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野貓

*Peter Guillam/Hector Dixon。我覺得我對不起Fabian。

以下正文:

  當Guillam撿到Dixon時,是Dixon成為獨立接受委託的殺手剛滿兩個月時的事。但那並不代表Dixon是個毫無經驗的殺手,只是一些原因導致他失去了唯一的部下——Fabian。

  Guillam知道關於Dixon的事,他認識Dixon,也認識那個保護Dixon而亡的Fabian。雖說在Fabian離開後,Guillam曾與Dixon見過一面,對方表示根本不在乎Fabian的離去,是Fabian自己選擇跟在他身邊的。但Guillam知道Dixon在說謊,畢竟自己才是兩人中最會說謊的那一個。

  Guillam一直都對Dixon感興趣。他想知道那個總對自己面露不屑、惡言相向的Dixon會有什麼其它的表情,Guillam想知道Dixon的喜怒哀樂,想看看他人所不知道的Dixon。那個想法讓Guillam注意起Dixon的行蹤,一方面是想找到理由接近對方,另一方面則是擔心對方。

  事實上,當Guillam在酒吧後的巷弄裡"巧遇"Dixon時,正巧看見一名高大的壯漢揪著Dixon的領口,將人狠推在地,而Guillam相當意外那態度總是高高在上的Dixon居然一聲不吭就這麼跌坐在地。

  Guillam的眉頭皺了皺,儘管他知道Dixon肯定是酒醉後與人起了衝突,但兩個壯漢欺負Dixon一人未免有失公平,於是他決定介入——雖說這情況並非他所想像的,但來找Dixon的確是Guillam的目的,各方面來說他覺得這種發展也是可行的。

  當Guillam提著他的公事包介入時,實在太過突兀,那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真是抱歉,他是我的朋友。」Guillam將自己的公事包放在Dixon的身邊後,才轉身面對那兩個明顯帶著醉意、滿口都是髒話壯漢。

  被人用言語污辱的Guillam倒也沒有回嘴,只是微笑著說:「換我陪你們玩吧。」

※※

  當Guillam背著Dixon踏進家門時,Dixon已經完全昏睡過去了,他動作輕巧地將人放在自己的床上,讓人能夠好好休息,之後Guillam就進了浴室盥洗。在Guillam出來時,他看了躺在床上酣睡的Dixon一眼,接著便窩進一旁的座椅上,開始整理公務用的資料。

  深夜裡的臥室只聽得見秒針移動的滴答聲以及紙張摩擦的聲音,終於,Guillam放下了資料,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連續數天蒐集情報的工作讓Guillam感到疲憊,大腦正發出強烈地想躺上床的訊息,於是他看著雙人床空著的那一側,思考著自己若是就這樣躺上去,那麼在Dixon醒來時,會是什麼反應?

  Guillam想像著Dixon可能有的反應,是破口大罵?還是錯愕得說不出話?更可能是兩種反應合而為一。Guillam原是不打算與人同床的,但因為那些想像與睡意讓Guillam起了玩心,於是他選擇在空著的那一側躺下。

  在陷入沉睡之前,Guillam認真祈禱著:希望Dixon明天醒來時不會因為現況而掐死我。

※※※

  隔天早上,Guillam醒來時,Dixon已經不在他身邊了。Guillam坐起身,左顧右盼了下,原先是有些失望,但沒一會兒,他就看見Dixon邊用毛巾擦拭著頭髮邊走進了臥室,而對方身上那件過長的襯衫很明顯是自己的,那尚未套上長褲的雙腿更是直接曝露在外。

  Guillam面無表情地看著Dixon走到床邊,爬上了床,跨坐在自己眼前。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為你只是個多管閒事的白痴。」Dixon邊說著邊用手去解Guillam衣服上的釦子,並語帶諷刺地說:「但你特意把我撿回來,肯定是在期待著些什麼吧,你這種人我見多了。」

  雖然事情的發展有點出乎意料,但Guillam可沒這麼容易被嚇到,而且他也不想隨意就被Dixon誤會成是某種類型的人——好吧,自己是對他有點興趣,但趁著人喝醉把人騙上床?他可從不是個趁人之危的類型——被隨意分類讓Guillam感到不太開心,於是他伸手揪住了Dixon的衣領,將人拉到自己眼前,另一手扣住了對方的下巴,略為粗暴地吻住了對方的唇。

  Guillam注意到了Dixon的驚訝,而他在Dixon回過神狠咬自己之前就退開了,改依附在對方耳畔道:「你若真的見多了,就會知道何時該安靜的讓我吻你;另外,這件襯衫我本來是今天上班要穿的,你可真會挑衣服。」語畢,Guillam還親吻了Dixon的耳尖才鬆手讓人往後退。

  「你——」Dixon捂著耳向後退去,一個重心不穩直接跌到了床下。

  見狀,Guillam馬上起身,走到床腳去確認對方的狀況。

  「反應真有趣,還好嗎?」Guillam微笑著伸出手問到。

  Dixon拍開了Guillam的手。「混蛋!看我出糗很好玩嗎?我一定要殺了你——」Dixon躺在地板上對人咆哮著,Guillam的視線卻停在了對方小腿上的槍套勒痕上頭;Dixon注意到了Guillam的視線,他馬上蜷起身子,惡狠狠地瞪著人。

  「看你這反應,恐怕從沒做過誘惑人的工作吧,如果你想,我可以教你。」Guillam笑了笑,伸手將床上的被子拉過,蓋在了Dixon身上。「穿好衣服吧,我還得趕去上班。」說完,Guillam就拿著新的浴巾走出了臥室。

  等Guillam回到臥室時,房裡已經空無一人了,只剩下他的襯衫與被子被遺落在地板上。其實Guillam並不意外Dixon會選擇自己不在的時間離開,畢竟對方本就不可能留在這裡,也沒有理由留在這裡;而Guillam開始期待Dixon之後會主動找上門來——畢竟對方現在已經知道自己住在哪了。

  當Guillam撿起了襯衫與被子要擱回床上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枕頭上插著一把水果刀,作為枕芯的羽絨更從缺口跑出。

  「……下班後去買個枕頭吧。」Guillam邊把水果刀從枕頭上拔出時邊想著。

※※※※

  自從那天過後,Guillam已經很久沒見到Dixon了,而Guillam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的生活圈本就差得挺多的;當初若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而認識了Dixon,Guillam知道他們兩人是絕不可能認識對方的,最多也只是在倫敦的街頭擦身而過。

  理解歸理解,Guillam還是稍微期待著哪天會再遇見對方,他甚至開始計劃再一次與人的"偶遇"。

  「先生?先生,您的找零。」

  聽見女聲的輕聲催促,Guillam才回過神來。

  「抱歉。」Guillam對眼前的人露出一抹充滿歉意的笑容,在伸手接過了零錢與他的外帶餐盒後離開了餐廳。

  一如既往地,Guillam獨自一人提著晚餐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起自己方才在餐廳裡居然因為一些想像而走神,那可有些反常,畢竟除了工作,他已經很久沒有如此在意某樣人、事、物了。

  更何況那還只是隻跟自己不太親近的"野貓"。

  「這可不像你啊,Peter Guillam。」來到公寓門外的Guillam喃喃自語著。

  當Guillam取出鑰匙打開公寓大門,在踏過數十個梯級後,他來到了他所住的樓層。就在Guillam走過走廊轉角時,他發現自己家門前坐著一個人。因為驚訝的緣故,Guillam停下了腳步,而門口那人便轉頭看向他;在看清訪客的面貌後,Guillam走到了對方面前。

  「沒想到你會來這裡,Dixon。」Guillam伸出手想將人拉起,手卻被Dixon給拍開,Dixon自己站了起來。

  「我想起我忘了某件事——」不給人提問的機會,Dixon伸手揪住了Guillam的領口,將人扯向自己後吻住了那張他總辯論不贏的嘴。

  正當Guillam思考著Dixon是否又再次喝醉時,唇上卻傳來一陣疼痛感,緊接著他便嚐到血液特有的鐵鏽味,在意識到Dixon咬破自己嘴唇這個事實的同時,Guillam忍不住皺眉。

  而Dixon在看見Guillam微皺的眉頭後便向後退開了,他咧著嘴露出一抹傲慢的笑容。「——我想起我忘了咬你,混蛋。」說著,還舔了舔自己嘴唇上所沾染的鮮紅。

  「Bad cat.」Guillam瞇著眼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唇,之後他向前一步,將人的行動範圍控制在自己於門板之間。

  「做什麼。」Dixon的背緊貼著門板,而第六感正警告著他眼前的人相當危險;當Dixon抬頭注視著Guillam,他幾乎能在那雙眸子深處看見暴風。「這樣就生氣——」當Dixon想用自己所熟悉的態度來化解眼前未知的危險時,Guillam再次扣住了Dixon的下巴,將自己的雙唇覆上了對方的。

  不同於Dixon方才以報復為主要目的的淺吻,Guillam的吻顯得深入,他似乎一點也不怕Dixon會再狠咬他一口,甚至連舌也探進了對方的口中;而對於Guillam親吻自己的方法,Dixon感到驚恐,雖說他以往總調戲對方是個懵懂無知的處男,但他一點也不想透過這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錯誤。

  在Dixon幾乎要缺氧時,Guillam才鬆開了唇。

  「你誤會了,我沒有生氣。」Guillam握著鑰匙的手往Dixon的身後探去,他微笑著打開了Dixon身後的門,並一臉無辜地說:「我只是想回家罷了。」說完便繞過人,走進門內。之後,Guillam轉身看著站在門外的Dixon問到:「你要進來嗎?」Guillam舉起手中的提袋,輕晃了晃,「我可以與你分享我的晚餐。」Guillam說。

  聽見Guillam對自己釋出"善意",Dixon只是憤怒地吼道:「該死!我才不是來跟你吃晚餐的!」說完,Dixon就氣呼呼地轉身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Guillam探出半個身子,看著人的背影喊到:「下次見,Dixon,你肯定知道能在哪找到我。」直到Dixon豎著中指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Guillam這才進到屋內,關上了門。

  關上門後,Guillam放下了公事包與晚餐,在脫下西裝外套後拿著晚餐坐到了餐桌前。看著餐盒,Guillam卻想起了Dixon理所當然拒絕與自己共進晚餐的事。「真可惜。」Guillam嘆了口氣,但隨即又打起精神,他想,既然Dixon今天意外來訪,難保他哪天不會再來。

  「……還是去買些食材吧。」Guillam邊吃已經不再溫熱的晚餐邊想著。

※※※※※

  事實證明,一個殺手的心思並沒有太難理解。至少Dixon對Guillam而言是如此。

  在Guillam開始習慣將自家冰箱用食材塞滿後的第三週,Dixon又出現在他家門外,而Guillam已經沒有上次那般驚訝了,他只是笑著打開門,邀請對方進入家中共進晚餐——當然了,是他親自下廚。

  雖然Dixon罕見地接受了Guillam的邀請,可Guillam知道Dixon是帶著非常強烈的不信任感踏進自己家中的,畢竟對方可是直接把槍放在了餐桌上。

  「我想我的廚藝應該還沒糟到讓你想在我的眉心開上一槍。」Guillam無奈地端上了兩人的晚餐,並選擇在Dixon的對面坐下;他看著人用一臉警戒的表情盯著餐盤中的食物,彷彿盤子裡的東西被自己下了什麼毒藥似的。

  真像隻野貓啊,看來在我證明沒有下毒之前他是不會動手了——Guillam想著,並拿起餐具自顧自地吃了起來,而Dixon在數分鐘後才有了相同的動作。

  沒一會兒,Dixon便將盤中的食物給掃空,而他這才注意到Guillam面帶微笑地看著自己。「幹什麼對著我傻笑。」總說著自己最討厭對方笑容的Dixon眉頭緊皺,他瞪著人並拿起了自己的槍。

  「只是很高興你願意吃完。」Guillam伸手將對方面前的盤子取走,之後轉身去流理台前捲起了衣袖。「如果你想,我還可以為你準備甜點。」Guillam邊洗著碗盤邊說,同時他慶幸起自己的廚藝優於常人這件事。

  「噁,我才不吃甜膩的東西。」Dixon發出了深感厭惡的聲音。

  「那好吧。」Guillam將碗盤整理好後轉身看著人,「你還想再多待一下嗎?」Guillam笑著說:「其實我以為你會在我轉身的同時就離開了。」

  「你是在趕我走嗎?如你所願。」說著,Dixon便站起,作勢要往外走去。

  「你誤會了,Dixon,我只是訝異罷了。」Guillam快步走到了對方面前,擋住人的去路。「我希望你能留下。」Guillam認真地說。

  「真的?」Dixon抬頭看著Guillam,臉上掛著一抹笑容,但僅僅維持了三秒,他便又垮下了臉,舉起手把槍抵在Guillam腰際說到:「滾開,再擋路我就在這裡給你打個洞。」

  Guillam聳聳肩,讓開了路,讓人離開。

  在Dixon將大門甩上前,Guillam還是對人喊了聲:「下次見!」

  儘管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Guillam選擇相信Dixon還會再來的,畢竟自己的手機此時正躺在對方的外套口袋裡;而以Dixon對於自己工作的理解程度來說,Guillam認為對方會選擇將自己那重要的手機歸還而不是拋棄。

  「來證明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吧,Dixon。」Guillam期待著結果。

※※※※※※

  在Guillam將手機放在Dixon的外套口袋後的第三天,Dixon便拿著手機上門來找Guillam了。

  「你是白痴嗎?重要的東西不要亂放。」在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響後,剛打開自家大門的Guillam立刻被人罵了一頓。

  雖然Dixon看起來是百般不願的樣子,也拿槍指著Guillam並警告對方不准再耍這種小手段,但Guillam對於自己的預想正確還是感到很欣慰,而他也因此再次與Dixon見了面,各方面來說這結果都讓Guillam滿意。

  理所當然似的,Guillam再次成功邀請了Dixon共進晚餐,理由是感謝對方歸還手機——儘管那根本是Guillam自己放進去的。

  漸漸的,Dixon來找Guillam的頻率越來越頻繁,雖然Guillam未曾開口要求,但Dixon每一次所停留的時間都更久一些,兩人的距離也更加靠近了些,Dixon已經不會因為Guillam用餐時坐在身邊便立刻逃離了。

  而他們真正的第一次接吻是在數個月後。

  那天,在用過晚餐並整理好廚房後,Guillam拿著工作用的資料來到了客廳,他將資料擺放在小桌上,仔細地閱讀、分類著,這個動作持續了非常久的時間,而坐在沙發另一側且已經把愛槍仔細擦過第五遍的Dixon開始感到無聊了。

  「喂。」Dixon朝人爬了過去,「我無聊了。」Dixon說。

  正在將資料堆疊起來的Guillam動作僅僅停頓了一秒,之後便繼續動作。

  「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畢竟你是自由的野貓。」Guillam說。 

  「野貓?你那是什麼可笑的譬喻?我當然知道我可以,而我現在唯一想做的是打斷你的工作。」Dixon挑著一邊眉並在Guillam身旁坐下。

  「哦?那恐怕不容易。」Guillam繼續整理著資料,看也沒看人一眼。

  聽見Guillam的話語,有些賭氣的Dixon便探身並在Guillam的臉頰上輕啄了口。「這樣呢。」Dixon舔了舔自己的唇,勝券在握的樣子。

  而對於Dixon的行為,Guillam顯得有些訝異,他轉頭看著Dixon,愣了一會兒才開口:「好吧,你贏了,我沒想過這招。」Guillam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側過身子並微笑道:「那麼,打斷我的工作之後呢?」

  「……沒有之後了。」Dixon的身子向後縮了些,卻沒有離開。

  「我打賭你知道我在想什麼。」Guillam輕輕扣住了Dixon的手腕,不給人逃跑的機會。「所以,我可以吻你嗎?」Guillam問到。

  「……真是個白痴,你一定要問這麼蠢的問題嗎?」Dixon嘖了嘖,對於如此彬彬有禮的Guillam很有意見。

  聞言,Guillam聳聳肩,之後傾身吻了Dixon的唇。不同於Guillam前兩次對人略為粗暴、更傾向報復性質的吻,也不同於Dixon那惡意的一吻,Guillam這一吻仍舊深入卻十分溫柔。

  Dixon不記得自己是何時將雙手環上對方後頸的,也不記得他們何時調換了位子,而自己就這麼心甘情願地讓人壓倒在沙發上親吻著,直到肺部養氣幾乎耗盡,Dixon才回過神來將人推開。

  「怎麼了?」Guillam一臉惋惜地問。

  雖說這些日子裡Dixon偶爾來突擊Guillam時,就已經猜到了對方對他的渴望,然而Dixon一點也不想知道對方打算繼續到什麼程度;就算自己確實對人動心了,Dixon仍不想這麼快就讓事情發生。

  說到底,自己也不過是怕人得手後會被遺棄,進而對人感到失望吧——有了這種自覺的Dixon制止了Guillam。

  「夠了,走開,不要壓在我身上。」Dixon推了推人,但Guillam卻沒有退開。

  Guillam沉默地注視著Dixon,過了好一會兒Guillam才開口:「留下來吧,Hector。」Guillam看見Dixon聽見自己喊他的名字時雙眼瞪大了些。「只要你願意,就留下來,而我永遠都不會趕你走。」Guillam說。

  「……可你最擅長說謊了,不是嗎?」Dixon推開了Guillam,在沙發上坐起。「這是你的家,等你厭倦的那一天,你就會食言了。」Dixon不希望自己得到那種有失尊嚴的結果。

  「不,這會是我們的家。」Guillam說得認真。

  聞言,Dixon轉頭看向Guillam,皺著的眉頭看起來對對方的發言似乎頗有意見。「你常這麼對人說話嗎?甜言蜜語的能力真可怕。」Dixon假裝感到不適並顫抖了下。「我是不可能留下來的,但……」Dixon態度高傲地說:「若你要聘請我當護衛,偶爾來你家確保你的生命安全倒也不是不行。」

  Guillam看著Dixon,想著這可能是對方相當努力才說出口的謊言,那讓他露出一抹笑容。

  「我十分樂意聘請你,但我需要的是在我返家後能待在我身邊的護衛,畢竟家中才是最容易讓人鬆懈的地方,不是嗎?所以,你能每晚都過來嗎?」Guillam問到。

  「……委託人對我而言可不是多麼偉大的存在,這種無理的要求我可以拒絕的。」

  「我知道。」Guillam對人笑了笑,之後站起身,「好了,出門吧。」Guillam穿上外套,拿起錢包跟鑰匙後,轉身對坐在沙發上一臉困惑的Dixon說:「去買你需要的東西,你從今以後要在這過夜了吧?」

  「我可沒答應!」

  儘管Dixon那麼說,Guillam仍走回沙發旁將人自沙發上拉起。「你也不會拒絕我的,何況,就算你拒絕了,我還是會想到方法把你給帶回我家的,Hector。」像是怕人逃跑似的,Guillam緊緊牽著Dixon的手並將人往大門的方向帶去。

  「哦?你真認為你辦得到?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你是這麼無理又霸道——」Dixon邊碎唸著邊被人給拉出了家門,而就在Guillam鎖好門後,Dixon立刻被人又壓在門板上吻了一回。

  在依依不捨地退開後,Guillam看著雙頰微紅又一臉訝異的Dixon,他滿意地點點頭。「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但我相信我們會越來越了解彼此。」說完,Guillam還在人的額上落下一吻才終肯罷休。

  「走吧。」Guillam牽著人離開。

  走在前頭的Guillam能聽見身後的Dixon已經開始詛咒他了,然而已經習慣Dixon惡毒言語的Guillam一點也不介意,畢竟他知道Dixon在不知該如何反應時會變得特別暴躁,但那卻也是他在意某件人事物的象徵。這麼一想,Guillam就一點也不介意對方的言語了,畢竟那是自己被人上心的證明;而他確定就連對方這種不討喜的應對方法他也相當喜歡,不知所措的Dixon讓他覺得十分可愛,他已經開始期待將來能見到對方更多不同的情緒及反應了。

  「在傻笑什麼。」兩人快到一樓時Dixon終於成功抽回了手。

  「或許是終於養了貓而感到喜悅?」Guillam微笑道。

  「……大白痴。」

                            -END-

話嘮時間:

摸了超久的G/D,意外的字比平常多。這字數我大概可以一個月不更新lofter。之後要努力填【I NEED A DOCTOR】的故事了。下次見。

评论(18)
热度(54)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