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Skate

* 簡單粗暴的標題。@Glapise 生日快樂,原諒我寫得一如既往的糟(我知道你習慣了喇)。我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寫些什麼了,期待大大您的投餵(在此覆蓋一張陷阱卡)

*一個奇怪的AU,年齡捏造、OOC注意,BUG大概有很多吧(汗)。

以下正文:

  Sherlock不喜歡冬天,他不懂冬天時一家人一起去結了冰的湖面上滑冰哪裡有趣,他更願意整個冬天待在家裡多讀幾本書。但就算Sherlock再不樂意,他仍知道在他有足夠的能力離家之前,似乎一時半刻都無法躲避這個沒有明文規定卻強制參加的家庭活動了,於是他現在又擺著臭臉、踩著他的冰刀鞋一圈一圈地自滑冰場的最外圍滑過。

  知道Sherlock不喜歡滑冰的Mycroft,早跟父母一同滑遠了,獨自一人漫無目的滑著的Sherlock觀察起了場上的人。除了情侶、朋友之外,也有不少是家人帶孩子一同前來滑冰,而其中,Sherlock看見了一個跟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是單獨一人,但與自己相比,對方顯然對滑冰這件事十分感興趣——看看對方那張紅撲撲的臉上掛著的笑容,實在是太明顯了。

  Sherlock注意起了那個有著金髮的男孩,他數次經過對方身邊,看著人擺動著雙手,像是想模仿一些滑冰選手的動作似的,他覺得這人挺傻的,卻又不自覺的想靠近對方,然而Sherlock從來就不是會主動去與人結識的類型,因此他也只是一直關注著對方罷了。

  直到某一次,Sherlock再次自對方身旁滑過時,他看見那個同齡的金髮男孩踉蹌了下,他趕緊滑至對方身邊試圖攙扶,卻只是跟著人一起摔倒在地。

  附近的大人很快地將兩人給拉起,彷彿理所當然似的,Sherlock便與仍驚魂未定的男孩一同滑至了一旁打算稍作休息。

  「唔……」金髮男孩看著Sherlock,似乎猶豫著該如何開口。

  「Sherlock,你可以叫我Sherlock。」看出了對方臉上顯而易見的困擾,Sherlock索性先自我介紹。

  「Sherlock?你好,我是John。」John用滿是歉意的語氣開口:「謝謝你想幫助我,很抱歉害你跌倒了。」

  「沒事,我又沒幫到你。」Sherlock搖頭,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他接著問:「你喜歡滑冰嗎?」

  聞言,John用力地點點頭。「喜歡!」John興奮地說:「我讀了很多跟滑冰有關的書籍,最喜歡滑冰、也最喜歡看滑冰比賽了!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滑冰選手——」

  事實上,Sherlock很少跟陌生人對話,也因此他對於John因為那個話題而激動甚至輕易告訴自己夢想一事感到意外,但他並不討厭這種發展,他反而覺得對方很有趣,甚至於想多多聊聊滑冰的話題,只因為他知道對方喜歡。

  Sherlock思考一會兒後接著問:「你會常來這裡嗎?我家裡也有些滑冰的書籍,如果你想,我可以帶來給你看。」Sherlock很確定John會接受自己的提議,因為他看見對方聽見自己說話時,充滿期待的雙眼閃閃發亮似的。

  「嗯!我整個冬天都會時常來這裡,你也喜歡滑冰嗎?如果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把家裡的書帶來借你看!」

  聞言,Sherlock擰了擰眉,因為他並不喜歡滑冰,但他知道那或許是他與眼前這個同齡男孩成為朋友的唯一契機了,於是他點點頭,表示自己也喜歡滑冰。

  在這之後,準備返家的Sherlock與John約定了下次見面的時間。當Sherlock回家後,他開始瘋狂地閱讀許多與滑冰相關的書籍,從規則到技巧,他都仔細地紀錄在腦海當中。Sherlock也觀看影片,透過一場場技巧精湛的比賽來學習動作,並試著從中找出最令他印象深刻的部分。

  最初,Sherlock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在每次與John見面時,能夠與人有共同的話題,但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在更加了解滑冰這項運動後,也對滑冰產生興趣,並在與John一同滑冰時發現了其中的樂趣,甚至於Sherlock也與John訂下了約定——他也會以成為滑冰選手為目標。

  他們用一整個冬天決定了目標,用其它湖面冰層融化的日子學習、模仿滑冰技巧,不像同齡的孩子般玩樂,一步一步努力朝向自己的目標前進,他們都相信自己是幸運的,擁有一個有著相同目標的朋友,彷彿夢想觸手可及——直到John某天不再準時赴約為止。

※※

  Sherlock在滑冰賽場上時而旋轉,時而跳躍,無視於觀眾製造出的喧囂聲,他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以及那首自己能將歌詞倒背如流的歌曲,並隨著歌曲在冰面上做出一個個不同難度的跳躍、旋轉與滑行。

  在音樂停止的同時,Sherlock也恰巧停下了步伐,緊接在後是如雷的掌聲與喝采。

  Sherlock感覺周圍仍是安靜無聲的,他的大腦迅速轉動,他又一次在比賽結束後回想自己究竟是為什麼要站在這裡。尚年幼時訂下的目標已經達成了,但讓自己訂下目標的那個契機卻在某一日從自己的生命中消失無蹤,就算已從青年組進入成年組,Sherlock仍不只一次想過,自己或許該更早放棄的——

  Sherlock回過神,往場邊的方向前進,並看見他身兼代理教練的哥哥Mycroft已經站在那邊等待。

  「Sherlock,你——」

  Mycroft才剛要開口就被Sherlock給打斷。

  「停,我知道剛剛的動作哪裡有問題,所以不需要你再次提醒。」套上對方遞給自己的刀套後,Sherlock邊說著邊與人一同走到等待評分區。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你剛才不是又分心於思考退役一事——儘管我只是掛名教練,但退役對你而言還不是時候。」相較於面無表情的Sherlock,Mycroft始終保持著微笑,他與Sherlock一同坐下聽取得分,而Sherlock毫不意外的得到了高分。

  「對,但我已經膩了。」兩人起身離開時,Sherlock說:「難道你對"教練"這個身分還沒厭倦?你明明有更重要的事得做,對吧?」

  Sherlock的哥哥——Mycroft——是Sherlock的掛名教練。事實上,較Sherlock年長數歲的Mycroft是國家的公務員,而且是掌握大權的那種,但他自Sherlock小時候就開始指導Sherlock滑冰的技巧。過目不忘及理解能力極佳這種事或許是遺傳吧,Sherlock敢肯定Mycroft若不是個公務員,那麼肯定會是個比自己更加優秀的滑冰選手;但他也知道,無論是教練或是滑冰選手,或許都不是真正適合對方的一種職業。

  「別忘了你小時候與mummy的協議,只要你找到了新的教練,你隨時可以擺脫我,但我想屆時你或許就會放棄退役的念頭了。」Mycroft的笑意加深了些。

  聞言,原本正百無聊賴地觀察場邊觀眾的Sherlock回頭瞪向Mycroft。

  「你們怎麼能跟一個年幼的——」Sherlock正準備抗議,卻被不遠處第一排觀眾席上的某人吸引目光。

  Sherlock繞過了Mycroft,筆直地往那人的面前走去,在他踏進對方的視線範圍時,他發現對方也將目光從賽場上移到了自己身上。當他們四目交接的瞬間,Sherlock脫口而出:「John?你是John吧?」

  無視於其他人對於自己靠近觀眾席而發出的驚呼聲,Sherlock站在金髮男子的面前,直勾勾地望著對方,等待對方開口給予自己答覆。

  「Sherlock……」男子沒有回覆Sherlock的提問,他只是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微笑著對人說:「恭喜你,你辦到了。」

  聞言,Sherlock感到無比的喜悅,卻也無比的困惑。

  「你果然是John!你為什麼一聲不響就消失了?」Sherlock問:「但你在這裡,那是否代表你還喜歡滑冰呢?你現在還會滑冰嗎?」

  Sherlock注意到了John的笑容似乎有些不自然,在他聽見John是因為一場嚴重的車禍而消失,並且因為腿傷而不得不放棄夢想時,他的腦中一片混亂。Sherlock想起了自己尚年幼時還曾因為對方的消失而感到不滿,甚至將John從心中某個重要位置刪除。

  「那個傷,現在還會不舒服嗎?」Sherlock問。

  John搖搖頭。「已經好很多了,雖然不需要朝向成為選手努力了,但我還是很喜歡滑冰的,我也很高興能看見你完成夢想。」John說:「其實我第一次在選手名單上看見你的名字時,真的很高興,雖然想過要親自跟你道賀,但我不知道突然出現在你面前你會做何感想。」

  「我也會很高興的。」語畢,Sherlock沉思起來,並頻頻轉頭看向Mycroft。過了一會兒,那個讓Sherlock陷入沉思的問題似乎得到了解答,Sherlock激動地說:「John,你能下來嗎?」

  「現在?不好吧……」John看了看身旁的其他觀眾。

  「沒關係的,我去旁邊等你!」說完,Sherlock就走到了觀眾席一旁的走道口等待John從觀眾席出來。

  總算越過其他觀眾從觀眾席走出的John感覺有些疲憊,但他還是走到了Sherlock面前。「怎麼了?」John問。

  「跟我來。」Sherlock毫不猶豫地牽住了John的手,領著人來到了Mycroft的面前。「Mycroft,我有話跟你說。」Sherlock將人拉至身邊,眼神無比堅定地看著Mycroft說:「這是John,我的新教練。」

  相較於John驚慌失措的模樣,Mycroft對Sherlock的發言倒是沒有任何激烈反應,他只是面無表情地將John從頭到腳來回掃視了兩遍。

  「那個John?」能讓厭惡滑冰的弟弟將人生目標轉為成為滑冰選手的人Mycroft自然是有耳聞,只是他從沒想過對方會再次回到Sherlock的人生當中。

  當Mycroft確認無法在John身上察覺危險訊號後他不再板著臉,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他伸出手並向人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Mycroft Holmes,Sherlock的哥哥以及他口中的代理教練,但很顯然的,你才是他在尋找的教練。」

  「呃?你好,我是John Watson,當教練一事我想Sherlock他只是在開玩笑——」John一臉尷尬地與人握了握手,但很快地就被Sherlock給拉開,並推到了自己的身後。

  「好了,你們不用再對話了,從今以後John就會是我的教練,你可以回去繼續為女王服務了。」Sherlock頗為嫌棄地朝Mycroft擺了擺手。

  Mycroft看了Sherlock一眼,之後他的視線轉向John,並說了聲:「希望你能停止他想提前退役的念頭。」語畢,Mycroft就饒過兩人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死胖子!快滾!」Sherlock咬牙切齒地看著Mycroft帶著愉悅的笑容自視線中消失後,就聽見身後的人提出了疑問。

  「退役?什麼退役?你已經打算要退役了?」John聽見了Mycroft剛才說的話,他完全不敢相信Sherlock打算在最巔峰狀態考慮退役,John為此感到失望以及難過。

  轉過身發現John的表情不太對,Sherlock趕緊開口:「不,不,沒有,儘管曾有打算,但我暫時不會那麼想了。」Sherlock說:「因為你,John,你是我開始學習滑冰的契機,我又怎麼可能會在讓你成為我的教練後立刻退役呢。」

  「真的?」John有些懷疑。

  「真的。」Sherlock說:「現在,先讓我們談談你該做些什麼吧——不,還是先聊聊這些年的事吧。」Sherlock牽著人往休息室走去。

  「嗯?但那跟成為你的教練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更何況我根本不可能成為你的教練,我只是單純的愛好滑冰而已。」

  「確實沒有關係,但能成為我教練的人只有你,John,就算你不是專業的也沒有關係,只要是你就好了。」Sherlock說。

  John看著Sherlock的背影思考了一會兒,最後他決定妥協。

  「我可是很嚴格的喔,就算你是我最喜歡的滑冰選手也一樣。」John走到了Sherlock身邊,並說著:「請多指教,Sherlock。」

  Sherlock偏頭看了John一眼,也笑著回應對方:「請多指教。」

※※※

  數年後,Sherlock還是提前退役了,他在John的見證下完成了選手生涯中最後一場比賽,並同時刷新了個人最高得分以及賽史上最高得分的紀錄。

  儘管Sherlock的愛慕者仍然很多,許多人不捨他的身影要提前從賽場上消失,但他一如既往地不在意他人的想法,一如既往地做自己所想做的事,而誰也不能改變他的想法——

  早晨,將早餐與報紙一同拿進飯店套房裡的John在放下早餐後,邊翻閱著報紙邊笑,他拿著報紙坐回了床邊,並對仍懶洋洋躺在床上的人說:「報紙是這麼說的耶,Sherlock,可你明明就因為我而多留在賽場上數年不是嗎?」

  躺在床上的Sherlock聽見了John說的話,他的眼睛轉了轉,起身抽走了報紙,隨手扔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只是因為記者喜歡聽我那麼說罷了。」Sherlock將人壓倒在床上,他注視著John說:「我確實是因為你而留下,但也是因為你而離開,因為我已經不需要再用"教練"作為藉口將你留在身邊了。」

  「我敢肯定一定很多人在知道答案後會心碎。」John輕撫Sherlock的面頰。

  「……讓他們心碎去吧。」親暱的用臉頰磨蹭著對方的掌心後,Sherlock伏下身,親吻了那雙他已吻過數回卻仍貪戀不已的唇。

  或許,自己的退役確實會讓許多人難過,但Sherlock一點也不在乎,總會有新的選手取代自己的位子,而他選擇趁兩人都還年輕時離開;如此一來,就算他們從賽場上離開了,也還有許多時間去找出其它的人生目標,想做的、能做的事情還很多,人生還有許多事等著他們去嘗試——

  但最重要的是,他們會在彼此身邊,兩個人一起前進。

                           -END-

评论(14)
热度(76)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