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One More Chance

*胡亂寫了點什麼,其實更像我對402的心得,所以大概算有雷吧。

*雖然掛著福華,但其實是大量的Mary與John。1%事實+99%腦補。

以下正文:

  John最近看見了Mary——就在她的葬禮數天之後——儘管他知道那只是幻象,但他不願承認,也不願將對方與死亡產生連結。於是John便與Mary共同生活了起來,一如既往地。

  「該起床了,John。」

  早晨,Mary站在床邊,面帶微笑地看著John,而John翻了個身,伸手關掉了床頭的鬧鐘。

  「早安。」John看著Mary,並試著用微笑回應對方,儘管他看不見自己的臉部表情,但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笑容是多麼僵硬。

  在與Mary問早後,John起床盥洗。當他面對浴室裡的鏡子思考著今天起床的目的為何時,嬰兒的啼哭聲讓正刮著鬍子的John回過神來。「該死——」角度稍有不對,刀片在John的側臉造成割傷,小小的血珠自傷口緩緩湧出。

  「她還在哭哦,快去看看她吧。」Mary說。

  「我知道,這就去。」

  在將傷口上的血珠擦拭乾淨後,John轉身走出浴室,快步往女兒的床邊走去。John輕輕抱起他的女兒,之後小幅度地左右搖晃著,雖然哭聲變小了些,但並未完全停止。

  「你知道她喜歡聽爸爸唱歌的。」Mary站在嬰兒床的另一側看著John,她微笑著說:「唱吧,不要拘束。」

  在Mary說完話後,John用一種輕柔的語調唱起了不具名的童謠,而那首歌就像有魔法似的,讓他懷中的嬰兒停止了哭鬧,先是用小小的眼眸注視著他,之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再次陷入熟睡。

  在確認女兒重新入睡後,John動作輕巧地將人放回嬰兒床中,並為她蓋上了她的小毯子。

  「做得真好。」Mary讚許到。

  「遠不夠好。」John輕聲地說:「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做得沒有你好,我無法……無法獨自照顧她。」

  Mary的笑容消失了,她用一種略帶歉意的表情看著John。

  「可惜我已經辦不到了,因為我——」

  「不,別說。」

  在Mary說完話之前,John打斷了她,而Mary也如同John所要求的,閉緊了嘴。John與沉默不語的Mary互視了一會兒,之後他無力地在床邊坐下,捂著臉用顫抖的語氣說:「對不起,別沉默不語,跟我說說話吧……」

  然而那個早晨,直到Molly來到John的家中陪伴他與Rosie前,Mary都未曾再發出聲音。

※※

  幻象仍持續著——John重新看起了心理診療師,但並不是為了消除幻象。John偶爾會想,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人生是不是犯過太多的錯,才導致自己必須如此頻繁地與心理診療師聯繫。

  先是因為Sherlock,再來是因為Mary——兩者的差異只在於後者真的不會再回到自己的生命當中了。

  「喔,別傻了John,我們都知道發生這一切只是因為你認識了Sherlock,認識了我。」Mary在心理診療師的身後來回踱步,並說到:「說到Sherlock,你已經好久沒有跟他聯絡了,不知道他最近過得好不好。」

  「肯定不好,我希望他過得不好。」John說話的同時手攥緊成拳。

  診療室並不大,坐在John對面的心理診療師聽見了John的自言自語,於是開口詢問:「John?你還好嗎?」

  John深吸了口氣,視線停在站在心理診療師身後的Mary身上,他看著她用俏皮的表情示意自己該專注於治療上,該專注在心理診療師身上。

  「我沒事。」John的視線重新回到了心理診療師的臉上。

  「那讓我們繼續吧——」John的心理診療師這麼說。

  「我敢肯定他注意到了我的存在。」Mary彎下腰,將臉湊到了John仍不記得名字的心理診療師臉旁,她注視著John說:「你說謊了,John,你我都知道你並不是沒事,因為你就放任我這麼存在著。」

  Mary的發言讓John感到疲憊,但如果能看見對方的身影,能聽見對方的聲音,那麼他願意忍受這一切,他必須忍受,因為這是他給自己的一種懲罰。

※※※

  在Mary死後,John曾暗自發誓再也不見Sherlock,因為Sherlock奪走了他的妻子,奪走了他孩子的母親。曾經John毫無緣由地相信Sherlock,他相信他所說的每句話,他相信他所立下的誓言,但他對Sherlock的信任卻因為在水族館的那晚而消失。

  儘管發誓,但John並非完全沒有想像過Sherlock的狀況如何,特別是當他接到Mycroft的電話時,對方總提醒著他還有Sherlock這個人的存在。

  「你明知你最終會回到他身邊的。」在John又一次掛斷了Mycroft的電話後,Mary說:「想想Sherlock逗弄Rosie時的模樣,儘管他在她受洗時分心,但你知道他也愛著她,不是嗎?」

  儘管有些動搖,但John仍搖頭表示不認同。

  「我不可能回去的,也不會回去,因為他——」當John抬起頭看著Mary時,他發現自己說不出口,他無法輕易將所有的過錯都歸咎於Sherlock。

  「說吧,John,他做了什麼?」Mary在John的身邊坐下。

  「他沒有信守誓言……」

  「那麼你呢?John?你信守誓言了嗎?」

  因為Mary的問題而啞口無言的John絕望地看向身邊的妻子,就算是那般殘忍的問題,她也是面帶微笑地詢問。

  John沒有回答,只有懊悔的淚水自臉龐滑落。

※※※※

  大部分時候John都佩服著他的前房東Mrs. Hudson。或許因為對方是毒販的遺孀吧,膽大心細的她總能忍受自己與Sherlock在221B所搞出的任何麻煩——不,大部分都是Sherlock的錯,這點John必須澄清。

  但,就算佩服Mrs. Hudson,John也從沒想過對方居然會直接把Sherlock用幾乎算是綁架的方式給送到了自己面前,他完全沒想過對方方才要求自己答應會與Sherlock見面一事竟如此快就發生。

  「他看起來真憔悴。」

  刻意忽視了妻子給Sherlock的評語,John只感覺尷尬,憤怒,困惑,他抗拒著Sherlock互動,只想狠狠揍對方一頓,但Mrs. Hudson就站在一旁,他實在不好突然動手。

  John感覺Sherlock總將自己的人生規劃給打亂,最詭異的是,連認識Sherlock的人都會幫忙他打亂自己的人生規劃,因為自己居然又莫名其妙因為Mrs. Hudson的行為而與Sherlock重新產生連結。

  在聽過Sherlock那不知是清醒還是嗑藥過多後所產生的罪犯猜想後,John決定再陪人瘋狂一次。僅此一次。

  「我們都知道在看見他的第一秒你就無法拒絕他了,你已經無法脫身了,John,我知道你愛他。」Mary的聲音帶著笑意,而John選擇沉默地接受那句話。

※※※※※

  「Sherlock!你真是瘋了!」John還無法確定Sherlock的猜想是否正確,但他肯定自己的行為不對——他毆打了Sherlock,正如對方死而復生的那天,卻遠比那來得更加殘忍。在他毆打Sherlock的同時,Mary並沒有出聲制止他的行為,她甚至沒有出現在那個停屍間裡,而他無法停止自己將長期以來的怒火發洩在對方身上的行為。

  拜託你,制止我吧——John在停手前仍想著這句話,但事實上連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在對誰說話,究竟是期待Mary出聲制止自己毆打好友的行為,還是等待那總高高在上的Sherlock閃躲並阻止自己。然而前者沒有出現,後者則是選擇無條件接受。

  「他有權力,因為我奪走了他的妻子。」疲憊,虛弱,臉上盡是傷口的Sherlock這麼說。

  就算他們已很久沒有交流,但John知道Sherlock的意思,他明白對方全然接受自己暴力相向的原因,只因為他也認為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妻子;但比起Sherlock全盤接受,此刻的John卻更希望Sherlock反駁自己,希望對方拒絕自己將所有罪名推至他的身上。

  「你知道那麼做是不對的吧?你不該打他的。」

  在Sherlock被送進醫院,而John看過Mary所留下的影片後,Mary重新出現在副駕駛座上,那時John正在驅車趕往醫院的路上。

  「……所有事都是錯誤的,包含跟妳對話。」John感覺自己的腎上腺素激增,他深怕自己無法趕到,他想起了Mrs. Hudson曾說過的那句話,那句關於自己不能連Sherlock也失去的實話。John知道自己的內心深處是相信Sherlock的,他也知道對於Mary的死,Sherlock並不該負全部的責任,只是自己選擇了逃避,還無理取鬧的選擇將過錯怪罪給Sherlock。

  只因為真正沒有信守誓言的是自己。

※※※※※※

  Sherlock對於罪犯的猜想是對的。而在事情結束之後,John坐在221B裡,坐在他的沙發上,坐在Sherlock的對面。

  Sherlock看起來仍是挺憔悴的,但John知道在大家的幫助之下,他肯定能很快地恢復成以往的模樣,而他將加入"大家"的行列當中,他將與其他人一起照看Sherlock直到對方恢復。

  「恢復之後呢?」Mary在他們身旁走動著,用一副"別傻了"的表情說:「等他恢復後你肯定還會來吧。」

  John知道Mary說的是實話,最初抗拒與Sherlock見面的想法已經消失,他不可能放著Sherlock一個人不管,特別在知道對方需要自己的時候,但他的內心仍矛盾著,John不確定自己該如何與Sherlock相處——畢竟自己可是殘忍的對待對方好一陣子了。

  「跟他聊聊天啊!John!」Mary催促著,「別讓他像個被拋棄的小狗,告訴他你會陪伴他!告訴他你愛他!」

  「……我先回去了,Molly等等就來了。」聽見Mary的話而萬分尷尬的John決定先行離開。

  「啊、已經要走了嗎?」Sherlock說。

  儘管Sherlock沒明確說出口,但John聽出了對方的挽留。就在John正準備離開時,他聽見了那聲熟悉的嘆息聲,而他知道那是Irene Adler傳訊息給Sherlock時特有的提示音。

  John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那個提示音就像是某種暗示,他莫名感到惱火,於是他質問Sherlock,並在意對方至今仍與那個女人有所聯繫,在意對方在如此長久的時間過後居然仍沒有給她回應。

  「你該把握機會,Sherlock,不然就來不及了……」John肯定自己在訓斥Sherlock的同時,也在對自己說著同樣的話,或許自己只是羨幕吧,只是羨慕對方仍有個愛慕他的人存在,能夠溝通,能夠對話,但他卻將之視為空氣,而自己卻連道歉都無法傳達給Mary了。

  Mary靜靜地站在Sherlock身邊,John則注視著她,之後他深吸了口氣,終於將自己一直以來不願面對的事實給說出口。「你沒有害死她,Sherlock,我知道她選擇了保護你,而我將過錯歸疚於你是因為——」John略為哽噎地說:「我無法面對我自己的過錯。」

  John將自己與公車上女子互傳訊息的事說出,但他並不是對著Sherlock說,而是對著Mary的幻象說:「我想成為你心目中的樣子,但我辜負了你,對不起。」在將心中的秘密給說出後,John長期緊繃的情緒終於得到解放,而代價就是他的淚水像潰堤一般無法控制,他只來得及用手稍作遮掩,卻無法隱藏自己哭泣的事實。

  Mary的幻象在John的自白後消失,而Sherlock的言行舉止總是令John出乎意料。John不曾看過Sherlock安慰他人,但他卻得到了Sherlock安慰的擁抱。

  「沒關係。」Sherlock的手觸碰到John的手臂與後頸時他這麼說。

  「才不會沒關係。」John顫抖著,感覺到Sherlock讓自己倚靠著他,他感受著Sherlock的體溫,並感覺被觸碰的地方微微發燙。

  「對,但事情已經過去了。」Sherlock說。

  John在Sherlock的懷抱中停留了好一會兒,這是他少數願意將脆弱的一面展露出來的時刻。John想,或許自己只願意將脆弱的一面展現給Sherlock看吧,恰如對方也只在自己面前失常。

  你該把握機會——John想起自己方才說過的話,也想起了Mary曾催促自己該說出口的事實。John其實一直都知道Mary已經不在了,那個與自己對話的幻象,自始至終都只是一部分的自己罷了,所以那些話語都只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Sherlock,或許我才是該把握機會的那一個,可現在真的不是個好時機。」John抹去了臉上的淚水,並回抱了Sherlock,「對不起,我已經讓你等的太久了,但你能再給我些時間嗎?」

  「無論多久我都會等待的。」Sherlock加重了力道,緊緊地擁抱著John,像是想將對方給融入身體當中。

  「我知道。」John呢喃著:「我一直都知道。」

  John知道自己之後肯定會搬回221B,他熟悉221B的環境,他知道自己在這也能照顧好Rosie,而Mrs. Hudson也能就近為他分憂;Sherlock就不用說了,John知道對方雖然不喜歡大部分的人,但他肯定會喜歡Rosie的,因為Rosie是自己的孩子。

  告訴他你愛他——John想,自己一定要在整理好情緒後,選擇一天告訴Sherlock自己的心意,而不是將他們是室友時所產生的情感當作錯覺,因為他已不想再錯失機會。

                            -END-

話嘮時間:

無法用言語表達自己有多喜歡402。

我應該是個十分明顯的Sherlock愛好者吧,但在有些人批評John是個渣男,甚至於兩方愛好者爭論起來的同時,我卻一點也無法討厭John。

因為我認為John還是愛著Sherlock的(此處指的是友情),而Mary的幻象則是他一部分的……良心?或許稱之為他自己更為合適。

John在402告訴大家,自己並不是個完美的人,擁有婚姻,擁有女兒的他也會想追求刺激。但我認為那只是因為John愛好刺激,但他並沒有忘記自己的家庭,所以他才矛盾,所以他才痛苦。

而John也知道並不是Sherlock害死了Mary,只是他需要一個目標,需要一個怪罪的對象,所以他將Sherlock作為了目標,但在最後,他也終於能夠告訴Sherlock"不是你害死了她",因為他知道Sherlock一樣自責,或許比他還更加自責。

402當中最喜歡最後Sherlock與John交談的部分,在John終於忍受不住而哭泣時,明明應該算是半個被害者(被John厭惡、毆打之類的)的Sherlock,卻不計前嫌安慰著對方,成為了他們兩人中更為堅強、成熟的那一個。

如果非要細說的話,其實還有更多對於402的感想,但大概以上的部分,讓我產生了這篇腦補內容,如果你能稍微理解我想表達什麼樣的感情就太好了。

评论(8)
热度(112)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