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Detroit: Become Human】HC-康納的五十次死亡與一次重生

*設定是時間線近似的平行世界,試著寫進了一些個人很喜歡的遊戲細節,最後會寫出出處,某方面來說是篇暴雷的解說,我真的太喜歡這個遊戲了。

*整體沒有明顯的漢康感,最後有卡姆斯基x克蘿伊,雷者自避。

以下正文:

  當康納為了保護漢克而經歷第五十次死亡後,漢克拒絕卡姆斯基讓康納使用一直以來所上傳的記憶重啟,因為每次康納重啟,他都不再像漢克所認識的那個康納。重啟的康納將所有美好的事物漸漸忘卻,也忘記了他所喜歡的硬幣把戲,唯獨記得每一次死亡所帶給他的恐懼;他懼高,並害怕高速行駛的車輛,厭惡槍枝,甚至開始害怕他人。種種跡象都顯示每一次康納死前上傳記憶時,那些致死因素都轉化成恐懼被保留下來。

  那成為了漢克不願意康納使用相同記憶重啟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康納漸漸忘記了漢克。

  漢克還記得當自己見到第五十任康納時,對方像是見到陌生人般,儘管他友善地對自己微笑著,但漢克看不見對方眼中的笑意,雖說康納是仿生人,但漢克看得出其中的不同之處,他知道對方給予自己的不過是一個為了讓工作更加順利的職業笑容,而不是真心高興能回到自己身邊,他已經不是漢克所認識的那個康納了,不是那個對漢克坦承自己是異常仿生人的康納,不是那個明白仿生人與人類生命平等的康納。

  雖然有些自私,但一半是為了康納,另一半則是為了自己,漢克讓卡姆斯基重製了康納的記憶,他選擇將自己與康納所共度的時光通通抹殺,讓第五十一任康納成為了全新的康納,而他將會像第一任一樣將任務視為優先。

  「你確定這麼做好嗎?」站在尚未啟動的康納機體旁,卡姆斯基注視著漢克說:「或許重製後他會像當初一樣知道玩硬幣的把戲,但他會遺忘從你身上習得的一切,就像你第一次見到他時,完全是個機器。」

  「無所謂。」漢克並沒有看向卡姆斯基,他只是注視著穿著51字樣制服的康納說:「我會重新教導他所有的事,關於人類,關於仿生人,關於他曾喜歡的一切。」

  聞言,卡姆斯基忍不住鼓掌,而漢克無法確定也不想去思考那個掌聲的真正涵義。「說得真好,希望你不會忘記你所說過的話,畢竟你是除了卡爾之外,第二個讓我充滿期待的人,而現在,你該走了,他會在幾天後回到你的身邊。」聞言,漢克轉身離去。

  漢克自卡姆斯基家走出,他踩過積雪,坐上了自己的車,他注視著副駕駛座前的擺飾,看著因為關上車門而隨著晃動的草裙舞女郎,他想起好幾任的康納都非常喜歡盯著那個擺飾,雖然他從未明白為什麼對方覺得那東西有趣,但自己卻總會因為康納的笑容而跟著愉快起來。

  現在,漢克知道自己做出了非常自私的決定,未曾與人溝通就擅自決定將對方的記憶重製,彷彿自己只是將其視為機器而並非人類,那讓漢克感到痛苦且厭惡自己。

  想著,漢克忍不住流下淚來,他用顫抖的手捂住了臉,不停呢喃著:「對不起,康納,對不起……」

  過了許久,漢克才終於平復了心情,他抹去了臉上的淚水,拭去面頰上的淚痕,發動了車子並調頭往回程的路上駛去。

  漢克知道自己不能再沉溺於自責與懊悔的情緒當中,幾天後自己將會遇見全新的康納,而自己必須在這段期間內整理好情緒,佯裝自己與人是初次見面,需要做得準備太多,他得先抹去康納曾存在於自己生活圈內的痕跡,也必須告知傑佛瑞與其他同僚自己的決定。

  而最重要的是,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保護他。

※※

  康納第一次踏進底特律警察局時,有種異樣感自他的系統中油然而生,明明他很確定自己在啟動後是第一次來到底特律警察局,但他的系統對這個場合卻有種奇怪的熟悉感存在;而現在,他已經與漢克成為搭檔好一段時間了,雖然漢克對他的態度並不友善,但奇怪的是,那異樣的熟悉感卻反增不減,彷彿自己知道漢克會用那種態度對待自己。

  雖然康納知道漢克對自己抱有敵意,但康納也同時覺得自己是受人保護的。每當他們外出處理案件遇到緊要關頭時,漢克總會擋在他的身前,像是深怕身為仿生人的康納受傷甚至死去;而康納總在看著漢克背影的同時快速運轉系統,試圖找出對方這麼做的理由,畢竟一個正常的人類並不應該用肉身去保護幾乎無法真正死亡的仿生人。

  就在康納受到漢克保護數次後的某一天,坐在警局裡沉思的康納突然發現自己的系統中有一個虛構的庭院存在。雖然那個大小適中的庭院整體來說相當宜人,但每當康納待在裡面時,他都會覺得有些焦躁,明明自己是全新的、初次啟動的仿生人,但他總覺得那空間似乎曾有其他人的存在,且庭院的一隅似乎少了些什麼,而他莫名覺得那裡應該曾立著紀念碑,可他毫無頭緒那些應該存在的紀念碑是用來紀念何人或何事的。

  康納開始試著尋找答案。可每當康納想用自我檢測的方式找出那些讓軟體不穩定的原因時,他的系統都會開始抗拒他的檢測行為,那讓康納有些不安,彷彿自己的系統中仍存在著他所無法控制的部分,而他也害怕那代表著自己或許是個異常仿生人。

  康納知道異常仿生人是個敏感的話題,特別是在他與漢克之間,畢竟他們負責所有異常仿生人案件,可當康納發現每當自己表現出重視人類與仿生人的生命後,漢克對待自己的態度就越來越好時,康納決定與漢克討論自己是異常仿生人的可能性。

  於是,康納又一次來到了漢克家。

  「……那是件壞事嗎?」嚥下最後一口漢堡的漢克在聽完康納的煩惱後如此回答。

  漢克的反應是在康納意料之外的,對方顯然沒有因為那個話題感到訝異,反倒有一些康納所無法解讀的喜悅存在,但他不確定對方的好心情是不是因為自己所帶來的漢堡。

  「副隊長,你似乎並不抗拒於我成為異常仿生人,這是為什——」話還沒說完,軟體不穩定的警告衝擊著康納的系統,他搖搖晃晃地無法站穩,在他的意識被系統強制送回庭院前,他看見了漢克起身扶住了自己,並大聲呼喊自己的名字,而他聽得出那語氣中的緊張是真實存在的。

  被強制送回庭院這種事情從未發生過。事實上,早在康納懷疑自己軟體不穩定的主因與庭院相關,並且在試圖尋找出答案而被系統抗拒後,他就減少了進入庭院的行為。

  「這是怎麼回事……」康納發現庭院不再是以往的風和日麗,裡頭正狂風暴雨著,強勁的風吹襲著他甚至讓他有些難以站穩,但他仍看見了暴雨中閃爍的光源。

  不知何故,康納覺得這一切都與那光源有關,於是他努力地向著光源方向前進。當他來到光源之前,他發現那是一個小小的觸碰面板,於是他伸出手,碰觸了面板,而狂風暴雨就在同一時間停歇。

  「這是系統的錯誤嗎?」康納呢喃著,就在他決定在庭院裡尋找出口時,他發現他一直相當在意的一隅,出現了一個他想像中應該存在的紀念碑。康納毫不猶豫地走到了紀念碑前,而他看見了紀念碑上簡單刻著一串數字,「01-50?」康納呢喃著的同時立刻聯想到自己的制服上寫著51,與此同時,康納聽見了一個聲音。

  你不該只記得痛楚,而該記得你所愛的。

  或許那不該稱之為聽見,畢竟康納很確定那聲音並不是從這個空間響起,反而像是有人在他的系統中播放了這麼一段話語。

  「你找到了答案。」當康納還在搜尋與資料庫中相同的聲音時,一個女聲自康納的身後響起,康納轉過了身,他發現站在自己庭院中的是屬於卡姆斯基的仿生人——克蘿伊。

  「妳為什麼在這裡?妳不應該能進入我的系統。」康納警戒地說。

  「確實,如果你沒有對自己軟體不穩定的原因感到疑惑,也沒有繼續追尋答案甚至因此被強制送回這裡,並且放棄尋找光源、開啟連接的話,我是無法進來的。」克蘿伊說:「這都是伊利亞所做的,他要我轉達很抱歉他無法忍住開後門的壞習慣,但他太想知道你能否如他所期待的一樣,會又一次成為異常仿生人。」

  「什麼叫做又一次?」康納問。

  「你已經找到答案了。」克蘿伊指著康納身後的紀念碑說:「伊利亞為你刪除了所有痛楚,現在,是時候想起那些美好的事了。」此時,克蘿伊的身影變淡了許多,但她並不感到意外,她只是微笑道:「我們的連結要中斷了,在我離開之後你的系統依然安全,除非受到你的邀請,否則沒有任何人能進入;另外,伊利亞真的花了許多時間在保存你的記憶,希望你能將他這次擅自留下後門的行為保密,畢竟就算他幫助了安德森副隊長許多次,但安德森副隊長仍不太喜歡他的言行。」語畢,克蘿伊真正地自庭院中消失。

  聽完克蘿伊的話後,康納快速地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況,種種跡象都表明自己並不是第一任康納,而自己長時間尋找的答案,就在身後的紀念碑當中。

  雖然不需要猶豫,但康納仍像個人類般做了一次深呼吸的動作,接著才伸手觸碰了紀念碑。就在康納伸手觸碰到紀念碑的同時,大量的記憶傳送進了康納的系統中,那些他曾喜歡的風景,那些他曾喜歡的活動,那些他曾見證的情誼,那些他曾與漢克共度的時光,全都歷歷在目。

  儘管接收了許多的記憶,但神奇的是康納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那些記憶都是以前的他所經歷的,都是現在的他所遺忘的,而他非常明白為什麼那個聲音將其稱為他所愛的。

  現在,康納知道自己該醒來了。

※※※

  「康納!醒醒!康納!」

  自康納突然失去反應已經過了五分鐘,無論漢克如何呼喚康納,對方始終沒有任何啟動的跡象。跪在地上的漢克一手摟著人,另一手不停地按著手機上的重播鍵,這五分鐘內,他不停地給卡姆斯基打電話,可電話卻無論如何也打不通,那讓他開始思考直接將康納載去卡姆斯基家的可能性。

  「拜託你醒醒……不要又一次離開……」漢克無助地緊摟著人,他想起這段時間與康納的互動,自己對人的態度並不友善,但那都是因為自己必須那麼做,他不想讓康納察覺自己的感情,過分的友善與習慣性的親暱都只會讓康納感到迷茫,畢竟對方沒有任何記憶,他不是那個屬於自己的康納。

  「……漢克,你說了。」

  當康納的聲音自耳邊傳來時,漢克這才發現對方已經啟動了,他趕緊鬆開手,並用目光掃視對方,像是在做某種確認似的。

  見狀,康納忍不住笑著說:「漢克,我說過憑藉肉眼是看不出我系統有沒有受損的吧?」

  「我知道,你以前說——等等,你說什麼?」漢克用驚訝的表情注視著康納,當他發現康納是用那抹熟悉的笑容回應他時,他震驚地瞠大了雙眼,「你、你是、康納,是那個康納……」漢克試著用顫抖的手觸碰康納的面頰,而康納並沒有閃躲,他只是微偏著頭,讓自己能更加貼近漢克的手,並十分珍惜似地感受著對方的體溫。

  「抱歉,讓你擔心了。」康納一臉愧疚地說:「我知道每次經歷重啟後,我都會忘記一些事,事實上那也很讓我痛苦,但漸漸像個機器的我無法告訴你這件事,所以,我很高興你選擇重製我的記憶,而不是淘汰我,我以後會更加小心——」

  「不。」漢克打斷了康納的發言,「從今以後別再保護我了,該換我來保護你了。」漢克嚴肅地說。

  「……好。」儘管康納並不想答應漢克,但他也知道漢克是個多麼固執的人,而現在顯然不是個與人爭辯的好時機,因為他不希望找回記憶的自己將時間浪費在那上頭,於是他選擇暫時接受漢克的提議。

  之後,漢克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充滿疑惑地開口:「不過,你是如何想起你是誰的?你的記憶不是被重製了嗎?」

  聞言,康納想起了克蘿伊所說的話,而他決定為人保守秘密。

  「或許,這就是人類所稱的奇蹟吧?」康納是這麼說的。

※※※※

  當克蘿伊中斷與康納的連線並回到卡姆斯基家中時,她發現自己正躺在臥室的床上,外面的燈光透過門縫透了進來,於是她起身下床,踩著輕巧的步伐,離開了臥室。

  打開房門後,先印入眼簾的是空無一人的游泳池,但克蘿伊很快就看見了站在落地窗旁的卡姆斯基。

  「妳回來了。」注意到克蘿伊靠近的卡姆斯基並沒有回過頭,他只是注視著窗外的積雪說:「妳會突然離開就代表他找到鑰匙了。」

  「是的。」克蘿伊注意到卡姆斯基空蕩蕩的雙手,於是她選擇為人倒了些威士忌後,才走向對方,並將酒杯遞給人,「他的記憶體媒介似乎是一座紀念碑,在那之後我按照伊利亞的指示說出了那些話,而我認為康納並不會將實情告訴安德森副隊長。」克蘿伊說。

  「紀念碑嗎?有趣。」卡姆斯基接過了酒杯,他看著杯中的酒液說:「妳知道的吧,事實上我除了留下後門以便請妳幫忙給予暗示之外,其它我什麼都沒做,那些他每次重啟時所遺失的記憶,我都不可能將其復原。」

  克蘿伊沒有回應卡姆斯基,她只是靜靜地聽著人說話。

  「我只是假設若他的系統能決定將恐懼保留,或許也只是將其它記憶深藏起來而已,畢竟就算機體損毀也不可能只遺失特定的記憶,他的狀況就像是經過選擇似的;而我請你轉達的也不過是個善意的謊言,你們擁有太多的可能性了,早已超越了我當初的設計。」語畢,卡姆斯基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

  「儘管如此,伊利亞仍是我們的發明者。」克蘿伊微笑著說:「另外,共有十通來自安德森副隊長未接來電,最後一通來自於五分鐘之前,」

  「五分鐘嗎?」伊利亞陷入沉思,過了好一段時間才重新露出笑容,「那或許代表他已經不需要我們的協助了,我們成功了,克蘿伊,RK800成為了第二個奇蹟。」

  「祝賀你,卡姆斯基先生。」克蘿伊說。

  「……別這種時候就用其他人的口氣道賀啊。」卡姆斯基無奈地搖搖頭,之後他朝克蘿伊伸出手,而克蘿伊相當自然地靠進了他的懷中,「我分明就從未更改過妳們對我的稱呼,只有妳不知從何時起開始喊我伊利亞。」卡姆斯基說。

  「不那麼做,你大概永遠都不知道我與其他人的差異吧。」克蘿伊微笑著說:「畢竟,我可是非常善於模仿的,無論是模仿人類或是仿生人。」

  「是、是,你說得都對,我的第一個奇蹟。」語畢,卡姆斯基偏頭親吻了克蘿伊的額,而克蘿伊的好心情透過她的笑容表露無遺。

                          -END-

關於一些細節:

1.康納在死亡(報廢)後會記得恐懼:如果第一章他墜樓了,在公敵章節的屋頂調查時會表現出懼高,文內的恐懼為康納在遊戲中的各種死因。

2.康納在報廢後會有部分記憶喪失:同前,出自公敵章節的電梯裡與漢克的對話(前提是漢克在大使橋章節開槍殺死康納),而康納也忘記了拋玩硬幣的把戲。

3.草裙舞女郎:每次康納在車上都可以看到該擺飾。

4.保護康納的行為:遊戲裡漢克本身會有的行為。特別帥。

5.庭院:指阿曼妲所在的地方,存在於系統之中,阿曼妲在本文內被刪除了,對我而言她的存在並不令人愉快,所以康納會有奇怪的焦躁感。

6.紀念碑:每任康納報廢後,庭院的一隅便會增加一個屬於前任的墓碑。但因為擺50個太多,所以最終以一個做為代表。

7.觸碰面板: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東西,總之是最後一章節,革命成功後,阿曼妲會告知康納將被RK900取代時,出現在暴雪庭院中的一個後門裝置,文內改成了狂風暴雨。

8.關於卡姆斯基與克蘿伊的私設:因為卡姆斯基的全名是「伊利亞 卡姆斯基」,所以玩遊戲時一直覺得克蘿伊居然是直接喊他名字?於是試著寫了些什麼,而最後克蘿伊表示自己善於模仿,則出自於她是底特律世界中第一個通過「圖靈測試」的仿生人,其測試內容在此不加解說。


不小心寫得太多了(汗)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4)
热度(62)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