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ABO試寫

*過了這麼久我跟ABO依舊不熟,所以還是各種我流設定。

*大概並不算GD吧,只是想寫點什麼。

*情竇初開的Peter。以及一如既往的的OOC。

以下正文:

  在抑制劑發明許久後,Alpha、Beta以及Omega,已經能夠在抑制劑的協助之下十分普通的互動了。儘管仍偶爾會發生因為Omega忘記使用抑制劑,使得訊息素散出,而導致其他Alpha以及Beta情緒失控,但也已經是很少發生的事了。

  而身為一個Alpha,Guillam知道訊息素是帶有個人特色的,但這卻是他第一次知道這世界上有人的訊息素竟然參雜著煙硝的氣味。Guillam知道人類的嗅覺能力並沒有那麼強大,那突然與香氣一同竄進鼻腔的肯定是訊息素,而那代表著這個街上有某個粗心大意且正在發情的Omega忘了使用抑制劑。

  Guillam感覺到身邊的人們開始蠢蠢欲動,但沒有人往任何一個方向靠攏,那代表還沒有人找到那名發情中的omega。本該直接返家的Guillam停下腳步,仔細推測那訊息素究竟是從哪個方向傳來,之後他悄悄移動步伐,踏進了一條巷弄當中。

  Guillam很快就找到了那帶著煙硝氣味的男人,就在巷弄裡唯一一盞燈光微弱的街燈底下。男人的雙腳無法完全施力而微彎著,他的背部靠在牆面上,像是想借力撐起自己,並用一種警戒的眼神狠狠瞪著Guillam。儘管那凶惡的眼神並不是一個普通的Omega發情時所會展現的,但男人臉上的潮紅仍出賣了他,使得整個畫面並不像是在警告Guillam不得靠近,更像是一種欲拒還迎。

  「滾、滾開!否則我會殺了你!」不知名的Omega仍努力保持著理智,並恫嚇著Guillam。

  然而,越是靠近對方,那甜蜜又混雜著煙硝氣味的訊息素就越讓Guillam心癢難耐,為了避免太過靠近而失去理智,他在兩人剩下數步距離時停下腳步。在轉身看向自己走來的方向時,Guillam注意到有人正往巷口聚集。

  「你有帶抑制、啊,肯定是沒有帶吧,畢竟可沒有幾個Omega願意讓自己在街上發情,那跟赤身裸體走在路上沒什麼兩樣。」Guillam對著那仍瞪向自己的人說:「讓我幫你吧,雖然可能會有點痛苦就是了。」

  「痛、苦?」男人剛呢喃出疑問,就馬上明白了Guillam的意思。

  Guillam釋放出了屬於他的Alpha訊息素,那是一種強勢但對Beta以及Omega而言十足誘惑的氣味,並且參雜著一點討人喜愛的淡淡花草香氣。儘管這麼做可能會引發Omega發情,並讓正在發情的Omega更加難以忍受那搔癢難耐的性慾,但Guillam這麼做只是為了用自己的訊息素蓋過對方的,假裝這在巷弄裡發情的Omega已屬於自己。

  Guillam注意到巷口的人們離開了,而因為自己的訊息素與人混雜的關係,他感覺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於是他邁開步伐,走到了男人面前。

  「身為一個Omega,你該隨身攜帶抑制劑的。」Guillam說著,從隨身的公事包裡取出了抑制劑。Guillam看出對方儘管痛苦,但表情仍有些困惑,似乎懷疑自己手中的不是真正的抑制劑,於是他開口:「只是個人習慣罷了,畢竟身處一個由Alpha、Beta、Omega所組成的辦公室裡,這能避免很多蠢事發生。」

  男人在聽見Guillam的話語後,這才顫抖著想伸手接過抑制劑的藥丸,但卻無法好好舉起手。

  「……張嘴。」Guillam說著,伸手掐住了對方的雙頰,迫使人張開嘴後將藥丸放在對方口中。

  在Guillam餵人吃下藥丸後,他感覺到對方身子向下滑去時,趕緊用另一手摟住了人的腰,他聽見懷中的人因為自己的觸碰而發出了細小的呻吟聲,煙硝的氣味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更濃郁了些。儘管發揮藥效只需要短暫的時間,但對方的反應仍讓Guillam忍不住皺眉,並再次試著用自己的訊息素去蓋過對方的。

  那人的雙頰仍是相當紅潤的,眼神也有些迷濛,並在Guillam的懷中不安分地扭動著身子,似乎是在掙扎,卻又像是在期待什麼。

  「保持理智,別那麼做,那會使人誤會。」明知對方的動作只是天性使然,但Guillam不得不承認,他確實因為對方的反應而感到久違的心動。或許,早在自己受到那特殊的訊息素氣味吸引時就已經動心了吧——Guillam忍不住這麼想。

  Guillam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動作將是無禮的,於是他先開口向人道歉。「我知道這是趁人之危,但,抱歉。」語畢,Guillam吻上了懷中陌生人的雙唇。

  與一個陌生人接吻可不是一個閉上眼的好時機,因此,當Guillam與人接吻時,他們是四目相交的,他們注視著彼此的眼眸,看著彼此眼中逐漸平息的慾望又再一次被挑起。

  想起對方方才的凶狠模樣,原以為會被人咬傷的Guillam發現自己並沒有被拒絕,對方只是任由自己親吻著,於是他更加大膽地將舌探入,稱得上是恣意妄為的舔弄著對方的舌,甚至因此發出令人害臊的聲響。

  事實上,Guillam一直是一個潔身自愛的Alpha,而他不相信一見鍾情或因為訊息素使人找到真愛的說法,但此刻正與他擁吻的Omega卻讓他發現自己以前是多麼愚昧。Guillam第一次知道這世界上存在著如此令他喜愛的訊息素氣味,但又或許不是訊息素的關係,而是因為面前眼神迷濛、雙頰緋紅的人太過誘人。

  藥效終於真正發揮作用,懷中的人慢慢恢復理智與力氣,而Guillam立刻感受到了對方的敵意,那使得他不得不鬆開手,與人保持些許距離。

  煙硝的氣味逐漸淡去,Guillam驚訝於自己竟然為此感到惋惜。

  「……我是不會道謝的,你這混蛋Alpha。」仍不知名的Omega忿忿地用手背來回擦拭著嘴唇,像是想抹去方才那深入的一吻,卻無法隱藏他面頰上尚未退去的潮紅。

  「我並沒有希望你道謝,如我剛才所說,我應該是要跟你道歉才對。」

  「道歉也不足以讓我原諒你的行為!但看在你給我抑制劑的份上,我就不殺你了。」不知名的Omega拍去了身上的灰塵,他將服裝儀容整理好後,抬頭瞪著Guillam說:「現在,滾開。」

  Guillam看著眼前彷彿炸毛小貓的Omega,他知道自己假如還想再見到對方,那麼露出笑容或許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嗯……這麼說或許很怪,但你能試著跟我在一起嗎?我是指正式交往,又或許從朋友開始?」Guillam忍不住將自己的心意告訴對方。

  毫不意外的,Guillam得到了一個帶著怒氣的鄙夷表情作為回應。

  「哈?難得我願意放過一個該死的Alpha,你倒是得寸進尺了?」憤怒的Omega用力一推,將Guillam給推開,「Alpha果然都是自以為是的混蛋,誰說接了吻就要在一起?滾開!」語畢,那人便怒氣沖沖地往巷口走去。

  然而,確認自己真的對人一見鍾情的Guillam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我是Peter Guillam,還能再見面嗎?」Guillam朝人喊到,而那個背影的主人沒有回話,甚至連頭都沒回,他只是舉起右手,在空中豎起中指代表自己的答案,最終消失在巷弄外的人潮當中。

  被拒絕完全是情有可原的,畢竟在與人接觸後所發生的一切就連Guillam自己都感到意外,而一個正常人自然也不會跟一個第一次見面就強吻自己的人交往。想著,Guillam突然發現方才與人互動的時間大概是他此生最無邏輯、純粹照著本能做出反應的時刻吧。

  不過,現在回想也沒有意義,因為那個傲慢的Omega已經消失了,而Guillam並不知道對方除了訊息素以外的任何資訊,所以他也無法追蹤對方,他甚至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住在倫敦。當Guillam發現自己唯一的希望或許是哪天又與人巧遇時,無神論的他難得在心中向神請求有生之年能與人再次相遇。

  而在不久之後,Guillam猜想,或許神真的存在於世,否則他怎麼會又遇見了那個名為Hector Dixon的Omega呢?

                             -END-

评论(12)
热度(48)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