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耳朵、茶壺、飢餓

*題目出自拉霸隨機三題。短段子混個更。

以下正文:

  早晨,當Guillam醒來時,Dixon已經不在身邊了。Guillam翻了個身,拉開了另一側的床頭櫃,確認Dixon的槍安安穩穩地擱在裡面後,這才自床上爬起,準備盥洗後去尋找自家戀人的身影。

  Guillam擅長觀察與分析,而或許是工作的緣故,他養成了觀察周圍一切的習慣。當Guillam走在路上時,他觀察吵鬧的人群,並分析原因;當Guillam來到咖啡廳時,他觀察女店員的笑容,並分析原因。Guillam很少有無趣的時候,他喜歡觀察與分析。

  因為Guillam的小小愛好再加上他擅長與人交流,他總能輕易卸下他人的心防,進而與大多數的人成為朋友——可Dixon就是個例外。

  第一次因為工作而與人見面時,對於Dixon總用一臉警惕的表情盯著自己,Guillam其實是能理解的,畢竟對方的身分是殺手,而自己的身分則是間諜。雖說Guillam不知道Dixon究竟分不分得清間諜與特務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對方總盯著自己的手,像是深怕自己隨時都會掏出槍還是餐刀攻擊他似的。

  其實我的工作跟007完全無關——雖然曾想過跟人解釋,但時間一久,Guillam覺得對方的反應倒像隻炸毛的貓般可愛,所以他也就放棄了解釋。

  後來,儘管合作關係結束了,但Guillam卻開始刻意接近Dixon,他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不喜歡拐彎抹角的他,也明確的將自己在追求Dixon這件事告訴了對方。

  雖說不只一次被Dixon以武力威脅,要求自己遠離,但Guillam肯定Dixon不知道他認真起來會有多麼執著;而且Dioxn其實並不是真心想將自己趕走的,因為Guillam觀察,所以他知道。

  Guillam的追求其實並不算非常猛烈,他更擅長緩慢地融入對方的生活當中,讓人習慣自己的存在。當Dixon不再因為自己與人出現在同一間咖啡廳而感到惱怒時,Guillam知道他已經幾乎成功了。

  直到Guillam的吻印在對方的唇上,卻沒被人在太陽穴開個洞時,他才敢肯定Dixon接受了自己——

  Guillam的回想結束,因為他找到了Dixon。此刻的Dixon正坐在餐桌前、背對著人,Guillam僅僅花了數秒就知道Dixon在做什麼,看著對方的動作,再想想對方的喜好,不難猜出人正在泡著他的早餐茶。

  Guillam躡手躡腳地走到了對方身後,他彎下腰,在對方的耳旁輕輕地說了聲:「早安,Hector。」然後伸手扶住險些被受驚的Dixon給打翻的茶壺。

  耳朵是敏感點,一如我所觀察的——Guillam想著。

  「混蛋!別突然出現在別人身後!」Dixon放下了茶壺,他一手捂著方才Guillam湊近的那隻耳朵,並瞪著人說:「你就不怕我手上有槍嗎!」

  「我已經確認過你的槍好好地放在床頭櫃裡了。」Guillam注意到了Dixon伸手捂住耳朵的動作,他知道對方在試著隱瞞什麼,而他肯定對方沒想過另一隻耳朵其實也是一樣紅的。「而且,我知道你有喝茶的好習慣。」Guillam說。

  其實那是讓Guillam挺意外的一件事,他一直以為Dixon是個冷酷的、沒什麼特別愛好的殺手,卻在交往後才發現對方其實也只是個正統的英國人。

  「……聽起來是在嘲笑我。」Dixon挑著眉,似乎頗為不滿。

  「怎麼會呢,那可是讚美。」Guillam伸手將人自椅子上拉起,摟著人說:「作為交換,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吧,關於我的小習慣。」

  「什麼?」聽見"秘密"兩個字,Dixon很快地就忘記了方才的不滿。

  「我習慣吃早餐。」Guillam依附在Dixon的耳畔道:「我餓了,Hector。」

  「那才不是秘密——」Dixon正開口抱怨,卻感覺到對方的手自腰部往自己的背上撫去。「喂、我可不是早餐的選項之一!」Dixon抗議。

  「我覺得是就好了。」Guillam低下頭用唇堵住了Dixon喋喋不休的嘴,而他一點也不擔心Dixon會毫不留情地拒絕他的請求,他很清楚對方並不討厭自己一早就想著將人給騙回床上這件事。

  因為他觀察,因為他分析,所以他知道。

  但最重要的是,因為對方是他心愛的Dixon,所以他敢肯定。

                            -END-

评论(8)
热度(35)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