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HC-KISS CAM

*漢克生日快樂!和平結局之後,漢康交往前提,OOC注意。

以下正文:

  「——納、康納!」

  當康納意識到漢克在呼喚他的時候,站在車外的漢克似乎已經等了他許久。

  「抱歉。」康納趕緊開門下車,跟上了漢克的步伐,踏進了警局。

  當他們進入警局後,漢克低聲問到:「怎麼了?難道模控生命又對你的系統做了什麼?」他的語氣也有著顯而易見的擔憂,因為他並沒有忘記康納曾參與的抗爭,他十分清楚若不是卡姆斯基留下所謂的"後門",康納或許早已失去對自己的控制權,而自己也早已失去康納。

  「不,沒什麼,我只是在進行日常的自我檢修。」康納說。

  「有什麼問題嗎?」漢克來到了座位旁,注視著相當自然走到自己對面座位的康納。

  「一切正常。」說著,康納對漢克露出微笑,而漢克這才放心坐下,看起了擱置在自己桌面上文件。

  眼看漢克開始埋頭於工作之中,康納轉而面向電腦螢幕,讓LED環不在漢克的視線範圍後,才重新開啟他系統中的搜尋頁面,繼續閱讀著他在車上尚未看完的網頁——關於生日禮物的建議清單。

  而這是康納所看第無數份關於生日禮物的建議清單了,因為他早已知道今天是漢克的生日,那讓他在一個月前就開始煩惱於自己該準備什麼樣的禮物給漢克。

  但漢克的喜好是那麼稀少,除了籃球隊、蓋瑞的漢堡、鳳梨百香果口味汽水、啤酒與狗之外,康納也就想不出任何漢克所喜歡的事物了。對康納而言,禮物應該是罕見的,偏偏漢克的所有喜好都是日常就能接觸的;他們會一起去看籃球賽,也會在漢克厭倦均衡飲食時去一趟蓋瑞的餐車,當他們晚上窩在沙發上看電視時漢克也偶爾會飲用啤酒,而相撲總是待在他們腳邊。

  那些都讓康納無法決定自己究竟該選擇什麼做為漢克的生日禮物。

  終於,就在康納第無數次模擬漢克在收到不同類型禮物所會有的反應時,他突然發現了漢克所喜歡的籃球隊正發布了歷年比賽的完整紀錄影片。

  康納用快轉的方式看起了那些影片,幾分鐘後,康納將畫面暫停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找到了最適合漢克的禮物。

※※

  傍晚,局裡的同僚為漢克舉辦了簡單的慶生會,他們大口吃著漢堡,大口喝著汽水,一切都按照漢克所喜歡的口味安排,在慶生會結束後,漢克帶著大家送給他的禮物與康納一起返家。

  當漢克好不容易把整箱的啤酒扛進家中,擱置在餐桌上後,他忍不住大喊一聲:「啊!重死了!」

  剛將其它禮物放在桌上的康納則有些擔憂地說:「沒事吧?應該讓我拿的。」

  「沒事,你已經幫上忙了,別老是認為所有事情都該由你來做,你這是壞習慣。」漢克蹲在地上邊說邊替相撲裝滿了飼料盆。

  康納一直都知道漢克將自己視為人類,而不是曾經得完全服從人類命令的仿生人,那總是讓他很感動也很感謝。

  「謝謝你,漢克。」康納說:「然後,我有東西要給你。」語畢,康納就走出了廚房,走進了客廳。

  「你準備了禮物?」確實因為康納為自己準備禮物而感到訝異的漢克跟著踏進了客廳,他看見康納打開了電視螢幕,對方的LED環閃爍著黃色的光芒,沒多久,螢幕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畫面——底特律職業籃球賽賽場,而且是翻修之前的景象,那代表這段影片是許多年前拍攝的了。

  「雖然這確實是我在尋找你的生日禮物時發現的,但我不確定這是否稱得上是禮物,只是,我覺得應該讓你知道這場比賽的影像有被保留下來。」康納說著,同時快轉了影片,直到kiss cam的畫面出現,康納才用正常速度播放影片。

  而漢克已經明白了為什麼康納不確定這是否能稱得上是禮物,因為他想起了那場球賽,也知道接下來會出現什麼畫面。

  當kiss cam的鏡頭在觀眾席上找過數對情侶後,它停在了一家人身上。儘管因為歲月產生了差異,但那正是年輕的漢克,而他左手邊坐著年幼的柯爾,再過去則是他曾經的妻子。當球場的畫面出現自己與家人時,漢克的妻子顯得十分難為情,她擺動著手,似乎不願意接受kiss cam的暗示,並改而將柯爾推向了漢克。

  漢克並沒有為難他的妻子,他伸手抱過了柯爾,能透過他的唇型讀出他對柯爾說著:「要不要給你老爸一個吻啊?」

  柯爾與漢克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他並沒有像其他同齡的小孩一樣表現出排斥的反應,他毫不猶豫地親吻了父親的臉頰,之後緊緊地擁抱這個最受他喜愛與崇拜的父親;雖然被妻子拒絕了kiss cam的邀請,但漢克並不會因這種小事不滿,他向人伸出了手,提醒對方該加入他們,最終,三人就在鏡頭下緊緊擁抱。

  「我覺得這對漢克而言應該很重要——」當康納將畫面暫停並回過頭去看漢克時,他這才發現對方已經紅了眼眶,那讓康納有些錯愕,畢竟他的本意並非不是希望對方難過。

  「雖然我的系統分析出你可能會因為我的擅作主張而罵我,或是高興於我找到了這些影像,但我沒想過你的反應會是最不可能出現的那一個。」康納來到了漢克面前,他緊張地說:「對不起,讓你難過並非我的本意,如果你想,我現在就把畫面關閉,並刪除這段影像。」

  「不,這不是你的問題……」漢克注視著螢幕上笑容燦爛的柯爾,他揉了揉雙眼,像是努力壓抑某種情緒,之後他抱住了康納,「謝謝你,康納,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禮物。」

  「生日快樂,漢克。」康納也擁抱了漢克。儘管能發現影像的存在只是個意外,但康納很高興自己的禮物能得到這種回應,畢竟這也是他第一次為他人準備生日禮物。

  「不過,康納,在這種日子給交往對象看前妻的影像真的好嗎?說不定我會覺得你是在暗示我該跟她複合。」在情緒平復後,漢克忍不住調侃對方。

  聞言,康納馬上鬆手推開漢克,並偏過頭看向電視螢幕,「我、我沒想到那些,我這就——」康納話還沒說完,漢克爽朗的笑聲就打斷了康納。

  「那當然是開玩笑的,你怎麼這麼傻,恐怕相撲都比你聰明。」

  「什麼?相撲?」聽見漢克拿自己與相撲相比,康納有些錯愕。

  聽見兩人提起自己,原本趴在廚房角落的相撲立刻起身吠了一聲,牠撲向兩人,將兩人撞倒在地後,舔了舔他們面頰,才又走回了自己的小角落趴下。

  漢克跟康納不約而同地坐在地上擦拭著臉上屬於相撲的唾液,而漢克看著相撲說:「牠大概怕我們吵架。」

  「據說聖伯納犬的智商相當於五至六歲的孩童。」康納說。

  「嗯,但牠多慮了。」漢克悄悄地將牽住了康納的手,「我愛你,康納,沒有你的陪伴,我大概早就放棄一切了。」漢克想起了以前獨自玩俄羅斯輪盤的夜晚,那甚至曾成為他的惡夢,但在有了康納的陪伴之後,那些惡夢全數消失了。

  「我也是。」康納褪去了手部的皮膚層,與漢克的手緊緊交扣。

  漢克生日的這天,漢克的家中並沒有特別熱鬧,康納沒有選擇網上所提供的任何建議,家裡沒有浮誇的氣球,沒有過大的蛋糕與吹不熄的蠟燭,有的只是與平常一樣陪伴在身邊的彼此,而在悄悄地分析漢克的反應過後,康納知道,對漢克而言,那些就已經足夠了。

※※※

  數年後,當漢克正式決定退休時,康納並沒有接受漢克的建議,也沒有接受來自警局的慰留,他選擇跟隨漢克的步伐,與漢克一同離開待了數年的底特律警察局,跟著漢克過起了悠閒的退休生活。

  而在某一天,當漢克帶著康納第無數次去看他最喜愛的球隊比賽時,他們兩人出現在了kiss cam的畫面上。

  康納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但儘管他們交往數年甚至交換了戒指,他仍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在如此公開的場合接受kiss cam的邀請,雖說他確實很想藉此向在場觀眾宣布他們屬於彼此,可他更在意的是漢克在他人口中的評價。

  然而,康納發現自己恐怕永遠都搞不懂漢克的想法,因為在他思考的這短短數秒內,漢克已經將他拉進自己懷中,接著低頭深吻了康納。

  「為什麼?」在全場歡呼聲此起彼落的同時,康納不解地提問。

  「還能為什麼?我早想這麼做了。」語畢,漢克遲來的有些難為情。

  儘管對方臉上的緋紅讓氣勢弱了許多,但康納還是覺得漢克真是太帥了,自己恐怕永遠都會愛著這個男人了。

                           -END-

评论(12)
热度(134)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