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福華為主,其餘為輔。
BCMF各種拉郎推廣。
清水、文短,自娛自樂者。
慢熟的語早死,互動隨意。

【Hannibal】拔杯-自縛

*交往為前提,OOC注意。

以下正文:

  「午安,Will,睡得好嗎?」

  正午,Will被Hannibal那溫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嗓音給喚醒。

  「我知道你因為工作很累,但午餐已經準備好了,該起床了。」

  Will聽得出Hannibal語氣中的寵溺,但柔軟的床以及溫暖的被窩讓他不願意起身,只是更努力地將臉埋進枕頭當中,直到他感受到對方冰涼的指尖滑過自己的後頸,他才從床上彈起並向旁一退去,與Hannibal拉開距離。

  Will看著Hannibal,這明明已經不是對方第一次看見自己感到危險時所做出的反射動作,但對方臉上的笑容還是讓他尷尬不已,卻也同時明白對方是故意那麼做的。...

【Hannibal】拔杯-The most beautiful world

*僅以此紀念一直以來的追逐,腐勒請收下我的膝蓋。各種激動都寫在噗浪上了。

*速寫極短,結局後的捏造。

以下正文:

  「你認為有死後的世界嗎?Hannibal。」

  「我認為有。」

  「那會是個什麼樣的世界?」

  「或許是個一切皆如人所願的美好世界吧。」

  Will的視線無法對焦,但模糊中他仍看出了方才還站著的懸崖離他們遠去,他知道,他們正在墜落。

  「Hannibal……」Will吃力的喊出了與自己相擁著的,惡人的名字,一個自己其實愛了很久的惡人的名字。

  「別鬆手,Will。」Hannibal在他的耳畔說,而Will聽出了Hannibal正笑著。

  ...

【Hannibal】拔杯-W​ill you forgive me?

*第三季前產生的極短腦洞,Hannibal離開後仍是心理醫生的設定,且沒有與Bedelia同行。

以下正文:

  「我想給你驚喜,而你,也想給我驚喜。」

  Hannibal最終沒有成功殺死Will。

  當他在心中審問自己為何失敗時,他給自己的解釋是:那是個意外。

  事實上不然,他知道Will不會死,他知道自己不會讓對方死去。

  Will是世界上他少數在意的人,只是他無法容忍對方的欺騙,於是他親自傷了自己的軟肋。

※※

  「你好,Dr. Lecter。」

  看著新病歷時,Hannibal在心中祈禱著對方只是同名同姓;而當Will走進診間時,Hannibal倒抽了口氣...

福華:

  他是你的唯一,你卻不是他的唯一。

  你竭盡所能保護他的世界,卻同時用他的幸福毀了自己的世界。

麥雷:

  若將他的胞弟從你倆之間抹去,你們也不過是兩條永遠的平行線。

  若不是他確定你對他的胞弟有益無害,他永遠都不可能對正眼看你。

錘基:

  他從來就沒搞懂,你喊著那句"我不是你兄弟"所代表的真正意思。

  你想與他當的從來就不是兄弟。

拔杯:

  其實你只是害怕了。害怕自己的心不在自己身上。

  為了奪回自己的心,你將他孤立,最終卻只是走上毀滅彼此的死路。

Smaugbo:

  所有的阿諛奉承都只是謊言,你知道那只是包裹著糖衣的死亡。

  但你就是太...

【Hannibal】拔杯-無題

*S2>S3極短腦洞。

以下正文:

  Hannibal很少有情緒坡動,通常他都給人優雅、不喜形於色的印象。就算遇到無禮之人,他的負面情緒也僅有剎那能讓人察覺。

  所以,當他明白自己被Will背叛時,那些一股腦兒全湧出的情緒,連他自己都慌了。

  憤怒、遺憾、難過。

  當他的小刀劃過Will的腹部時,他才從憤怒的情緒中醒來。但一切都已來不及了。他能感覺到對方的生命被自己劃開了一刀。深深的一刀,就像他對自己的背叛那樣深。

  同時,他才發現自己有多愛對方、多想得到對方。

  頭一次,他希望自己能得到的是"活著的"戰利品——他想得到Will,但不是以這種方式。

  「Goodbye...

【Hannibal】拔杯-無題

  當Will半夜從睡夢中驚醒前,他正作著彷彿永無止盡、勘查命案現場的惡夢。

  他粗喘著氣、掙扎著從床上醒來,他能感覺冷汗再一次將衣服給沁濕。那感覺糟透了。

  儘管醒來,但夢中那些四濺的猩紅以及慘無人道的行兇手法卻歷歷在目。

  好冷。

  Will勉強支撐起不停顫抖的身子以及雙腳,踏出了房門,來到了客廳。

  他的家庭成員們正圍著壁爐,而他那只得到一張沙發供以過夜的訪客——Hannibal——亦然。差別只在於對方仍醒著。

  「Will。」聽見了Will的腳步聲,Hannibal闔上書,「怎麼,作惡夢了?」Hannibal總是看起來是已經知曉一切的樣子。Will討厭對方那點。...

【Hannibal】拔杯-Abigail眼中的監護人們-突發日常

*此篇設定的突發後續,三人的普通日常,建議先看該篇。

*我家的Abigail並不溫順,甚至可以說有些叛逆,且更喜歡Will多些。

以下正文:

  Abigail一進到廚房,就看見Hannibal雙手撐在流理台上動也不動,若有所思的樣子。

  「你在想什麼。」她繞過人,打開冰箱給自己倒了杯水。

  「有點煩惱。」Hannibal說。

  Abigail被最後一口水嗆得咳了起來——因為Hannibal的話。

  「你也會有煩惱?」Abigail難以置信。

  「當然。」Hannibal轉頭瞥了Abigail一眼,「事實上,妳是其中一個源頭。」Hannibal對Abigail露出一個...

【Hannibal】拔杯-日常

  Will十分清楚自己對於Hannibal的評價與他人給予的有些許出入,但他知道仍有許多相似之處;行為優雅、思緒靈光、做事細心、待人體貼,還有一股自然散發出的成熟魅力。

  假若扣除他私底下的行為,那麼連Will都會認同,Hannibal完全是個紳士典範。

  「哈啾。」乾冷的空氣讓Will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同時將Will的思緒拉回現實。此刻,他正與Hannibal坐在街頭的露天咖啡座上,已經入冬了,Will身上的夾克似乎已無法給予足夠的溫暖。

  去買件厚外套吧,回家也可以點起火爐了,小傢伙們一定會很高興的——邊揉著鼻子邊想像畫面的Will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這一抹微笑其實並沒...

【BBC Sherlock、Hannibal】福華、拔杯-這樣你還要愛我嗎?

*『aMEI-這樣你還要愛我嗎』歌曲衍伸腦洞。

*個人表達能力低下,建議先看過歌詞再來看文,可能會比較明白我到底寫什麼。

*非混同,只是一首歌前後段歌詞腦洞了兩個CP,都很短所以一起發。

以下正文-Sherlock:

  電腦螢幕上的John剛鼓起了勇氣開口邀約面前的女人,在他還未得到答案前,Sherlock用手機撥了通電話;螢幕裡的女人接起了電話並在幾句簡單交談後,用一種神采飛揚且失禮的表情拒絕了John。

  看著那明顯呆愣住的John,Sherlock的手指輕滑過手機螢幕,將方才撥過的電話移進黑名單裡,然後他闔上電腦,起身去廚房將水煮沸,並取出兩人的茶杯。等會兒John就會難過...

【Hannibal】拔杯-Abigail眼中的監護人們

*三人同住、兩人為Abigail的監護人,且Abigail未曾殺過人的設定。

*普通向。又名:Abigail的燈泡日記。

以下正文:

  Abigail跟Hannibal還有Will同住好一陣子了。對兩人而言,他們就是她的監護人,而Abigail也如此認為。

  Abigail深得兩人寵愛,所以她並不討厭擁有兩個毫無血緣關係的男性監護人;但硬要說的話,她覺得自己恐怕是喜歡Will多一些的。

  原因很簡單,因為Hannibal的佔有慾太強。

  先不說佔有慾的部分,Abigail想先說說矛盾的兩人是如何愛著自己的。

  在Abigail的心中,Hannibal給予自己的是悖德的愛

1 / 2

© Fa | Powered by LOFTER