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900Gavin-無題

*仿生人自由+RK900加入警察局與蓋文成為搭檔前提,半醉半醒話多又鬧脾氣的OOC蓋文注意。

*更新後面一小段,真的不會再增加了XD

以下正文:

  站在酒吧裡的RK900正在思考人類為什麼會放任自己喝醉呢?因為高興?因為悲傷?因為憤怒?因為不滿?還是因為氣氛所致?儘管RK900明白一個人買醉可以有無數理由,但他仍不明白是什麼原因導致蓋文在下班後的晚上醉倒在酒吧的吧檯上。雖然RK900多數時候都擁有自己是蓋文的照顧者的自覺,所以他從不允許自己放縱或放棄對方,但今天的他對於這個身分感到有些疲憊。

  觀察了因為醉意而昏昏欲睡的蓋文好一會兒,RK900才開口喊到:「李德——」原本想著要一如往常加上職稱,但礙於對方現在的糗態,RK900最終放棄了職稱,「醒醒,李德。」站在蓋文身旁的RK900雙手交疊於身後,他還在分析自己是否該觸碰對方。

  而RK900的聲音成功吸引了蓋文的注意力,他睜開眼,動作緩慢地靠桌面撐起身子,然後轉身面向RK900,接著像是在努力聚焦一般,將身子傾向對方,數秒後才露出一抹RK900從未見過的傻笑——明顯帶著醉意的那種。

  「是你啊,垃圾……」蓋文靠著吧檯說:「來護送主人回家了嗎?汪汪!」語畢,蓋文拍著自己的大腿哈哈大笑著,動作之大甚至讓他險些從椅子上跌下,而RK900立刻伸出手支撐住了對方。

  「如果我真是隻狗,我並不會選擇你這種類型的人當主人,現在,你該回家了。」早已習慣蓋文冷嘲熱諷的RK900並沒有動怒,他只是態度強硬地將人從椅子上拉起,然後攙扶著人離開了酒吧。

  「媽的,好冷,我還能喝……」酒吧外的冷空氣讓蓋文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碎唸著的同時倚靠在RK900身上,而摟著人的RK900悄悄地提升了自己機體的溫度,那讓蓋文貼得更近了些,直到他們必須坐進已在門口等候多時的計程車之前,蓋文都未曾主動與RK900拉開距離。

  車內,RK900坐得直挺挺的,而蓋文倚靠著他的肩膀呼呼大睡,車子平穩地朝著蓋文家的方向移動。對RK900而言,喝醉的蓋文反倒是比平常來得乖順許多,儘管酒精並不能改變他那惱人的個性,但他不是那種喝醉會發酒瘋的類型,有些迷糊卻仍不肯示弱的樣子反而讓他顯得友善許多。

  沒多久,計程車在蓋文所住的大樓外停下,RK900喚醒了蓋文。

  「李德警探,醒醒,已經到家了。」RK900伸手拍了拍蓋文的肩。

  「嗯……什麼?」聞言,蓋文睜開眼,先是用茫然的表情看向因為距離而彷彿放大數倍的RK900,接著像是受到驚嚇般往開著門的那一側靠去。蓋文搖搖晃晃地下了車,踏著不穩的步伐往大樓的方向走去,見狀,RK900理所當然地上前攙扶住了對方。

  「走開!你這混蛋仿生人!我可以自己走——」蓋文推著RK900。

  「請降低音量,李德警探,已經很晚了。」RK900說著的同時將人摟得更緊了些,雖然蓋文並沒有因此閉嘴,可他卻也沒有繼續掙扎。

  蓋文在RK900的協助下回到家中,這是RK900第一次踏進蓋文的家,但他仍很快地辨識出臥室的方向,並將人給拖進了臥室;RK900無視於坐在床邊的蓋文不停地碎唸著,動作俐落地為人脫去了外套,再協助對方平躺在床上。

  「鑒於明天你仍要值班,我認為你該休息了,李德警探,希望你下次能稍微意識到自己的身分,不要再隨意醉倒於任何酒吧當中。」語畢,RK900就準備轉身離開,但蓋文卻開口挽留他。

  「喂,你不是除了警局沒地方可去嗎?」蓋文自床上坐起,「你可以、呃……待久一點。」

  沒想過蓋文會開口挽留自己,那讓RK900今晚第一次感到軟體不穩定,他的LED閃爍著刺眼的紅燈。

  「你是不是忘了我早上說過什麼?我不是你的照顧者,如果你不打算接受來自仿生人的感情——不打算正視對你的感情——那麼在傑佛瑞隊長正式接受我解除搭檔關係的提議前,我們最好保持距離。」RK900平靜地說。

  儘管RK900表現得很冷靜,但再次提起這件事其實讓他有些煩躁,他從沒想過自由會帶給他什麼,更沒想過自由會使他產生感情,甚至於像個人類一般喜歡上他人,而對象還是他那傲慢無禮的人類搭檔。

  然而RK900知道蓋文有多麼討厭仿生人,因為他並不認為蓋文會給予自己正向的回應,所以他決定由自己主動與人拉開距離,事實上在今天早上RK900自顧自地說完話後,他已經刻意躲避蓋文一整天了——直到他得到疑似蓋文的人類醉倒在酒吧裡的消息。

  「——媽的你們這些破塑膠!都不打算聽人說話嗎?你以為我、我為什麼要去喝酒啊!以為我是為誰煩惱啊!」聽見RK900的發言,讓蓋文朝著RK900怒吼。

  聞言,RK900先是有些困惑地看著人,數秒後他才明白了蓋文的意思,他知道人類買醉有無數理由,但他從沒想過自己會是蓋文買醉的原因。那也讓RK900開始回想,雖然一直以來聽到許多蓋文在人際關係方面的負面評價,但自己確實沒有接收到蓋文時常泡在酒吧裡的資訊,更多的時候他都是在命案現場或是局裡,而自己的發言卻讓人煩惱到借酒澆愁,那是否代表自己在蓋文的心中有一定的地位存在?

  「所以呢?酒精讓你明白了什麼?」RK900問。

  「明白了你就是個不聽人說話的混蛋仿生人!誰准你擅自來到局裡成為我的搭檔,又想擅自離開了?你這自以為是的混蛋!」蓋文氣憤地說:「你去收回解除搭檔的提議,你必須永遠當我的搭檔!永遠!明天我就陪你去找傑佛瑞!所以你今晚給我留下!」

  聞言,RK900露出了一抹微笑,也許人類口中所謂的奇蹟就是這麼一回事——那個厭惡仿生人的蓋文李德居然選擇了自己。「雖然我也沒想過你能說出什麼感人肺腑的發言,不過我確實感受到你的努力了,李德警探,我今晚不會離開,畢竟我明天必須負責叫醒你,也許還能看見你後悔說出那些話的表情。」說著,RK900走到了臥室一角的椅子上坐下。

  「誰他媽說我會後悔了……」帶著睡意的蓋文碎唸著,並瞇眼看向RK900,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過來,床的另一側可以借你。」說著,蓋文拍了拍身邊的空位。

  「我並不需要睡眠,而且在你無法做出正確判斷的情況下,我覺得那恐怕不是個好主意。」RK900說。

  「過來!」蓋文又重複了一次,這次他堅定的口氣讓RK900選擇接受他的提議,他站起身,繞到了無人的那一側,之後爬上床躺下,而蓋文這才滿足地稱讚RK900乖巧,那讓RK900露出無奈的笑容。

  「喂,臭鐵罐。」就在RK900以為蓋文很快就會進入夢鄉時,蓋文突然自床上爬起,他甚至直接跨坐在RK900身上問到:「所以你喜歡我是嗎?」

  「……我以為我說得很清楚了。」很確定對方是因為醉意才如此大膽的RK900並沒有輕舉妄動,他只是認真地回答:「我喜歡你,蓋文。」

  「哈!你的喜好真奇怪……」明顯帶著醉意的蓋文傻笑了一會兒,「不過我也是,我居然會喜歡仿生人,這真是見鬼似的奇怪……」說著,蓋文靜靜地注視著RK900,而RK900很清楚對方在想些什麼。

  為了與人更加靠近,RK900一手摟著蓋文的腰際,另一手將自己撐起,他抬頭注視著蓋文,而蓋文先是觸摸著他的面頰,接著便低下了頭,將自己的唇覆蓋在他之上。

  儘管RK900深信對方明早酒醒時八成會後悔,而自己似乎不該趁人之危,但RK900仍選擇回應了對方,他親吻著蓋文的唇,模仿他龐大資料庫中人類接吻的方式,然後在蓋文發出細微的喘息聲時,探進了自己的舌;酒精濃度的數字只在RK900的系統中閃現了一秒,之後他就關閉了檢測儀,像個初次理解棒棒糖是多麼甜蜜誘人的孩子般,貪婪地舔吻著蓋文,他親吻蓋文的唇,親吻蓋文的面頰,親吻蓋文的頸間,直到蓋文的喘息聲變得粗重,但似乎已無法專注於接吻為止。

  不需要特地分析,RK900仍記得自己今晚是在酒吧將人給帶回的,他知道對方或許已到極限,雖然有些惋惜,但繼續下去並不是明智的決定,於是他側過身,讓蓋文平穩地躺回床上。

  被人放平讓蓋文的睡意消失了那麼幾秒,他注視著RK900,似乎對於被中斷的吻有點意見。

  「假如你不後悔,總還有機會的,但現在你真的該睡了。」RK900如此安慰到。

  「就說了我才不會後……悔……」睡意向蓋文襲來,他迷迷糊糊地閉上了眼,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見狀,RK900伸手拉過被子蓋在兩人身上,並用單手摟住了人,讓人更能安穩地靠在自己懷中。

  「晚安,蓋文,我很期待你明天早上的反應。」RK900閉上了眼,開啟了模仿人類睡眠的程式,只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平靜地摟著人度過今夜,那不如就像個人類一般用睡眠來快轉時間,反正他也非常期待明日早晨的到來。

※※

  早晨,當身邊的人發出高於特定分貝的慘叫聲時,RK900立刻自模擬程式中醒來。當他睜開眼的時候,恰巧看見蓋文一個翻身險些摔下床,他立刻伸手一拽,將人給拉回床上。

  看著懷中驚魂未定的蓋文,RK900微笑道:「早安,蓋文,請注意安全。」

  「蓋文?」蓋文呢喃著重複了一次RK900對自己的稱呼,他偏頭看向RK900,像是在回想什麼,而他臉上複雜的神情就連RK900都無法一時之間明白對方的想法,於是RK900選擇默默地跟蓋文互視著,直到蓋文似乎因為難為情而移開視線為止。

  「早……」蓋文捂著頭,似乎有些頭疼的樣子,但不知道是因為宿醉或是他已記起昨晚發生的事,不過他並沒有推開RK900這件事倒是讓RK900相當意外。

  「我以為你會叫我滾或是對著我咆哮之類的。」RK900問到:「還是你已經忘記昨晚發生過什麼事了?」

  「喔,閉嘴,我沒有忘記昨晚發生過什麼,也並不他媽的準備後悔,只是……」蓋文頓了頓,才接著說:「只是突然覺得就這麼待著好像也不錯。」

  聞言,RK900立刻明白了這是蓋文不討厭自己摟抱著他的意思,那讓他決定將人摟得更緊了些,並親吻起對方的側臉。

  「喂、喂……」覺得RK900的騷擾讓自己有些心癢,蓋文便試著用手遮擋RK900的唇來阻止對方的動作,沒想到卻讓人拉住手並吻上了掌心,「靠,你從哪學來這種行為的?」蓋文一臉驚恐地看著人,他都不確定要驚訝於對方的行為還是要驚訝於對方的反差了。

  「資料庫。」RK900翻身將人壓倒在床上,「如果你想,我可以示範更多資料庫裡的行為。」RK900微笑著說。

  「……給我把那些沒用的資料刪除。」蓋文邊說邊試著自床上起身,但他似乎有些力不從心,掙扎的動作看得出並不真的想離開這張床。「媽的,好睏,太久沒喝酒了……」蓋文碎唸著。

  RK900的LED環閃了閃黃色的光芒,之後他開口:「我已經確認過目前並沒有任何突發案件,也確認過你可動用的假期天數,你要選擇告假一日或是晚點再進警局?」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你們還真是挺方便的……就半天吧,中午再去警局。」語畢,蓋文就伸手攬過RK900,讓人在自己身旁躺下,而RK900一臉疑惑地看著翻身背對自己的蓋文。

  「讓你現在出去好像也不對,所以你中午負責叫醒我,就這樣。」像是自言自語般說完的蓋文立刻假裝自己已經入睡。

  「好的。」RK900應聲。然而,RK900知道蓋文只是不知道該如何繼續面對自己才刻意裝睡,但他並不想說破,他只是移動到對方身邊、摟著人,無聲地表現出自己的占有欲。

  雖然蓋文因為RK900的行為嚇了一跳,但他並沒有特別拒絕對方無聲的擁抱,沒多久,蓋文就在RK900的懷中安穩入睡;而RK900想著,自己或許會開始喜歡上模仿人類睡眠,畢竟他非常喜歡能與蓋文如此親近的時光。

                            -END-

對,這是一個一直睡覺的小段子。

评论(6)
热度(69)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