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HC-選擇

*大概是和平結局之後的事,漢克與康納已交往設定。

*想了兩種劇情發展,又因為不想開兩篇占篇數,因此排版可能有點混亂,其它的寫在最後。

以下正文:

  「康納——」

  當漢克推開房門時,他看見了康納手忙腳亂地關閉電腦螢幕,然後像隻受驚的兔子般,挺直身子,越過螢幕看向他。

  「怎、怎麼了?」康納臉上掛著尷尬的笑容,而漢克挑著眉注視著康納。

  這已經不是漢克第一次看見康納驚慌失措關閉電腦螢幕了,也不是他第一次知道康納在故作鎮定時說話會口吃(那也許是某種程式上的設定錯誤?但漢克覺得那是某種真他媽可愛的錯誤),但這是他第一次因為康納那反常的行為而感興趣。

  自從異常仿生人事件結束後,他們不知該說莫名其妙還是順其自然,漢克與康納選擇留在彼此身邊。以一種既是搭檔也是戀人的模式。

  而在一起生活了幾年,漢克並不介意康納擁有自己的秘密,他們保有各自的隱私,這樣很好,畢竟他不確定知曉一個異常訪生人的秘密是好還是壞(見鬼了,他可不想再捲進任何抗爭之中)。但對方那反常的行為,難免引起身為人類的漢克的好奇心。

  「嘿,你該不會是在看什麼付費網站吧,嗯?」漢克走到了康納身邊,他用手肘推了推對方,並開玩笑道:「終於對人體感到好奇了?」

  原以為自己的言行可以惹得康納表現出類似害羞的反應,並化解自己似乎選錯時間闖入房間的行為,但漢克忘了一件事——康納並不是個普通人類。

  「我不懂你的意思,漢克。」康納眨了眨眼,而太陽穴上的LED環閃爍著亮眼的黃色,之後他平靜地說:「我的知識庫裡確實包含了對人體的理解,但我只對你的人體構造感到好奇。」

  聞言,漢克先是一愣,接著露出被打敗的表情,似乎還因為對方的發言而感到有些難為情。

  「咳、咳,有時真搞不懂你是不是故意的,剛剛的話千萬別在外面說,什麼人體之類的……我只是開玩笑的。」漢克邊說邊伸手把康納的頭髮給揉亂,而後者露出了困擾的表情,閃躲後開始整理頭髮。

  「好了,康納,聽我說。」漢克拉了把椅子,在康納的身邊坐下,「雖然我很高興我們大部分時間都保有彼此的隱私權,但是,你總該說說你最近在看些什麼了吧?別讓我自己找出答案。」

  康納快速地眨了眨眼,像是在分析自己的決定是否會惹得漢克不快,接著他將視線轉到螢幕上,伸手開啟了螢幕。

  「希望你不會因為我的行為生氣。」康納的語氣顯得有些擔憂。

  「哈,除非你把冰箱裡的啤酒全扔了,否則我應該不會生氣。」漢克聳了聳肩。

  「漢克,你確實該減少飲用啤酒,畢竟——」

  假裝沒聽見康納對飲酒過量會造成的人體傷害,漢克邊說著邊轉過頭看向螢幕,當他看見許多資料畫面在螢幕上出現後,他發現資料內容無一不是關於奈米機器人以及人類永生的資訊。

  儘管漢克懶得思考許多事情,但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如何思考,他很快就明白了康納所蒐集的這些資料代表什麼,也明白了康納為什麼擔心自己會因為那些資料而動怒。

  畢竟,可不是每個人類都想獲得永生——像是漢克。 

  「……康納,我們討論過了。」看著康納有些懼怕的眼神,漢克覺得自己不該對眼前這個關心自己生命極限的仿生人發火。說來可笑,明明自己才是個人類,但漢克卻覺得自己因為與康納相處而稍微變得圓滑了,若是以往,他一定會立刻起身走人,他不喜歡重複討厭的話題,也不喜歡他人多餘的關心,但那些都在遇見康納後有所改變。

  「我知道,我也記得你說過什麼。」聽見漢克的話語,康納顯得有些失落,「我只是希望你能活得久一些,畢竟你是這世界上無法取代的存在。」

  看著康納楚楚可憐的眼神,漢克相信某部分的自己確實因為對方而動搖了,自己確實想陪伴在康納的身邊,想陪伴在總能使自己開心的康納身邊;但與此同時,漢克卻又想起了他那意外身亡的兒子,他真的能為了自己的幸福而選擇永生,留那六呎之下的柯爾獨自一人嗎?

  漢克揉了揉眉心,這是他在多年之後第一次又想起了那曾盤據心中的陰影。

  「康納,我——」

「我無法放下他。」   [∎]

「我或許該多為你想想。」[▲]

  


  決定好了?往下看看會如何發展吧。



  • 「我無法放下他。」

  漢克清楚看見當自己做出如此回應時,康納顯得更加失落了,而他看著漢克的視線中帶著不解,他不明白漢克為何如此執著於過去。

  「抱歉,康納,我知道在與你交往後還做這種決定挺不負責任的,但是……」漢克低下了頭,閃躲康納的視線,「我是個人類,人類就該經歷生老病死,而不是試圖阻止這一切,況且他離開時才六歲,我已經離開他太久了。」

  語畢,漢克抬起頭,而他看見了康納的LED環閃爍著紅光,過了好一會兒,才變回了那彷彿能溫暖人心的藍。

  「我知道了。」康納對漢克露出笑容,明明是一如既往能讓漢克為之心動的笑容,現在看來卻有幾分悲傷隱藏其中。

  「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唯一能給你的承諾是我不會再有自殺念頭,答應我將來的某一天你能找到一個能陪伴你很久的人。」漢克垮下了雙肩,雙手捂著臉,用顫抖的聲音說:「對不起,康納,對不起……」

  見狀,康納向前傾身,抱住了漢克,並輕拍著對方的背安撫道:「我明白的,漢克,請不要哭泣,我都明白的……」

  隨著時間的推進,許多年後,當漢克變得蒼老,並不良於行時,康納仍待在他的身邊,他對漢克無微不至的照顧,一直是底特律裡最廣為流傳的事。而漢克最終在一個溫暖的早晨裡,永遠的離開了,那天則是康納自開始運轉以來,第一次流下所謂的淚水。

  康納早為這一天的到來做了充足的準備,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得很順利,參加追思會的人們也比想像中來得更多,最特別的是仿生人甚至多過人類,大多是抱著感謝漢克當年支持康納解放仿生人的行為而來。

  而在漢克的葬禮結束後的深夜,康納獨自前往了墓園。

  「短短幾天,我已經很想你了,漢克。」康納佇立在墓碑前,看著一大一小並列的墓碑說:「我一直記得那天的對話,但,對不起,我依然不準備聽從你的命令,副隊長。」說著,康納舉起手,毫不猶豫地快速刺入自己的前胸,取出了自己的脈搏調節器,接著無力地跪倒在漢克的墓碑前。

  康納粗喘著氣,無視於系統的警告字樣,因為他並不打算將脈搏調節器安裝回去,他只是看著系統上倒數的時間,露出了有點困擾的笑容。

  「真希望我也有靈魂,或許我們就——」

  -00:00:00

  RK800,停止運轉。

                             -END-



  試試另一個答案?



  • 「我或許該多為你想想。」

  看著因為不明白自己意思而臉上寫滿疑惑的康納,漢克這才終於正視到誰才是陪在自己身邊的人,誰才是真正活著的人。柯爾的死亡是個意外,而自己也因此墮落得太久了,在這麼多年之後——在與康納相遇並共同見證一段重要歷史之後——自己似乎不該再回到那段可悲的時光當中。

  「雖然我很想答應你,但奈米機器人肯定很貴吧。」漢克故意露出為難的表情。

  聞言,康納馬上激動地說:「我有錢!模控生命以前有發薪水給我,現在警局也有發薪水給我!我可以把錢通通給漢克,只要漢克願意!」

  漢克大笑著說:「哈哈哈,你是不是軟體故障了,一般人可不會花錢投資一個糟老頭,就算是個仿生人也不會那麼做。」

  「沒有故障,我有定期檢測,而且漢克也不是——」話還沒說完,康納突地就被漢克給摟入懷中。

  「我只是開個玩笑,你就是太過認真了。」短暫的停頓過後,漢克小聲地說:「謝謝你,康納。」

  康納雖然看不見漢克的表情,但他明白對方的語氣是多麼真誠。

  「不客氣,漢克。」康納也伸手摟住了漢克,而從他上揚的嘴角能察覺他的好心情。

  隔天,漢克在康納的陪同下出門諮詢了奈米機器人的相關訊息,幸運的是他們活在科技突飛猛進的年代,奈米機器人已不是什麼有錢人才能享有的特權,永生已不是那麼遙不可及。儘管漢克仍有些排斥在體內放進許多自己肉眼根本看不見的奈米機器人,但他最終仍在康納的注視下簽下了合約——

  在許多年過後,名為康納的、世上唯一的RK800原型機,仍住在底特律裡,而他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在固定時間從模擬睡眠狀態中醒來。

  但今天不一樣的是,身旁的漢克比他更早醒來。

  「早安,漢克?」剛醒來的康納注視著漢克,臉上表情顯得有些困惑。

  「你總算醒了,模擬睡眠的時間也太久了吧。」漢克邊說邊摸了摸被自己剪短的鬍鬚,「這麼多年了,你不總希望我改變造型嗎?感覺如何?」

  「我喜歡你的新造型。」康納微笑道。

  「我也是。」漢克笑著將康納攬進懷中,給了對方一個早安吻,這全新的一天才算是真正開始。

  而他們,還有許多個明天要一起共度。

                             -END-

某些說明:

關於奈米機器人:在遊戲中雜誌可以看到相關資訊,大概是靠奈米機器人延長人類壽命之類的。

關於喘氣:仿生人為了模擬人類而擁有模擬用的肺部。

關於靈魂:出自於PS4官方釋出的前導影片,一段克蘿伊的訪問片段,克蘿伊會在影片最後說出人類擁有仿生人所沒有的靈魂。

[∎][▲]:這奇怪的符號只是我意圖模仿遊戲畫面XD

以及漢克常在遊戲中罵康納不聽話~

评论(8)
热度(79)
  1. gukesdFa 转载了此文字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