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RPS】缺潮-Teach me

*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BCMF想了好久啊,昨天看完預告開了腦洞,先艾特兩位: @A Hundred Miles:BCMF、 @夜月熊:BCMF+調戲,不過這好像沒什麼調戲……真是抱歉Orz。

以下正文:

  「Teach me.」

  沉默地看著螢幕上頂著一頭亂髮的史蒂芬·史傳奇謙卑求師的馬丁,在看完《奇異博士》的第一支正式預告片的同時手機立刻收到了來自本尼的訊息。

  『看過預告了嗎?感覺如何?』

  獨自坐在夏洛克第四季拍攝現場角落休息的馬丁,在看見訊息內容後忍不住握緊手機坐正了些。好吧,他知道本尼今天沒來——畢竟今天的拍攝進度可沒有夏洛克的戲份,本尼去忙其它的工作了——可對方怎麼就猜到了自己會用手機準時等待直播呢?那讓馬丁再次懷疑本尼在飾演夏洛克的同時也提升了自身的演繹能力。

  「我沒有看,你這自大狂。」馬丁邊輸入內容邊呢喃著,並在回傳訊息沒兩分鐘後,再次收到了訊息。

  『什麼?自大狂?為什麼?我以為你會看直播呢!也許是太忙了?我這邊有網址,你能抽空看看嗎?我想聽聽你的評論。』

  馬丁握著手機竊笑了下,之後他點擊網址,毫不意外地連到了《奇異博士》預告片的頁面上。還特意找了預告片的頁面給我?這人可真閒——馬丁想著的同時打開訊息欄,輕輕敲進自己的感想。

  「傷得真重啊。」馬丁確定這是一個本尼完全不想要的答案,但他就是故意那麼做。在他人面前,馬丁從不吝嗇於誇讚本尼,可他私底下卻不輕易那麼做,他並不想讓本尼因為自己的讚美而感到驕傲。

  『那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哭臉*。』

  果不其然,馬丁得到了那樣的回應,他看著最末的哭泣表情,卻勾起了嘴角。正當馬丁想著該如何回覆對方時,休息時間結束了,要輪到馬丁上場了。

  「休息時間結束。如果你今天比我早到家,我再想想其它答案。」趕忙輸入內容後按下發送鍵,馬丁便重新回到了攝影機前,再次扮演起約翰的角色。

※※

  原本十分肯定本尼會比自己晚到家的馬丁,直到進了家門、打開燈讓一片漆黑的屋子重現光明時,才被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本尼給嚇了一跳。

  「你居然已經到家了!」馬丁一臉驚訝的樣子,就連脫外套的動作都暫停了。

  見狀,本尼站起身走到了對方身邊,相當自然地為人脫下外套,並掛至一旁的衣帽架上。「我今天是搭他們準備的車回來的,你不知道我簡直要把司機給逼瘋了,那可是尖峰時間。」本尼笑著說:「我可是一邊催促他一邊道歉呢,因為我一定要比你早到家。」

  「等等,尖峰時間?你這麼早趕回來只是為了聽我的感想?」

  「不止,我還要證明我的猜測。」本尼一手將人摟進懷裡,另一手在對方身上東摸西摸,在他成功摸出對方的手機後,他咧著嘴對人笑了笑。

  「幹嘛拿我手機?」儘管裡面沒有見不得人的秘密,但馬丁還是想問。

  「先跟我說你對預告的感想。」

  馬丁一臉狐疑的表情,他不懂本尼拿著自己的手機在想什麼,但他記得自己給過對方的約定,於是他答到:「挺不錯的,特別是最後一句"teach me"。」

  「真高興你這麼說,你的認同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本尼笑著在馬丁的面頰上吻了一口,之後他拿起手機道:「馬丁,你知道那個預告長度約兩分鐘左右嗎?」說著,本尼點開了聊天軟體,打開了馬丁與自己的對話框。「而你在收到我的訊息並回覆我感想所花費的時間卻不到一分鐘,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對我說了謊,是不是在我傳給你訊息之前就已經看過了直播的預告。」語畢,本尼便改而點開了網頁,在他要按下歷史紀錄時,馬丁立刻伸手搶回了手機。

  「我沒有。」馬丁把手機往對方身後的沙發扔去,之後拉住人環在自己腰側的手,擺明不給本尼機會去證實他的猜測。

  本尼偏頭想了想,之後他聳聳肩,表示自己放棄撿回手機。

  「馬丁,你說謊的技巧實在是有待加強,這樣可騙不了任何人。」

  「我知道,畢竟我已經徹底被你給騙了。」馬丁一臉無奈地說:「還以為你私下也如同最初所見到的那樣,單純又帶點傻氣,可交往後才知道你根本就是個騙子。」

  「原來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單純又帶點傻氣嗎?我都不確定那是褒還是貶了,而且我可不是騙子,或許你該說……我演得不錯?」

  聞言,馬丁不滿地伸手捏了捏本尼的鼻子,在聽見人吃痛地喊著投降後,他才鬆開手說到:「真是自大,你的演技分明還有待加強。」

  「真的?那……」本尼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之後傾身依附在對方耳畔說到:「Teach me.」

  馬丁清楚聽見本尼所說的話,他愣了一會兒,感覺臉有些發燙,他十分確定對方是故意的,居然刻意在自己耳邊說出那句話。馬丁覺得本尼真的一點也不傻,倒不如說他是聰明過頭了。

  「我?我能教你什麼?」馬丁的雙手環上了本尼的頸子,而略微緊張的他沒注意到自己那輕舔下唇的小動作又跑了出來。事實上,馬丁也不確定自己的發言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他只確定事情將會如何發展。

  「Everything.」語畢,本尼如同馬丁所想的,低頭吻住了他的唇,之後更直接將人給抱回了臥室。

  在被人剝得一乾二淨地丟上床後,與欺身而上的本尼那雙充滿了情慾的雙眸互視時,馬丁才發現自己似乎是又玩火自焚了;同時,他由衷感激兩人明天都不用前往夏洛克的拍攝現場,否則他也不知該如何解釋自己那恐怕挺不直的腰了。

                             -END-

评论(33)
热度(122)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