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麥雷-Why me

  「為什麼是我?」Lestrade記得自己曾在多麼絕望的情況下對前妻說過那句話。

  Lestrade知道自己並不理解異性,這件事從與前妻失敗的婚姻關係獲得了驗證;而他曾以為自己至少是理解同性的,可最近他也開始懷疑自己連同性也不理解了,因為他完全看不透Mycroft。

  最初只是懷疑罷了。Lestrade懷疑Mycroft接近自己的原因,並不單純是要自己成為Sherlock的保父,但那猜想之後卻因為追求刺激的想法以及可笑又可悲的心態而說出了口。

  「Mycroft,你是在追求我嗎?」

  事後,Lestrade除了將原因歸咎於工作以及生活壓力之外,他也就想不出自己為什麼會讓那應該隨著自己埋入六英尺之下的猜想給脫口而出了。那段渾渾噩噩的日子確實給Lestrade帶來了極大的壓力,當他用略帶譏諷的語氣詢問時,就連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在譏笑自己的猜想,還是諷刺Mycroft的行為了。

  一如既往地,Mycroft並沒有馬上開口,他總是深思熟慮後,才用無比莊重的態度與語句表達自己的想法。

  好在Lestrade仍保有一絲的理智,他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發言是多麼的無禮。

  「啊、抱歉,我只是——」

  「是的,Lestrade。」

  Lestrade還來不及解釋,Mycroft卻已組織好了自己的話語。

  「我確實是在追求你,你願意接受嗎?」

  看著對方臉上的微笑,Lestrade瞠大了雙眼,他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Mycroft,彷彿Mycroft雙唇的開闔只是幻覺,彷彿Mycroft的答案只是幻聽——但Lestrade卻又同時知道一切都是真實的。在Mycroft提出疑問後,他們之間的無聲持續了一段不短的時間,直到Lestrade終於認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回應方法。

  「哈哈,Mycroft你肯定是在說笑吧?」就算想試著用開玩笑的態度作為回應,Lestrade也知道自己隱藏不了當中的尷尬。

  這次,Mycroft沒有思考得太久,他只是加深了笑容,之後反問道:「我看起來像是會說笑的人嗎?」

  Lestrade終於確定自己從一開始就選錯了話題。

※※

  有些話或許不該說出口,但有些話說出口後會一切都會簡單許多。

  儘管Lestrade一開始認為Mycroft只是想戲弄自己而有那種回應,但在之後的交談裡,Lestrade發現似乎並不是那麼一回事,那個與自己有天壤之別的Mycroft確實將自己視為追求對象,自己的猜想成為了事實——其實Lestrade還滿高興自己的猜想成真的,否則自己也就太可悲了一點。

  而之後的發展雖然連Lestrade自己都意外,但在看見Mycroft難得出現短暫的訝異神情時,Lestrade便覺得接受對方的追求或許不是件壞事,畢竟自己可是見到了難得一見的畫面。

  事實上,Lestrade在年輕時試過一次與同性交往,但現在回想起來,那只維持了數日的感情或許連愛情都稱不上吧,只是孩子們因為好奇的一次嘗試罷了;可現在不同了,Lestrade已經不是個孩子,他有豐富的人生歷練,儘管與前妻的婚姻失敗,但他想,也許在多年後的現在,自己能在同性身上找回戀愛時的感覺。

  與Mycroft的交往似乎挺順利的,Lestrade不再因為收到Mycroft親筆用華麗字體寫出的關心而感到驚訝,不再因為某個下雨的日子在蘇格蘭場外見到Mycroft的座車而心慌。Mycroft自然地融入了Lestrade的生活當中,他們互動的機會與次數明顯增加,Lestrade對Mycroft的好感也緩慢卻穩定地上升。

  似乎哪裡都沒有問題,但Lestrade卻總覺得有種詭異的感覺存在於兩人之間。Lestrade是知道的,Mycroft對自己足夠友善、足夠包容、足夠貼心也足夠紳士——不,不如說太過紳士。Lestrade知道與Mycroft交往不可能與前妻交往時相似,他們不可能手挽著手走在大街上,不可能在某個心動的時刻突然親吻對方,但交往整整半年後,他們的互動仍只像是朋友一般,沒有任何特別親暱的互動這件事讓Lestrade感到不安。

  開始正視並煩惱了數日後,Lestrade決定主動出擊。在某件耗時數週的案件終於解決後,Lestrade邀請Mycroft與自己一同前往酒吧,說是想與人分享喜悅,心裡卻盤算著該如何將人給灌醉。

  「我會準時赴約。」

  Mycroft接受了Lestrade的邀請,在約定的時間穿著他那筆挺的三件套出現在酒吧。兩人將酒杯斟滿又飲盡了數回,當Lestrade因為酒精在體內作用而感到燥熱,並伸手扯鬆頸間的領帶時,他卻發現酒精似乎對坐在面前的Mycroft起不了任何作用,對方仍是一派輕鬆的模樣。

  Lestrade感到有些苦惱,這並不是他所想見到的。

  「算了,回去吧。」Lestrade將最後一杯酒飲盡後站起身。

  「Greg?」看著Lestrade起身,Mycroft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疑惑。

  Lestrade看見Mycroft跟著站起,但Lestrade沒有對自己的言行做出解釋,他只是付了酒錢後,就往酒吧外頭走去,而Mycroft理所當然地跟了上去。

  「Greg,你似乎並不因為案件結束而喜悅,你在為什麼煩心?」酒吧外,Mycroft問到。

  Lestrade低頭看著Mycroft與自己之間兩步寬的距離,感到更加煩心,他往前一步,並看見對方微微挪動著腳,似乎在猶豫要不要退後。

  「當初其實不只是我腦筋不正常了吧,你後悔了嗎?」Lestrade抬頭,注視著Mycroft。

  看著Mycroft陷入沉默,Lestrade知道他是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但有些醉意的他不打算解釋,也並不打算給人太多時間思考,他只是冷笑了聲,接著開口:「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的關心了。」Lestrade轉身想要離開,卻因為腳步不穩而踉蹌了下,他感覺到Mycroft伸出手攙扶著他,避免他跌倒在地。

  Lestrade突然覺得交往半年後第一次肢體接觸是因為險些跌倒的自己有些可悲。

  「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Greg,請不要輕易說出口。」Mycroft說:「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Lestrade深吸了口氣。「我沒有,而且我不想回去。」Lestrade說。

  Mycroft的座車在Lestrade說話的同時在兩人身邊停下。Lestrade不知道Mycroft有沒有聽見自己說的話,但在Mycroft為自己打開車門時,他選擇了接受,直接鑽進了後座,並等待對方將自己送回家。

  「回去吧。」Mycroft跟著坐進後座並關上門後對駕駛說:「回我家。」

  Lestrade敢肯定當自己聽見對方的發言時,是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驚訝的一瞬。

※※※

  Lestrade與Mycroft一路無語地到了Mycroft家。當Lestrade看著Mycroft的座車轉進高級社區裡時,他一點也不意外——那種沒有電梯的高樓層老舊公寓怎麼可能配得上對方呢?

  當Mycroft與Lestrade下車後,Mycroft相當自然地走到了大門前,而Lestrade卻站在原地不動,他看見Mycroft在打開門後回頭看向自己。

  「進來吧,Greg。」Mycroft做了個邀請的動作,「我們聊聊。」Mycroft說。

  Lestrade覺得酒全醒了,他深吸了口氣再重重吐出,之後邁開步伐,第一次踏進了對方家中。

  Lestrade曾想像過Mycroft的家大概會像電視劇裡的豪宅一樣,特別金碧輝煌,閃閃發光,牆上大概掛著各種名畫;但當Lestrade真正踏進Mycroft家後,他只感覺那是個井然有序的屋子,雖然擺設以及裝潢布置看起來仍是相當高級,但還是跟想像中有些差異。

  Mycroft跟在Lestrade身後進了門。「隨便坐吧。」Mycroft說。

  當Lestrade在長沙發的一側坐下後,他看見Mycroft選擇在側邊的單人沙發坐下。儘管他們距離很近,但並不是坐在一起——Lestrade注意到了這個細節。

  「為了避免我又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惹怒你,我就開門見山地問吧。」Mycroft注視著Lestrade道:「你怎麼會認為我後悔了?」

  Lestrade指著兩人間的距離道:「因為這個,我有時懷疑我們都只是一時腦筋不正常了,才會交往。」Lestrade說:「Mycroft,我們已經交往了半年,但我們仍像是朋友般的互動,我知道你是個紳士,我也能感覺得到你愛我,但……我不知道,你對我沒有任何其它感覺嗎?」

  Lestrade注視著Mycroft,他看得出對方正在思考,但很快地,Mycroft便向前傾身,使自己的膝蓋碰觸到了Lestrade的膝蓋。Lestrade沒想過對方會迅速縮短兩人的距離,Mycroft的反應讓他有些意外。

  「怎麼可能沒有,但我怕自己若是太過躁進,會嚇到你。」Mycroft用指尖觸碰了Lestrade擱在大腿上的手,儘管對方的觸碰讓Lestrade有些緊張,但他並沒有閃躲,只是任人的手扣住了自己的。

  「你完全無法想像你對我有多大的吸引力吧,Greg,與你共度的每分每秒都讓我發現自己是多麼愛你,我想觸碰你,想親吻你,想擁抱你。」Mycroft說話時始終低著頭,像是害怕Lestrade的反應似的。「事實上,在你說出口之前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追求你,直到那天,我才終於明白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我絕不是因為一時不適才說出那些話,也絕不是對你沒有任何渴望。」Mycroft抬起頭,注視著Lestrade說:「若你允許,我可以吻你嗎?」

  Lestrade看著人,這是他第一次知道Mycroft也會有煩惱,而自己恰巧就是煩惱的來源,可自己不僅沒有察覺,甚至還將所有的過錯都推給對方,然而這從來就不是他們任何一人的錯,只是他們都太過小心翼翼罷了。

  Lestrade側了側身子,他面向Mycroft並傾身向前,主動親吻了對方的唇。第一次與Mycroft接吻,Lestrade發現自己就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孩子似的,既期待又緊張,緊接在後的是迫不及待想要再次嘗試——然而第二個吻的主導權卻被Mycroft給奪去。

  起初只是淺吻,而後加深。與前妻那用高額保養品日夜塗抹的雙唇不同,Lestrade感覺眼前這男人的唇是更加乾澀、粗糙的,但他並不討厭那雙唇所帶給自己的觸感,並不討厭因為距離而嗅到屬於對方的淡香水氣味——一切都是這般美好,Lestrade感覺自己真是被無理的懷疑給浪費了許多時間。

  「Greg,儘管這個問題有些不恰當又或許太過躁進,但,我們能更進一步嗎?」Mycroft在接吻的空檔之間詢問,表情混合著期待與不安。

  見狀,Lestrade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問題確實糟透了,Mycroft。」Lestrade意有所指地說:「假如你不介意弄髒床的話。」

  聞言,Mycroft用行動證明了自己並不介意。

※※※※

  Lestrade想,這一切或許都只是幻覺吧,否則那個無比嚴謹的Mycroft怎麼會任由自己褪下他的三件套,並任其隨意丟棄在臥室的木質地板上;如果不是幻覺,自己又怎麼會在褪去衣物後跨坐在這男人的身上,看著對方在歡愉的同時緊皺眉頭,而那表情就像是苦惱地看著這世界上最令他失控的人似的。

  Lestrade在幾乎要暈厥過去時達到高潮,然後他疲憊地睡去,直到早晨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闖進屋內為止。

  「Mycroft?」睜開眼的第一秒,Lestrade想起自己是在Mycroft家,自己是躺在Mycroft的床上;睜開眼的第五秒,Lestrade想起自己昨晚在對方身上或身下叫喊著對方的名字,想起對方親吻自己的耳際並安撫自己;睜開眼的第十秒,Lestrade終於注意到Mycroft正躺在面前,而且正注視著自己。

  除了想一槍斃了自己之外,Lestrade沒有第二個想法。

  「早安,Greg。」Mycroft的反應倒是很自然,他微笑地看著自己的戀人,並且他的笑容比平日來得更加溫和且毫無防備了。

  「早、早安……」Lestrade試著用相同的態度回應對方,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雙頰因為回想而紅潤,他感到相當羞恥的同時,卻又忍不住說:「真高興我們之間不再有距離。」

  「用我對你的愛向你保證,今後再也不會有令你不安的距離。」

  Lestrade看著Mycroft,在他心想著自己是何其幸運的同時,有個疑問脫口而出。

  「Mycroft,為什麼是我?」Lestrade說:「我相信你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吧,為什麼選擇了我?」

  這次,Mycroft並沒有花過多的時間思考,他幾乎是瞬間就開口答道:「我確實見過不少人,但除了公務之外,我從不在其它時間想起他們,無論是長相或名字,只有你闖入了我的思想。Greg,或許,答案是,因為是你,我才會愛上,而這是我唯一的答案了。」

  Lestrade看得出Mycrodt沒有說謊,他也聽得出對方不是刻意選用那種能讓自己感動萬分的話語來回答的,正因如此那深深觸動了他的心。

  「那是個好答案,那是我聽過最好的答案……」

  當Lestrade的眼淚順著眼角滑落並浸濕枕頭時,Mycroft給了Lestrade一個擁抱,一個足夠溫暖他,也能讓他依靠的擁抱。

  一個毫無理由,不須多言卻能代表一切的擁抱。

                           -END-


話嘮時間:

依稀記得前陣子有人問起ML,那時也正好想寫,於是就趁著這幾天寫了。

原本希望能在聖誕節寫完的(儘管內容跟聖誕節完全無關),但動作太慢所以就超時了,不過我想我還是能趕個英國死線吧?

遲來的聖誕快樂,願諸位都能找到觸動自己心弦的人。

评论(21)
热度(102)
  1. 魂-球兒Fa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ˇˇˇ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