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依賴直至成癮

*副標:I need you by my side。打在標題就太了XD

*此篇為《I need a doctor》合誌內的個人部分,雙11混個更,節日快樂。希望大家的手還健在。

*配圖一如既往地感謝CP @blackpanda 繪製。

以下正文:

  事情發生在某日傍晚,獨自解決了一樁案件的Sherlock垮著臉走在市中心,直到身旁的行人冒著生命危險提醒他手機響了很久,他才終於肯將不知何時換了鈴聲的手機從大衣口袋中取出,而他甚至無需看來電顯示都能知道是誰打來的。

  「偉大的英國政府已經無聊到將可用技術用在擅自更換我的手機鈴聲了嗎?你真可悲啊,Mycroft。」一按下通話鍵Sherlock便是冷嘲熱諷。

  電話那頭的人只是靜靜地等Sherlock批評完畢後,才用一種帶著些許歡快的語氣開口:「至少我覺得挺實用的,否則你肯定不會願意接我的電話——噢,別瞪那個請你接電話的好心人,常人恐怕無法承受你不悅的瞪視。」

  聞言,Sherlock立刻抬頭對最近的監視器豎起了中指。

  「希望你的畫面足夠清晰,看得出我想表達什麼。」Sherlock說。

  Mycroft在電話這頭輕聲哼了哼,表示自己將對方無禮的動作看得相當清楚。「你今天似乎特別暴躁呢,我親愛的弟弟。」Mycroft說:「停止玩笑。有鑒於你方才剛結束的案件與曾經讓你頗為依賴的東西有關,我是否需要勞煩Greg前往221B一趟呢?」

  「不准再將派人到我家搜查作為一種消遣了,你知道你找不到任何東西的。」Sherlock冷冷地說:「我沒有依賴任何東西,從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真的?」Mycroft用饒富興味的語調發出了疑問,而那讓Sherlock感到不妙。

  「……別跟我說他們已經在我家了。」Sherlock咬牙切齒地說,接著便憤憤地掛斷電話,同時他已伸手招來計程車。「貝克街221B!」跳上車後,Sherlock立刻告知司機目的地,儘管他並不認為Mycroft真能找出任何東西——畢竟自己現在連菸都碰不到,自己的收藏都被John藏匿起來了——但他還是不喜歡Anderson及其他人擅自踏進他家,而回家找他們麻煩肯定是Sherlock此刻最想做的事。

  可令Sherlock感到意外的是,當他回到221B時,他發現家裡空無一人。沒有Anderson,沒有Donovan,沒有Greg,更沒有Mycroft。

  原先蓄勢待發的怒火很快就化為烏有,察覺自己被騙的Sherlock反而對這種發展深感失望,他選擇將自己給扔進了長沙發中,並頭一次認真反思自己是否太容易被Mycroft的言詞牽動情緒。而那不是個優點,那會讓他誤判,甚至是做出錯誤的決定。

  想了一會兒,Sherlock決定還是將自己所有已犯的、可能會犯的錯誤都推給Mycroft,畢竟自己可不是主動與人閒話家常的那一方。

  當Sherlock在長廊中醒來,並看見red beard時,Sherlock便知道這是一場夢境,畢竟red beard早在他仍年幼時就已逝去。

  看來自己似乎是在沙發上睡著了,而且還作了夢——就連夢境也只發生在思維殿堂中的Sherlock很快便弄清了現況,只是他仍不知引發這場夢境的契機為何,他不記得自己在睡著前接觸了與red beard有關的資訊。

  Sherlock認為自己該醒來,因為他知道red beard已經離開了他——那對年幼的Sherlock而言可稱不上是個好的回憶,但成年後的他卻未曾選擇將之刪除——可當Sherlock看著red beard,而牠咬著牠最喜歡的小球站在不遠處時,Sherlock還是選擇了留下。

  「red beard,過來。」Sherlock蹲下身,輕拍著大腿,用著彼此習慣的方式呼喚對方到面前來。聽見Sherlock的呼喚聲,red beard飛也似地奔到了他的面前,在Sherlock接過牠口中的球後,對著人便是一陣猛舔,撒嬌意味十足。

  「好了、好了。」Sherlock花了點時間才制止了red beard的動作,他撿起球,在那雙充滿期待的眸子前晃了晃。「誰想玩撿球遊戲啊?」說著,Sherlock便將小球往長廊的另一頭扔去,red beard輕吠了兩聲,轉身追著球跑遠,在準確地咬住球後,便再次轉身回到Sherlock的身邊。

  「好孩子。」Sherlock接過球後一邊稱讚一邊輕揉著愛犬的頭。

  「再來一次?」Sherlock問到,並在聽見red beard像是催促般的輕吠聲後,再次將球扔向長廊的另一頭。

  球扔出去次數漸多,而red beard也來回奔跑了數次。只是,隨著次數增加,red beard回到Sherlock身邊所花的時間便越來越長;最後,牠是邊喘著邊走回到Sherlock面前的。

  Sherlock看著red beard,他選擇坐了下來,讓red beard將頭靠在自己的腿上休息,而他的手則輕輕撫摸著red beard的身軀,他能感覺到牠的前胸隨著呼吸及心跳上下起伏,每一次起伏都間隔的更久,而Sherlock知道那代表什麼。

  「你是最棒的狗狗,最棒的red beard。」Sherlock用著從未在他人面前用過、卻是兒時的他最常對red beard所使用的溫柔口氣說:「所以,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Sherlock想起了小時候第一次見到red beard時,小小的red beard也喜歡躺在他的身上,就算牠長大了也總喜歡纏著自己,直到最後,牠也選擇死在了自己的懷中。而現在,結局將再次上演。

  這一切都只是記憶——Sherlock提醒著自己,並看著red beard在自己的輕撫下漸漸停止了呼吸。

  這一切只是記憶、這一切只是記憶、這一切只是記憶——可正因為是記憶才更難以忘懷,也因此,儘管Sherlock不斷提醒自己,可他還是忍不住抱著red beard的身軀低聲哭泣著,就像當年年幼的他第一次接觸死亡時一樣悲傷。

  過了好一會兒,Sherlock才從悲傷的情緒中平緩過來,他鬆開手,抹去了眼前的淚水後站起身往身後的大門走去。在Sherlock來到門外時,他回過頭,red beard已又如他剛進入夢境時所見的那樣活潑,咬著球站在長廊中直搖尾巴。

  看著red beard,Sherlock想起了自己兒時的事情。年幼就已比同齡孩子聰明的Sherlock從來沒被同學理解過,也沒有人願意跟他成為朋友——儘管現在的他一點也不在意,但年幼的他卻沒辦法做到現在這般冷漠無情——而red beard成了他唯一的朋友。red beard陪Sherlock製造了許多快樂的回憶,也陪他度過了那段遭同學排擠的時間,因此,不管事情好壞,關於red beard的回憶Sherlock從來沒想過要刪除。

  「下次見,red beard。」Sherlock對著red beard笑了笑,之後親手關上了那扇最能代表童年時快樂回憶的大門。


  關上門後,Sherlock覺得自己在夢中有些失態了,況且他一點也不想將時間浪費在睡眠以及夢境之中,他想著自己該醒來,卻在看見散落於腳邊的針筒時,發現自己似乎已跌入另一場夢境當中。Sherlock轉過身,看著眼前燈光昏暗的場景,他忍不住皺了皺眉,他想起了這是在他剛接觸可卡因時常待的地方,那是個挺糟的地方,可當年Sherlock還是在那待了好一陣子。

  儘管Sherlock當初準確計算了使用的可卡因份量,他甚至沒有使自己上癮,但Sherlock仍不得不承認,那是段相當糜爛的日子,直到他那已小有成就的兄長——Mycroft——親自帶著部下上門把他給綁回宿舍為止。

  此刻,看著眼前的場景,Sherlock已經不會如同當年那樣感到興奮了,他冷眼看著分散躺在地上的男男女女,跨過那些散落的注射器,走到了他最為熟悉的那個角落。

  Sherlock在那角落的床墊前站了好一會兒,才決定在床墊上坐下。Sherlock記得自己曾在這位子上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也記得將針頭扎進手肘內側時的感覺,不可否認的,自己確實依賴了可卡因一段不短的時間,但他現在已經不再那麼做了,因為——

  突然,Sherlock對於自己的夢境有了某種猜測。

  Sherlock雙手合十輕抵下巴,他回想著方才的夢境。先是red beard,再來是可卡因,兩者皆是自己曾依賴過的;兒時的自己唯一願意談心事的對象就是red beard,而可卡因則是陪伴自己度過了一段無趣的學生時期。

  那麼接下來呢?自己將面對什麼?

  就在Sherlock思考時,他聽見了腳步聲由遠而近地傳來,那腳步聲在這安靜無聲的夢境裡顯得特別突兀,並且像是在尋找著什麼似的,腳步聲四處移動著。Sherlock緊盯著唯一能看見自己所在角落的方向,對於加入這夢境的可能人選毫無頭緒,那讓他有些緊張,畢竟腳步聲的主人從前未曾出現在這個夢境當中,而他可不喜歡這種驚喜——那是否代表自己連思維殿堂都無法好好控制了呢?

  「是誰。」Sherlock開口,用沙啞的聲音問到,同時他能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未知總能使他感到興奮。

  在Sherlock發出詢問後,腳步聲短暫停下,接著似乎是筆直地往Sherlock所在的角落走來。

  「Sherlock?」

  在聽見那人呼喚自己的名字時,Sherlock雙眼瞪大,之後他反射性地跟著喊出對方的名字。

  「John!」在Sherlock從床墊上站起的同時,他從沙發上醒來,Sherlock坐起身環顧四周,並再次確認自己已經醒來。

  學生時期的夢境裡出現了John,這並不是件正常的事情,Sherlock覺得思維殿堂似乎有些錯誤存在,但他又同時想起了前兩個夢境的涵義,他突然明白了John出現在自己的夢境之中代表了什麼——John便是他現在所依賴的。

  並且,Sherlock想起了Mycroft與自己的對話。

  「我沒有依賴任何東西,從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真的?」

  想起了Mycroft那饒富興味的的語氣,且確定此刻已超過了John的返家時間後,Sherlock立刻取出了手機,傳了簡訊給John,並要求對方立刻回覆。

  五分鐘過去,Sherlock沒有收到回覆,於是他再次傳了訊息,但仍沒有收到回覆。一封又一封的簡訊就在Sherlock毫無耐心的等待中傳送出去,第五封簡訊沒有得到回覆時,他改撥了電話,而那頭卻傳來對方手機並未開機的提醒。

  無法確定John的狀況讓Sherlock感到不安,他立刻下樓攔了車就直奔John上班的診所。

  疲憊的一天,流感使John不得不加班。在讓眼前的病人離開診間後,John看了眼掛在牆上的時鐘,距離他的下班時間已經超過整整兩小時。

  John拉開了抽屜,無奈地按了按毫無反應的手機後,他輕嘆了口氣。「希望Sherlock今天很忙甚至沒時間用手機。」John完全可以想像Sherlock若是傳了簡訊給自己卻得不到回應,且事後知道原因出在自己忘記給手機充電時的冷嘲熱諷。那種事情他可是經歷過的。

   診間的門板傳來輕輕敲擊的聲音,John趕忙在護士進門前將抽屜給關上。

  「辛苦了,Dr. Watson。」笑容甜美的護士開門後探進半個身子,她微笑道:「剛才那已經是最後一個病人了。」

   「謝謝,你也辛苦了。」在John道謝後,護士便退了出去。而得知工作終於結束,John鬆了口氣,想起一整天沒與Sherlock連絡,John其實也有些不安,於是他收拾著東西準備離開。

  就在此時,John聽見護士驚慌地喊到:「先生!看診時間已經結束了!您不能進去!先生!」

  在聽見護士的喊叫聲後,John起身想去候診區確認狀況,眼前的門卻被人給推開,而John看清那如一陣小型炫風衝進診間的人是Sherlock。

  「Sherlock?你怎麼——」

  一句疑問都還沒完整說出口,John卻立刻被衝到面前來的Sherlock給緊緊抱住。

  「你在這。」Sherlock似乎是鬆了口氣。

  John的視線停在門外一臉驚恐的護士臉上整整三十秒才想起自己該有些反應,他先是擺擺手,表示自己認識這人後,才伸手推開了Sherlock。「等等,Sherlock。」與人保持距離後用手背輕觸對方的額頭。「沒發燒啊?你應該不是因為感冒所以來這裡的吧?」看見Sherlock搖頭後,John接著說:「那,我剛結束了工作,一起回去吧?你可以在路上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

  之後,在John整理完物品並與護士道歉後,兩人便走出了診所。在兩人離開診所後,Sherlock並沒有直接去攔計程車,反而是跟著John並肩走在人行道上。那是他們不知何時培養出的默契,若是想好好聊聊,他們便會選擇徒步走一段距離;而早已過了尖峰時段的街道已沒有太多的行人,也不需要擔憂旁人竊聽兩人的對話。

  「跟我說吧,發生什麼事了?Sherlock。」對方突然跑到診所來找自己卻不是因為傳簡訊找不到人而抱怨,這件事讓John感到相當稀奇,另外,對方的反應讓他覺得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Sherlock已經沒有方才衝進診間時的氣勢,他似乎察覺了自己方才有些失態——因為John從一旁看上去,對方顯得有些難為情的樣子。

  「你知道你騙不過我的吧,Sherlock。」John聳了聳肩,「別想隱瞞剛剛反常行為的原因,因為我肯定我會有辦法讓你吐出答案的。」說著,John伸手輕輕捶了Sherlock的手臂一下。

  Sherlock瞥了John一眼,臉上的表情很明顯在斟酌著是不是要將原因說出口。在Sherlock思考時,兩人沉默地並肩走著,直到過了整整兩個街口,Sherlock才終於將自己早些時候所作的夢告訴了John。

  「——因此,訊息沒得到回覆讓我有點擔心,我以為Mycroft把你帶走了。」Sherlock說。

  「我?帶走我做什麼?」John有些想笑,畢竟他知道Mycroft不會那麼做,扣除忙碌的政府官員一職,他也不過是個關心弟弟生活的哥哥——但這件事Sherlock一直無法認同。

  「不知道,也許是為了某個惡劣的玩笑?」Sherlock似乎十分肯定Mycroft是個以惹他不快為樂趣的壞哥哥。

  「他沒那麼無聊。」John聳聳肩,之後撓了撓頭,看起來有些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將接下來的話說出口,但猶豫一會兒後他還是開口問到:「所以,你現在依賴的,是我?」John偏頭望著Sherlock。

  而Sherlock似乎對於John這麼問感到很意外,因為他的雙眼瞪大了些,但並沒有回答John。之後,就算John再次追問,他也得不到Sherlock的回答;直到他們回到221B,進到會客室時,走在後面的John才被轉過身的Sherlock再次緊緊抱住。

  在John受到驚嚇的同時,Sherlock在他耳畔輕聲道:「我以為那不是個你該有的疑問,John,因為事實如此——是的,我依賴你。」Sherlock說:「原本你只是室友,現在則是我的伴侶,但或許在這之前,我就已經依賴上你了而不自覺。」

  John沒想過Sherlock會現在回答他方才的提問,他也沒想過得知答案的自己反而是感到難為情的那一方——本來John是想糗糗Sherlock的,可這完全造成了反效果。John頓時覺得雙頰發燙。

  儘管他們已是情侶,但面對Sherlock突如其來地擁抱以及那些罕見的真心話,John還是感到相當地不好意思。「我、我懂了,Sherlock,你能退——」可就在此時,John發現Sherlock正微微顫抖著,他想了一會兒,也深手抱住對方。「嘿、Sherlock,我就在這啊,只是因為一場夢境就感到不安?這可不像你啊,更何況我確定Mycroft永遠都不會傷害我的。」

  「因為你成為了我的弱點。」Sherlock呢喃到:「不只是他,我害怕這世界上一切可能使你受傷的人事物,我也想過你不給我回應時是又被綁架的可能性,畢竟——」Sherlock停頓了下才接著說:「你可是經驗豐富。」

  「Sherlock!」聽出了Sherlock在調侃自己,在確認擁抱著的身子已不再顫抖後,John推開了人,並抬頭給了對方一個吻。「無論如何,很高興你願意跟我說這些,Sherlock,畢竟有時你的態度讓我有些迷惘,我不確定自己在你心中是什麼樣的存在,因為你從沒說過。」John微笑道:「但現在我知道了,我可是能讓大名鼎鼎的Sherlock Holmes依賴的人。」

  當John以為自己的說詞能成功扳回一城時,Sherlock卻笑了出來。

  「John,你真傻,你在我心中可沒什麼地位。」在John出言抗議前,Sherlock的吻落在John的額上。「因為你就是我的心。」Sherlock勾起嘴角,對人露出笑容。

  John仔細想了一會兒,才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噢、Sherlock,你一定是故意的!你肯定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對吧?」John挑著眉,而他可不想承認自己完全無力抵抗這種甜言蜜語。

  「你猜猜?」Sherlock對人眨眨眼。

  「不要,猜對了你也不一定會承認,我可沒忘記那些經驗……」John想了想,伸手揪住Sherlock的大衣衣領,將人往自己拉近。「我更傾向於讓你親口承認,而且我可是越來越熟能生巧了。」John對人露出笑容。

  「那,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再告訴你一個秘密——關於那些夢境所代表的意義。」

  「哦?接受挑戰!」

  看John興致勃勃的樣子,Sherlock覺得對方的反應真是可愛極了。事實上,無論John能不能成功讓自己承認自己是刻意選了他喜歡聽的話語來說,Sherlock都會告訴他那些夢境所代表的另一種意義——關於red beard代表的是自己年幼時最快樂的時光;可卡因代表著最墮落的自己;而John則代表救贖以及最終的依賴。

  但,Sherlock猜想,或許自己也不用解釋得這麼多,畢竟除了John,其它都已是過去式,而他只要告訴John自己有多麼需要他便足夠了,或許最終一切只會化成一句——我愛你。

                          -END-

评论(18)
热度(103)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