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RPS】缺潮-Makeup

*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這是缺潮的RPS。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雷者自閃,以及毫不意外的OOC。一切都只是腦洞。

*設定上是兩人秘密交往著。

以下正文:

  • 香水

  關於香水,Benedict跟Martin有著各自愛用的品牌,儘管兩人所喜愛的香氣不同,但因為長時間相處的關係,他們已經習慣了彼此身上的氣味。那兩股香氣所合而為一的氣味跟兩人相處時一樣——意外的合適。

  今天一整天都是《SHERLOCK》劇組的訪談行程,扮演Sherlock的Benedict毫不意外的跟扮演John的Martin幾乎是綁在一起了,無論是去哪,都能見到他倆共同進出的身影。

  所有的訪談都進行得很順利,Benedict卻注意到了一個異於平日的小細節,他有些在意那個細節且充滿疑惑,但他仍將問題留到了行程結束,直到他與Martin回到屬於他們的家時,才終於開口詢問那個自己在意了一整天的細節。

  「Martin,你今天聞起來不太一樣。」Benedict疑惑道:「你換香水了?」

  Benedict的疑問使Martin想起了某個嗅覺奇佳的偵探,那讓他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朋友送的,覺得挺好聞的就試著用了下。」Martin偏著頭問:「怎麼,很難聞?」

  「不。」Benedict搖搖頭,沒有再繼續那個話題,反常地沒有多說些什麼,而這點讓Martin挺意外的。

  隔天早上,當Martin醒來時,另有行程的Benedict已經出門了。等Martin盥洗完回到臥室準備換上前天準備好的西裝時,一股他已經習慣的香氣竄進鼻腔。

  那是Benedict愛用的香水味,對Martin而言,那是屬於對方的味道。

  Martin有些好奇香氣是從哪散發出來的,他拿起西裝嗅了嗅,果不其然,答案正如他所想的一樣——香氣是從自己的西裝上傳來的。Martin想起了前一晚的對話,Benedict在知道自己換了香水後,雖然沒有表示反對,但似乎仍對於自己換了香水一事耿耿於懷,否則他怎麼會趁著自己仍熟睡時,做這種孩子氣又如同宣示主權般的行為。

  「那個占有欲過剩的大小孩。」Martin笑著搖搖頭,卻沒有捨棄那套被Benedict噴上香水的西裝。他換上了西裝,任由那股香氣包圍著自己。Martin嗅了嗅,被Benedict的氣味包圍著的感覺並不差,反倒是讓他心情挺好的。

  稍晚,當兩人碰面而Benedict看見了Martin穿著的西裝時,他對人露出了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

  「Martin——」

  「喂,你居然擅自在我的西裝上噴灑香水,我是不是太縱容你了?」Martin輕輕搥了Benedict的胸口一下,以示抗議。

  「你的確是非常縱容我。」Benedict傾身,依附在Martin的耳畔輕聲回答,然後偷偷牽住了對方的手。

  算了,就原諒對方吧,反正自己也挺喜歡對方那種宣示主權般的幼稚行為——看著Benedict的笑容就完全無法對人生氣的Martin默默想著。

  • 口紅

  曾幾何時,拍攝口紅廣告不再只是女星們的特權,不少廠商都願意嘗試以男星作為主角,讓廣告有完全不同的視覺效果——這些Benedict都懂,只是剛拍攝完廣告的他,不懂為什麼廠商要把商品送給自己,這紀念品讓他顯得有些尷尬了。

  「送給你女朋友吧,我們家商品可是非常好用的哦。」

  送給女朋友?看來他們對於我的伴侶有著挺美好的想像啊——Benedict邊擦拭著臉上為了廣告而印上的唇印,邊笑著道謝,之後順手將口紅收進了口袋。

  傍晚,等Benedict完成所有的工作回家後,他馬上從側邊撲抱住了早一步完成工作、已經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Martin。

  「喂,你妨礙我看電視了。」Martin沒好氣地說。

  「好想你啊。」Benedict的頭輕靠在Martin的肩上,抱著人的他閉著眼,像是在"充電"似的。

  Martin本來打算就這麼任由人抱著的,但沒一會兒他卻選擇推開了人,與人保持距離。

  「好臭。」看著Benedict一臉茫然的表情,Martin蹙眉道:「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聞言,Benedict嗅了嗅自己的西裝外套,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估計是今天工作時沾上的吧,雖然廣告的主角是我,但廠商認為與女性模特兒搭配還是必須的。」Benedict想起那個幾乎是與自己貼在一起的女模特兒,還有自己為對方塗上口紅並被人親吻了臉頰的事,他想自己或許還是不要說得太多比較好。

  想著,Benedict想起了口紅的事。「對了……」Benedict伸手自口袋取出廠商所給的商品,「雖然我從沒提過我有交往對象這件事,但廠商還是給了我這個,說是讓我送給我的"女朋友"。」Benedict喜孜孜地說。

  「你何時有了你能守住任何秘密的錯覺?」Martin盯著Benedict手上的口紅道:「而且你並沒有女朋友。」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Benedict偏著頭問。

  事實上,Martin與任何人對話時,都能輕易分辨出玩笑與事實,他從不因為玩笑而輕易動怒,可偏偏面對Benedict時,Martin會覺得自己的智商不復存在,對方總能輕易掌控自己的情緒與反應——就像現在,明知Benedict是故意那麼說的,但Martin還是對此很不滿意。

  Martin瞪著Benedict道:「你才沒那個膽子,而且我不認為有哪個白痴願意容忍你。」

  聞言,Benedict笑了笑,他靠到Martin身邊並親吻了對方。「我並不覺得你是白痴,而這世界上我可找不到第二個跟你一樣好的戀人了。」Benedict說著打開了口紅的蓋子,並旋轉出裡頭珊瑚色的口紅。「所以,你想試試嗎?」Benedict問。

  「什麼?我才不要,我又不是你女朋友。」雖然自己確實看過一些男星塗上口紅代言的樣子,但肯定自己不適合的Martin移動著身子往沙發邊緣退去。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覺得你應該……挺適合的。」Benedict不敢說自己已經在心底想像過那個畫面了。「而且就這麼收著似乎有些浪費,我又不可能把這口紅送給異性。」Benedict爬到了Martin身邊,用充滿期待的眼神注視著人說:「試試嘛。」

  「你這傢伙……」看著那眼神,Martin放棄了逃跑。

  看著Martin不再掙扎,Benedict的左手輕輕扣住了Martin的下巴,右手拿著口紅,用適中的力道順著人的唇型劃過,在那雙薄唇塗上一抹紅。口紅的顏色不會太深或太淺,塗在Martin的唇上不只是十分相襯,彷彿還有魅惑人心的效果。Benedict看傻了眼,這口紅的效果比他想像的還來得更好。

  「很奇怪吧。」果然不該陪Benedict做這種可笑的事——看Benedict呆愣著收起口紅,Martin試著用手背抹胡亂抹去唇上的顏色,卻連嘴角都沾染上了。

  看著Martin急於抹去口紅的動作,Benedict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索性直接探過身子吻了人;而Martin因為Benedict的行為停下了動作,一臉疑惑地看著雙唇染成淺紅的戀人。

  「不,一點也不,你這樣很好看。」Benedict伸手撫上Martin的臉,拇指抹過對方嘴角旁的口紅道:「只是,你這樣會讓我……想把你弄髒。」

  「弄髒?」Martin想了想,在聽懂了Benedict的暗示後,他瞪大了雙眼,雙頰也泛紅,但接著他卻選擇用行動回應對方。

  當Martin微側過臉讓自己的拇指停留在他的唇上時,Benedict並沒有意識到對方正準備做什麼;直到Martin張開口,輕輕咬住Benedict的拇指時,他才發現對方明白自己的暗示,並且允許自己那麼做。

  「你試試?」Martin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含著挑逗意味的笑。

  看著Martin的表情,Benedict幾乎能聽見自己嚥下唾沫的聲音,他抽出了拇指,扣住了Martin的下巴,吻上了那雙唇。先是淺吻,而後加深。Benedict熟練地用舌尖撬開對方的唇齒,享受著那因為口紅而帶著些許香氣的吻;而在Benedict鬆開口時,Martin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相當敏感,他所想要的不只是那個吻而已,他還想要更進一步。

  Martin的雙手環上了Benedict的頸子,他的雙頰潮紅,注視著Benedict那雙已無法隱藏慾望的雙眸。「Benny……」Martin的舌舔過下唇,像是迫不及待著什麼似的。

  見狀,Benedict立刻起身,直接將人給抱了起來。「……你真的不該這樣喊我。」Benedict將人抱回臥室,並在將Martin擱在床上後,他先脫下了沾染上香氣而讓戀人不開心的西裝外套才跟著爬了上去。

  「Benny、Benny。」Martin刻意用一種足夠使Benedict失去理智的語氣喊著人。

  Benedict跨跪在Martin身上,他注視著人的眼中有著顯而易見的情慾;而Martin發現自己居然只因為對方的注視就感到興奮,那讓他覺得頗沒面子。

  Benedict由下而上地解開了對方襯衫上的鈕釦,他用微涼的掌心觸碰著人的腰際,以及每一處敏感點,那讓Martin弓起身子,呼吸變得沉重且急促。

  察覺了人細微的改變,Benedict的指尖自人胸口上的突起劃過,他伏下身子,在人的鎖骨上不重不淺地咬了一口。「我會讓你後悔刻意那麼喊我的。」Benedict的手輕撫過Martin的臉頰,他的臉上仍帶著笑,Martin卻對即將發生的事開始感到緊張且後悔。

  在腦海中快速將明日滿檔的行程想像了一下,Martin覺得自己似乎選錯時間玩火了。

  不過,誰在乎呢?

  「就怕你辦不到。」Martin舔著唇說。而那是Martin在人身下只發得出呻吟與求饒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END-

話嘮時間:

MF生日快樂!配圖出自 @blackpanda ,手速依舊爆錶。然而我還是沒開車。

在BC跟MF生日都寫RPS我覺得有點良心不安(你沒有良心),但還是寫了。

其實原本只要寫"香水"的片段的,但"香水"其實很久以前在噗浪發過了,調整了一些片段後,想著再寫一點點別的吧,就出現了比"香水"還長的"口紅"。然而依舊不知道在寫些什麼,希望沒太傷眼睛才好。

寫"口紅"的原因完全是因為想寫「你這樣會讓我……想把你弄髒。」……我覺得我好像走歪了_(:3 」∠ )_

最後,再一次祝MF生日快樂!期待看到跟BC有更多互動。

评论(17)
热度(157)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