地靠在自己身上,嘴裡直喊著無聊。

  John知道自己不該在意那種事的,畢竟在從軍時總是跟著一群同性互動,勾肩搭背也很常見,他也從不會因此而感到不適;但被Sherlock觸碰時,卻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John知道那並不是厭惡,如果是,他早就制止Sherlock了,偏偏他無法解釋那種被人用羽毛輕輕刮搔著心臟的感覺該如何解釋,索性他也就繼續放任Sherlock一點、一點地越界了。

  可直到Sherlock坐在地板上用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盯著自己,而自己剛剛才答應讓他上到單人床與自己擠一擠時,John才發現自己放縱對方太久了。

  Sherlock一直都是睡在地板上的,儘管John給人鋪了厚重的被子作為床墊,但John也知道那睡起來恐怕還是不太舒服。John不是沒想過給Sherlock買張簡易的摺疊床,但卻總被Sherlock給拒絕。

  「你怎麼知道我明天還在這?」Sherlock總是這麼說,而John會因為對方這種彷彿會一聲不響就消失的發言而發火,之後又忘了要給人買折疊床這件事。

  「……拿著你的被子過來吧,先說好,如果你睡姿不良,我會把你踹下去。」John邊說著邊抱緊自己的薄被往靠牆的方向挪了挪,之後他面對著牆躺下。

  沒一會兒,John能感覺到Sherlock爬上床來,對方的動作很輕,躺下後就沒什麼太大的動作了。漆黑的屋裡相當安靜,John閉上了眼,試著讓自己入睡。

  「晚安,John。」

  原本已有些睡意的John,因為Sherlock在耳後所道的那聲晚安而驚醒,讓原有的睡意全消。John知道Sherlock面對著自己,因為對方的聲音是在耳後響起的,那讓他又更加往牆邊靠近了些。

  「……晚安,Sherlock。」過了好一會兒,John才想起自己該回應對方。接著,John便感覺到Sherlock似乎翻過身去了,他這才放鬆了些。

  那晚,John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清醒的,直到天微微亮了他才終於睡著。在睡著前,John在心裡想著等他醒來一定要去給人買張摺疊床,否則在夜深人靜時聽著Sherlock的呼吸聲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某種折磨。

  然而,直到Sherlock離開為止,John都沒有成功再將人趕下床了。

※※※※

  通常Sherlock都待在家裡——John的家裡——所以John一回家就能看見Sherlock霸占著這家中的某一處。有時是床,有時是椅子,John甚至還看過Sherlock只裹著床單就坐在餐桌上,而他實在不想理解對方那麼做的原因,只是忙著將人趕下餐桌。

  但偶爾也有例外,就像現在,John回到家時,屋內一片漆黑,而Sherlock並沒有在家迎接他。儘管John從不干涉Sherlock出門的事——他甚至給了他備份鑰匙,避免對方在自己出門時被關在門外——但這種時候,John才會正視自己是如此習慣有Sherlock的陪伴一事,他甚至會開始回想對方最近有沒有吃飽、睡好,擔心對方出門卻又在路上昏倒。

  「去哪了?」這一次,在John猶豫著是不是要出門找人時,他發現這屋子裡似乎少了些什麼。

  John在屋子裡走了一圈,他發現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擺放整齊,但屬於Sherlock的東西都消失了,無論是衣服還是用品,這個屋子裡就像從未有另一人存在過似的,而他給Sherlock的鑰匙靜靜地擱在餐桌上。

  John拿起了鑰匙,他知道這代表什麼,一如Sherlock總說的,自己確實不知道對方何時會離開,而今天就是對方離開的日子;雖說Sherlock本就是自己意外撿回的室友,但面對Sherlock的不告而別,John還是感到有些不滿以及失望。

  「還以為至少離開時會跟我說一聲。」John嘆了口氣,在床邊坐下。John想起昨晚自己與Sherlock在睡前聊天的事,現在想想,那個難得睡前話多的Sherlock或許就是個預兆。

  緊握著鑰匙刺得掌心隱隱作痛,John卻發現更令他感覺難受的是Sherlock離開一事,他這才發現自己有多希望Sherlock能夠陪在自己身邊,多希望回到家時發現Sherlock在等待他的歸來,多希望自己能更加了解對方、能與人更進一步——

  在John驚覺了自己真正的心意的同時,才發現一切都太遲了。

※※※※※

  數日過後,雖然John仍偶爾會想起與Sherlock共度的時光,但已經沒有最初那幾天那麼頻繁了。而在Sherlock離開整整兩週後的早晨,John剛咬下他那塗滿果醬的吐司時,門鈴突然響了。自從返回倫敦後從沒邀請過任何人來自己家的John,是第一次聽見自家門鈴響起的聲音,他愣了許久才發現那鳥鳴是門鈴聲。

  按門鈴的人似乎很急,門鈴聲短而急促地響著。

  「來了、來了!」John放下了早餐,邊唸著按門鈴的人真沒耐心邊開了門。之後,他被門外站著的訪客給嚇得不知該如何反應。

  「真慢,你在吃早餐吧。」門外的人這麼說。而門外的訪客,就是消失了整整兩週的Sherlock。

  Sherlock那亂糟糟的鬈髮似乎打理過了,他也沒有穿著John之前隨意給他買的T恤、牛仔褲,反而穿著看來價格不菲的黑色長大衣;John的視線向下移去,還能看見對方西裝褲下的那雙皮鞋黑得發亮,渾身上下看起來完全就不是個流浪漢該有的裝扮。

  「Sherlock?」明知眼前的人百分之百就是Sherlock本人,但John的語氣還是充滿疑惑。


  Sherlock看著John呆愣的表情,他選擇舉起了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頰,對準唇就吻了下去。John的表情從困惑轉成驚訝,之後才用力推開了Sherlock。

  「你他媽在做什麼啊Sherlock!」John紅著臉猛用手擦著自己的嘴唇。

  「……又是草莓味的果醬。」Sherlock舔舔唇,似乎並不意外John會有那種反應。「我只是想讓你別再露出那種呆滯的表情罷了,看來效果十分顯著。」Sherlock停頓了下,像是做了心理準備才開口:「我、呃、是來道歉的,很抱歉我離開時沒有告知你,畢竟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John注意到了Sherlock的視線一直略過自己往屋內看去,於是他一手擋在門上,並說到:「你不解釋清楚就別想進來。」

  「……我是一名諮詢偵探。」Sherlock說。

  之後,Sherlock就站在門外與John說起他當初偽裝成流浪漢的原因,是為了追蹤一名居住在附近的殺人犯,對方隱藏的很好,甚至久不再有任何動作,也因此他才得花上許多的時間用於等待。直到兩週前——也就是Sherlock離開的當天——目標才有了動作,於是Sherlock決定解決這浪費他許多時間的案件,只是他也不知道這又得花上他整整兩星期的時間。而在兩人第一次對話的那天,睡眠不足的他與John主動搭話完全是個意外,甚至於之後的相處也是意外。

  「真的?」

  「假的。」Sherlock說:「儘管你總因為腿傷而怨天尤人的音量不小,但我發現你還是樂於幫助其他流浪漢以及孩童,面對需要幫助的人你似乎從不猶豫,我也因此開始注意你——」

  「好、停下,別說了。」聽見Sherlock說之前就注意著自己,John莫名感到有些難為情。

  「但我那天需要幫助是真的,只是我選擇了你。」接著,Sherlock偏著頭問:「能讓我進去了嗎?一直被你擋在門外的感覺好怪。」

  看著Sherlock又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John笑了笑,這才收回手,側過了身子讓人進門。「進來吧。」在讓Sherlock進門後John問到:「不過你進來做什麼?東西忘了拿?你看起來並不需要再住在這了……」

  「我只是來看看需要多久時間才能把你的私人物品給搬完,看來這裡兩週內沒有改變得太多。」Sherlock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後,他開口道:「我思考時會拉小提琴,有時會整天不說話,你介意嗎?」

  「搬什麼?我為什麼要介意?」

  「意思是我忘了把我的室友帶走,而我正在等他同意我的邀請。」Sherlock說:「我不知道你在這兩週裡是不是曾回想起我們共度的時間,但我想讓某人留在身邊的這種想法還是第一次出現,所以我希望你能搬去我那、成為我的室友……」Sherlock注視著John的雙眸,他向前一步,站到了對方面前。

  「又或許是,更進一步的關係。」Sherlock的視線飄了飄,好一會兒才敢重新看著John的臉。「我剛剛吻你的原因、咳、其實只是個藉口……」Sherlock說:「我只是單純想吻你,因為我喜歡你,而我知道你也是。」

  聞言,John再次滿臉通紅。

  「我才沒有!」John大聲反駁。

  「John,我是個偵探,而我善於觀察一切,包含人們的言行舉止。」

  沉默了好一會兒,John才注視著Sherlock道:「我只是認為你是個有點特別的流浪漢,我是習慣了你的陪伴沒錯,但你口中我對你的感情只是個錯覺。」John仍不願承認。

  「是不是錯覺之後就知道了。」Sherlock說:「所以,你願意成為我的室友嗎?」

  John思考了很久,久到Sherlock露出了明顯害怕遭到拒絕的表情,之後他才裝作一副莫可奈何的表情道:「畢竟我得確認那是不是個錯覺,所以我怎麼能拒絕你?」刻意閃避Sherlock的視線,深怕對方會發現自己的謊言,John接著問:「我的新家在哪?」

  聞言,Sherlock笑容燦爛地答到:「貝克街221B。」

  後來,John真的搬去了221B,他也因此認識了Mrs. Hudson、Lestrade、Mycroft以及Molly;在與Sherlock一同解謎數次後,他這才確定了自己當初一時興起撿回家的可不是一個普通人,而自己對Sherlock的感情當然也不是錯覺。

  第無數個在雙人床上醒來的早晨,John與身旁不知何時已經醒來的Sherlock互視著,他有時仍難以相信自己最初的決定會得到現在這個結果。

  「早安,John。」看見John醒來,Sherlock立刻爬起身,飛快地在John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明明已經見過無數次了,但John總會被Sherlock的反應給逗樂。

  「早安,Sherlock。」

  不過,John並不討厭這種結果就是了。

                             -END-

*配圖出自 @blackpanda ,謝謝潘達的配圖(*´∀`)~♥不用多說,反正我膝蓋是都給了他的他知道XD

评论(26)
热度(135)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