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BBC Sherlock】福華-同居三十題-一場飛來橫禍

  當餐廳的消防灑水系統開啟,並將整間餐廳裡的人們都淋得一身濕時,身為其中一名滿身濕的顧客的John忍不住想著,究竟是自己運氣不好,還是Sherlock的更差一些,又或是當他們在一起時才會變得格外倒楣。

  畢竟這已不是他們第一次在外出用餐時遇到意外事件。

  而在這種突發狀況下,尖叫似乎是很自然的反應,John也就沒有因為此起彼落的尖叫聲而受驚,他只是靜靜地看著對面那個跟他一樣狼狽的Sherlock站起後掃視了餐廳一圈,接著煩躁地撥了撥溼漉漉的髮絲。

  「沒有陰謀,只是個意外。」Sherlock說。而John知道對方指得是灑水系統突然開啟這件事。

  「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John無奈地嘆了口氣後跟著起身,之後兩人便隨著人群一起走出了餐廳。

  當兩人離開餐廳時,餐廳外的人行道上已是人滿為患,同樣滿臉是水的餐廳主管承受著顧客們的怒火,邊道歉邊擦去沿著髮尾滴落在臉上的水滴,看起來是暨狼狽又痛苦。

  Sherlock領著John繞過人群,來到了餐廳主管面前,而他高挑的身材配上冷漠的表情讓餐廳主管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深怕Sherlock會將自己給生吞活剝似的。

  「Sherlock。」感受到Sherlock那懾人的氣勢,站在一旁的John出聲喊了人,而餐廳主管並沒有意識到那句呼喊拯救了他。

  Sherlock瞇著眼看著滿臉是水的餐廳主管,先是不滿地嘖了嘖才開口:「不想浪費時間討論賠償,我們要走了。」語畢,他便領拉著John自人群中離開,留下餐廳主管繼續接受眾人的怒火。

※※

  今天的約會真是糟透了。跟John一起離開餐廳的Sherlock邊走邊想著。Sherlock幾乎已經要開始習慣與John難得約會時總遇上突發事件了,然而這種打擾他與John約會的突發事件他是一點也不喜歡,那讓他臉上仍有著顯而易見的不悅。

  而注意到對方心情不好的John開口:「這是我們第四次被灑水系統弄得滿身濕了,還記得另外三次的火災嗎?啊、還有數次的跳電與停電。」

  「是第五次,還有一次也是故障。」Sherlock校正次數,語氣滿是無奈。

  「確實,我忘了那次,比現在還要慘多了。」John笑著說:「有時我都會想,是不是當我們倆在一起時,運氣就會變得十分不好,否則怎麼會常遇見這類的事情?」

  「沒有那種事。」Sherlock馬上反駁到:「我不認為我們在一起會發生不好的事,因為遇見你是我此生最幸運的事。」

  「你也同、咦?」因為一直用著開玩笑的語氣說話,所以John以為對方會認同自己或是調侃自己才是運氣更差的那一個,然而令他意外的是,Sherlock卻無比認真的反駁了他,甚至輕易說出了那句絕對可以被John排進甜言蜜語排行榜前三名的發言,那讓John愣愣地停下了腳步。

  Sherlock回過頭,他注視著John,接著勾起了嘴角,壞笑著說:「John,你臉紅了。」

  在看見Sherlock的笑容後,John這才回過神來,他走到對方身邊,伸手搥打了對方的手臂——那隔著濕衣服搥打的觸感有點難以形容。

  「因為我沒想過你會說那種話。」John伸手抹了抹拳面,像是想將那種不適感給抹去。「雖然我確實很高興能聽你那麼說,但很可惜的,我們難得的晚餐約會要提前結束了,回去吧,Sherlock。」John說。

  聞言,Sherlock定格了兩秒,而John知道那是對方在思考事情時會有的動作。

  「去Angelo的餐廳吧,我相信窗邊的位子仍是空著的,而且似乎也只有那裡可以承載我們兩人的不幸了。」Sherlock說。

  接著,Sherlock看見了John指著身上衣物的動作,很顯然溼漉漉的衣物並不是個適合踏進餐廳的打扮。

  「哦,這不是個問題,別忘了有一次我的衣服上還沾著血跡呢,一點水不算什麼的。」Sherlock驕傲地說。

  聞言,John忍不住笑出聲來。「那可沒什麼好驕傲的啊,Sherlock。」John邁開步伐,獨自往前走去,並自言自語著:「真可惜你放棄了回家的選項,我還準備在回家後給你幾個吻,作為你那句討人喜歡的發言的獎勵呢。」

  Sherlock自然是聽見了John那音量適中的自言自語,他沒幾步便跟上了人,並湊到了對方身邊,用歡快的語氣說到:「我相信我知道去餐廳的路上總共會經過幾條無人的巷弄。」

  John偏頭看向Sherlock,他想起了他們的第一個案件,想起了他們一起在倫敦街頭狂奔只為了追上一台計程車的事,John在那一天就已經知道了Sherlock對於倫敦有多麼熟悉。而在過了這麼多日子之後,在他們待在彼此身邊的理由都改變之後,他更是毫不懷疑。

  於是,John用一種無奈卻帶著寵溺的語氣開口:「不想結束約會又想要有獎勵,你真貪心啊,Sherlock。」

  「對你,我一直都是。」儘管方才隨手撥弄的頭髮讓Sherlock看起來挺狼狽的,但他還是對人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看著Sherlock的笑容,John想著,或許自己永遠無法跟對方一樣,能立刻在腦中畫出倫敦的地圖,但他知道自己永遠都可以在腦中立刻浮現出Sherlock笑著的樣子。

  雖然John不會告訴對方,但那是他最喜歡的畫面。

                           -END-

在沒動力沒點子的期間感覺也失去了寫糖的能力(說得好像原本有似的),不過至少還活著,還躺在BCMF裡。

评论(11)
热度(102)

© 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