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Cats

@翠翠🤔🤔 的點梗,先不說別的,我先切腹謝罪(拔刀)。

*呃,這個設定,估且算是擬人吧。BUG、OOC求放過。

以下正文:

  Dixon是一隻從小就開始流浪的野貓,因為自小開始流浪的關係,使得他狩獵技巧極佳,而經驗使他養成了不輕易相信他人的習慣以及高傲的個性。Dixon蔑視他人,鄙視所有弱小的生命,認為他們都活該被吞噬、被淘汰。

  換句話說,Dixon個性是一點也不討喜,那也使得他沒有朋友。不過總是四處流浪的Dixon倒也並不介意這種事,因為他很少在某處停留的過久,所以"朋友"這種陪伴對他而言也是不必要的

  而今天,是Dixon來到這名為"倫敦"的大森林中的第五天,儘管他已經能利用狩獵技巧換取溫飽,但他仍偶爾會利用偷竊來磨練自己的技術,他聽不見那些發現糧食被自己偷竊後的謾罵聲,因為早在受害者察覺之前,Dixon就已經逃進了人煙稀少的森林深處了。

  「食物就該好好藏好啊,把魚掛在外頭可不能怪我。」Dixon如同前幾日,帶著戰利品逃進了森林深處,逃進了他這幾天作為暫時居所的屋子,然後一如既往地來到了餐桌前準備慢慢享用這得來不易的晚餐。

  事實上,當Dixon在用餐時他總是十分放鬆的,以往在外流浪時,他會找個隱蔽的地方用餐,避免遭受任何的攻擊。而這次,Dixon卻選擇了一間空屋,這五天以來,Dixon都沒見過這間屋子的主人,看著擺放整齊的屋子,他猜想屋子的主人或許是去旅行了,也因此他越來越大膽,甚至直接坐在人家的餐桌前用餐了。

  但今天恐怕不是Dixon的幸運日,因為他太過放鬆,甚至沒有注意到有人進入了屋子,直到對方出聲——

  「你是誰?」

  Dixon被突然傳來的男聲給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他轉頭面對聲音傳來的方向,緩緩向牆邊退去的同時,看清楚聲音的主人是站在廚房入口處有著金色毛髮的——公貓?

  「你怎麼進來的?不,這問題似乎有些蠢了,大概是我沒鎖門吧,我這習慣似乎該改一改了。」

  陌生的公貓看起來挺懊惱自己不鎖門的行為,而從對方的發言,Dixon知道對方應該就是這屋子的主人,只是他不知道對方的反應為什麼能夠如此平靜,畢竟自己可是闖入了他家,還擅自住了好幾天。

  Dixon同時想著或許對方只是在等待自己解除警戒,之後就能伺機攻擊自己,畢竟在Dixon的成長過程中,可沒有任何人對他是友善的。

  「你不需要這麼緊張的,我並不打算攻擊你,雖然你確實闖進了我家,但那也只能怪我自己沒好好把門鎖上。」對方努力向Dixon釋出善意,甚至主動自我介紹到:「我是Peter Guillam,是這個家的主人,我能知道我房客的名字嗎?」Guillam微笑著問。

  Dixon其實是很抗拒輕易說出自己的名字,但當他看著Guillam那似乎無害的笑容後,他在心裡掙扎了一會兒,仍舊如實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Hector Dixon。」Dixon說。

  「以前沒看過你呢,你來到倫敦多久了?」Guillam接著問。

  「五天。」發現自己又自然地回答對方問題後,Dixon先是懊惱地嘖了嘖,才接著說:「我會馬上離開。」

  「五天啊……所以這幾天的禍就是你闖下的嗎?」Guillam思考了數秒,接著他說出了Dixon這輩子從沒聽過的話:「你不需要離開,你可以在這住下——假如你不嫌棄沙發的話。」

  Dixon愣愣地看著Guillam,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從一個陌生人口中聽見那句話,通常他都是人們避之唯恐不及或是驅趕的對象,這是第一次有人願意主動提供他棲身之所,這讓Dixon肯定對方不是太過友善就是太傻——而他更傾向於將Guillam歸類為後者。

  「畢竟你的晚餐也還沒吃完吶。」似乎看出了Dixon的猶豫與驚訝,Guillam索性用視線示意對方的魚還擱在桌上的餐盤中。

  咕嚕——當Dixon跟著低頭看向晚餐時,幾乎是同一時間,他聽見了自己肚子發出不爭氣的聲響,在他抬頭時他看見了Guillam微笑的表情,那讓他是又氣又尷尬。

  「……我吃完就會離開。」Dixon一步一步往餐桌靠近,在確認Guillam沒有任何動作後,他捧起餐盤,迅速移動到了距離Guillam最遠的位子上。

  見狀,Guillam只是聳了聳肩。「請隨意,我得先去整理行李了。」說完,Guillam就自廚房離開了。

  廚房裡再次只剩下自己,那讓Dixon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他完全無法理解對方怎麼可以如此放心自己待在家中,這對領域觀念十分強烈的貓科動物而言簡直是不可思議。回想方才Guillam的言行舉止,Dixon再一次猜想,Guillam敢用那種態度對待自己的原因只有兩個,一是那個看起來憨厚老實的Guillam實力在自己之上,二是對方太傻。

  不過,對自己的實力十分有自信的Dixon並不認為有哪隻野貓的實力能在自己之上。於是,在Dixon用完晚餐自Guillam家中離開時,他已經在心中將對方分類在『蠢蛋』那一區了。

※※

  在外流浪了那麼久,Dixon頭一次覺得自己或許才是愚蠢的那一個——就在他第無數天從Guillam家的沙發上醒來後。被子讓Dixon睡得暖烘烘的,儘管他睡的是沙發,但那仍讓他有點想賴床。

  那天,在Guillam回到家中後,Dixon就離開了,身為一隻流浪貓他知道自己可以輕易找到一個過夜的地方,或許這座森林裡仍有某間小屋沒有上鎖,又或許他能付出一些代價來換取一夜的好眠,但在外走了好一陣子後,Dixon發現那兩個選項他都不想選擇。

  最終,Dixon還是厚著臉去敲了Guillam家的門,而在Guillam發現半夜站在屋外的是Dixon時,他只是說了句:「外頭真冷。」之後就趕緊讓人進入溫暖的屋子裡了。

  儘管Dixon那晚說了自己只會再待上一晚,然而第二天晚上躺在沙發上時,Dixon才發現自己食言了。雖然Guillam並沒有對這件事發表任何意見,但Dixon還是每天都會告知對方自己隔日會離去,而Guillam也只是聳聳肩,既不挽留也不驅趕,甚至不以此調侃對方。

  「早安,Dixon,今天也有早餐喔。」

  當Dixon踏進廚房時,Guillam已經坐在餐桌邊了,除了他面前已經見底並帶著些許猩紅的餐盤外,在餐桌的另一側放著屬於Dixon的早餐。

  Dixon知道Guillam對食物的喜好與自己不同,但他並不在意那種小事,他只是瞥向餐桌上的早餐說:「別又擅自準備這種東西。」

  「好、好,我下次會記得。」Guillam笑容滿面地望著人。

  「沒有下次。」感覺被人敷衍的Dixon蹙眉,卻還是坐到了餐桌邊,享用起Guillam為他準備的早餐,就好像他們認識了許久,並一直是這麼互動似的。

  在用完早餐後,Guillam有時會出門工作,有時則會直接在餐桌上整理起工作的資料;而對Guillam的工作並不感興趣的Dixon有時會窩在沙發上觀察對方,有時則是出門閒晃,偶爾走得遠一些捉弄其他居民,但他仍會回到Guillam位於森林深處的家。

  跟Guillam相處的這幾天,Dixon發現Guillam不只是傻,脾氣還特別好,並且不容易被自己的言語挑起怒氣,就算Dixon曾恐嚇到:「如此輕易就讓我住在你家,不怕我殺了你然後霸占你的屋子嗎?」面對那種話語,Guillam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認真想過那個問題,他只會反問Dixon晚餐想吃什麼。

  Dixon也不只一次說對方太傻,無法在這世界立足,而Guillam總是明顯為這種評語感到高興,只因為他認為那是Dixon對他的關心。雖然Dixon最初有反駁自己並不關心對方,但隨著日子推進,Dixon索性放棄了反駁,任由Guillam自由解讀。

  而今天,Guillam又在家中工作了,百無聊賴的Dixon決定出門逛逛,卻沒想過自己也會有被找麻煩的一天。Dixon見過不少獨行的野犬,卻是第一次遇見群聚的野犬,而在他拒絕與野犬們玩樂並攻擊他們後,Dixon遭到追擊。

  Dixon在森林裡狂奔,卻怎麼也無法甩開那些熟悉地形的野犬,於是他往森林深處奔去,他感覺到野犬們遲疑了一會兒,但很快又追上自己。而Dixon在逃跑的同時,思考著自己究竟該不該回到Guillam家,只因他不想為Guillam帶來困擾。

  最後,Dixon在看見Guillam家的時候,改變了方向,他繞離了屋子,而Dixon不知道的是Guillam已經察覺到他的出現以及自己的領地遭到闖入,那驚動了Guillam,他走出了大門,追趕著Dixon以及野犬的腳步。

※※※

  在感覺自己跑得足夠遠後,Dixon停下了腳步,他轉身面對那三隻野犬,畢竟一直逃跑可不是他的習慣,最初邁開步伐逃跑的原因也不過是不想在人多的地方鬧事罷了。Dixon只是不想讓Guillam在知曉一切時對自己說教,畢竟對方雖然是住在森林深處,但接收資訊的速度可真是無比的快,只要自己一出去捉弄其他人,當他返家時Guillam就已經知道了。

  「小野貓,你真的不該抓傷他的。」

  Dixon被野犬圍著,他清楚感受到他們的怒火,但面對這種威脅,他卻也只是伸出了指尖上了利爪,臉上掛著一抹輕蔑的笑容說:「你們倆也想試試看嗎?你們臉上撓上幾條血痕會更好看些。」

  面對Dixon的挑釁,野犬們當然無法忍耐,伴隨著低吼,野犬撲向了Dixon,他們很快就扭打起來,而Dixon也確實將利爪作為武器,在野犬身上留下了爪痕,但他卻也因為單打獨鬥而受到了傷害。

  「住手!」

  當Dixon因為疼痛而跪倒在地的同時,他難以置信自己居然會聽見Guillam怒吼的聲音,而那聲怒吼讓野犬們停下了動作,甚至表現出明顯的恐懼。儘管Dixon是第一次看見Guillam表現出憤怒,但他不明白為什麼這些野犬需要懼怕一隻貓。

  Guillam走到了Dixon身邊,在低頭看了狼狽不已的Dixon一眼後,他直接伸手扣住了其中一隻野犬的頸子。「欺負一隻野貓很有趣嗎?他可是屬於我的。」Guillam輕輕擺動著尾巴說:「無聊的話我可以陪你們玩,肯定更加有趣。」

  「不、不,我們只是想找他玩而已。」一旁的野犬低聲下氣地說:「我們不知道他是獅子的獵物,我們會離開的。」

  聞言,Guillam扣著野犬頸子的手微微施力,他看著對方痛苦地掙扎卻無法逃離。「我不想在森林深處再見到你們。」Guillam在對方窒息前鬆開了手,「現在,快滾,否則我真的會殺了你們。」Guillam瞇了瞇眼,而野犬們也不在乎身上的傷口了,迅速從Guillam與Dixon眼前消失。

  等野犬的身影消失後,Guillam這才轉身將Dixon拉了起來。

  「你還好嗎?」Guillam看起來很是擔憂。

  看著Guillam的表情,Dixon有些尷尬地擺擺手,「哪這麼容易受傷啊,我倒是撓了他們幾爪……」Dixon用尾巴的尖端輕輕拍打著地面,在猶豫了一會兒後,他才開口:「所以,你並不是貓嗎?」

  Guillam點點頭。

  「你為什麼不跟我說!」Dixon發現自己果然才是愚蠢的那一個,如果對方是獅子,那也就說明了為什麼他並不懼怕闖入家中的自己,也就說明了為什麼對方與自己的飲食習慣不同,也就說明了為什麼他的怒吼能夠嚇到野犬們。

  「說不說又有什麼關係呢?你的反應總是很有趣,用恐嚇的方法提醒我該提高警惕,說著我傻卻只是因為怕我被騙,我知道那些是Dixon拐彎抹角的關心。」Guillam偏著頭說:「而且,如果我說了,你難道不會逃跑嗎?畢竟立場就轉換了,我才是更有可能輕易殺死你的那一方。」

  聞言,Dixon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思當中,他也在此時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在這之前恐嚇著、欺負著一隻獅子,而自己是因為喜歡Guillam,才會有那些心口不一的關心。

  「所以你讓我留下,只是覺得看我笑話很有趣吧……」Dixon的耳朵垂了下來,似乎感到有些無地自容。

  「你誤會了,Dixon。」Guillam向Dixon靠近,他親吻了Dixon的耳朵,在退開看見對方臉上的緋紅後,他微笑著說:「我是喜歡你才讓你留下的。」

  Dixon腦中一片混亂,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因為Guillam的發言而激烈跳動著,他紅著臉對Guillam吼到:「你、你果然是個蠢蛋欸!誰會喜歡來路不明還擅自闖進自己家的野貓啊!你不是蠢蛋是什麼!」

  「大概是吧,但我還是喜歡你。」Guillam牽住了Dixon的手說:「所以,不要再說"明天就會離開"這種自欺欺人的話,留下來吧,別再流浪了。」

  Dixon的眉頭緊緊皺著,他猶豫了一會兒,才偏過頭去說著:「反正你家的沙發也挺好睡的……」

  「忘記那張沙發吧,臥室的床還能容下你的位子。」

  聽出了Guillam的意有所指,雙頰上的緋紅仍未消退的Dixon忍不住對人吼到:「誰要跟你一起睡啊!」而面對Dixon的吼叫,Guillam也只是笑而不語罷了。

  後來,Dixon再也沒有睡過沙發,而他一如既往在天氣較冷時有著賴床的壞習慣,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他不是獨自一人了,他的身邊總有著陪他一起賴床的大貓。

                            -END-

其實獅子跟貓的耳朵長得不太一樣,細看就知道了,然而Dixon不知道。(這句話我是直接複製的XD)

评论(11)
热度(46)
  1. 掉进一个大坑Fa 转载了此文字
    嗷~~萌~~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