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Ring

*已交往設定。情人節快樂。

以下正文:

  距離情人節還有一個月時,Guillam都仍未想起自己已經成為了能夠慶祝那節日的一員;直到某日返家經過商店街時,他的眼角餘光瞥見了那被玫瑰花塞滿,並布置成粉色調的櫥窗,他才想起原來一年當中還有情人節這個節日。

  儘管Guillam也曾有過幾段短暫的戀情,但從沒有一段感情能夠維持到情人節那天,原因太多,但大部分都是與他的工作有關。雖然因為單身而從不慶祝情人節,但辦公室的女性們倒是從不吝嗇在情人節當天主動向他表達自己的感情,只可惜Guillam並不打算搞什麼辦公室戀情,要顧忌的事太多,而擁有一個全天候與自己相處在一起的戀人也會讓他感覺受到束縛,因此他總是微笑著道謝,卻從沒有接受過任何人的告白。無論男女。

  而今年,Guillam知道一切已與往年不同了。

  事實上,Guillam應該一如往常自櫥窗前走過,然而那天,他卻忍不住在櫥窗前停下腳步,因為他想起了自己那最近工作繁忙的戀人,只在幾個深夜裡悄悄回到家中,帶著一身的煙硝味爬上他們的雙人床,鑽進自己的懷中。Guillam知道對方是相當疲憊的,所以他並不將那些行為視為挑逗,他所做的只是給予對方擁抱,或許再加上幾個不帶有其它暗示的親吻,然後任由對方在自己懷中睡去,並在天未亮之前就再次悄悄離開。

  儘管Guillam並不需要自己的戀人總陪伴著自己,他知道他們的身分讓這段戀情顯得不平凡,他們需要比普通情侶更多的空間,但這個月還沒有任何一天是與自己戀人一起共處這件事還是稍微讓Guillam難得的在意了。

  「Hector會喜歡什麼呢……」站在櫥窗前的Guillam沉思著他的戀人——Hector Dixon——是否會對這粉色櫥窗內的任何一樣情人節推薦禮物感興趣。Guillam花了些時間在心中分析與想像對方的反應,然而每一樣禮物的最終想像結果都只是受人唾棄,值得慶幸的是他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準備,於是Guillam便回家了。

  當Guillam到家時,他發現忙碌數周的Dixon難得的在家中,正一派悠閒地坐在沙發上擦著槍。

  「歡迎回來,Hector。」Guillam說。

  「嗯。」Dixon隨意地應了聲。

  那句歡迎詞是Guillam的新習慣,他總在自己返家或對方返家時那麼說,而他的理由是有個人歡迎自己回家是件好事;儘管Dixon最初對Guillam的發言感到不適,也叫Guillam閉嘴過幾次,但時間一久,Dixon似乎也習慣了。

  看Dixon放下已經保養完畢的槍,Guillam相當自然地湊到了對方身邊,他朝人伸出手,並看見了Dixon蹙眉猶豫了幾秒,才用一種略為不甘願的表情靠進他的懷中。而已經習以為常的Guillam並不因為對方的反應感到不悅,他知道Dixon只是對於與人親密互動一事適應的較緩慢罷了。

  「最近的工作告一段落了嗎?」Guillam提問,在看見Dixon點頭後,他接著問:「Hector你有任何除了槍械之外喜歡的東西嗎?」

  聞言,Dixon退開了些,用一抹狐疑的表情問:「你問這個做什麼?」

  「因為還有一個月就是情人節了,事實上我也沒有過情人節的經驗,儘管我大概猜想得出一般女性會喜歡什麼禮物,但我並不清楚應該為你準備什麼禮物——我是指除了武器之外的禮物。」Guillam據實以告。

  在Guillam說完話後,Dixon突然選擇與人拉開了距離。「……我要去休息了,儘管那個工作結束了,但明天還有新的工作要繼續。」Dixon說:「所以你明天開始也不用等我回來,我會很忙。」說完,Dixon就自顧自地收起槍起並身進了臥室。

  儘管有些錯愕,但Guillam並沒有表現出來,他只是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著:「我似乎說錯話了?」但仍久久沒有理出頭緒。

※※

  自從那天的談話過後,如Dixon自己所說,工作似乎又讓他繁忙起來。也因此,Guillam更少在白天見到Dixon了,但Guillam卻隱約有種對方其實是在躲避自己的感覺。儘管偶爾Guillam下班回家見到了Dixon,對方卻又總是在簡單聊過幾句後就急急忙忙離開了,Guillam為此感到煩心,卻依舊沒有表現出來,畢竟他也害怕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

  儘管因為Dixon的行為而煩心,但Guillam仍每天正常上下班,仍每天經過那條商店街,並注意到越是接近情人節,就越多商店將櫥窗布置成充滿戀愛氛圍的模樣。Guillam仍偶爾在某些櫥窗前駐足,卻從未踏進任何一間商店,因為他甚至不確定情人節那天Dixon會不會回家,畢竟對方的工作是那麼繁忙。無論真假。

  某日,當Guillam又在櫥窗前駐足時,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他自認為一舉兩得的好辦法,不僅能解決禮物的問題,也可以確保自己在情人節那天見到Dixon,於是他隔天上班就開始準備那個驚喜,接著在某晚見到Dixon時,向人提出了工作委託。

  「圓場又有事無法解決了?你們的工作能力未免太差。」儘管Dixon表示自己很忙,但既然是由圓場透過Guillam轉交給他的委託,那麼他會盡快完成手邊的工作,以空出時間完成這份新工作。

  當Dixon收下委託後,他仔細地閱讀起了關於新目標的資料。而Guillam知道那份資料的內容,無論是照片或是與目標有關的資訊都非常齊全,看似一個簡單的任務,卻在資料最後段添加了許多規定事項,讓Dixon必須要在指定的日期、時間、地點與目標見面後才能進行任務。

  「2月14日……」Dixon看著日期呢喃著,眉頭緊蹙。

  Guillam看出了Dixon對於過多的要求感到麻煩,但並不打算退還工作,並也沒有過問為什麼此次任務多了許多要求——Dixon從不問不重要的事,他只負責完成工作。

  在確定Dixon接受了工作後,其實Guillam的內心是相當激動的,因為那個目標只是虛構的人物,他真正的用意是希望能在情人節當天邀請Dixon一同享用晚餐。Guillam並非沒有嘗試過直接開口邀請Dixon共度情人節,但當他試著開口詢問對方2月14日是否有空時,對方總是閃躲問題,並很快地結束對話。因此,在Dixon接下工作後,Guillam就已經開始期待那天的到來——儘管對方知道事實後或許會十分生氣。

  在Dixon接下工作後,他依舊只有偶爾會回到他與Guillam的家,而Guillam仍在忍耐,並隨著情人節越來越接近時,他就越來越覺得要隱藏自己的喜悅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終於到了情人節當天,Guillam一如既往地出門上班,那是他第一次覺得上班時間是如此漫長。而在辦公室拒絕許多人的告白後,Guillam總算熬到了下班時間,他迅速返家換上了另一套西裝,並在約定的時間抵達了他給予Dixon的那份工作裡,目標所在的高級餐廳。Guillam踏進餐廳後,報出了那虛構的名字確認訂位後,服務生便告知已經有一名貴賓抵達,接著便領著Guillam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情人節這天,餐廳的座位多為雙人桌,而Guillam遠遠就看見了Dixon坐在其中一張雙人桌前,等待著目標的出現。Guillam從Dixon的背影感覺到對方似乎並不是很適應與許多情侶共處於同一個空間當中,對方顯得有些坐立難安的樣子,那讓Guillam忍不住露出了微笑,接著他便告知服務生自己已經看見了朋友,用小費將人打發後選擇獨自向人走去。

  Guillam往Dixon身邊走近,接著他神色自若地在對方對面坐下,而他一坐下就看見了Dixon臉上明顯是驚訝的表情。

  「你怎麼——」突然意識到自己受騙的Dixon瞇著眼說:「告訴我那不是個假名。」

  「我也很想那麼說,但很可惜那個人並不存在。」Guillam當然察覺了Dixon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滿以及不悅,但他知道對方是不會在這種地方——餐廳的正中央——與自己爭吵甚至掏出武器的。

  「原來如此。」Dixon確實沒有與Guillam爭吵或掏出武器,他是直接起身就往外走去。

  雖然對方憤而離場也是Guillam想像中可能會發生的事,但當他真看見Dixon起身往外走去時,Guillam的心底還是有些驚慌,他立刻起身追了上去,他在Dixon身後不停地喊著對方的名字,但卻被充耳不聞。

  Guillam一路上跟著人穿過人群,在逐漸走出人群並一點、一點的拉近距離後,他總算拉住了Dixon的手,迫使對方停下腳步。「等等,Hector。」Guillam將人拉至一旁,「對不起,我知道你很生氣,但若不這麼做,我擔心今天就無法見到你了。」Guillam說:「這段時間我感覺你在躲避我,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無意間做錯了什麼?」

  Dixon毫無意義地用腳尖輕輕踢著地面,似乎很是煩躁,過了一會兒他才抬頭看著Guillam說:「沒有,只是我害怕這個節日,畢竟、畢竟……」Dixon在瞥過頭避開Guillam的視線後才接著說:「我也沒慶祝過這種節日,而且我怕我會曝露——」說著,Dixon從口袋取出了一只小巧的盒子,而Guillam猜測那是一只戒指盒,並在Dixon打開盒蓋後,證明了他的猜想。盒子裡是兩枚金色的戒指,表面沒有任何刻痕,是十分簡單又常見的設計。

  「咳,因為我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所以我就隨便準備了,情人節快樂,Peter Guillam。」Dixon取出了一枚戒指,示意Guillam伸出手來,而Guillam當然照辦了,並看著對方將戒指套進自己的小指。

  Guillam注意到Dixon似乎想自行將另一枚戒指戴上,於是他搶先了一步取走戒指為人戴上。「總有一天我會改為你戴上具有法律效力的戒指。」Guillam親吻了Dixon的手背,「我愛你,Hector。」Guillam深情地說。

  見狀,Dixon的雙頰瞬間染上緋紅,他立刻抽回手後壓低音量抗議到:「喂!我們還在街上耶!」

  「沒關係的,今天可是情人節呢,沒有人會介意的。」Guillam向前傾身,在Dixon的耳畔輕聲地說:「更何況,我所想做的可不只這樣。」

  「你這傢伙在街上說什麼啊……」Dixon語氣頗為無奈。

  但接著,Dixon卻又再一次另Guillam感到驚訝,他用雙手扯住了Guillam的領子,與人互換了位子,讓人背對著街道後迫使人低下頭,接著親吻了Guillam的雙唇。

  Guillam的訝異維持了兩秒,但他很快就反客為主。儘管Guillam依舊用自己的身子遮掩著Dixon,但他仍將一隻手攬上了對方的腰,只為了讓人與自己更加貼近;而想惡作劇的Guillam也將舌探進了Dixon的口中,與人的舌輕碰、交疊,他們也偶爾輕輕啃咬彼此的唇。

  突然,不遠處因為活動而傳來的歡呼聲打斷了他們的吻,他們像是偷吃了糖的小孩,不約而同地四處張望,在確定沒有人發現他們所做的事後,他們相視而笑。

  Guillam看了看手腕上的錶,在確認了時間後,有些尷尬地開口:「儘管我原先為你準備的禮物是一頓豐盛的晚餐,但我們已經離開餐廳好一陣子了,現在或許不是個回去的好時機,也許我能之後再補償你?」他偏著頭說:「但在那之前,為了先表達我的歉意,你或許能先挑選今晚所想去的任何餐廳或酒吧?」

  聞言,Dixon立刻答道:「那麼我要指定你為我準備晚餐,畢竟我已經受夠這些人潮了。」

  「悉聽尊便。」Guillam笑著回應。

  接著,Guillam用指尖輕輕觸碰著Dixon的手背,然後一點、一點地移動,直至與人掌心相對後扣住了對方的手;Dixon任由Guillam牽著自己的手,他與人肩並著肩,一路往他們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至於Dixon沒有躲避Guillam動作的原因,只因為對方說過,今天可是情人節,沒有人會介意這種小事的——儘管那只是Guillam的說詞,但心情大好的Dixon今天選擇接受對方所有的話語。

                           -END-

评论(15)
热度(38)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