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Before you wake

*梗出自《Before I Wake/鬼撕眠》,為避免透漏電影劇情就不多說了,但內文設定仍會透漏原電影的核心,請斟酌。

以下正文:

  John第一次以為自己出現幻覺時,是在某日下班回來之後。而他承認,會客區地板上那具彷彿真實存在的屍體真的嚇到他了——恐怕一回家就看見這場景也沒多少人能保持冷靜就是了。

  看著倒臥在血泊之中的人,腰間的傷口仍淌著血,John沒有上前,他看得出那人已經死亡,而且這屋裡有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存在,那才是讓他駐足不前的真正原因。

  John的背貼著牆,他的腳步往Sherlock的房間移動,直到來到對方臥室門外、看不見那具屍體為止,他的雙眼都沒有自屍體上移開——像是一移開視線,屍體就會跳起身攻擊他似的。

  John先是轉了轉手把,在發現Sherlock的臥室門上鎖之後,他才拍著門喊到:「Sherlock?你在裡面嗎?Sherlock!」John聽見了細微的聲音,之後房門在眼前被拉開。

  「……怎麼了?」Sherlock問。而John感覺到了Sherlock似乎想掩飾自己方才睡著了的事實。

  「你在睡覺?外面有具屍體!」John激動地說,而Sherlock對於John的發言顯得興趣缺缺,臉上的表情更讓John覺得自己是個白痴,對此,John當然不能接受。「我帶你去看!」John說,並帶著Sherlock回到地板上空無一物的會客區,而John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剛剛、他剛剛就在這!」John指著地板說,可他手指之處,別說屍體了,連一滴的血跡都沒有,更不可能有他方才所看見的血泊。

  當John一臉困惑地盯著地板時,Sherlock平靜地說:「你只是太累了,不如我們一起去吃頓晚餐,回來後早點休息吧。」說著,Sherlock取過了John的外套,並為人穿上。

  「可是——」

  「John,我餓了。」

  在被人催促著下樓時,John最後又確認了一次地板上空無一物,他這才開始試著接受自己太累了的可能性,只是他仍感到不解,自己究竟是為什麼會看見如此逼真的幻覺。

  而這件事隨著時間過去也被John給遺忘了,直到他第二次看見幻覺為止。

※※

  第二次看見幻覺時,是John正在吃早餐的時候。

  「汪!」

  當John清楚聽見那叫聲時,他立刻開始尋找聲音的來源,而他毫不意外地看見了一隻有著紅褐毛色的狗正坐在會客區的地板上。John盯著那隻狗,他想著恐怕是一樓大門沒關上,眼前的狗才有辦法進到二樓。

  看了一會兒,John這才發現那隻狗的視線一直停在一個奇妙的高度,並且對於自己發出聲響時毫無反應。

  儘管從小到大都沒養過狗,但John仍覺得這有些反常,那讓他決定坐在原位觀察,而不是走近確認情況。John又看了好一會兒,但那隻狗除了在原地興奮的直搖尾巴、偶爾起身原地轉圈之外,就沒有其它動作了。就在John不認為自己會因此受到威脅時,狗突然自他眼前消失了,接著John聽見了Sherlock臥室門打開的聲音。

  John一臉吃驚地看向Sherlock。「Sherlock,剛才那裡有隻狗。」John自認為自己已經見過許多奇怪的事了,但狗從眼前如同煙霧般消失卻是第一次,這不經令他想起之前在會客區的屍體。

  「……你還沒睡飽嗎?」Sherlock冷哼了聲,之後走向自己的沙發並坐下。

  「我才剛睡醒好嗎?」John反駁,雖說他不知道這種神奇的狀況該如何解釋,但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本身有問題了。「Sherlock,我想我可能病了……」John認為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聞言,原本已經閉上眼的Sherlock睜開眼注視著John。「你沒有生病。」Sherlock說:「正確來說,你不是生病的那一個。」

  「什麼意思?難道還有其它可能嗎?」

  聽見John的疑問,Sherlock只是沉默地盯著他,許久後才吐出一句:「因為病了的是我。」

  John不懂Sherlock的意思,可之後的日子裡無論他怎麼追問,Sherlock都不肯回答他,有時甚至直接躲進思維殿堂之中,看都不看他一眼。

  儘管Sherlock不肯回答自己,但John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幻覺可能與Sherlock有關,雖說他最初懷疑過對方是不是又給自己下了什麼藥——自己很可能再次成為了某個實驗的實驗品——但很快地John就否定了這個假設,畢竟前兩次幻覺的出現時間都不是Sherlock有可能下藥的時間。

  並且,在那之後的Sherlock態度有些奇怪,他似乎開始刻意躲避John,而John也發現家裡的咖啡消耗的越來越快了。

  John直到第三次看見幻覺、也就是知道答案時,才明白了原因為何。

※※※

  那天,為了追捕一個連續殺人犯,Sherlock與John在倫敦街頭四處奔跑尋找蛛絲馬跡花費了一整夜,等他們找來Lestrade逮捕兇手後回到221B時,天已經微微亮了。

  「雖然花了一整夜的時間,但能逮捕兇手真是太好了!」John的手在空中比劃著,「我還記得剛才將他摔倒在地時的感覺,想想都令人激動。」John興奮地說。而原以為Sherlock一如既往地會在解決案件後心情較為放鬆的John,卻發現Sherlock表情仍相當嚴肅。

  「Sherlock?你還好嗎?」

  「你該去休息了。」Sherlock將人往三樓推去。

  「咦?可是——」仍是相當興奮的John其實並不打算上樓的。

  「你需要休息,快上樓吧。」

  在Sherlock的堅持下,他們回到了各自的臥室休息,而John在經過短暫的睡眠之後,生理時鐘便催促著他醒來。迫不得已之下,John只能下樓,並想著自己或許能在下午好好補個眠。

  John才剛坐進他的沙發準備看看早報,就聽見Sherlock的臥室門打開的聲音,John知道那肯定是Sherlock,只是他挺意外接著能聽見Sherlock在廚房燒水所發出的聲響,一小段時間後,他還聞到了咖啡香。

  「你今天不上班嗎?」當Sherlock端著咖啡來到John身邊時,Sherlock問著。

  聞言,John搖搖頭。「今天狀況不佳,畢竟我也不是能跑了一晚上隔天還活蹦亂跳的年紀了。」John翻動著報紙說:「或許我等等會再去補個眠吧。」

  Sherlock點點頭,之後他就移動腳步,坐到了John對面的沙發裡,接著他就閉上眼,雙手合十輕抵下巴,擺出要整理思維殿堂時會有的動作。

  John看了Sherlock放在一旁的咖啡杯一眼,再看了看對方雙眼下的黑眼圈後開口:「Sherlock,你該回去睡覺的。」

  「……我得先整理思維殿堂。」拒絕那個提議之後,Sherlock就不再說話。

  雖然John想讓Sherlock滾回房間睡覺,但眾所皆知Sherlock可不是個會輕易接受他人建議的人,而且對方很顯然不想理會自己,於是John選擇繼續默默地看著報紙,期間他還偷瞄過Sherlock,確認對方沒有睡著——那麼他就有理由將人給趕回房間了——直到John的注意力被一篇頗有爭議的長篇醫學報導給吸引走為止。

  「這真是……」好不容易看完報導的John在折起報紙時,眼角餘光發現有什麼正站在一旁。John轉過頭,接著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因為他看見的是自己將犯人給摔倒並壓制在地的畫面,而John肯定這也不過是幾個小時前所發生的事。

  看見另一個自己的John感覺十分奇怪,自己就像是在看一場表演似的,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著自己與犯人互動著。John看了好一會兒,他想起當自己將犯人壓制在地時,Lestrade還沒抵達,而自己的身邊只有Sherlock一人。

  「Sherlock……」John回過頭,他發現Sherlock似乎睡著了且正在作夢。

  某種猜想在John的腦中形成,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出聲將人喚醒;而正如他所猜想的,在Sherlock一臉驚恐醒來的瞬間,那如同幻覺般的影像便消失了。

  Sherlock瞪大雙眼注視著John,而John也注視著他。

  「你想解釋嗎?Sherlock?」看著Sherlock的表情,John知道對方明白自己是什麼意思。

  面對John的提問,Sherlock選擇搧了自己一巴掌,在看見John吃驚的表情後,Sherlock解釋到:「我說過,病了的是我,你在這我得保持清醒才行……」短暫的停頓後,Sherlock接著說:「我通常能控制夢的內容,但我無法控制我不作夢。」

  「所以……」John想起了那具屍體以及那隻狗,「那具屍體是你的夢境?還有那隻狗?」

  Sherlock點點頭,之後他解釋,在John看見屍體的那天,他接到了Lestrade的電話,而他選擇獨自前往現場給予蘇格蘭場建議,但在夢中重現命案現場完全是個意外。

  「——而那隻狗叫做red beard,牠是我童年時最好的朋友,我已經很少夢見牠了。」Sherlock說。

  聽完Sherlock的話,John向後靠進了沙發中,他思考著該如何回應Sherlock,好一會兒後他才坐正了些,並開口問到:「那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跟我說呢?我真以為是我自己產生了幻覺。」

  「我不認為你會相信,而我不希望連你認為我是個瘋子,我想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不希望你因為我的特殊狀況而離開。」Sherlock垂下頭,看起來相當無助。

  「我也不討厭你啊,Sherlock,我相信你。」也許因為對方是Sherlock,那讓John更容易接受這件神奇的事。「我以為你知道我相信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我從來就不認為你是個瘋子,如果你能早點告訴我,我或許就不會被突然消失的屍體以及狗給嚇到了。」想起自己當初的反應,John忍不住發笑。

  「真的?」Sherlock抬起頭,「雖然我知道你很勇於冒險,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會如此輕易接受這種事,果然我該早點跟你說的……」說著,放鬆心情的Sherlock打了個呵欠。

  「Sherlock,去睡覺吧,我跟你保證這次不管你夢到什麼我都不會驚訝的去拍你的房門了。」

  「那你呢?」Sherlock站起身,似乎打算接受那個提議。

  「或許會先去將昨晚的事情寫進blog中吧。」John抬頭注視著人說:「那麼,午安了,Sherlock,希望你能作個好夢——噢、這只是個習慣,不是真的要你夢些什麼。」John急忙解釋。

  「我知道。」Sherlock笑了出來,在他走過John的身旁時,他彎下腰,在John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吻。「午安,John,如果我作夢了,我會選個好一些的夢境。」說完,Sherlock就往自己的臥室走去。

  直到Sherlock關上了臥室門,John才驚覺Sherlock方才做了什麼。

  「他想表達什麼啊——」捂著臉頰,John想起了Sherlock說得那句喜歡。他想,也許他們對於那句話有著不同的解釋方式——John沒想過剛解決一個關於幻覺的問題,緊接著還有這一個恐怕令他難以啟齒的問題。

  搖搖頭,John放棄繼續思考,他改而坐到電腦前,準備開始將昨晚的經歷寫進blog當中。一段時間過去,John有種異樣感,當他回過頭時,他看見了自己坐在單人沙發上喝著茶、看著報紙,那似乎是在某個悠閒的午後時光所會發生的事。

  「……這就是你心中的好夢嗎?」這次,John並沒有被自己的幻影給嚇到,反而因為Sherlock的夢境而露出微笑;但John也想著等Sherlock睡醒後,恐怕得跟他討論一下夢境內容了,畢竟成為美夢的主角可真有點太令人害羞了些——特別是夢境的主人剛剛才疑似跟自己告白呢!

                             -END-

PS:關於某種夢境的猜想我在下面統一回覆了wwww

评论(14)
热度(87)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