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TTSS/WT】Guixon-甘之如飴

*【TTSS/WT】Guixon-吸菸者與吻的前身,也就是沒採用的設定,從草稿打撈出寫完混個更。

*設定一樣是Guillam追求Dixon後所發生的事。OOC注意。

以下正文:

  與Dixon相處得越久,Guillam就越明白兩人的相似與相異之處。此刻的兩人正坐在咖啡廳裡,Guillam先是瞥了自己面前的黑咖啡一眼,接著視線飄向對面的Dixon,而對方剛用蛋糕叉切下了草莓蛋糕的一角。Guillam能看見那蛋糕夾層中的鮮奶油與草莓,他想像得出那滋味,甜蜜又帶著草苺特有的微酸;他也看見了Dixon眼中那無法隱藏的喜悅,而他肯定那跟對方剛放進口中的蛋糕有關。

  那讓Guillam毫不掩飾地直接盯著人瞧,直到與人的視線相交為止。

  「幹嘛一直盯著我。」Dixon怒瞪著人,卻沒有放下叉子的意思。

  Guillam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對方緊抓著叉子的手,接著才微笑道:「只是在想件事,不認識你的人,大概都會以為你更喜歡黑咖啡,而不是蛋糕吧。」

  「那是偏見。」Dixon又切下了蛋糕的一角,「更何況我並不喜歡苦澀的味道。」語畢,Dixon再次將蛋糕送進口中。

  這方面倒是莫名的坦誠呢,但或許不是壞事——Guillam邊喝著咖啡邊想。

  一陣沉默過後,直到Dixon享用完他的蛋糕,他才再次開口:「所以說,你打算什麼時候結束這無趣的遊戲。」

  「我不懂你的意思。」Guillam正巧將喝盡最後一口咖啡。

  「這幼稚的求愛遊戲。」Dixon邊說著邊煩躁地用指尖敲擊著桌面,「我相信會對你投懷送抱的女人可不少,或許也有男人,何不從中挑選一個,順便還給我獨自一人的午茶時間?」

  「但你太有趣了,光是這種反差就很有趣。」Guillam用視線示意對方自己口中的反差是指蛋糕。

  「白痴。」Dixon冷哼了聲。

  在Dixon起身的同時,Guillam也理所當然地跟著起身,他跟在對方身後一起步出了咖啡廳。雖然Dixon總是嫌棄Guillam的追求,但他們仍頗有默契地在咖啡廳旁的巷弄裡一齊停下了腳步。

  「你——」

  「確實總有人對我投懷送抱,我也曾接受過那些人,但我已經厭倦了,你從來不是我用來消磨時間的遊戲。」Guillam搶在Dixon趕走自己之前開口:「蛋糕吃久了也會膩,或許可以試試黑咖啡?我相信那與甜蜜的草莓蛋糕會是絕配。」Guillam邊說邊向人走近,而他注意到了Dixon在自己靠近的同時正向後退去,但就算背部靠上牆面仍沒有逃開。

  Guillam確信自己這些日子的死纏爛打成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畢竟這比起最初自己靠近對方時,對方總拿著槍想斃了自己好上太多了。

  而Dixon在聽見Guillam的發言後,看著人笑了出來。「你是咖啡廳派來的嗎?那種建議只有店員對我說過,而我從來不相信為了推銷所說出的話。」Dixon伸手拽住了Guillam的領口,將人拉低後輕聲地問:「那麼,你的自我推銷會比那些店員來得可信嗎?」語畢,Dixon吻住了Guillam的唇。

  Guillam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因為Dixon的行為感到驚訝,只因為他從沒想過Dixon會親吻自己。

  「噁……我討厭苦澀的味道。」Dixon鬆口後是這麼說的,而就在他伸手要推開Guillam時,卻反被Guillam給摟進懷中,重新吻上。

  Dixon先是吃驚,接著掙扎,最後是放棄掙扎拿出槍抵在Guillam的腰際。

  在Guillam毫不在意生命受到威脅還得寸進尺地將人吻得險些缺氧後,他終於鬆開了手;而Dixon在推開Guillam的同時,用後腳跟狠狠地踩了對方一腳。

  「噁!你果然還是去死吧!」Dixon佯裝出作嘔的模樣,邊咒罵著邊用槍指著人並往巷弄的另一頭退去。

  Guillam沒有向Dixon走去,嚐到甜頭而心情大好的他只是朝人喊著:「下次見面保證會改進!」然後看著Dixon用中指對著自己,之後消失在轉角。

  後來,Guillam的同事發現了一件事,那個向來只喝黑咖啡的Guillam,不知從何時起改變了習慣,選擇喝起拿鐵;而在某些時候,他甚至會喝些香甜的水果茶,並且在喝水果茶的那一天,他總有著無法隱藏的好心情,還會頻繁地看手錶彷彿在等待什麼。

  肯定是有交往對象了吧,還是十分順遂的那種——Guillam的同事都是這麼想的,但從沒有人開口向Guillam求證。

                            -END-

评论(5)
热度(31)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