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麥雷-何懼

*大概是S4-3的延伸小小片段,一點想像。

*已交往設定,在Sherlock、John、Mycroft被救出後的事。

以下正文:

  當Lestrade聽見Sherlock要自己好好照顧Mycroft時,Lestrade突然明白對方那是意有所指的話中有話。雖然Sherlock終於記住了自己名字一事讓Lestrade感到驚訝,但更讓他驚訝的或許是Sherlock的發言——對方究竟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與Mycroft交往的?

  不過,Lestrade並不在意Sherlock是如何知道自己與Mycroft之間的關係的,畢竟沒什麼瞞得過Sherlock不是嗎?他更在意的是當Mycroft、Sherlock和John被迫參與Eurus那令人噁心的遊戲時,Mycroft不停出言貶低Shelock與John,只為了讓Sherlock更快地決定殺死他。

  Lestrade花了些時間將後續處理安排完畢,直到確定大家都回到了該去的地方後,他才自己駕車去到了Mycroft的住處。儘管他知道自己不需要超速,Mycroft一時半刻並不會從家中離開,但一些煩心的想像卻讓他不停地加快油門,只希望用最快的速度抵達對方身邊。

  當Lestrade停好車,進到Mycroft的家中並踏入臥室時,Mycroft仍閉著眼躺在床上。Lestrade想了一會兒,決定拉把椅子在Mycroft的身旁坐下,並在拉動椅子的同時刻意讓椅腳摩擦地面,發出不太悅耳的聲響。

  「……如果你真的睡著了,或許你不該在聽見我拖動椅子的時候皺眉。」Lestrade在椅子上坐下,注視著躺在床上的Mycroft。

  由於Lestrade明顯是在生氣,因此Mycroft並沒有試著繼續裝睡,他不會為了閃躲接下來的話題而忽視對方——儘管他真的不願意與人進行之後的對話,因為他完全理解對方不悅的原因。

  床上的Mycroft睜開眼,坐直了身子,他注視著Lestrade說:「別擔心,Greg,雖然我確實因為Eurus的行為而受到驚嚇,但除此之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Lestrade沉默著,而Mycroft知道對方不回應自己是因為在不滿自己的發言,自己確實太過輕描淡寫那些生死關頭,但他並不想讓Lestrade知道的太多,那只是讓對方徒增煩惱罷了。

  一段時間過後,Lestrade才開口:「我從John那聽說了你類似自殺的發言。」

  Mycroft在聽見Lestrade的發言時忍不住屏息。

  是啊,John肯定會跟他說的吧——Mycroft想著,卻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面對說出那句話的Lestrade。

  臥室裡是尷尬的沉默,就算是Mycroft也無法肯定此時該如何開口才能完全平息對方的怒火,但他還是知道該如何將Lestrade的怒氣壓至最小的。

  「我很抱歉。」Mycroft向人表達了歉意,「我不該那麼輕易選擇犧牲自己,但我並非沒有思考——」話還沒說完,Mycroft突然閉上嘴,因為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Lestrade的臉色看起來更糟了,他在Mycroft閉上嘴後突地起身,接著轉身一腳踹翻了方才坐著的椅子。「思考、思考、思考!如果你真的認真思考了,就應該知道什麼話不該說!你就會稍微想起我的存在!」氣憤的Lestrade背對著人,但Mycroft仍看見了他那因為憤怒而劇烈起伏的雙肩。

  「就算你知道Sherlock不會真的對你開槍,你也不該那麼說的……」Lestrade語帶哽噎,他顫抖著舉起了手、遮掩著雙眼,彷彿身後的Mycroft這樣就不會注意到他在哭泣。

  而始終坐在床上打算任由對方隨意發火的Mycroft,在發現Lestrade開始哭泣時,徹底的慌了,他立刻下床來到了對方的身邊。「Greg,對不起,是我考慮的不夠周全,對不起。」那個即使面對死亡威脅也能面不改色的Mycroft,在面對哭泣的Lestrade時慌亂不已,他躊躇著該如何安慰對方,將手朝人探去數次又收回後,才終於敢輕撫對方的背。

  「對不起,Greg,我知道我現在不管說什麼,都無法撤回我當初說過的話,但我並不是有意讓你擔心的。」Mycroft邊拍著人的背邊說著,在確認對方沒有閃躲自己的安撫後,他改而環抱住人,「我發誓,我將來會更加注意安全,更縝密的思考,絕不讓你再因為擔心而生氣以及哭泣。」Mycroft說。

  在Mycroft說完話後,臥室裡安靜的可怕,而Mycroft在等待Lestrade開口。

  「不准再輕視自己的生命,否則我就不再原諒你——」過了一會兒,Lestrade不再哭泣,但語氣中仍帶著怒氣,「而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她對你們所做的事。」

  「我明白,我都明白……」Mycroft摟著人輕聲安撫,他知道這次是自己的考慮不周,輕易將自己的生命視如糞土,只因為他面對的是Sherlock與John。

  在適當的發洩並得到承諾與安撫後,Lestrade的怒火很快地消逝,他們親吻了彼此,並一起躺上了Mycroft那張柔軟的雙人床上,但他們只是側躺著、安靜無語地注視著對方,彷彿要將對方刻進眼底。

  過了一會兒,Lestrade開口:「對不起,Mycroft,Sherlock要我好好照顧你,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對你發火,畢竟你真是太令人生氣了。」

  「Sherlock嗎?」Mycroft露出了有些難以置信的表情,曾幾何時,自己心中那永遠長不大的弟弟也已經會為自己著想了。

  Mycroft想起了Sherlock手上握著槍的時刻,儘管那時的Mycroft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做出決定——決定讓Sherlock射殺自己以保他與John的安全——但他的演技仍讓Sherlock一眼看穿,甚至將遊戲導向了更加危險的地步,但也正因Sherlock的行為,才讓Eurus慌了手腳,自己也才得以苟活。

  而現在,Mycroft正慶幸於Sherlock沒有朝自己扣下板機,若自己終能全身而退都能惹得Lestrade如此不悅,那他真的沒有辦法想像自己的自殺行為成功之後,Lestrade會有什麼反應。

  想著,Mycroft再次抱緊了Lestrade,而他慶幸於此時的自己仍能擁抱對方、感受對方的體溫,那證明了自己還好好活著,同時也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畏懼死亡——畏懼於無法與人相見、相擁,無法與人道歉與道別。

  「Mycroft?」突然被人緊緊摟抱讓Lestrade感到困惑,但當他發現Mycroft正微微顫抖時,他想起了Sherlock曾說:「Mycroft並沒有自以為的那般堅強。」,那讓他想起了自己來此處的目的,轉而安慰起對方。「沒事了,已經沒事了,有我陪著你。」Lestrade輕拍著人,就像方才Mycroft安慰他那樣。

  是啊,已經沒事了,因為你還能擁抱著他——Mycroft在終於真正放鬆緊繃的心情而進入夢鄉前如此想著。

                            -END-

其實看完S4後一直坑著,撈出來填一填,混個更,希望沒什麼bug。

评论(8)
热度(53)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