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絨毛熊

*已交往設定,OOC注意。

以下正文:

  Dixon覺得自己的腦子肯定是突然打結了,居然答應與Guillam一同去附近慶典活動的攤位上逛逛,他在出門後就立刻後悔了,無奈只有Guillam帶上了鑰匙,而他也不想爬窗回去了——Guillam可是非常討厭自己那麼做的,儘管樓層不高,可只要試著讓自己身陷任何一絲危險當中,Guillam都會生氣,而他知道對方發火時有多可怕。

  就在Dixon看見了射擊的攤位後,他發現一切似乎不是那麼糟了。

  當Guillam與Dixon一起站在射擊攤位前時,Guillam臉上仍是笑容滿面,而Dixon則是一抹輕蔑,畢竟Dixon認為兩人的槍法沒什麼好比的,他堅信自己使用槍的技巧與準確度高於大部分時間都窩在辦公室裡的Guillam。

  「說好了,你輸了就讓我再買一把槍。」儘管只是將靜物作為標靶的小遊戲,而槍也只是沒有太大殺傷力的玩具槍,但一想到能贏過Guillam,還能得到額外的獎勵,Dixon可以說是迫不及待。

  「當然。」Guillam站定了位子,雙眼直視著不遠處架上的瓶罐,「但還是要等你贏了再說。」

  「我已經想好型號了。」在Guillam身邊跟著站定位的Dixon哼了哼,腦中已經是自己獲得勝利的畫面。

  不記得是誰先開了第一槍,第一個瓶罐受到衝擊並掉落,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槍響與瓶罐被擊中後掉落的聲響交替著。

  Dixon自然是不用說了,槍槍彈無虛發;而令他訝異的是,身旁的Guillam也是如此。

  在兩人各自的架上都僅剩下一個瓶罐時,槍聲停止了,仍剩下一發子彈的他們不約而同停下了動作。勝負就決定在下一聲槍響,動作快、準確度高的那一方就是贏家。

  Dixon雙眼緊盯著目標,他十分有把握自己會獲勝,於是他開口:「如果你主動認輸,我能——」

  然而,Dixon話還沒說完,就被Guillam強勢地阻止了他繼續發言——Guillam靠到對方身邊,轉過頭直接吻住了對方的唇。


  Guillam在Dixon回過神來之前,就伸手按住了Dixon握著槍的那隻手。儘管那只是玩具槍,但如果被射中肯定也會受傷,更何況他一點也不懷疑對方只想瞄準自己的眉心或太陽穴。

  短短數秒後,Guillam便退開了,接著他迅速瞄準自己架上的瓶罐並扣下板機,而瓶罐理所當然地掉落。

  「我贏了。」Guillam微笑著說。他指著屬於Dixon的架子,示意對方架上仍剩下一個瓶罐,而自己最後的瓶罐則在方才就被擊落。

  「你、你——」Dixon瞪著Guillam,難以置信對方居然用這種方法取得勝利,接著,他的眼角餘光注意到了攤主的視線停在他與Guillam身上,這讓他更加感到羞憤,舉起拳就要往人臉上揍去。

  「你這是作弊!」Dixon的拳頭被Guillam給擋下,這讓他更是氣得跳腳。

  「冷靜、冷靜,嚴格來說那並不是作弊,只是稍微使你分心罷了。」Guillam臉上仍掛著笑,之後他接過Dixon的槍,瞬間就將對方架上的瓶罐給打下,然後他指著某樣獎品並對著攤主說:「請給我那個。」

  而Dixon看向Guillam所指得方向,完全無法理解對方為什麼要選了那種獎品。

※※

  在回程的路上,Guillam抱著頗為大隻的絨毛熊布偶走在Dixon身邊,他看起來心情不錯,可Dixon仍是一副頗為不悅的模樣。

  Dixon瞥了Guillam手上的絨毛熊一眼,一臉嫌棄地說:「你的品味真令人擔憂。」Dixon看著那隻絨毛熊,他肯定那不是一般人會喜歡的獎品,畢竟那隻熊可沒有什麼天真無邪的表情,無神的雙目上是兩條眉頭向下、眉尾高起的眉毛,彷彿生氣時會有的表情。

  無論Dixon怎麼看,都不認為這隻絨毛熊跟可愛搭得上邊。

  「是嗎?我倒覺得挺可愛的。」Guillam說:「你不覺得他很眼熟嗎?」

  「眼熟?」Dixon瞇著眼又看了那隻絨毛熊一遍。不,他很確定他不認識任何長得毛絨絨的傢伙。

  看Dixon臉上寫著困惑,Guillam這才笑著說:「不覺得挺像你的嗎?你大部分的時候都在生氣。」

  聞言,Dixon立刻反駁道:「一點也不像!我才不常生氣!」說著,Dixon卻想起了自己總對Guillam生氣。因為Dixon討厭Guillam的笑容,討厭對方總是游刃有餘的模樣,那讓他覺得焦急的自己顯得特別傻,所以他總對人生氣。

  「你看起來已經生氣了,Hector」Guillam邊說著邊打開了家門。

  Dixon本想著反駁,但他卻選擇了在Guillam的注視下,直接走進兩人臥室隔壁的客房——那是Dixon在與Guillam同床而眠之前所用的房間。「你從今晚起就自己睡吧!不要煩我!」說完,Dixon便賭氣地鎖上了房間門。

  Guillam知道Dixon是希望自己能因為他的行為而感到緊張,可站在門外的Guillam卻只是抱著絨毛熊竊笑著,之後他刻意大聲地說:「Hector不願意跟我睡了,看來只能由這隻絨毛熊來代替他的位子了。」語畢,Guillam便抱著絨毛熊走進了臥室,並大聲地關上了門。

  在Guillam想好該把絨毛熊放在哪之前房門就被打開了。

  「Hector你——」Guillam話還沒說完,手中的熊就被Dixon一把抽走,扔在了地上。

  「你居然敢讓這隻熊代替我?你這混蛋!」說著,Dixon就舉起了槍想往絨毛熊的身上開上一槍。

  「不、不,當然沒有。」Guillam趕在Dixon傷害無辜的絨毛熊之前就搶下了槍,他摟住了戀人並輕聲地說:「如果我不那麼說,你怎麼肯從那房間出來呢?雖然破門而入直接把你扛回來也是可行的。」

  「你、你——」對於一天被人捉弄兩次而感到憤怒卻又無言以對的Dixon,覺得該當作標靶的人果然還是Guillam。

  「對不起,惹你不開心了。」Guillam在Dixon的臉上啄了一口,「你想買新的槍我也不介意,畢竟我是作弊了,雖然原因出在自信又專注的你實在是充滿魅力。」

  聞言,Dixon毫不意外地雙頰泛紅。

  「走開、你這傢伙說話真噁心!」Dixon推開了Guillam,而他在稍微冷靜些後才發現方才那句話的重點。「所以你要讓我買槍!」Dixon高興極了。

  「當然,畢竟你靠槍吃飯。」

  「那我們該多去幾次慶典的!」Dixon說。

  聞言,Guillam又一把將人拉進懷中,只是這次他瞄準的是對方的唇,而且他吻得人幾乎窒息才鬆開了唇。

  「那我肯定每次都會這麼做的,Hector。」Guillam微笑著說。

  看著Guillam的笑容,Dixon想,自己還是別得寸進尺好了,畢竟Guillam從來都是說到做到。

  當晚,Dixon還是一如既往的在Guillam身旁入睡,而那隻氣呼呼的絨毛熊,則安全地住進了他們隔壁的客房。

                            -END-

話嘮時間:

給自己放的長假仍在繼續,混個更代表我還在呼吸。

艾特一下 @翠翠🤔🤔 。究竟是怎麼從對話變成這樣的我也不理解。

配圖出自 @blackpanda,原帖點我。考試還抽空配了圖,祝順利!

评论(13)
热度(37)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