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同居三十題-穿錯衣服

  因為Sherlock的請求,被數個人圍著的John正蹲在命案現場觀察著屍體,而已經習以為常的他並不因為被人們注視而感到不適。觀察了好一會兒後,John開口道:「他的手腕……」John邊說著自己觀察到的內容,邊抬起頭,像是要確認有沒有人在聽自己分析似的。

  在抬起頭時,John發現除了Sherlock那原本就欠揍的笑容之外,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Lestrade在與自己對上視線前甚至側過了臉,似乎不願意與自己有眼神上的接觸。儘管感到有些奇怪,John還是將自己所見到的細節給一一說出。

  在John說明完畢後,第一個開口認同John的觀察力的是Sherlock,而第二個開口的是Lestrade。

  「咳、好,謝謝你,我會讓他們去確認的。」Lestrade伸手將蹲在地上的John給拉起。「Sally、Anderson,快去確認是不是如同John所說的那樣!」罕見的,在Lestrade下達指令後,Donovan與Anderson並沒有立刻離開,反而依舊用著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John。

  「Sally、Anderson!」Lestrade又喊了一次,這次兩人才趕緊離開。

  在Donovan跟Anderson都離開後,John才開口詢問關於Lestrade方才閃避自己視線以及眾人表情都有些奇怪的原因。「Greg,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John問到:「我看你們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聞言,Lestrade看了Sherlock一眼,而John看懂了那暗示,於是他對人說了幾句,把Sherlock暫時從身邊趕走了。

  在Sherlock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後,Lestrade才開口:「呃、不,你臉上什麼也沒有,反倒是……」」Lestrade從頭到腳把John看了一遍,之後他小聲問到:「你的衣服怎麼了?」儘管John仍穿著他的毛衣,但毛衣下那件襯衫過低的領口實在是相當奇怪,Lestrade知道John身上的衣服並不屬於他自己。

  聽見Lestrade的提問,John先是愣了愣,之後才一臉無奈地說:「都是Sherlock幹的好事,那傢伙把我的衣服全拿去做實驗,所以全都拿去重洗了。」

  「所以你穿著Sherlock的襯衫?」Lestrade的音量提高了一些。

  「不然我根本無法出門。」說著,John拉了拉衣領,試著將領子拉到正確的位置,好繼續假裝這件衣服並沒有不合身。

  了解了原因的Lestrade點點頭,接著他才開始解釋為什麼大家的表情那麼奇怪,而自己甚至側過了臉的原因。

  「你剛剛蹲在地上,領口有點、咳,太低了些,我們站著剛好能看見你鎖骨附近的、咳……」Lestrade覺得自己大概是要喪失語言能力了,怎麼連一句話都說不好。「紅點,呃,你知道我指得是——吻痕。」努力了一番,Lestrade終於好好地說完了整句話。


  聞言,John愣愣地對Lestrade眨了眨眼,像是在確認對方沒有用錯詞彙,而在得到相同的答案後,John的臉立瞬間紅透了。

  「Oh!God!Greg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你、你可以打斷我啊!」John回想剛才Donovan看著自己時那充滿曖昧的笑容,還有Anderson那一副"我都懂"的表情,他只想立刻成為命案現場的第二具屍體——死因是自殺。

  「喔,我以為Sherlock會——」Lestrade停了下來,因為他想起自己方才與Sherlock互視時,對方那表情要說有多驕傲,就有多驕傲。看來,Sherlock是故意的。

  「會什麼?」John追問。

  「會提醒你……畢竟他注意到了……」語畢,Lestrade開始祈禱Sherlock不會因為自己的多嘴而在事後找蘇格蘭場麻煩。

  John瞇著眼想了想,明白了那就是為什麼自己剛才抬頭看著Sherlock的笑容時,覺得對方十分欠揍又詭異的原因——因為那傢伙根本就不會在這群人面前露出笑容,而那笑容其實是充滿炫耀意味。

  就在Lestrade開始後悔自己將一切說出口,而John一副巴不得掐死某人的模樣時,已經在命案現場逛完一圈的Sherlock正巧回來了。

  喔,糟糕透了,糟糕透了。Lestrade板著一張臉,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John,可以回去——」在如同樹懶一般掛在John身上之後,Sherlock注意到了Lestrade的表情,他這才退開並去確認自家戀人的情緒。「John?怎麼了?」Sherlock問。

  「關於我的衣服,我們有些事該討論一下。」John抬頭,笑容燦爛地拉住了Sherlock的圍巾,將人往自己的方向扯近了些。「不過這裡不方便,我們回去好、好、聊、聊吧。」John對Lestrade揮揮手表示要帶人離開後,就拖著Sherlock往警戒線外的方向走去。

  而安靜的巷弄裡Lestrade仍能聽見他倆的對話聲。

  「John,冷靜點,我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吧?」

  「你說呢?Sherlock‧Holmes?」

  連名帶姓啊,看來John對於Sherlock幼稚的行為真的挺生氣的——Lestrade想著。

  此時,原本被人拖著往前走的Sherlock掙扎著轉過身,看向Lestrade,之後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大聲喊到:「Graham!一定是你說了什麼、唔——」話還沒說完就又被John扯動圍巾的動作給打斷。

  「在你想恐嚇他之前先記得他的名字好嗎?」John是這麼說的。

  隔天,Lestrade就發現自己搞錯了一件事,那就是Sherlock並不會找蘇格蘭場麻煩,他只會找自己麻煩——Lestrade被Sherlock的簡訊攻擊連續轟炸了整整三天,直到Lestrade跟John求救,Sherlock才停止了那幼稚的行為。

                             -END-

話嘮時間:

覺得自己這個月好勤勞。雖然都很短,但依舊代表下個月沒東西可以更了。

配圖出自@blackpanda ,一如既往表白搭檔(*´ω`)人(´ω`*)!

评论(17)
热度(141)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