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Fantastic Beasts】Creves-無題

*波西瓦 葛雷夫=Percival Graves,魁登斯=Credence。 希望tag沒下錯。有雷。

*想寫魁葛,結果看起來是無差吧。OOC注意。不是個糖,只是想寫,大概什麼都不是。

*時間點是在許多年之後。

以下正文:

  早晨,當葛雷夫在床上醒來時,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飄浮在一旁正不規則變化的闇黑怨靈。

  葛雷夫瞪著闇黑怨靈,這麼多年過去,他早已習慣了身邊的人——魁登斯——在陷入沉睡時會變成闇黑怨靈這件事。值得慶幸的是,魁登斯控制闇黑怨靈的技巧十分高超,他不像是會因為被寄身而死的宿主,反而像是個飼養了乖巧寵物的主人;也因此,除非是魁登斯在清醒、並且是有意的情況下,否則闇黑怨靈並無法傷害到任何人事物。

  雖然這麼說,但葛雷夫還是不喜歡在睡醒時第一眼看見的是闇黑怨靈,而不是魁登斯的模樣。

  葛雷夫想了一會兒,將手伸向闇黑怨靈。

  在葛雷夫的手接近闇黑怨靈時,闇黑怨靈先是明顯地退縮了些,發現主動靠近的葛雷夫並沒有要退開的意思後,才自對方的指尖如同藤蔓般緩緩向上蜷蜿。

  葛雷夫坐起,觀察起纏繞著自己的、如黑色雲霧般的闇黑怨靈,並回想著自己究竟是何時開始習慣這種相處模式了。

  把魁登斯從復興會救出已經過了許多年。事實上,葛雷夫最初的目的,只是想得到闇黑怨靈罷了,想讓那強大的力量為自己所用;為此,他必須得到闇黑怨靈宿主的信任,也就是魁登斯的信任。但葛雷夫沒想到的是,雖然自己確實成為了魁登斯最信任的人,但信任卻隨著時間轉變成其它感情。

  那個陰沉的魁登斯只在看見自己時雙眼會閃閃發光,再配上那抹靦腆的笑容,葛雷夫十分清楚魁登斯並不只是把自己當做英雄崇拜,他明白那些代表著什麼。

  或許自己一開始就不該那麼做的。不該若有似無地挑逗對方,不該給人一絲絲的期待與幻想,那麼事情也就不會演變成這樣了——自己也就不會習慣與魁登斯同床而眠,自己也就不會成為『葛雷夫』這麼多年,時間甚至長久到他習慣了這種生活,開始相信自己是個公平又正直的魔法安全部部長。

  這是好事嗎?這種意外的發展自己真的討厭嗎?

  又一次的,葛雷夫選擇了逃避那個問題,他怕捫心自問的太多次,他會得到自己並不想知道的答案。

  葛雷夫甩了甩手,將已經纏上手臂的闇黑怨靈給甩開;而闇黑怨靈像是有些不知所措般,靜靜地飄浮在葛雷夫的面前。

  「醒醒,魁登斯。」

  聽見葛雷夫的話語後,闇黑怨靈在葛雷夫面前轉了轉,之後在他眼前聚集在一起,漸漸化成一個比他還要高上些許的人形。

  「葛雷夫……」坐在葛雷夫面前的魁登斯揉著眼說:「抱歉,看來我睡得太沉了。」

  或許從復興會離開是一個巨大的轉變,魁登斯的頭髮在這幾年留長並換了造型,儘管他看著葛雷夫時的笑容仍是相當靦腆的,但因為年齡增長的關係,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稚氣,他不再駝著背,也不再陰沉了。葛雷夫默默在心裡算起了自己究竟在路上看過多少人因為魁登斯而回頭。

  「葛雷夫、葛雷夫——你已經不是個孩子了,魁登斯,不要跟其他人一樣那麼喊我。」直到說出口,葛雷夫才發現自己居然是如此幼稚地在意著這種事。

  聞言,魁登斯的視線先是飄了飄,之後才重新回到了葛雷夫的臉上。

  「波西瓦。」魁登斯像是試探般喊了聲,在確定葛雷夫並不因此感覺受到冒犯後,他露出笑容對人喊著:「波西瓦、波西瓦——」

  「……也並不是要你不停地喊。」葛雷夫擰了擰眉,像是有些不滿,但實際上他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做出恰當的反應——難為情的反應他不想表現出來,高興的反應也不願曝露。

  以為被斥責了,魁登斯垮下了肩,顯得有些落寞,而葛雷夫注意到對方似乎又蘊釀著化為闇黑怨靈——他看見了一些細小的黑色雲霧自對方身體飄散而出。

  見狀,葛雷夫嘆了口氣。儘管這些年魁登斯已不再是個愛哭鬼了,但他卻學會了用另一種方法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低落,而葛雷夫一點也不喜歡對方用那種方法逃避與自己對話,於是他伸手扯過了那個比自己高上些許的人的衣領,用一個吻制止了對方的變化。

  「我並不是在生你的氣,魁登斯。」葛雷夫的手順著對方頸上的項鍊往下撫去,直到觸摸到垂在對方胸前的標誌為止。他還記得自己給予對方項鍊時的場景,也記得自己做了些多餘的動作,更記得自己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給予對方項鍊的。

  『只是希望在得到闇黑怨靈的消息時能透過項鍊告知自己?』葛雷夫知道自己當初所想的遠超過這個目的,自己那時只是想透過項鍊保護對方,或許在哪個夜晚,在對方受到不公平的責罰時,魁登斯會想起還有自己可以依靠。

  「你是最特別的,魁登斯。」葛雷夫說:「你是我所想保護的弱者,是我所想得到的力量,是我的一切,你絕對無法想像為了你我犧牲了多少——」包含獲得力量後的權力、刺激的反叛生活以及真實的自己。

  葛雷夫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想說這些,而他也不認為對方懂自己的意思,但那都無所謂,此時此刻的他不是個法力高強的部長,也不是個受到通緝的罪人,他只是葛雷夫,只是與魁登斯相戀的波西瓦 葛雷夫。

  「我已經不是弱者了,而我的力量隨時為你所用,我願意為你犧牲自己。」魁登斯說。

  儘管並不意外魁登斯會有這種反應,但葛雷夫卻發現這是此刻自己最不想聽到的答案。

  「我不需要你的力量,也不需要你犧牲自己,那不是我救出你的目的。」葛雷夫注視著魁登斯說:「活下去,我要你隱藏自己的力量,跟我一起活下去。」

  魁登斯不明白葛雷夫話語背後真正的意思——畢竟他並不知道眼前的葛雷夫只是個冒牌貨——但他並沒有做過多的思考,很快地給予了對方回應。

  「我答應你,波西瓦,我答應你。」魁登斯像是要表達忠誠似的,細細地親吻著葛雷夫的手背。

  葛雷夫只是任由這個讓自己徹底改變的人親吻自己的手背、肩頸、臉頰、額頭以及嘴唇,他奢望著這一切能夠持續下去,並在與人交往後第無數次由衷地希望自己的身分沒有曝露的一天。

                            -END-

意外總是接二連三。(爬回草稿匣寫福華

评论(2)
热度(38)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