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900Gavin-Free

*和平結局後察覺自己有些異常的RK900與滿口髒話的蓋文,以及成功接管了模控生命的跑龍套卡姆斯基。OOC注意。

以下正文:

  當自己被製造出來並告知將取代RK800的時候,RK900並沒有任何想法。事實上RK900也不認為自己需要有任何想法,他甚至沒有對自己的存在是用來取代另一個同胞這件事有任何情緒反應,他不在意模控生命有沒有為他安裝情緒模擬系統,模控生命告知他的存在意義就是聽從人類的命令,並要他向阿曼妲展現忠誠且發誓自己永遠都不會與那失敗的RK800走上相同道路——成為異常仿生人。

  然而意外總是會發生。由馬庫斯帶領的異常仿生人團體在為自由抗爭並取得勝利後,人類以及模控生命不再保有所有仿生人的所有權,每個仿生人都成為了獨立的個體,他們成為了所謂的異常仿生人,像人類一般自由思考,表現出喜怒哀樂,並追求屬於自己的仿生人人生。

  而無比忠誠卻在抗爭末期才被模控生命製造出來的RK900,自然成為了一個尷尬的存在,他沒有選擇獲得自由,卻也沒有地方可以回去。值得慶幸的是,底特律警局早在RK800——也就是康納——成為異常仿生人之前,就已經提前與模控生命簽下合約,讓RK900也加入底特律警局,一同為底特律服務。

  儘管那項合約在仿生人獲得自由後自然作廢,但卻給了RK900一個選擇——他可以與康納一同留在底特律警局。

  經過RK900的分析,他認為自己勢必得學習與人類互動的方式,而並非只擁有龐大的數據庫,且自己也確實沒有其它地方可去,所以他選擇留下協助警局處理業務,並也被分配了人類搭檔。

  雖說RK900通常是面無表情的模樣,但那並不代表他沒有在思考,他曾想過自己的人類搭檔會是像漢克·安德森那樣的存在,一個願意接納仿生人甚至協助仿生人追求自由的奇怪人類,那麼自己也許能在對方身上學到些什麼,或看見不同的觀點,然而他卻被分配給了蔑視所有仿生人的蓋文·李德。

  「哈?要我以後跟這個塑膠垃圾一起工作?今天是愚人節嗎?」

  也不管RK900正站在自己面前,蓋文由下而上地瞪視著人,且出言不遜。

  RK900注視著蓋文,他知道蓋文是誰,對方可以說是臭名昭彰,而他也知道蓋文以往常常欺負康納——他也擁有部分屬於康納的記憶。

  「你好,李德警探,我是RK900。」RK900面無表情地說:「如果你需要知道的話,今天是11月30日,而並非4月1日,希望這項資訊能協助到你知曉自己活在哪一天。」

  太陽穴上的LED環閃著黃色的光芒,RK900在蓋文的臉上讀出了惱羞的情緒反應,他同時也看出了傑佛瑞隊長臉部肌肉拉扯出的線條代表他正在試圖隱藏自己的笑意。

  「看來你們會是很好的搭檔。」傑佛瑞說。而擁有數萬筆人類互動資料的RK900聽出了那並非出自真心。

  「我也如此希望。」RK900說。當然了,也並非真心。

  「我他媽才不接受!」出乎意料的,蓋文反而成為了這裡唯一說話真誠的人。

※※

  自從與蓋文成為搭檔已經超過半年,RK900並沒有感受到任何不便,畢竟身為仿生人的他就足以處理許多超過人類能力所及的事;而蓋文對自己的態度不佳也並不是他特別在意的事,他只是默默地將對方的習慣以及情緒反應通通存在記憶體中,藉以推測對方在何時會有什麼樣的言行與反應。

  「早安,李德警探,這是今早的咖啡。」第無數次,RK900在蓋文打著呵欠踏進茶水間時,端著咖啡遞給對方,然後第無數次在對方眼中看見嫌棄。RK900為人準備咖啡的行為並非是想討好蓋文——事實上他可沒有那種設定——只是他知道雖然蓋文總是一臉嫌棄,但總會接過那杯咖啡,而RK900也知道蓋文其實是個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心情愉悅的單純人類。

  「今天也乖得跟狗一樣呢。」明顯因為咖啡而心情大好的蓋仍沒有對RK900好言相向。

  RK900注視著蓋文,他已經習慣對方的嘲諷;而蒐集足夠多資料的他,也很清楚自己可以輕易地用言語惹怒對方。但RK900今天不想那麼做,他想知道自己若是給予一種全新的回應,蓋文會做何反應。

  「汪。」這是RK900給出的回應。

  RK900注意到蓋文瞠大了雙眼,與加快的心跳頻率,而RK900猜想是因為自己嚇到了他,他同時覺得蓋文這種因為自己而受到驚嚇的反應,相當有趣,甚至讓他有些想勾起嘴角。

  勾起嘴角?我為什麼要那麼做?

  RK900分析出了那是出自於被稱為喜悅的情緒反應,但那讓他不解,自己不應該產生情緒才對,畢竟自己可不是異常仿生人,自己沒有透過康納或任何人突破系統限制,而自己也未曾見過成為異常仿生人之前所該擊破的那堵

  雖然RK900也想詢問阿曼妲相關資訊,但早在模控生命被卡姆斯基重新掌控並由他親自給予公司內所有仿生人自由之後,阿曼妲就徹底消失了。

  「靠,你這傢伙有夠奇怪,誰會那麼做啊!你的塑膠腦袋八成哪裡出了問題吧!」蓋文端著咖啡一臉詭異地看著RK900,但RK900卻在對方臉上讀出了擔憂。

  我是擁有情緒的嗎?我是異常仿生人嗎?RK900思考著,卻發現自己或許無法獨自找出答案,那顯然並非一時半刻可以解決的問題。

  「或許你是對的,李德警探,我會再進行完善的自我檢測,謝謝你的關心。」RK900說。

  「誰關心你啊!自以為是的塑膠垃圾!我他媽每天都在期待你報廢!」語畢,蓋文就氣沖沖地走出了茶水間。

  而RK900沒有跟上蓋文的腳步,他站在茶水間裡閉上了眼,對自己進行了一次快速的自我檢測。這是RK900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在身上找出任何軟體或硬體的錯誤,那麼他就能夠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並進行修復;然而不知該說遺憾還是值得慶幸,RK900的自我檢測並沒有找出任何異常之處。

  而那也許代表擁有情緒的他才是完整的他,只是他一直沒有發覺罷了。

※※※

  儘管一直無法確信自己擁有情緒反應這件事,但RK900終於還是迎來了自運轉以來第一次對自己的情緒反應毫無懷疑的時刻,而那發生在他與蓋文追捕歹徒的時候。

  那天,RK900一如往常跟在蓋文身邊,看對方又一次以巡邏街道的名義跨越管轄區域,試圖搶先一步發現案件以得到褒獎時,他接收到了來自中央的緊急通知。

  「有搶案發生,歹徒兩人,正逃往——」RK900邊接收訊息邊將實況轉達給蓋文。

  「那不就在前面而已嗎?總算沒白來這鬼地方!」僅僅聽到逃逸方向,蓋文就已經拔足狂奔,往巷弄內衝去。

  「請等待訊息接收完畢確認詳情!李德警探!」RK900喊著的同時聽見了關於逃犯最重要的消息,而他跟著呢喃出口:「或許持有武器。」

  當RK900邁開步伐跟著奔進巷弄中時,他看見了蓋文正與其中一名歹徒赤手搏鬥著,他們身邊散落了滿地的珠寶;RK900也清楚看見了角落的另一人舉起了槍,而他非常清楚那槍口向著誰。

  儘管有可能誤傷自己的同伴,但那人還是朝著蓋文開槍了。

  「蓋文——」

  RK900看見了那屬於人類的鮮紅血液染紅了蓋文的褲管,他知道那代表著蓋文受傷了,那讓他突然感到怒不可抑,他很清楚自己現在擁有的情緒被名為憤怒,而無須確認他也能知道自己的LED環肯定正閃爍著相同的紅色。

  「誰准許你們那麼做了?」RK900一個箭步上前,先是將與蓋文搏鬥的人自蓋文身邊拉開,並一拳將人擊暈後,轉而走向了拿著槍的另一名歹徒。而他的移動路徑刻意維持在歹徒與蓋文之間,他將自己的身軀當成了一面牆,藉以避免蓋文又一次受到傷害。

  那人看著氣勢洶洶的RK900走向自己,顫抖的手不聽使喚,幾乎無法握緊手中的槍,但他仍試圖朝RK900射擊,並成功地在對方身上留下了傷口。

  儘管藍色的釱自傷口流出,但RK900並沒有停下腳步,「仿生人是沒有痛覺的。」RK900邊說著邊攻擊對方的手部,在成功使人放棄武器後,緊接著對人一陣痛毆。

  RK900聽見了身下的人痛苦求饒,而且他很清楚自己的行為是完全不必要的,畢竟對方已經失去了反擊能力,但他的系統卻只是一再提醒他眼前的人槍擊了蓋文,那讓他對暴力行為像是上癮般,一拳又一拳地落在對方身上。

  「喂!你瘋了嗎!」顧不得腿上的傷,摀著傷口的蓋文一瘸一拐地來到了RK900身邊,他知道現在的RK900相當反常,對方從來就不是會有這種反應的類型,那讓他覺得自己必須得制止對方。

  「喂!不要再繼續了,他會被你打死的!」蓋文焦急地喊著。

  「不會的,我計算過該從何下手能帶給他最大的痛楚卻又不致死,這是傷害你的代價。」RK900語調平靜地回應,卻讓蓋文毛骨悚然。

  「等等,你這麼做是因為我?你這白痴塑膠快住手!我才不想成為你受罰的理由!」蓋文抓住了RK900沾染人類血液的手,然後大喊了聲:「RK900!立刻住手!」

  第一次聽見蓋文呼喊自己的RK900彷彿大夢初醒般,他停下了動作,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之後將視線轉向蓋文,接著他透過通訊器,告知了警局他們的位置以及現場情形,並申請了救護車協助。

  RK900將蓋文從頭到腳掃瞄了一遍,確認對方的傷勢不足以致命後,他罕見地嘆了口氣。「我很抱歉。」RK900攙扶著蓋文,讓人坐下,而他注意到對方因為疼痛而緊咬著牙——儘管他很努力隱藏。

  「你這仿生混蛋確實是該感到抱歉!你最好祈禱我不會因為你的失控而受到連累!」蓋文看著RK900撕開了衣物的一角,為他的傷口做緊急處理時,也看到了藍色的釱浸濕了RK900身上的衣物。

  「媽的你看起來比我還慘……」蓋文不確定地問:「你沒事吧?」

  聞言,剛將蓋文傷口緊急處理完畢的RK900抬頭注視著人,並自啟動以來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我沒事,機體並未嚴重受損,而且仿生人沒有痛覺,謝謝關心。」RK900說。

  「我當然知道仿生人沒有痛覺,我只是怕你的維修費得算我頭上好嗎!而且我並不是在關心你!滾開!該死、痛——」蓋文不悅地說著,並試圖挪動受傷的腿好遠離對方,然而一旦放鬆心情,痛覺便像是洪水般向他襲來,那讓他倒抽了口氣。

  RK900的LED環閃了閃黃色的光芒,接著他起身注視著蓋文說:「支援的警力以及救護車已經抵達巷口了,我先帶你出去。」語畢,他就直接抱起了蓋文向外走去,而蓋文一臉錯愕地看著他。

  「操!放我下來!你這破塑膠!」崩潰的蓋文試圖推開RK900。

  RK900低頭看著滿臉通紅的蓋文在自己懷中掙扎,猜想對方的反應或許不只是純粹的憤怒,還包含了難為情,畢竟他知道沒有任何男性會樂意於被另一名男性給抱起。

  「請不要亂動,你的動作會加快釱的流失。」RK900並沒有鬆手,而蓋文在聽見RK900的發言後,確實停下了掙扎的動作,只是他仍不滿地碎唸著許多不太文雅的字詞,但RK900從語氣可以得知對方並不是真心誠意的批評自己。

  似乎很在意我受損的部分——RK900想著,而長期觀察蓋文反應的他,突然很想確認對方臉上那抹紅是否包含了其它的情感存在,就像自己為人動怒與失控的理由,但現在顯然不是個探討其奧秘的好時機。

※※※※

  那天,當RK900將蓋文送上救護車後,他便留在現場還原事發經過,等一切結束後他才以受損的作為理由,去了一趟模控生命,以便做完整檢修,那也讓他自上班以來,第一次請了長假,而這期間他從未接收到來自蓋文的關切,但他也從未對此抱有期待。

  而RK900回到模控生命時,他見到了卡姆斯基,並向對方提出了疑問——關於從未覺醒的自己擁有情緒反應這件事,而他得到了一個看似簡單卻他從未想過的答案。

  數日後,檢修完畢的RK900重新回到了底特律警局,迎接他的是來自傑佛瑞的諸多疑問與責備,但值得慶幸的是,RK900並沒有因為那次的失控受到懲罰。

  等傑佛瑞訓話完畢後,RK900自傑佛瑞的辦公室走出,他注意到蓋文的辦公桌前空無一人,且種種跡象都顯示蓋文並不是暫時離開座位,而是有一段時間沒有來上班了。在RK900向其他人詢問後,他才知道蓋文自那天被送去醫院結束治療後就一直請假至今,一方面是因為腳上包裹著石膏行動不便,另一方面是傑佛瑞也希望他能安分地待在家中為他的魯莽行為反省。

  RK900猜想以蓋文在局裡的惱人程度,恐怕沒有任何人在這段期間前去探望他。於是在告知傑佛瑞自己將去探望蓋文並獲得准許後,沒多久,RK900就已經出現在蓋文家門外了。當他按完第三次門鈴後整整四十五秒,他才聽見屋裡的人邊咒罵著邊往門邊移動。

  「媽的是誰——」蓋文猛地打開門。

  「早安,李德警探。」RK900面帶微笑地注視著一臉錯愕的蓋文,而他也確實注意到了對方腿上的石膏。

  「靠!誰准你來我家的!你私自查找我的住址了?你這塑膠垃圾是變態嗎!」蓋文邊說著邊試圖關上門阻止RK900進入,但因為腿上打著石膏而搖搖晃晃的他並沒有成功,反而一個踉蹌險些向後跌去。

  眼明手快的RK900踏進屋內,伸手摟住了蓋文的腰,避免對方滑下。「我並沒有私自查找你的住址,畢竟我是取得了傑佛瑞隊長的同意才來的,因此,我並不認為自己該接受變態這種評語。」無視蓋文拼命掙扎,RK900又一次將人給抱起,然後直直地往沙發走去,並讓人在沙發上坐下。

  「顯然你的恢復情形良好,看來我的擔心是太過多餘了。」RK900站直了身子,並撫平衣服上的縐摺,而他看見蓋文一臉神情複雜地瞪著他,於是他開口:「李德警探,如果你有任何疑問請立刻提出,我的系統無法分析你的表情想表達什麼。」

  蓋文先是嘀咕了幾聲才開口:「你……已經修復了嗎?」

  「是的。」RK900伸手撫過曾因槍傷受損的部位說到:「如果你是想知道維修費用如何支出的話,那並不需要由你來支付。」

  「不是那個問題,我……呃,我有注意到你當時似乎刻意阻擋在我與開槍者之間,我只是想說……」蓋文停頓了下才接著說:「呃,謝謝你——媽的這真不像我!」蓋文煩躁地撥亂了自己的頭髮。

  「很高興你注意到了,但我並不需要你的感謝,只是我想那麼做罷了。」RK900伸手將蓋文垂在額前的頭髮撥開,「我想保護你。」

  蓋文並沒有躲開RK900的觸碰,他只是挑著眉說:「蠢蛋,我不需要你保護,這只是少有的意外。」

  「少有的?那麼這個、這個,還有這個——」RK900的指尖一一滑過了蓋文的臉上顏色或深或淺的疤痕,「我可以還原是什麼樣的傷口才能留下這些疤痕,但你恐怕不樂意我那麼做吧,而我也不想那麼做。」RK900說著,觸摸蓋文的方式變得不太一樣,他用姆指腹撫過了蓋文的面頰,那讓蓋文一顫,並揮開了他的手。

  「混蛋,別碰我,立刻滾出去!」蓋文用手背用力地擦了擦被RK900觸碰過的地方,彷彿對方弄髒了自己的臉,可他知道自己只是在掩飾那不該出現的感情。

  「這半年裡我已經擁有你大部分的反應數據,我知道你什麼時候言不由衷,另外,你也應該要知道,我能輕易偵測並紀錄你的心跳頻率,李德警探。」RK900扣住了蓋文的下顎,迫使對方轉頭面對自己;雖然蓋文不悅地瞪著RK900,但他紅潤的雙頰卻出賣了他。

  「事實上,我的受損並不是必須回模控生命才能修復,只是我得回去那裡找出答案。我想知道從未突破系統限制的我,會因為你的言行舉止而產生情緒反應是否是系統錯誤,而我得到了答案,所以我想我有資格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說著,RK900彎腰靠近了蓋文,「畢竟,我知道你並不討厭我,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喜歡我,而我恰巧也是,所以,我想吻你。」

  聞言,蓋文依舊瞪著RK900,但卻不是憤怒,而是不可置信。

  「我才沒——」蓋文還來不及否認,RK900的唇已經覆上了他的。

  RK900的唇並不如蓋文猜想的那樣冰冷,仿生人的熱能系統讓他的唇帶著微溫,蓋文知道若是將雙眼閉上,他完全可以想像成自己在與一名人類接吻;RK900的吻也不如蓋文所想的生疏,他用舌撬開了蓋文的唇齒,先是試探性地舔過對方的舌尖,然後略帶挑逗地與人的舌交纏,而蓋文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不經意地回應了對方。

  直到蓋文幾乎要缺氧,RK900才終於肯退開,而蓋文也是這時才想起與自己接吻的是RK900。

  時間彷彿一度凝結,房間裡沒有半點聲響,直到蓋文抓起一旁的靠枕並將臉埋進去後崩潰大叫後,時間才像是又重新走動了般,而RK900自始至終都用一種帶著寵溺的笑容看著蓋文的行為。

  在稍微冷靜下來後,丟開了靠枕的蓋文注意到了RK900的表情,而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用那種笑容注視自己的RK900,他只是用手遮擋著臉,低聲碎唸著:「靠,我他媽要瘋了,居然還有紀錄心跳這種事……」

  「一開始只是為了理解你才開始做全方位的紀錄,畢竟你可不是個好相處的人,可當我發現其中細微的差異時,我開始認為那很有趣,而我承認每天為你送上咖啡只是想討你開心,但你應該知道我不需要那麼做吧?」RK900在蓋文身旁坐下,並將蓋文遮掩著臉的那隻手拉開,「你是第一個讓我知道我擁有情緒、而不是台機器的人類,所以,別拒絕我。」

  「我真的要瘋了,你們仿生人都這麼不會看人臉色的嗎?難道沒想過我並不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情嗎?」蓋文瞪著RK900說:「而且你是不是因為我受傷沒辦法逃跑才選在這種時間說這些鬼話的?」

  「你說呢?」RK900微笑著反問。

  當RK900注意到蓋文因為自己的笑容心跳加速時,他忍不住再次撫上了對方的臉頰,就像是想將自己滿溢的感情透過指尖傳遞給對方;而蓋文這次並沒有閃躲RK900的觸碰,他只是閉上眼,難得安靜地感受著對方觸碰自己的方式。

  「蓋文……」這次,RK900沒有親吻蓋文,他選擇緊緊摟住了對方,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我喜歡你,蓋文。」

  「……嗯。」儘管蓋文僅以一個單音與擁抱做為回應,但RK900仍為此感到喜悅,他開始慶幸於自己選擇向卡姆斯基尋求答案,也是從那刻開始,他才覺得自己真正自由了。

  或許你從未受到限制,而是你盲目的忠誠限制了自己——RK900永遠都會記得卡姆斯基是這麼說的。

                          -END-

話嘮時間: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蓋文稍微偷偷喜歡上RK900結果人家早就知道但以為是錯覺還得要去找答案才敢先發制人的故事。

不會寫肉,所以就寫點日常吧。

评论(8)
热度(123)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