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熾熱吐息

*擅自給 @blackpanda 的配文,原圖點此

*原圖內的話語有使用及調整。

*年齡操作注意,此處是學生。

以下正文:

  夜裡,直到學校圖書館要閉館了,John才抱著課本離開。而離開圖書館回到宿舍大樓內的John,在走廊遇見了他那略為奇妙的室友Sherlock。

  「John!」Sherlock朝人喊了一聲,音量在安靜無聲的走廊上被放大了數倍,之後他踩著不穩的步伐走到了John的身邊。「你、你要回、去了嗎?」Sherlock伸手攬住John的肩,與人親暱地靠在一起。

  「呃?Sherlock?」Sherlock熾熱的氣息吐在John的頸上,他不禁縮了縮脖子。John聞到了濃郁的酒味,就在覺得耳根發燙的同時,他回想著自己何時與Sherlock曾靠得這麼近過,而他發現答案是沒有。

  對John來說,Sherlock是個神奇的室友,大部分的人都畏懼著或厭惡著Sherlock,卻仍有人不停地找他幫忙,因為Sherlock那過人的智商以及觀察力能幫助他們,那讓Sherlock在學校得到了怪胎稱號的同時,也得到了大偵探的暱稱。

  然而,雖然Sherlock的智商極高,情商卻極低,每句話都能讓初次見面的人忘記禮貌,只想在他臉上揍上一拳;而John猜想自己或許是唯一一個沒有那麼做的人,所以才能與人成為室友。

  「John、John……」Sherlock摟著John,搖搖晃晃地一起往兩人的房間走去,他在John的耳畔呢喃著人的名字,卻遲遲沒有下文。

  「Sher、Sherlock,你到底想說什麼啊?太、太近了。」John不知該拿這個將半個身子掛在自己身上的室友怎麼辦,明明兩人的房間就近在幾步之遙的地方,但John卻覺得怎麼樣都無法抵達。

  好不容易,John終於跟人來到了房門口。「Sherlock,等一下,我開個門……」John從Sherlock的摟抱中掙脫,在確認對方可以獨自站立的情況下,取出了鑰匙準備打開房門。

  『碰!』耳邊傳來了一聲巨響,John嚇得差點把鑰匙給丟了。

  John愣了愣,他微抬起頭,發現那聲巨響是因為Sherlock將手給用力拍在了門上。他感覺到Sherlock就站在自己身後,卻怎麼也不敢轉過身面對對方。

  「Sherlock,你這樣會吵到其他人的!」John用他肯定Sherlock能聽見的音量,對著門板低聲說著,同時顫顫巍巍地將鑰匙插入鑰匙孔中。

  「我想……把你……」

  Sherlock那帶著酒氣的氣息拂過John的後頸時,John的腦中一片空白,他停下了開門的動作,想聽清楚對方究竟說了什麼;雖然John仍沒有勇氣回頭,但他肯定Sherlock更加靠近自己了。

  「我想……把你……變成我的……」Sherlock呢喃著。

  這次,John聽清楚了Sherlock所說的話,他感覺到對方的唇落在自己的後頸上,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不因為對方的行為感到恐懼或反感,他只是佯裝鎮定地打開了門,跟幾乎是將整個身子靠在自己身上的Sherlock一起進了兩人的房間。

  Sherlock似乎已經快站不住了,John只能像是背著人似地吃力走著,好不容易才將人給仍回了他自己的床上。

  「Sherlock,躺好。」將自己的課本隨手擱置,John對著人又拽又拉,幾乎耗盡了所有力氣才終於讓比自己高上許多的室友安穩地躺在床上。

  坐在床邊的John替人拉上了被子,他注視著人,回想起對方方才的言行,即使不用眼前這個大偵探引以為傲的推理他也知道——Sherlock Holmes喝醉了。

  John伸手撫了撫自己的後頸——方才Sherlock吻過的那處——明知是錯覺,可他卻覺得微微發燙著。

  聽見了細微的鼾聲,John知道Sherlock已經陷入熟睡當中,應該無法再聽見對方任何的低語了,於是他起身走回屬於自己的另一半空間當中,打算用預習課業來讓大腦清醒與冷靜。可才剛在書桌前坐下,John卻又忍不住開始回想。

  John想,自己方才也許該轉身的,或許這輩子都無緣再看見Sherlock低語時的模樣了,也或許再也無法聽見對方再酒醉後的胡言亂語了——John發現自己居然感到有些惋惜了。

※※

  「早安,Sherlock。」

  「早。」

  第二天,Sherlock像是沒事似地在上課前醒來,然後一如既往地盥洗後空著兩隻手就準備出門上課;而早起的John順手幫人帶上了課本,之後便跟上對方的腳步,一起出門往教室前進。

  課間,兩人也如同平日一般沒有任何對話,倒是老師對於總是翹課卻未曾從第一名寶座上跌下的Sherlock出現在課堂上一事感到驚訝,上起課來特別認真,說話都小心翼翼,像是深怕自己唸錯了任何部分會引來Sherlock嚴厲的指正。

  在下課鐘聲響起的瞬間,似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平常慢條斯理的同學及老師一個個動作飛快,巴不得趕緊從這教室中逃出。

  John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但他已經習慣了,所以他仍維持著同樣的速度動作著。

  難得的是,Sherlock今天並沒有嫌棄John的動作緩慢,反而坐在對方身邊,幫忙整理起了課本及資料——當然全是John的,Sherlock連課本都沒翻開。

  John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否則這僅剩兩人的教室還是太安靜了些,而他恰巧想起了昨天的事,於是他開口:「Sherlock,我聽到——」

  「不,沒有。」Sherlock很快地打斷對方,「你什麼都沒聽到,John。」之後Sherlock便將課本又遞給了John。

  接過課本的John感覺Sherlock的態度明顯有問題,那似乎是想隱瞞事情的態度,而那並不是Sherlock常做的事情,於是他想,自己該想個辦法確認Sherlock在隱瞞什麼。

  「哦,我不知道你誤會了什麼,我只是想問你知不知道隔壁班的Mary?」John整理好了課本後站起身,「我聽到有人說她想跟我見個面,說是有東西要交給我,好像是一封信。」說著,他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我猜我知道那代表什麼,所以我想知道我該不該試著接受。」

  聞言,Sherlock的臉色一沉,他拍著桌子起身並大聲地說:「不該!」

  在教室重歸寂靜的同時,Sherlock才發現自己有多麼失態。

  「咳,我是說,這人不值得你浪費時間。」

  「哦?但我很閒啊,或許也該認識幾個女生,好好體驗一下真正的校園生活。」看著Sherlock在聽見自己話語的同時,那越皺越緊的眉頭幾乎要讓John忍不住笑出來,但他仍裝作自己真心期待與異性結識。

  Sherlock看上去有些煩躁的樣子,之後他瞇著眼注視著John好一會兒,才罕見地嘆了口氣。「你根本就不是想問這件事吧。」Sherlock說:「我知道你想問的是昨晚的事,想知道我為什麼那麼說、為什麼那麼做。」

  John沒有任何回應,他只是注視著Sherlock,等著人將真正的想法告訴自己。

  「我承認我昨晚喝醉了,在你開始說教之前我先懺悔,學生是不該那麼做,但那也只是為了實驗,而我的言行全是意外——」Sherlock撇開了頭,不敢看John一眼,但仍接著說:「我不該那麼輕易說出自己的心意的,我應該要隱瞞著直到我們畢業。」

  「然後呢?就這麼算了?」John反問。

  「當然,畢竟如果連你都申請調寢我就真的沒有……朋友了……」

  聽見Sherlock的話語,John在心底竊喜著,但他仍忍不住問:「所以之前每個被你嚇走的室友都是被你表白了?」

  聞言,Sherlock一臉崩潰,又用著平日寫著"你是白癡嗎"的眼神看著他。「當然不是!只有你是特別的,所以我才怕你離開啊!」Sherlock說。

  John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之後他就若無其事地準備離開教室。

  「等等。」Sherlock拉住了John,「雖然我對這種事情一點經驗也沒有,但你似乎……該給我個回覆?」Sherlock難得的顯得有些緊張。

  「假如你能保證下次別深夜在走廊上大喊我的名字,我會去回絕Mary後給你回覆。」

  聞言,Sherlock點頭如搗蒜。「我保證!」Sherlock說。

  看著Sherlock的反應,John只能笑著說:「一起回去吧,我晚點還得去找Mary呢。」

  與Sherlock在回程分開並單獨前往回絕Mary的John,在回絕人之後奔跑著回到宿舍房間裡。推開門時他上氣不接下氣。

  「呼、呼……Sherlock!」John邊喘著邊關上門。

  「嗯?」坐在床上的Sherlock抬頭注視著人,眼中有著期待。

  「我也喜歡你——」

  與Sherlock成為室友的第二年,儘管John從沒想過自己會與Sherlock如此發展,但只交過女朋友的他並不介意為了Sherlock而回絕任何異性的追求;不知怎的,他反而覺得這種發展似乎十分自然且令他喜悅,彷彿自己期待了許久似的。

  雖然不知道將來會如何發展,但他們所能做的,也就是從現在開始真正去認識彼此,並在分離之前,全心全意地去愛著對方。

                         -END-

話嘮時間:

存活證明,冒個泡,更個小小的小段子。

最近總在給自己放長假啊,出去玩了一周剛回來還滿腦子想著出去玩Orz

评论(24)
热度(104)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